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全境民乱起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山东全境民乱起
字体:      护眼 关灯

山东全境民乱起

  杨玄感正在做选择。

  凭他内心,他想选下策,攻打洛阳。

  虽然洛阳有其他官员的家属,但攻打大兴和涿郡各有好处,攻打洛阳的必要性和攻打大兴、涿郡拉不开距离。

  他选洛阳,是因为洛阳繁华,又是大隋国土的正中央,选洛阳很有面子。

  再者,涿郡有大隋最精锐的将士,大兴留守刑部尚书卫玄虽带兵的本事不是太强,但高颎还在大兴编书,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杨玄感虽然自视甚高,甚至有“再世项羽”之名,但人的名树的影,要在军事上胜过高颎,他只能祈求父亲灵魂上身。

  洛阳只有太子杨暕和唐国公李渊,看上去似乎是最软的柿子。

  李渊还没有带过兵,杨玄感本不应该惧怕他,但李二郎的名声太过显赫,让他对李渊忌惮不已。

  李二郎今年才十四周岁,已经因功劳升任当朝最年轻的虎贲郎将。

  看看李二郎立的功劳,初次作战就靠着几百家丁和从铁勒部落借的骑兵俘虏了吐谷浑可汗,杨广一征高丽民乱四起时他拉着一支临时拼凑的乡勇就能百战百胜,这功绩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可以说当朝许多老将都没有李二郎这么耀眼的功绩——若不是李二郎实在是过于年少,光是吐谷浑可汗的脑袋就足够李二郎封侯。

  以前李二郎和李三郎升官的时候,他还嘲笑李二郎和李三郎只是因为背靠唐国公府,是杨广的外甥,才有这样的机会。

  李三郎这几年没有显露出多大的本事,原本“少年秀才”的光环淡去。但李二郎实在是太耀眼了,把李三郎一个病秧子都带上了虎牙郎将的位置。

  唐国公教养的这两个孩子真是厉害。

  李二郎有这样的本事,李渊肯定不会差。

  想想李二郎的战绩,杨玄感不得不犹豫。

  因一个十四岁少年郎将犹豫,杨玄感感到很挫败。

  可李二郎的战绩真的是很不讲道理。杨玄感都疑惑,为何杨广二征高丽不把李二郎带上。难道是因为担心二征高丽时突厥或者吐谷浑残党骚扰大隋后方,所以让李二郎坐镇张掖,震慑西域?

  杨玄感犹豫时,献策的李密很失望。

  现在大隋民乱四起,驿站系统几乎崩溃。各家勋贵现在传递消息都是派出自己的部曲,无法再倚仗官府的驿站系统。

  洛阳离杨玄感起兵的地方很近。杨玄感只要有所动作,洛阳肯定会防备。何况洛阳有太子在,李渊在朝中也颇有声望,他们的自主权很大。就算没有实际证据,他们也能调集钱粮将士提前准备。

  长安和涿郡离中原较远,交通被民乱堵塞,别看离他们也远,但他们无法像洛阳那样直接查到自己的动向,需要洛阳留守向他们传递消息。

  在全国力量都压在高丽的时候,大隋情报系统传递信息很慢。再者长安留守只是一个刑部尚书,他想调集更多兵力得先向皇帝或者太子上报,这一来一往又会耗费许多时间。

  在李密看来,涿郡虽然有大隋最精锐的将士,但大军粮草不济,且有杨广这个狠狠拖后腿的人,想要达成战略目标较为容易。有风险,但富贵险中求,杀掉杨广和逼降大隋军队主力,毕其功于一役的富贵太大了,值得冒险。

  选大兴除了大兴的反应速度很慢之外,大兴是关陇勋贵的大本营,而杨广将政治中心转移到东都,又大肆提拔江南士族,让关陇勋贵很是不满。这个被杨广冷落的西都很可能抵抗意愿不强,愿意成为杨玄感的助力。

  且长安和涿郡都处于中原之外,退可和突厥、高丽联合,容错率非常高。

  洛阳地处中原,交通十分便利,就意味着大隋的军队可以四面八方支援围堵他们。而且就算占据了洛阳城,之后要发展也非常难。若是输了,更是无路可逃。

  李密原本以为杨玄感身为杨素的儿子,战略眼光应该有一点。不过他看出了杨玄感想要攻打洛阳的意图,才退而求其次,告诉杨玄感攻打洛阳是下策。

  但杨玄感居然仍旧想去洛阳?他真的以为攻占洛阳后就能一呼百应天下归心?杨广还没死呢!

  李密突然觉得杨玄感自诩项羽,还真的有点像项羽,“衣锦还乡”“沐猴而冠”。

  李密虽然仍旧受杨玄感礼遇,但他心中萌生了退意。

  杨玄感看着不像是个能成事的人。自己要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唉。

  杨玄感犹豫了许久,对李密道:“我仍旧意属攻打洛阳。我们先去洛阳,若洛阳戒备森严,再取道去涿郡。”

  李密松了一口气。罢了,至少杨玄感还有基本常识,知道第二选项选直接攻打杨广而不是高颎。

  杨玄感做好决定后,就紧锣密鼓地开始谋反。

  他以诬陷来护儿谋反来凑集粮草、征集士卒,然后举兵前往洛阳。

  李密看着杨玄感的“十万大军”直皱眉。

  他以为杨玄感既然敢造反,至少准备了一支五千人左右的精兵。

  好歹战马、盔甲、武器齐全的三千精锐骑兵应该有吧?

