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宾客如云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婚礼前宾客如云
字体:      护眼 关灯

婚礼前宾客如云

  李世民和李玄霸兄弟二人虽然定下了这个坏主意,但刘洎是荆州江陵人,其曾祖曾为南梁的官,自己也最先投奔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起兵的萧铣。他一家都在南方,现在又家世不显,现在要找到他还挺难。

  二人就将这个坏主意暂且押后,以后见到刘洎再说。

  就算将来李世民不好意思揍刘洎,李玄霸还是可以带着小五一同完成这个计划,不急。

  他们把这个计划记在两人共有的计划小本本中,又交头接耳坏笑一通。

  李世民和李玄霸和好如初。

  李渊和窦夫人都没有为兄弟二人之前的“冷战”担忧。

  他们都习惯了,这兄弟俩从小到大就这么折腾。

  李建成带着李元吉回来时,李渊还对李建成吐槽了一番:“我还以为大雄大德在边塞磨砺了那么久,现在应该成熟了,没料到还是那么顽皮。”

  李建成看着父亲嘴上嫌弃,脸上却满是骄傲的笑容。他嘴里应和,心中苦涩无比。

  随着年岁增长,又有李渊手把手教导,李建成的稚嫩和狂妄褪去不少,思想处事都成熟许多,眼界也开阔不少。

  其他不说,至少这天下濒临大乱,而自己父亲对大隋有异心这件事,他和父亲朝夕相处,自然看得很清楚。

  如果大隋还强盛,李建成思想成熟后,见到二弟三弟的本事只会放心,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嫉妒——二弟三弟越厉害,越不会对他继承“唐国公”的爵位造成威胁。

  但现在大隋衰弱,“唐国公”这个爵位的价值就降低了。李建成从小熟读史书,知道乱世之中只有实力最为重要。李玄霸是个病秧子,不足为惧。李世民……唉。

  李建成现在十分后悔。

  李世民从小活泼开朗,讨人喜欢,他以前与李世民的感情自认还不错;李玄霸自幼多病阴沉,又特别喜欢黏着他,他既不喜欢李玄霸的性格,又觉得照顾李玄霸十分麻烦,就很不喜欢李玄霸。

  如今想来,自己真是完全做错了。

  若是在李玄霸主动接近自己的时候,自己对李玄霸多亲近一点,李玄霸肯定会成为自己的助力。

  现在李元吉改好之后,对自己很亲近信服。但李元吉的本事远远不能和李玄霸比。如果李元吉和李玄霸都站在自己这边,就算李世民再出色,再加上自己嫡长的出身,也有自信与李世民分庭相抗。

  所幸现在他与李玄霸的关系也不错,家中也还没有确定要走争霸天下这条路,或许还能弥补。

  李建成决定,趁着李世民和李玄霸回来成亲,一定要做出一副好兄长的模样。

  李建成恭敬离开后,李渊笑容淡去,长叹一声。

  “此去河东,给毗沙门的打击很大啊。”李渊按住额角揉了揉,“真头疼。”

  以前二郎三郎虽然也很出色,但大郎并不认为自己比他们差。大郎只是走的路与二郎三郎不同,若有同等机会,他自认肯定不输给年少的二郎三郎。

  李渊其实心里也这么想过。

  毕竟是自己手把手带大的孩子,大郎还比二郎三郎年长九岁,应当是很有本事,只是没有发挥出来。

  但他把河东慰抚使的权力交给大郎,让大郎代自己在河东行事,大郎却一无所成。比起二郎三郎几乎白手起家,真是什么借口都想不出了。

  “如果皇帝没有这么昏庸,二郎再怎么耀眼也无事,大隋容得下一门多国公,可是……唉。”李渊摇了摇头,苦笑不已。

  自己还在观望时机,没有下定决心起兵,怎么就思考起继承皇位的事了?真是太自负。

  虽然清楚未来的事说不准,说不定自己一辈子都等不到起兵的最好时机,但李渊还是希望让李玄霸和李建成更亲近一些。

  李玄霸从小就想和大哥玩,只是李建成嫌弃李玄霸年幼体弱,不愿意带着李玄霸。

  如果大郎和三郎关系变好,三郎肯定也会高兴。李渊想。

  而且二郎已经很出色,没有三郎帮忙也能独立行走。掌心掌背都是肉,李渊看着失落的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希望三郎能拉大郎一把。

