唐国公府双生子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唐国公府双生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唐国公府双生子

  公元605年,杨广登基的第二年,改元大业元年。

  开皇之治结束。

  还不是隋炀帝的杨广终于继位,立刻大展手脚,施展抱负。

  刚一改元,杨广就任命尚书令杨素为营建东都大监,修筑东都洛阳,并命宇文恺、封德彝,征长江以南五岭以北的奇才异石、嘉木异草,在洛阳城内修建一座大大的显仁宫。

  杨广宣布,他明年春天就要在东都洛阳的显仁宫赏花,来彰显自己的仁慈。

  于是隋朝每月征发二百万丁夫日夜相继地修东都、修宫殿,运奇石、运奇珍。

  同年,杨广又下令在洛阳城和扬州城之间开凿通济渠。

  这条通济渠可不是寻常灌溉引水和商舟泛波的普通运河。皇帝杨广要乘坐大大的龙舟群,去扬州游玩,所以这长达千里的通济渠必须修得又宽又深。

  伟大的皇帝陛下要求,今年他必须到江南过冬,以观赏江南的盛世景象。

  丁夫又没日没夜地挖运河造龙舟。

  仍旧是同年,杨广为了堵住天下人说他弑父之口,建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天经宫供奉隋文帝,以全他的孝道。

  与此同时,伟大的隋朝皇帝想了想,去江南的一路上不能没地方住啊。所以从洛阳到扬州,还得修行宫。

  比如修一座占地二百里的西苑。挖土为湖,堆土为山,台观殿阁,星罗棋布。

  天经宫必须今年修完,这些行宫也得皇帝下扬州之前就得完工,不然皇帝住哪?

  监工可不得攒足了劲抽丁夫的背。

  这么多大工程全都要在今年完成,于是丁夫“累死者十之四五,载尸车相望于道”。

  但这些“盛世景象”,和大兴城里的达官贵人们没有一点关系。

  时值五月,天气渐热。

  唐国公府十六岁的大公子李建成正值鲜衣怒马的年龄,昨日招来数十世家好友,茂林修竹,曲水流觞,一直闹腾到三更鼓响。

  二公子李世民和三公子李玄霸才六岁。因李玄霸自幼体弱多病,夏季既苦暑,又不敢贪凉。入夏之后,李世民陪着李玄霸,就住在曲水流觞茂林修竹隔壁的院子里避暑。

  一群少年贵公子效仿魏晋遗风到大半夜,两个可怜的孩子就捂着耳朵睁着眼睛到大半夜。

  于是乎,今天两个孩子都睡过头了,日上三竿还没起床。

  严苛的祖母独孤氏再次卧病,母亲窦氏衣不解带地亲自照料。这些时日不需要晨昏定省,两个孩子心满意足贪睡,无人打扰。

  太阳光穿过雕花的窗户,如剪影戏一般的光影从床脚爬上被子,又从被子慢悠悠爬上酣睡孩童的脸。

  二公子李世民率先睁开了眼睛。

  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把怀里抱着纳凉的弟弟推开,小拳头握紧,在眼睛上揉了揉,然后看着蚊帐顶端发呆。

  发了一会儿呆,李世民感到了热,于是又把弟弟拖回来抱着。

  他的体温偏高,冬天身体也像小火炉;弟弟李玄霸的体温偏低,夏天手脚也很冰凉。所以兄弟俩习惯把对方当抱枕,比暖炉和竹夫人好使。

  被李世民推来拉去的李玄霸睁开了眼睛:【烦,别吵。】

  李世民老气横秋道:“阿玄,哥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张嘴说话。老是不张嘴说话,小心成哑巴。”

  李玄霸翻了个身,闭上眼,不理睬李世民,继续睡。

  李世民再次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他从床上爬起来,双手按在李玄霸的肩膀上,气沉丹田,深吸一口气。

  “阿玄!起床!起床!太阳晒到屁股了!”

  摇摇摇摇摇!

  李玄霸被李世民摇得脑浆直荡,眼前一黑,怒气上涌,破口大骂:“哥,你找打!”

