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丈夫不居人下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大丈夫不居人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大丈夫不居人下

  李玄霸总算知道为什么二哥会一脸慈祥表情了。

  这熊孩子要是落到自己手上,保准先一顿揍。自己揍不动就让其他人按着揍。

  十三岁少年郎独自一人背着包袱骑着瘦马跨越大半个华国,别说如今是乱世,就是在治安良好的现代社会都让人头皮发麻。

  李玄霸和李世民虽然出远门时年龄更小,但他们带着一大堆仆从护卫,和这熊孩子完全不一样。

  “你是要跟我们回府里住,还是住在兵营中?”因为罗士信的举动实在是太令人震撼,把李玄霸“什么?罗士信提前到手?”的惊喜都冲淡了。

  他只剩下满心疲惫。

  一个放飞的二哥加上一个放飞的罗士信,这下放飞主将副将二人组都齐了。有“副手”的二哥能做出什么事,历史书上都写了。

  说什么“吾执弓矢,公执槊相随,虽百万众若我何!”然后带着尉迟恭两人去探阵,秦王李世民身边的“尉迟恭”就一定要是持马槊的尉迟恭吗?持长矛的罗士信你看得中不得中?

  两个少年狂战士,那可是太得中!

  李玄霸都想抱头撞墙了。

  罗士信虽好,但在房乔杜如晦薛收长孙无忌四位友人来分担自己的压力前,请不要用双倍的少年狂战士折磨我!

  是是是,孤身战千军是二哥的高光,但身为亲人,李玄霸希望二哥一辈子都别来这种高光!

  我给你搞后勤搞军备是让你无惊无险打碾压局的,不是让你去拼命去受伤的!

  罗士信道:“我不要特殊待遇!不要小瞧我!我什么苦都能吃!”

  李玄霸板着脸道:“先写一百张大字。”

  罗士信不敢置信道:“我是来当兵的!为什么要写大字!”

  李玄霸对李智云道:“我和你二兄平时事务繁忙,你不是说无聊吗?罗士信与你年岁相仿,他教你武艺,你教他经书。”

  李智云点头:“好!三兄放心,我一定监督他好好写字!”

  李世民忍俊不禁:“士信,说好什么苦都能吃,可别逃。”

  “不逃。”罗士信苦着脸,“三郎君让小郎君教我写字是对我好,士信不是不辨是非的人。只是……唉,我真的不喜欢读书写字。”

  他苦着脸叹了几下气,然后被自己的苦相逗笑了。

  李玄霸、李世民、李智云三兄弟也不由笑了出来。

  李玄霸把心中对未来的“担忧”抛到一边,道:“你知道就好。跟我们走吧。”

  罗士信使劲点头。

  李智云凑近道:“不用叫我五郎君,我们互相学习,你叫我表字集弘即可。你快给自己取个字啊,直接叫名字好别扭。”

  罗士信道:“有什么别扭?我要等弱冠功成名就之后,再奏请皇帝为我取字!”

  李智云竖起大拇指:“牛气。”

  罗士信自傲道:“我肯定能做到!”

  李玄霸和李世民走在两个小少年身后。

  李玄霸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摸着下巴,琢磨要给罗士信取什么字。

  李玄霸:【你给他改名叫罗成,祝贺他功成名就,然后把他原来的名字改成字,如何?】

  李世民用眼神询问为什么。

  李玄霸:【后世有本影响力比较大的唐初传奇小说叫《说唐》,将罗士信的名字改成了罗成。后世许多评书和影视小说顺着这本小说给他改名,后世许多人只知道“罗成”,不知道“罗士信”了。】

  “影视”是个什么东西?算了,那不重要。

  李世民继续向弟弟投向疑惑的眼神。

  既然罗士信都能进入后世传奇小说了,在史书中的存在感应该也不会低。史书中没记载罗士信的字?

  李玄霸:【死得太早,年仅二十三岁就战亡了。他家世又不显,所以关于他生平的记载都很少。】

  李世民眨了眨眼睛,没想到猝不及防心梗。

  他看向和小五叽叽喳喳聊得十分开心的骄傲小少年,不敢置信。

  李玄霸:【还想知道更详细的事吗?】

  李世民使劲摇头,把脑袋都摇出了残影。

  李玄霸这次放过了二哥,没给二哥造成心理负担。

  罗士信是死在跟随秦王李世民征讨刘黑闼途中。

  李世民需要有人据守洺水城争取时间。王君廓本事一般,李世民担心王君廓守不住洺水城。罗士信主动请命接替王君廓。于是王君廓突围出城,罗士信顺势入城接替王君廓守城。

  但罗士信入城后天降大雪,能见度极差;洺水城四周又都有河,唐军行动困难,无法支援罗士信。洺水城破,罗士信宁死不屈,被刘黑闼杀害。

  就算是天才将帅李世民,作战也有胜有负;就算这场战役结局是胜利,途中小战斗也会有拉扯。

  比如罗士信就死在与李世民一河之隔的地方。

  史书中留下姓名的都是幸存者,只有寥寥无几的战亡将领能留下姓名。

  但那些将领只是在后世籍籍无名。

  李世民每一次作战指挥,牺牲的甚至故意用作诱饵的将领,他一定都一一记得。

  慈不掌兵。

  二哥还能保持活泼开朗的心态,意志力太强了。

  离罗士信阵亡的时间还早,以后再慢慢给二哥剧透。刚见面,先让二哥高兴一会儿。

  李玄霸:【十年后的事,谁说得准?说不定连敌人都变朋友了。】

  李世民摸了摸脑袋:“有道理。而且有你在,我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李玄霸点头:“嗯。”

  罗士信还在叽叽喳喳,比划比划。

  “我就这么冲上去,长矛噗嗤一声给他脖子戳了个对穿。我手再这么一甩,他的脑袋就落地了!”