  身为父亲,自然希望每个孩子都很出色。李渊也不例外。

  李建成回来后,很快就邀请李世民和李玄霸小聚。

  李元吉和李智云两个兄长的小尾巴也出席了。

  李元吉与以前判若两人,表现得十分恭敬有礼,连神情都一板一眼,甚至稍显木讷了。

  李元吉对以前的事向李世民和李玄霸道歉,仿佛已经忘记李玄霸的“算计”。

  李世民和李玄霸也很客气热情地与李元吉回礼。

  李智云继续当他的小透明。

  兄弟私下聚餐十分兄友弟恭,让李渊欣慰不已。

  但刚回居住的小院子,李世民、李玄霸和李智云就挤在一张床榻上,脑袋凑一起嘀嘀咕咕。

  李智云搓胳膊:“天啦,我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可怕!”

  李世民严肃道:“阿玄,小五,我看李元吉那精神状态,比以前更加危险。你们一定要小心。”

  李玄霸若有所思。

  李世民敲李玄霸的脑袋:“听到没有,小心!不是我不信任他,我在战场上见多了这种人,这根本不是学好了,只是压住了而已!”

  李玄霸道:“越是压制,爆发时就越可怕,我知道。我只是想,父亲母亲没发现吗?”

  李世民道:“父亲应当只是以为李元吉改好了,娘亲……我去问问。”

  李玄霸摇头:“你不好问,我去问。”

  李世民对李智云道:“你武艺比你三兄强,去河东郡后,你一定要保护好你三兄,不要靠近李元吉。”

  李智云傲气道:“二兄放心。李元吉再坏,但我可是在边塞磨砺过的人,他比不过我,哼哼!”

  李世民摸了摸李智云的脑袋:“我相信你,阿玄就交给你了。”

  李玄霸无奈:“只是一个李元吉,用不着这么紧张。我护卫不会离身。”

  李世民叮嘱:“小心为上。”

  李世民的直觉很准。他一见到李元吉就浑身不舒服,这个人绝对藏着什么坏主意。

  其实李玄霸也一样,这次见到李元吉,比以前更不适。

  他只是在想,李元吉变成这副木讷的模样,难道真的经历了过分严厉的教育,被磋磨得心理更变态了?

  古时的人大多不懂教育,常常以为严厉教育就是棍棒加身。北周武帝就是这么过分严厉,把太子教成了变态。

  李玄霸设计让李元吉暴露本性,好让父母严加管教他。但父母都知道天元帝的教训,应当不会重蹈覆辙才是。

  第二日,李玄霸找到窦夫人,委婉询问母亲如何教导李元吉。

  窦夫人叹气道:“你发现了?”

  李玄霸装傻:“发现什么?”

  窦夫人点了点李玄霸的额头:“李元吉现在看着很听话懂事,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好孩子,但他估计不仅本性未变,心里对你、对我,甚至对整个唐国公府都有仇恨了。”

  李玄霸没想到母亲会回答得如此直白,顿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窦夫人继续道:“我就知道这样不行。但你父亲非要把李元吉交给一个以严厉著称的老师,说我们狠不下心。唉,这是狠心就能教好吗?我表兄……罢了,不提这个,你小心为上。”

  李玄霸道:“是,母亲放心。”

  窦夫人笑道:“我知道你很有本事,应当无事。本来看你婚事临近很是紧张,娘亲想让你安静休息一会儿。你现在有闲心询问李元吉的事了,那看来也有闲心过问正事。关于义庄,娘亲有事要和你商议。”

  李玄霸苦笑:“母亲别嘲笑我,我没有紧张。母亲想要找我,随时来问我,还需要等什么?”

  窦夫人又笑着点了点李玄霸的额头:“你是我的孩子,你紧张没紧张,我还看不出来?”