  没想到杨玄感除了自己和少数亲卫有像样的武器,“十万大军”军备极其缺乏,完全没有攻坚的力量。

  杨玄感不是早就准备谋反了吗?这提前准备做得太差了吧?

  难道是因为杨广的监视太严密,所以楚国公才没有机会积攒造反的力量?李密给杨玄感找了理由。

  李密想,杨广威望未坠,又对朝臣监视极严,楚国公无法提前积攒力量很正常,自己不该责怪他。

  ……

  “阿嚏。”李玄霸揉了揉鼻子。

  他紧了紧毛皮大氅,将账本最后一笔添上。

  “西域贵族真是富得流油,简直能和后世的沙漠土大户媲美。”李玄霸露出笑意,“能给二哥养活五百精兵了。”

  五百具装精锐骑兵,争霸天下可能还有点困难,但要割据一地当诸侯是完全没问题了。

  李玄霸努力多年厚积薄发,终于能给带领了多年杂牌军的二哥凑一支真正的精兵,让二哥不用顾忌任何领兵之外的事随意发挥他的军事才能,这种成就感,让一贯冷静的李玄霸都忍不住自得感膨胀。

  这样一点一点偷偷摸摸积攒势力并成功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算完账后,李玄霸才拆开家人送来的信。

  父亲的信只是让自己和二哥注意身体,絮絮叨叨了一堆“人生经验”。

  母亲的信写了中原近况。信送来时,杨玄感还未叛乱,但民乱更频繁了。

  三月,杨广第二次御驾亲征高丽。同时,他还征伐十万百姓修缮扩建大兴城。

  母亲在信中叹息,皇帝说是只征丁男,但她去大兴探望女儿时亲眼见到路上服徭役的百姓,竟没见到一个“丁男”。

  哪有什么丁男。

  适龄的丁男承担征伐高丽的徭役都不够,壮妇都早就被摊派了徭役。来大兴的“丁男”,全是老幼。

  李玄霸叹气。

  杨广三月御驾亲征高丽,三月扩建修缮大兴城。

  同是三月,济阴(山东曹县)孟海公起义;齐郡(山东济南)孟让起义;北海(山东益都)郭方预起义;平原(山东平原)郝孝德;厌次(山东无棣)格谦;渤海(山东阳信)孙宣雅起义。

  并非现在所指的崤山以东,而就在后世的山东省范围内,几乎全境叛乱。

  山东半岛与朝鲜半岛隔海相望,是杨广征高丽搜刮民力最严重的地区。

  同时,山东半岛在去年和前年连续遭遇极大水旱灾害,本就民不聊生。

  李玄霸当初去泰山脚下时,山东在靠近郡县的地方,大致还算安稳。现在山东的郡县大概都已经失守了吧。

  但山东离朝鲜半岛如此近,山东全境民乱郡县失守,竟也没让杨广有丝毫触动。

  他是真的看不起民乱。

  看完母亲的信,李玄霸缓了一会儿才消化了这些糟心事,拿起了宇文珠的信。

  宇文珠也提到了大兴城徭役的事。

  她本想出外行医,被师傅劝阻,说救不过来,还会引发骚乱,只能不救。

  “师傅说这天下病了,但我们这些医师只能治人的病,治不了天下的病。我问师傅和祖父,谁能治天下的病,他们都闭口不言。其实我明白,无论是谁,终归和我这等女儿身无关。我询问也无益,不如不问。”

  李玄霸从字里行间看出了宇文珠的自怨自艾,不由有些出神。

  等这次回家时,就告诉珠娘救治天下的病她也必须出力吧。母亲会加入,三姐会加入,嫂子也会加入。那珠娘肯定是要辅佐母亲、三姐和嫂子的。

  宇文珠抱怨了一句后,说起身边人的事。

  李玄霸看着看着,猛地睁圆眼睛。

  “观音婢患了气疾,幸亏我发现得早。师傅说,若气疾拖久了就会终身不愈,只能将就养着,把观音婢吓得哇哇大哭。我第一次看到她哭的这么厉害。”

  “三姐先守孝,又侍疾,身体亏损得厉害,我给她调理了一下。她自己居然没发现身体已经亏损严重。我吓唬她‘身体长久亏损有碍性命’,柴家夫人再不准三姐侍疾,三姐侍疾她就不喝药,逼迫三姐休息。柴家夫人对三姐真好。”

  “现在京中有好多勋贵夫人娘子邀我为她们调理身体。她们说寻常医师难以为她们仔细诊断,幸亏有我这位女名医。如三郎所言,我的本事真的会有用处。虽然被称为‘名医’心中有愧,但……我真厉害!”

  李玄霸失笑,心中担忧散去。

  没错,真的厉害。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二更,稍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