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玩个小游戏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不如玩个小游戏
字体:      护眼 关灯

不如玩个小游戏

  李世民和李玄霸是一对同卵双胞胎,他们二人的长相应该是一模一样。

  但无奈李世民身强体壮,李玄霸自幼病弱,所以李世民包括五官在内,都比李玄霸大上一圈。

  再者李世民脸上总带着开朗的笑容,眼眸大而明亮;李玄霸平时眼睛总是微眯着,嘴也紧紧抿着,李世民老说他“阿玄不是发呆就是犯困”。

  这太过明显的气质和身材差别,导致两人站在一起时,如果不特意去观察他们二人的五官,竟然难以发现他们居然是一对双生子。

  郑家女眷仔细观察后,才开始感叹神奇,言语间终于透出了些许羡慕。

  双生子这样的祥瑞太重,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消受得起的。唐国公夫人真是富重之人,令人艳羡。

  窦氏见众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一双孩子身上,微微抿嘴一笑,不再提衣衫配饰之类的事,只不断夸李世民和李玄霸。

  李世民竖起耳朵,听母亲把他和阿玄以前做的调皮事一件一件挑出来闲聊,脸上表情越发得意。

  李玄霸无奈:【哥,娘这是在嘲笑我们二人以前调皮,你有什么好得意?】

  李世民瞥了李玄霸一眼,继续得意。

  就是很得意,你不服,你也得意啊。

  李玄霸继续在心里叨叨:【好无聊,好困,好累,她们就这样让我们两个小短腿走着去内院?】

  李世民停下脚步。

  窦氏疑惑:“怎么了,二郎?”

  李世民走到李玄霸身前,蹲下道:“上来。”

  李玄霸本来想说不用,扫见周围人好奇的神色,便顺势趴在了二哥的背上。

  李世民站起身,颠了颠背上的弟弟:“唉,阿玄,你该多吃些,怎么还是这么轻。娘,我们继续走吧。”

  窦氏焦急道:“三郎累了?怎么不和娘说?”

  李世民笑道:“阿玄不是累了,就是犯懒。这么多外人在,若让娘或者奴仆抱着阿玄走,那太不礼貌了。我也是小孩,诸位长辈应该不会计较我爱护阿玄。”

  李玄霸道:“马车上颠簸太久,我年幼,实在是腿疼,各位恕罪。”

  说完,他十分坦然地靠在二哥背上打瞌睡。

  郑家宗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去内院的路其实没有这么远。只是她之前与郎君和长辈商议,要让唐国公夫人看看荥阳郑氏祖宅的底蕴,所以绕了些远路,让唐国公夫人把祖宅中最漂亮的几个园子逛一逛。

  这其实是好意。

  郑家迎接其他客人时也会稍稍绕一绕,让客人观赏郑家祖宅的美景。

  客人一般都会对沿路美景赞不绝口,有些有才华的人还会留下墨宝,然后郑家人将墨宝悬挂在亭台阁楼上,又能成为下一个客人眼中的美景。

  郑家宗妇领着女眷簇拥着唐国公夫人逛园子,沿路指指点点,这个楼阁有谁题诗题字,这丛花木又有怎样的雅事流传,既展现了郑家的底蕴,也拉近了和唐国公夫人的距离,应该是两全的事。

  但现在李玄霸和李世民这一番做法,却似乎责怪郑家待客不周——唐国公夫人带着两个幼子来做客,之前在马车上已经颠簸了一个多时辰,你还带着人绕远路,看,人家孩子都走不动了。

  窦氏原本以为进来的门和要赴宴的地方真的就这么远。

  她毕竟是在皇宫里长大,出嫁后因隋文帝和独孤皇后喜爱李渊的缘故,她也常常入宫讨好独孤皇后,从小到大所见的皇家园林十分雄伟,所以还真没发现郑家女眷正带着她绕远路。

  待看到郑家宗妇眼底尴尬的神色时,她念头一转,才发觉了郑家人的心思。

  窦氏没拆穿郑家宗妇,而是低着头对李玄霸道歉:“是娘没注意到。还是让娘来抱吧。你二人年幼,不会有人责怪你们。”

  李世民摇头:“娘的力气还不如我,走啦走啦。”

  李世民背着李玄霸蹦跳了一下,还围着窦氏跑了一圈:“看,我背着弟弟也速度飞快。娘,别担心。”

  李玄霸懒洋洋道:“娘,就让哥背我吧。若娘来抱我,我肯定会不好意思,就只能自己走路了。”

  窦氏被逗笑了。

  她对郑家宗妇道:“我两个孩子顽劣,让你们见笑了。”

  郑家宗妇赶紧道:“二郎友悌幼弟,怎能叫顽劣?”