  李玄霸不敢说话了。他担心越反驳,母亲就越嘲笑他。

  窦夫人知道李玄霸在面对亲近的人时脸皮没有对外人那么厚,没有继续笑话他。

  母子俩凑近了一些说悄悄话,将义庄的事一条一条理顺。

  窦夫人拿着自己的嫁妆把义庄壮大。现在义庄已经修起坞堡,坞堡内有农田、工匠,确保遇到流寇围困,也能在短时间内自给自足。

  义庄的坞堡还和乡村联合起来。现在乡村都以义庄坞堡为核心修筑防御工事,重新规正农田,组织乡勇巡逻。

  他们是坞堡的外围防线,而坞堡是他们的退路。

  这一番坞堡和乡村联合防御的模式,在东汉末年至魏晋南北朝的中原十分常见。

  现在如荥阳郑氏等山东望族,家中祖宅中的坞堡仍旧未拆。

  大隋统治才三十三年,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抛弃乱世思维,做好了应对乱世的准备。

  窦夫人虽然一直长在深宫,没有亲身经历过乱世,但无论是北周武帝和父母的教导,还是这么多年唐国公夫人的阅历,她处理此事都得心应手。

  “现在地方上稍稍有点实力的人都建起了坞堡,豢养私兵,仿佛回到了乱世。”窦夫人轻叹道,“舅舅改革府兵,好不容易把兵权从豪族手中收拢,现在又倒回去了。”

  李玄霸点头赞同,也不由跟着叹气。

  后世把隋炀帝捧上网庙十哲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乍看很有道理的观点——隋炀帝北征吐谷浑三征高丽都是为了消磨世家的力量,所以世家才反抗。

  这是完全不了解隋朝兵制。

  隋朝的兵制继承北周府兵制。府兵制就是将原本豪强的私兵全部变成直属中央的兵卒。在北周武帝和隋文帝多番改革后,府兵来源以自耕农的富农、小地主为主,他们是隋朝纳税服役的中坚力量。

  杨广继位之后,不断增加鹰扬府数量,又削弱鹰扬郎将的权力和地位,也是为了让地方军队更好地服从中央的管理。

  只是后来天下大乱,中央管不到地方,大部分鹰扬府和当地豪族勾连起来,仍旧叛乱了。

  隋朝出兵用的都是大隋的府兵,先死一批中央直属的府兵,又死一批新征召的府兵,后来三征高丽府兵逃亡严重,杨广为了保护自己,已经召集了一支募兵,也就是现在代替十二卫承担护卫皇帝职责的“骁果军”。

  杨广把大隋的军队坑得七零八落,豪族趁机招募散兵游勇,重建被北周武帝和隋文帝瓦解的私兵武装。

  中央军队覆灭,地方军阀就会崛起,这是最基本的常识。这明明是杨广给豪族喂肉。

  隋末四处建立的坞堡就是地方军阀崛起的第一步。只是地方割据势力刚刚抬头,大唐就建立了,将地方割据消灭在萌芽阶段。

  现在窦夫人的满腹担忧,就是眼睁睁看到乱世将起,豪强又图谋扩充兵力。

  李玄霸叹息后,安慰道:“母亲,请相信二哥。他们乱不起来。”

  窦夫人捏了捏李玄霸的脸。

  李玄霸愕然地捂住脸,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突然捏自己。

  窦夫人笑道:“我相信他,也相信你,还相信祈健,相信你口中那位未来的将军女儿。”

  李玄霸捂着脸:“嗯……”不知为何,有点不好意思。

  说到三姐和三姐夫,窦夫人叹了口气。

  李世民和李玄霸回大兴时,三姐和三姐夫不在家,他们只留下礼物就离开了。

  现在听母亲说起,李玄霸才知道三姐夫的母亲身体大不好了,所以三姐和三姐夫一家回了乡间老家,让老人在刚走不久的丈夫墓前静静过完生命最后一程。

  李玄霸前世看平阳昭公主的生平时,曾疑惑平阳昭公主与丈夫柴绍的感情不错,为何长子根据考据,可能在李渊起兵后才出生。

  平阳昭公主的病逝,很大可能就是因为两胎距离太近,她的生育年龄在这个时代又算得上大龄,死于产后并发症。

  现在他猜测,可能是三姐和三姐夫虽早早成婚,但到了可以同房的年龄时,三姐夫的父母先后离世,他们不仅同房的时间有限,三姐的身体可能也在守孝时亏损太多。反倒是三姐在起兵后身体好了起来,后来才能怀孕。

  只是身体亏损的隐患还在,又连续生育,拖垮了三姐的身体。

  幸亏珠娘提前发现了三姐身体亏损的隐患。他再提醒一下三姐夫,有了长子后就注意一下避孕,三姐此生的未来应该会改变。

  窦夫人看出了李玄霸的走神,问道:“你是在担心三娘?三娘难道未来会出什么事?”