  “哇!听上去比我二兄还厉害!”

  李世民脸色一变:“什么?什么比我厉害,来比比!”

  他加快脚步追上两人。

  李玄霸独自落在后面叹气。家里以后会很热闹了。

  ……

  罗士信给父母的信与李世民、李玄霸的信一同送出。

  大概是武力值强的人身材都高大,罗士信的身量与李世民相仿,李世民就将自己的衣服给罗士信暂时穿着。

  罗士信这一路奔波,身上衣服都快成布条了。

  李玄霸再次感慨罗士信的执拗。

  其实罗士信如果不跑路,今年他也能在张须陀手下捞到立功扬名的机会。

  谁知道二哥提前扬名成了蝴蝶翅膀,让这位少年天才猛将不再在张须陀手下等待机会,千里迢迢去投奔另一个已经成名的少年天才将帅?

  后世传奇小说不知道会给罗士信这段神奇的经历编出多少故事。

  吃饱饭洗干净后,罗士信虽然不是后世隋唐电视剧里的白面小将军,长相也相当耐看。

  罗士信家世不显,还是个少年的他在没立功前就能被张须陀看重,相貌当然不会差。

  李家人都有点颜控,对罗士信更友好了。

  罗士信对自己现在的待遇有些不敢置信。

  他虽然自负是少年天才,也知道张将军其实也对自己不错,只是担忧自己年幼经不住事,不给自己上战场的机会。

  但张将军对自己的好,与李家三兄弟对自己的好完全不一样。

  李世民和李玄霸不仅都是少年成名,还是最顶尖那波的勋贵子弟,心高气傲是一定的。

  罗士信已经做好了谦恭的准备,先寻得机会上战场展现自己,之后再慢慢提升地位。现在他的待遇真是想都不敢想。

  罗士信是知恩图报的人。李家三兄弟对他好,他连写最不喜欢的大字都不头疼了。

  李智云正无聊,多了个玩伴很开心。

  他殷勤地给罗士信介绍自己的二兄三兄后道:“你先去军中建功立业。二兄说了,明年我也能和你们一起去军中!”

  罗士信道:“好,我等你。”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友谊有时候几句对话就能缔结。李智云和罗士信俨然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

  见李智云开心起来,不复之前无聊苦闷,李玄霸松了口气,将更多的时间投入梳理张掖资源情况。

  张掖南方是吐谷浑原本的国土,现在还未被大隋完全纳入统治;往西翻越祁连山后就是敦煌郡,再往西就是刚建立的伊吾郡,是还未完全打通的西域丝绸之路。

  在回到中原前,这两处地方就是他和二哥准备的练兵地。

  掌握了丝绸之路就掌握了钱财,掌握了吐谷浑故地就掌握了马场。两者缺一不可。

  “现在以我们的兵力不可能打通西域丝绸之路,不过凭借大隋和西突厥的‘亲密关系’借道,问题应该不大。”李世民盘坐在榻上,把地图放在腿上,指着西突厥的地方,表情有点郁闷,“他们的土地真广阔。”

  李玄霸道:“游牧民族占领的土地广阔,但只占领不治理,政权难以持续。”

  李世民道:“对他们的可汗而言政权难以持续,但对我们而言,无论换谁当可汗都一样,都是突厥。西突厥处罗可汗还在杨广那?”

  李玄霸点头:“杨广带着他和高昌国国王等西域使臣一同攻打高丽。”

  李世民嗤笑:“什么一同攻打高丽,就是想炫耀自己的武力。一次炫耀不成,第二次要还是炫耀不成,这西域就要乱起来了。嗯,按照你的话来说,这是好事。这里天高皇帝远,我们只需要借着剿灭吐谷浑残党的理由把已经失去控制的西海郡拿下……”

  李世民重重在地图上一点:“控制张掖和西海,就截断了西域通向中原的通道。我们就可以随意在西域扩张了。”

  李玄霸的视线也落在西海郡上。

  杨广虽然征讨吐谷浑成功,但没有吞下吐谷浑的国土。吐谷浑现在是各部落各自为政,大隋的政令仍旧出不了西平郡。

  西海郡在青海湖以西。青海湖虽然是咸水湖不能引用和灌溉,但青海湖附近河流众多,所以很早就是游牧民族聚集地。

  如今占据西海郡的吐谷浑名王,名为慕容孝隽,是吐谷浑王慕容伏允最信任的大臣。

  慕容伏允败逃时,将慕容孝隽留在故地,以待他归来时里应外合。

  慕容孝隽在慕容伏允死后扶伏允的幼子为可汗,占据西海郡,自立为名王“西海王”;西海郡南边的河源郡被吐谷浑最强大的名王天柱王占据;剩余吐谷浑王宫散布青海高原其他水草繁盛之地。