  她赶紧换了一条近路。

  郑家是结亲,不是结仇。虽然嫁女前要把架子端高一些,但私下还是要安抚好亲家的情绪。

  加快脚步时,郑家宗妇忍不住多看了李世民和李玄霸几眼。

  她有些狐疑,这两个孩子是真的累了,还是不满自己在绕路?或者是想在郑家刷友悌的名声?

  李世民没有自我吹嘘,他的身体确实强壮。又走了小半炷香的时间,来到一处石榴林前时,李世民还能蹦蹦跳跳,丝毫没感觉到累。

  此时初夏,正是石榴花开时节。

  绿枝红花,环绕着一汪有活水注入的池塘。一座白玉桥横跨潺潺流水之上,通向一处位于池塘正中间的高台。

  高台已经被绢丝帷幕环绕,里面影影绰绰,看不清有多少人影,只有丝竹乐声隐隐传来。

  窦氏一看池中高台上用作帷幕的薄绢,心头陡然一紧又一松。

  之前李渊专门拿着江南产的绢,想为李世民和李玄霸赶做两个罩衣。

  李渊炫耀,这绢千金难买,他还是托人才拿到。去郑家做客,正好给两个孩子做遮阳避蚊的罩衣。

  但窦氏认为,高门士族彼此同气连枝。北方高门世家也有许多旁支在南方。自己认为江南稀罕的事物,说不定高门士族随手可得。

  所以李世民和李玄霸现在身上衣物,也都是宫廷御赐布料。不说布料质量如何,布料上的花纹只有宫中能用,以彰显其御赐的来历。

  果然,郑氏豪富,就算唐国公府也难以匹敌。

  若是两个孩子做罩衣的布料,正好是郑家用来罩台子的布料,那真是没脸了。

  郑家不知道李渊托人去江南拿了些南方流行的绢布,这只是巧合而已。

  “唐国公夫人喜欢这些帐子?”郑家宗妇殷勤道,“这是江南现在正流行的碧罗纱,十分轻薄,是江南高门士族如今最爱的糊窗户的料子。”

  糊窗户的料子……窦氏神色未动,道:“确实喜欢。二郎三郎不耐暑热,窗户又要避光又要透气,选了许多绢布都不合意。不愧是江南水乡,若要隔闷热,糊窗户的料子还是得去江南找啊。”

  郑家宗妇点头:“是这个理。”

  李世民不满道:“娘,是三郎不耐暑热,不是我。”

  李玄霸没好气道:“行,你耐暑热,下次睡觉别把我当竹枕。”

  李世民道:“那可不行。我不是把你当竹枕,是你体温太凉,哥哥替你暖手脚。”

  见两个孩子丝毫不怕生,竟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你一言我一语地争执起来,众人皆忍俊不禁。

  窦氏捏着帕子掩嘴笑道:“行,下次娘给二郎一个竹枕,给三郎一个暖炉,让你们分开睡。”

  李玄霸:“好。”

  李世民:“绝不!我要保护阿玄!”

  李世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背上的弟弟:“阿玄!”

  别说窦氏忍不住了,其他女眷皆笑得花枝乱颤。

  李世民疑惑。笑什么笑?这有什么好笑?

  听着这里的笑声,一位老夫人拄着拐杖从帘子中走出来。

  “哎哟我瞧瞧,这是哪里的菩萨和神仙童子来了?”老夫人笑道。

  窦氏因有诰命在身,没有福身下拜,只双手交握胸前,叉手一礼:“崔老夫人可别笑话我了。”

  李玄霸拍了拍二哥的后脑勺,让李世民把他放下来。

  兄弟二人拱手长揖行礼。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崔老夫人笑着亲自弯腰把两个孩子扶起来,“阿婆这里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两个长命锁玩。”

  两个美貌丫鬟端着托盘上前,托盘上是两个用红绳系着的一模一样金镶玉长命锁。

  崔老夫人取下长命锁,递给李世民和李玄霸。

  李玄霸习惯性地把自己手中的长命锁挂李世民脖子上。

  李世民道:“阿玄,你做什么?”