  穿着小肚兜小短裤睡觉的李世民从床上跳下来就跑:“哈哈哈哈哈。”

  李玄霸被二哥晃得瞌睡全无,心情暴躁无比。

  他一边嘀嘀咕咕骂骂咧咧,一边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套上绢丝外衣,头重脚轻地去洗漱。

  小孩子饿得快,一饿就心慌。睡着的时候还没有感觉,现在一醒来,李玄霸就感到胃里空荡荡难受,虽然还想继续睡,也只能爬起来觅食。

  李玄霸去院子里洗漱的时候,李世民正在用牛毛做的牙刷蘸着青盐刷牙。

  见弟弟起床了,李世民邀请李玄霸和他比赛谁的漱口水喷得更远。

  李玄霸懒得理睬幼稚的哥哥。李世民自顾自地喷漱口水,玩得也很开心。

  李玄霸洗漱完了,李世民还在玩喷水。

  李玄霸:【别玩喷水,去吃饭。】

  李世民抹了抹嘴:“阿玄,张嘴说话。”

  李玄霸不理睬。

  他身体差,话说多了累,不想说。

  李世民脸上浮现顽皮的坏笑,伸手拽了一下比他矮半个脑袋的李玄霸头上的小揪揪。

  李玄霸作势要踹他。

  李世民嘻嘻哈哈地躲开。

  李玄霸不想理睬他,李世民就拦着李玄霸扭屁股。

  李玄霸转身想绕过去,李世民跳到李玄霸面前继续扭,一边扭还一边魔音灌脑。

  跳到前方↑:“阿玄,张嘴说话!”

  跳到左方←:“阿玄,张嘴说话!”

  跳到后方↓:“阿玄,张嘴说话!”

  跳到右方→:“阿玄,张嘴说话!”

  李玄霸刚起床,本来就低血压心浮气躁。李世民围着他猴跳舞跳,跳得他气血上涌,仿佛快从低血压涨成高血压。

  “滚!”

  被骂的李世民笑着凑过来,指着自己的腿让弟弟踢。

  李玄霸狠狠踹了两脚才解气。

  李世民低头拍了拍自己腿上的灰尘,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笑。

  李玄霸那“狠狠”两下踢,连红印子都没有。

  窦氏伺候完婆婆后,听到二子和三子贪睡,担心李玄霸又生病,来不及吃午饭便匆匆来探望。

  见到两个儿子嬉闹的模样,她憔悴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

  “娘!”李世民十分眼尖,见到窦氏过来,脚一蹬就往前扑。

  李玄霸伸手拽住了李世民的后衣领,差点被李世民带得摔倒。

  “阿玄,做什么?”李世民疑惑转头。

  李玄霸没好气道:“娘很累,接不住你,别扑。”

  “哦。”李世民站稳,重新以小碎步接近窦氏,贴近后才扑上去,“娘!”