  李玄霸回过神,道:“我只是担心三姊现在还未生育,未来年龄大了,若频繁生育会伤害身体。”

  窦夫人失笑:“你啊,你从小就关注女人的这些事,真是奇怪。”

  李玄霸;“……”

  窦夫人笑道:“不过娘很开心你关心我和三娘。”

  她把李玄霸揽进怀里,像李玄霸小时候那样揉了揉李玄霸的头发:“放心,娘会好好叮嘱三娘。她将来要当公主,不必在乎子嗣,柴绍不敢负她。”

  李玄霸道:“有我和二哥在,阿姊们都不会被欺负。”

  窦夫人又摸了摸李玄霸的脑袋:“对。”

  她想起李玄霸在幼时居然能发现自己来月事时身体不适,现在又担忧三娘生育不易,心中滋味很是复杂。

  窦夫人知道男子不应当知晓这些女子的事,但李玄霸这样,她很开心。

  窦夫人把李玄霸留着揉了许久,李玄霸回去的时候,就像是被母亲吸走了活力,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李世民戳了戳李玄霸散乱的发髻:“怎么了?”

  李玄霸有气无力道:“母亲还是把我当小孩啊。”

  李世民笑道:“你就算七老八十了,还不是母亲的小孩。”

  李玄霸道:“我得想个法子分散母亲的注意力。”

  于是李玄霸把无所事事的寒钩和乌镝送给了母亲。

  窦夫人的注意力果然被这两只“雕孙儿”吸引,不再拉着李玄霸亲近。

  寒钩和乌镝收着翅膀跟在窦夫人身后摇摇晃晃散步,成为唐国公府一道风景。

  李渊本来眼馋聪明的金雕,见金雕变成了走地鸡,就不稀罕了。

  他还是喜欢威武凶猛能打猎的金雕。

  又过了半月,宾客们逐渐到齐,快临近李世民和李玄霸的良辰吉日了。

  李渊和亲家们商议,正好李世民和李玄霸是双生子,干脆一起娶亲一起拜堂,也算一则佳话。

  亲家们都觉得这很有意思,全都同意。

  至于算八字的人,他们都很识趣,知道怎么帮顾客达成目的。

  于是神棍掐指一算,双生子合该一起成亲,这是大好事。

  这件事在太原传开,百姓们就像是过年似的准备好新衣,也准备来凑热闹。

  唐国公府那对著名的双生子居然要一同成亲,这一听就是很吉利的事,比迎佛像听着更稀奇。

  现在的百姓和后世网络上转发锦鲤的网友们没太大差别,都是遇见吉祥的事都想去蹭一蹭。

  反正不要钱。说不定还能蹭几个喜钱了!

  李渊原本没打算大办,所以宾客请得不多。

  但越临近婚礼,情势就由不得他不想大办了。

  或许是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名声太大,许多他没有请的宾客也纷纷上门。

  比如他最头疼的河东、山东望族纷纷派人上门,不说本来就和李世民、李玄霸有交情的薛道衡、薛收出身的薛家,山东五姓望族也纷纷上门庆贺,连最为清高的天下望族之首崔氏都客客气气来当宾客,比杨素当年和崔氏联姻时还客气。

  李渊都被吓到了。

  崔氏来的人笑道:“李二郎和李三郎是天下难得的英才,可惜我们无缘早结识。现在他们大喜,我们怎么能不来庆贺?”

  李渊听后,回到家对窦夫人捶胸顿足:“如果晚些给二郎三郎定亲,或许我们就能和崔氏联姻了!”

  清河崔氏啊!