  李玄霸道:“哦,就顺手……给我。”

  李玄霸抢了李世民手中的长命锁,挂在了自己脖子上。

  两个孩子这小动作,看得崔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

  “夫人的孩子如此友爱,真是令人羡慕。”崔老夫人笑道。

  窦氏没有谦虚,她微笑应道:“有这样的孩子,我也认为此生很是幸运。”

  崔老夫人引着窦氏和两个孩子进入帷幕中。

  帷幕中俱是年老的妇人和未束发的孩童,除了几个还未束发的男童之外,没有其他异性。

  窦氏先将视线扫过几个行礼的女童,然后笑着让仆从也端来匣子,无论男女,赠送之物皆是镶嵌彩宝的佛牌,让孩子们自己挑选。

  “都是开过光的,讨个吉利而已。”窦氏笑道。

  但郑家的孩子都未动。

  直到崔老夫人对他们点头,才有最年长的孩子接过匣子。看样子,是要私下分配。

  崔老夫人笑道:“孩子们都活泼,恐怕是不耐烦和我们这些长辈相处。”

  她对最年长的孩子道:“玄毅,你带唐国公府的二郎和三郎,到林中玩吧。”

  众人都还未取字,所以以名称呼。

  窦氏介绍了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名字。

  当听到李玄霸的名字时,众人纷纷侧目。

  李玄霸:【迟早拔了他的氧气管。】

  李世民疑惑地看向李玄霸。

  李玄霸:【没什么,自言自语。】

  李玄霸说的自然是李渊。

  显然自己在出生的时候,李渊看着病病恹恹的李玄霸,就没想过能养活,所以取名特别敷衍。

  看看老大老二,“建成”是希望守住家业,“世民”是希望儿子将来济世救民,都是好寓意。

  老四原名李劼,“劼”是谨慎的意思,现在叫李元吉;老五原名李稚诠,“诠”是明事理的意思,现在叫李智云。

  而自己呢?“玄”的意思是排名第三,“霸”……那真是霸气十足呢。

  排名第三的小霸王是吧?!还不如叫李玄呢!!

  李玄霸曾经试图求李渊改名。但这个时代的人都很迷信。李渊见李玄霸居然没夭折,坚信自己的名字取得好,说永远不会给李玄霸改名。

  李玄霸每次报名字的时候,都会引来别人侧目。

  习惯了,习惯了。

  就等着拔氧气管了。

  李玄霸神色岿然不动,像是没看到周围人蕴含着笑意的眼神似的。

  他这样坦然,倒让那些心里笑话他名字的人有些尴尬了,纷纷收回视线。

  崔老夫人在心中点了下头。这个孩子虽身体看上去弱了些,但很是沉稳,唐国公府的家教不错。

  窦氏留在高台中与其他女眷闲聊,顺带接受考验。

  李世民和李玄霸手牵手跟着郑玄毅等郑家男童离开,顺带接受考验。

  郑玄毅约十一二岁,一副家中兄长做派,将一众弟弟和李世民、李玄霸引到了石榴林中一处凉亭里。

  凉亭里也缠着帷幕,里面放着冰块和书案、书架。

  书案上有笔墨纸砚,书架上各种书籍琳琅满目。

  李世民和李玄霸对视一眼。啧,准备真是充分。

  入座后,那些绷着脸的郑家男童精神松懈了不少。有的人干脆直接抱起了瓜果啃了起来,非常没有礼貌,和刚才在长辈面前判若两人。

  郑玄毅用眼神训斥,但没人理睬他。

  他只能拱手道:“弟弟们被惯坏了。”

  李世民和李玄霸点头,随意找了一处坐下。

  “五兄,磨磨蹭蹭干什么?赶紧结束,我还想回去休息。”一郑家孩童不满道。

  郑玄毅瞪了那人一眼,道:“十二郎,有客人在,注意礼仪。”

  世家大族的子弟排行是同辈通排,郑玄毅虽是父母长子,但在家称郑五郎。

  郑十二郎叹气,对李世民和李玄霸拱手:“二公子,三公子……”

  李世民道:“叫我和阿玄李二郎、李三郎便是。”

  郑十二郎立刻改口:“李二郎,李三郎,你们也嫌无趣对不对?我们要不要来比一比学问?再拿些钱财出来当彩头。”

  郑玄毅高声:“十二郎,你!……”

  李世民打断道:“确实有些无趣。你说如何考校?”