  窦氏笑着看兄弟二人交流完,才伸出手接住精力过于充沛的二儿子。

  她摸了摸李世民头顶的小揪揪,又对李玄霸招了招手。

  李玄霸慢悠悠走过去,端着一副死鱼眼表情,将脑袋凑上了窦氏的手,让窦氏揉小揪揪。

  眼神死。

  作为一个穿越者,哪怕被身体激素影响,智商不如狗子,被娘亲揉脑袋这种事,他重复多少遍都不会习惯。

  但前世没体会过多少亲情的李玄霸,又很难拒绝这辈子对他掏心掏肺的娘亲。

  真是难受,唉。

  看着三儿子满脸忍耐的小表情,窦氏忍不住多揉了几下。

  李世民和李玄霸是一对世上罕见的双生子。

  阴阳双生。双生子中必有一强一弱。

  李世民身体好得如同小牛犊,从小到大从未生过病;李玄霸自喝奶时就开始喝药,病病恹恹令人揪心。

  大概从小受的苦太多,李玄霸的性格过于早熟,对旁人感情很是淡漠,抗拒与他人太过亲密,看之不像孩童。

  窦氏手足无措,幸得李玄霸的双生兄长李世民性格执拗,纵使李玄霸不乐意,他也黏着李玄霸闹腾。兄弟二人打打闹闹,李玄霸这才有了些孩童模样。

  窦氏学到了。

  自家三郎虽然看似冷漠,内心实际对亲人很纵容。窦氏便也不管李玄霸是否抗拒,全心全意地对李玄霸好。果然,李玄霸对她也疏离不起来。

  而且……

  窦氏又使劲地揉了自家三郎的小脑袋两下,然后将三郎揽入怀里,看着三郎努力板着的小脸蛋红成一片。

  她笑眯眯地捏了捏怀中害羞孩子的脸。

  而且看着三郎隐忍别扭又害羞的表情,真是太好玩了。

  李玄霸就算已经接受了今生的娘亲,也不好意思被娘亲拦在怀里叫乖乖。

  他被捏了两下脸后,赶紧转移娘亲的注意力:“娘,我饿了。”

  李世民在窦氏怀里拱来拱去,把李玄霸拱出去,又把李玄霸拉回来,完全静不下来。

  听到弟弟喊饿,他才直起身体,中气十足道:“我也饿了!娘,一起吃!”

  李世民给李玄霸使了个眼色。

  李玄霸:【你也看出娘还未用饭?】

  李世民点头。

  窦氏犹豫:“你们大兄也还未醒,娘得去看看。”

  李玄霸慢条斯理道:“大兄宿醉,娘还是让大兄多睡一会儿。”

  李世民使劲点头:“对!走,娘,去用饭。”

  李世民抱住窦氏一条胳膊,把窦氏往用饭的堂屋拉扯。

  李玄霸继续劝说:“大兄院里还有友人未离开,恐怕他们见到娘会拘谨不安,娘还是别去了。先用饭,等大兄起床送走友人后再去。”

  窦氏被说服了:“那好……唉,二郎,别拽。”

  李世民高声道:“快上饭!娘,走快些,我肚子饿扁了。”

  窦氏哭笑不得:“好,好。”

  李玄霸没有立刻跟着窦氏和李世民去堂屋。

  他停在原地,待窦氏和李世民走出一段距离后,才仰头对乳母道:“你守在门外,若祖母遣人来,就说我昨日未睡好,身体有些不适,母亲安抚好我后,马上过去,请祖母稍等片刻。”

  乳母恭敬道:“是,三公子。”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吾乃孝悌仁义刘盈也》求预收藏,求收藏作者专栏。

  预收文案如下:

  刘盈五岁时觉醒前世现代人的记忆,知晓了此生“历史”。

  他记忆很模糊,除了得知自己比“历史”中早出生五年之外,只对阿父刘邦要废他的太子试图逼死他,阿母吕雉在厕所里放人彘试图吓死他印象深刻。

  这能忍?!

  刘盈当即偷了阿父最爱的剑和阿母最爱的漆盒扔进河里,以报复阿父阿母不仁不慈。

  然后他遭到父母混合双打,三天下不了床。

  刘盈怒急:原来前世记忆是真的!阿父阿母果真绝情如此!

  就在刘盈悲愤万分,却对父母残酷压迫无可奈何时,金手指“明君培养系统”上线。

  【历史名人刘邦对你关注度提升,经验值+10。】

  【历史名人吕雉对你关注度提升,经验值+10。】

  【花费100经验值,可兑换一把技能副本钥匙。】

  【系统无智能客服,请宿主自行摸索系统功能,祝宿主早日成为明君。】

  刘盈当即鲤鱼打挺,然后屁股一疼跌落床上。

  只要令阿父阿母震怒,就可以成为明君?天底下居然有这么美妙的事,好耶!

  多年后,刘邦和吕雉因儿子教育问题成为怨侣。

  刘邦:此子不类我!

  吕雉:不类你似谁?!和你一模一样!

  大汉第一夫妻再次互掐,太子刘盈抠着鼻孔路过。

  本孝悌仁义千古明君,今天去找谁刷经验值呢?

  注:

  这是一篇作者放飞自我的无脑纯爽文,主角无敌流,不喜误入,不用和我争论,请选择符合你喜好的作者支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