  窦夫人板着脸道:“郎君,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若传出去,你让二郎三郎的亲家如何想?再者我们家已经有荥阳郑氏的儿媳了,不可再入山东郡姓的儿媳。”

  李渊讪讪道:“我知道,我就是说说。”

  那可是清河崔氏啊!杨素觍着脸去求亲,还被亲家埋汰的清河崔氏啊!

  窦夫人无语。

  清河崔氏又如何?哪有自家两个孩子有本事?不过是依仗祖上门荫而已。

  她把丈夫抛到一边,自己继续忙碌儿子的婚礼。

  在李世民和李玄霸回中原前,窦夫人早就开始准备。

  李世民和李玄霸成亲前很闲,但窦夫人可是忙得脚不沾地。

  现在宾客越来越多,地位又不一般,婚礼许多原本预定的环节需要更改,窦夫人非常劳累。

  但她很开心。

  还有比看到孩子出息更开心的事吗?

  李渊长吁短叹了一番后,也将这些事抛之脑后,忙着接待宾客。

  他苦笑着想,本应该是他给儿子们带来人脉,现在怎么感觉是两个儿子给自己带来了人脉?儿子太厉害,让身为父亲的自己压力很大啊。

  但压力虽大,如窦夫人一样,李渊也对儿子出息非常开心。

  不过当东西突厥都派人来庆贺时,李渊就不是开心,是惊吓了。

  李渊把李世民和李玄霸拎到跟前来:“你们怎么还和东突厥有联系了?”

  李世民挠头:“没有啊。”

  李玄霸道:“若说有,那就是我们正准备联合西突厥去打东突厥。”

  李渊纳闷;“那东突厥可汗派人来是怎么回事?”

  李世民道:“父亲你防备东突厥,说不定东突厥可汗是看在你脸面上呢?”

  李玄霸道:“或许二哥说得对。”

  李渊挠头,这是真的吗?他怎么不自信呢?就当这是真的吧。

  李渊赶紧拉着长孙晟一同接待突厥人,生怕出什么事。

  “陛下还在亲征高丽,我们可不能让陛下误会。”李渊吓得满头汗。

  长孙晟笑道:“突厥人只是来讨杯喜酒,你想多了,陛下不会在意。我们将此事告知陛下,说突厥人为了向大隋示好,趁着李二郎李三郎成亲,来让你帮忙转送陛下礼物不就行了?”在意更好,早点把李渊逼反。

  李渊笑道:“还是你厉害,就这么做。”

  李渊送出诚惶诚恐的文书,得到杨广赞赏的回信,刚松了口气。一个意外来客,让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被皇帝冷落的太子杨暕,居然拿着皇帝为李世民、李玄霸贺喜的旨意,亲自来参加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婚礼。

  李渊知道皇帝与太子越发不睦,甚至说出杨玄感叛乱是不是太子里应外合的胡话。太子来参加自己儿子的亲事,皇帝不会猜忌自己和太子,以为自己和太子是一伙吧?

  虽然杨暕的权力已经被皇帝下得差不多,但杨暕现在还是太子,李渊再担心也只能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恭恭敬敬接待这位重量级宾客。

  太原城的百姓不知道皇帝和太子不睦,见唐国公的二郎君三郎君居然能让太子亲自参加婚礼,纷纷昂首挺胸,与有荣焉。

  杨暕以“不用麻烦”为由住在唐国公府里。夜里,杨暕又如曾经在洛阳时那样,翻了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墙。

  他提着酒坛子笑道:“唐国公不欢迎我,你们呢?”

  李世民没好气道:“你若不来,我和阿玄才不高兴。”

  李玄霸点头道:“今夜不醉不归。”

  杨暕和李世民对视一眼,把李玄霸赶到一边去喝水,两人拼起了酒。

  杨暕道:“你三杯倒,喝什么喝。”

  李世民道:“得了吧,你喝了酒还怎么陪二表兄聊天,去去去。”

  李玄霸:“……”

  他这次是很真心的想和二表兄不醉不归。以前二表兄不是老埋怨自己不和他喝酒,不如二哥和他亲近吗?怎么现在还嫌弃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73w、74w、75w营养液欠账+3,目前欠账2.5章。

  争取明天多更半章,把0.5的零头抹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