  郑玄毅不断作揖道歉:“十二郎顽劣,请李二郎别放在心上。我们吃些瓜果,看些书,随意聊聊可好?若是喜欢写字作画,那里也有纸墨。”

  李玄霸:【这一唱一和的可真好听。说是玩耍,这里一个玩具都没有,难道真把我们赶到这里读书?】

  李世民小幅度点头。就是就是。要做什么就做,遮遮掩掩,真不痛快。

  李玄霸语气平静,语速缓慢道:“说比一比,火气太大了。不如玩些文字的游戏,诸位看如何?比如……”

  李玄霸随手抽出一卷论语:“以我们年龄,大多只是蒙童,恐怕只有郑五郎你书读得稍多。”

  郑玄毅闻弦知雅意:“李三郎的意思是,玩《千字文》之类的文字接龙?”

  李玄霸摇头:“那多没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谁读了什么书,自己兄弟肯定是清楚的。我们李家和你们郑家各出一人背诵,再出一人在书架上取背诵者熟背的书籍,由持书者给背书者出题。”

  李玄霸对着众人笑了笑:“自家兄弟出题考自家兄弟,这就是玩耍了,是吧?”

  郑玄毅见李玄霸这表情,就知道李家人应该已经猜到了自家的想法。

  他颇有些不好意思道:“确实是玩耍。”

  长辈有长辈的考量,他也有他的考量。

  将来自己会出仕。唐国公府的两位公子是皇帝的表侄,将来仕途肯定很顺利。以后大家同朝为官,不宜弄得太尴尬。

  其实原本不会这么麻烦,是家中选出的小娘子的父亲不乐意将女儿嫁给唐国公府,才多加了些内容,要看看唐国公府的诚意。

  郑家现在少有身居高位的有实职之人。郑继伯叔父身居刺史之位,认为自己的女儿嫁作王妃都足够。且女儿年幼,而那李建成已经十六岁,待女儿嫁给他时,说不得庶子都有了。

  但郑家因前一个领头人郑译不得隋文帝喜爱,仕途几经浮沉,虽然其子继承了爵位,但已经淡出朝堂核心范围。郑家急需回到朝堂中枢,唐国公府宗妇之位,简直是瞌睡就送来枕头。

  若不是唐国公太挑剔,非要看女子父亲的官职,也不至于这么麻烦。

  所以这一场考校,是唐国公和郑继伯双方都要求太高的结果。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

  郑玄毅接了这差事就很头疼。李玄霸的提议解了他的困境,他立刻就同意了。

  郑家其他小郎也提起了兴致。

  “李三郎,要如何出题?可有规矩?”一个身穿红衣的郑家小郎问道。

  李玄霸微笑道:“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我们玩打擂台如何?打擂台即一个守擂,一个攻擂。守擂者先出题,攻擂者必须用守擂者的题。”

  “比如……”李玄霸翻开了《论语》,“‘子曰:学而时习之’下面十字。”

  李世民答道:“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

  李世民对李玄霸眨了眨眼:“简单。”

  李玄霸笑道:“守擂者答完后,攻擂者只需要也选出他手持书中任意‘下十字’就行。出题只出‘上下’。是不是很简单?”

  他伸手,李世民从怀里取出一个小沙漏放在李玄霸手中。

  “沙漏的沙子漏完还未答出,就淘汰。”李玄霸道,“我和哥只有两人,就由我们先守擂。”

  郑家几位小郎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好像很有趣!”郑十二郎道,“真的不来些彩头吗?”

  郑玄毅叹气:“十二郎,不可赌博。”

  李玄霸摇头:“只是一些彩头,不算赌博。就这样吧,我看我们都挂有玉佩。参与者各出一个玉佩代表擂台资格,输了就把玉佩赠予赢了的人。有几个玉佩,就代表能有几次可以答错,或者跳过题目的机会。到长辈来寻我们时,各自手中的玉佩就当做彩头了。”

  郑十二郎击掌道:“这个好!”

  李玄霸把自己腰间玉佩递给李世民:“我身体弱,就不和你们一起玩,只给我哥当出题者了。你们若不想玩,也可把玉佩赠予别人。”

  郑家几位小郎纷纷摇头。

  就算郑家内部也是有竞争的,他们可不想被人说怯战。

  “那就开始吧。”李玄霸将《论语》放下,拿起一本《春秋》。

  郑家小郎纷纷一怔。

  李家二郎三郎居然已经开始读《春秋》了?

  郑十二郎扫了众人一眼,取下一本《诗经》交给郑玄毅:“我先攻!”