  吐谷浑名王都拥有自己的部落、部曲,每个名王大约统治一千户左右牧民。

  慕容孝隽“携可汗以令吐谷浑”,统治大约三千户牧民;天柱王统治了三个部落,有上万户的牧民,牲畜高达二十多万头。

  历史中唐太宗再灭吐谷浑时,天柱部落就贡献了二十万头牲畜给将士加餐。

  看到李玄霸打探来的消息,李世民很是眼热:“要是能吃下天柱王,我们就衣食无忧了。”

  李玄霸道:“好,我支持你,二哥上!请一个人去!”

  “滚!”李世民笑骂道,“先打西海郡。慕容孝隽所统领的是伏允残部,战斗力不强。阿玄,要如何离间西海王和天柱王?你肯定已经提前布局了。”

  李玄霸道:“我派使臣扮作商人给天柱王进贡珍宝,他已经成为天柱王的座上宾。天柱王坐拥万户牧民,那吐谷浑可汗不过是一个已经失去所有部曲和牧民,东拼西凑才勉强凑齐三千户的破落户。大丈夫岂能久久居于人下,天柱王该自立可汗!”

  后面几句话,李玄霸说得慷慨激昂,神情十分激动,演得非常投入。

  李玄霸难得皮一下,李世民笑得差点从坐榻上滚下去:“好一个‘大丈夫岂能久久居于人下’,天柱王不听就不是大丈夫。我再给他添把火。”

  李玄霸道:“二哥要亲自与天柱王见面?”

  李世民活动了一下肩膀:“最近睁眼闭眼都是文书,真是腻了。我出去活动活动。等罗士信回来我就出发。那小子灭了一个东突厥小部落,俘虏了近千人。他的自傲是真的有本事支撑。”

  李玄霸道:“有罗士信与你同往,我就不阻止你了。只是你别自仗你和罗士信的武力,去做太冒险的事。”

  李世民把地图放到案上,伸了个懒腰:“放心。”

  李玄霸脸色一垮:“每次你说放心,我都更不放心。”

  李世民哈哈大笑:“反正都能赢,过程不重要。放心放心,我去去就回。香皂多给我几块,我去贿赂他。”

  李玄霸道:“备礼的事交给我。在雪落之前回来,大雪封路,小心被堵在路上。”

  李世民摆手:“我又不是杨广,没那么傻。唉,不知道高丽如何了?”

  李玄霸淡漠道:“打不了,杨玄感应该谋反了。希望父亲能守好洛阳城,别吓着母亲。”

  原本窦夫人会在今年陪同李渊去涿郡督运粮草,感染疫病去世。

  涿郡周围的道路上遍布役夫役妇的腐烂尸体,疫病早已经横行。

  如今李渊不仅提前当上了右骁卫中郎将,还成为洛阳留守,辅佐太子杨暕镇守洛阳,没有去涿郡。所以李玄霸就没有提醒母亲疫病之事。

  李世民露出讥讽的笑容:“就杨玄感?他给我们父亲提鞋都不配。”

  李玄霸赞同:“的确。”虽然父亲与其他开国皇帝相比本事不算太强,但拿杨玄感之类臭鱼烂虾比还是侮辱父亲了。

  李渊在最初也是一员猛将,只是当了皇帝后就不挪窝,连御驾亲征都不肯意思意思,才显得他这个开国皇帝很废物。

  现在杨玄感遇到的,正是当打之年的李渊,能开强弓,百发百中,俗称大李世民。

  李世民道:“何况还有二表兄。我与二表兄论过兵,他理论知识很扎实;他又上过战场,实践经验也有。有父亲辅佐,二表兄守城的本事不会差。”

  李玄霸想起历史中杨广被东突厥围住嗷嗷大哭的时候,齐王杨暕率领西军在崞县筑堡抵御突厥军队,干得确实不错。

  李玄霸道:“杨玄感不会看洛阳太难啃,放弃洛阳去大兴吧?”

  李世民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出来了:“高老师在那呢!就算高老师不是大兴留守,大兴留守肯定会请高老师出山帮忙守城。宇文老师也在那。上次离别时宇文老师仍旧老当益壮,能压着我打。杨玄感能挨得住宇文老师几下劈砍?”

  李玄霸捏下巴。

  李密给了杨玄感上中下三策。下策攻打洛阳,中策攻打大兴,上策攻打涿郡。念着洛阳繁荣,且留守的越王仅九岁,民部尚书樊子盖之前没带过兵,所以杨玄感选了下策,和洛阳死磕,理所当然没磕动。

  这次杨玄感会如何选择?

  作者有话要说

  一章半合一,欠账-1.5。66w营养液、67w营养液欠账+2,目前欠账9章。

  今天九千字加更结束,明天再修错别字,大家晚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