  李玄霸笑道:“‘夏,楚人围巢。秋,滕子来朝’。上十字。”翻转沙漏。

  李玄霸:【来朝。二月庚子。子叔姬卒。】

  李世民装模作样地屈指算了算,一个字一个字道:“来朝二月庚子子叔姬卒。”

  郑玄毅道:“‘谁能亨鱼?溉之釜鬵’。上十字。”翻转沙漏。

  郑十二郎迅速掐算,道:“‘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李玄霸翻页:“‘冬十月,滕子来会葬’,上五十字。”

  郑玄毅提醒道:“《春秋·襄公三十一年》在这一句之前没有五十字。”

  李玄霸道:“上五十字,是这本书的上五十字。”

  郑玄毅和郑十二郎的脸色都僵住。

  李玄霸翻转沙漏,和李世民对视一眼。兄弟二人露出如出一辙的温和微笑。

  郑十二郎头上沁出汗珠。

  ……

  “咦?那是大郎、二郎、三郎和四郎?他们不是正与友人清谈吗?”

  正聊着的女眷们,从帷幕敞开赏景的那一面,眼尖地看见对岸四个行色匆匆的俊秀少年。

  这四人皆已经束发,其中一人还已经戴冠。

  “去看看。”崔老夫人看着窦氏着急的神色,心里也不由着急。

  难道是自家小郎们和李二郎、李三郎起冲突了?

  她只是说考一考这二人蒙学学得如何,不应该会起冲突啊。

  窦氏顾不上再保持雍容的姿态,提起裙角就朝着岸边小跑。

  郑家女眷们也不由加快了脚步。

  ……

  “时间到了,承让!”李世民得意洋洋把最后一块玉佩放到身旁的石桌上。

  石桌上,玉佩已经堆积如小山。

  郑玄毅苦笑。他的玉佩也输出去了。

  凉亭中,郑家小郎们皆面如土色。

  “抱歉,我等来晚了!”郑大郎匆匆进入凉亭,拱手道,“我和三位堂弟在送别友人,现在才到。李二公子,李三公子,实在是抱歉。”

  李玄霸放下手中《易经》,与李世民一起拱手回礼。

  兄弟二人异口同声道:“无事无事,君可要继续攻擂?”

  郑家此辈四位最年长者,看着弟弟们眼巴巴的神情,咬牙道:“攻!”

  李世民和李玄霸笑得露出森森白牙:“请!”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8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12章。

  碎碎念:

  1、十有二年春,王正月,郕伯来奔。杞伯来朝。二月庚子,子叔姬卒。夏,楚人围巢。秋,滕子来朝。——《春秋·文公十二年》

  2、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诗经··国风·桧风》

  3、冬十月,滕子来会葬。——《春秋·襄公三十一年》

  可能大家对古人娶正妻一事,或许有一丁点误解。

  大部分朝代,女子16岁必须出嫁。但男子初婚取正妻的年龄,从唐朝考古发现统计,集中在16岁至30岁。

  也就是说30岁之前娶正妻都不算晚。

  特别是官宦人家,大多有一定地位之后才娶正妻,这样所娶正妻地位才高,才能联姻。

  而古代就算高门士族,也是不在乎庶长子的,庶长女更是再常见不过。如果家中有庶长子,也不会被认为是门扉不正。

  世家大族因需要联姻,常娶正妻较晚,庶长子庶长女很常见。

  古代男子很少记载嫡庶出身,但也有少数记载留存。比如东汉末年第一大世家门阀,所有世家门阀的领袖,是袁家,这个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应该都清楚。

  袁绍就是庶长子,后来过继给伯父成为嫡子,继承袁家的政治资源。

  老是说,越是世家大族,越不重规矩。只是别人要进入他们的圈子,需要守规矩。

  当然,也有说好不留庶长子的。这时候庶长子出生就会溺死,只留庶长女。

  古人也是会溺男婴的。我曾经看过一个清朝某地的溺婴的研究统计,若是穷人,有二子保证香火之后,溺男婴比溺女婴常见,因为养男婴更花钱,女婴养到八九岁就行。

  李建成和郑观音成婚不到十二年。但李建成一共有五子六女十一个孩子。就算郑观音能刚出月子就怀孕,李建成也至少一半儿女不是她生的。

  李建成的长子是不是庶长子现在还未有史料证明,但长女肯定出生在郑观音嫁给他之前。

  李建成因为留下来的资料不多,没有妾室的记载。但妾室应该还是不少的。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快点更新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冥1054、泠泉、除我裤子、2333、55089135、乄星河1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