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霸随手闲棋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李玄霸随手闲棋
字体:      护眼 关灯

李玄霸随手闲棋

  小夫妻的轻松日常没持续几天。当宾客散去后,李世民和李玄霸也开始干正事,辅佐父亲李渊在山西、河东站稳脚跟。

  李渊把李建成、李世民、李玄霸叫到一起,父子四人开了个会,梳理山西河东的错综复杂的世家豪强和官场关系。

  山西隋朝朝廷直属力量更强。

  山西排得上号的世家为“太原王氏”,名义上是天下最顶尖的大世家。

  但此世的太原王氏先经过永嘉之乱,后最显赫的王愉一脉被刘裕灭门,仅留王慧龙孤身投奔北魏。太原王氏名声还在,但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地方上的影响力都已经衰退,全靠祖上名声支撑门面。

  入唐之后,太原王氏名义上是顶尖世家,其实地位已经和二等世家无异。“崔卢李郑”四姓世家在婚姻上常不带太原王氏玩。

  因经济和政治上的双重弱势,太原王氏对李渊的工作很是配合,与寻常地方豪强没区别。

  但河东就不一样了。

  河东是关中郡姓世家的起源地,自魏晋以来,就是世家掌控的地方。

  关中郡姓以“韦、裴、柳、薛、杨、杜”为首。光是河东一郡,有河东薛氏、河东柳氏、河东裴氏三个郡姓。

  关中郡姓是关陇贵族的一部分,薛柳裴三姓在朝堂上也占据高位,并不给李渊面子。

  李渊被命为山西、河东慰抚使,名义上军政一把手。但河东世家在天下大乱之后自修坞堡,以组织乡勇的名义蓄养私兵,河东官吏也以河东世家为尊。李渊无法插手河东事务。

  听着李渊介绍河东开展工作的困难时,李玄霸一边收集情报,一边和二哥科普后世一些关于河东的谣言。

  后世盛唐安史之乱这一段历史养活了许多营销号,出现了许多谣言。

  比如说安史之乱是大唐不带支持窦建德的河东玩,所以河东就叛了。还有更甚者,说河东一直是半独立。

  就算只是识得唐朝几个“薛柳裴”的名人,也说不出这等荒唐话。

  掌控河东郡的薛氏、裴氏、柳氏身为关陇贵族的一员,是支持李唐的中坚力量。三家在唐初出了许多宰相,与李唐联姻者也不少。

  窦建德麾下几乎没有河东世家的人。民间百姓纪念他,但世家对他冷眼相待。

  那时社会的经济文化命脉都握在世家手中。初唐盛唐关中郡姓在朝堂占据绝对优势,河东郡是他们的大本营,他们不可能不惠及自己家乡。

  窦建德之死造成了唐初窦建德部下多次叛乱,但与盛唐时中原的混乱已经没有关系。

  安史之乱的原因很复杂,究其本质仍旧是王朝由盛转衰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土地兼并造成混乱让野心家找到机会”那一套陈词滥调,这里暂且不提。继续说世家。

  河东世家站位很及时,倒是山东世家在唐初没有慧眼识珠,登上李唐这条大船,所以在唐初政治地位较低。

  唐高宗夫妻俩打击的不是山东世家,而是试图抬起山东世家打压关陇贵族。重视科举只从表面上看,也是对诗书传家的山东、南方世家更有利。

  黑暗的五代十国拉着世家一同进地狱后,宋之后的科举才是对寒门更有利。

  安史之乱之后,唐朝关陇贵族遭到极大打击,山东世家通过科举迅速上位,唐朝中晚期宰相多出自山东世家。

  排一下宰相名单,就可以看出初唐盛唐的宰相多是出自关中郡姓,中唐晚唐的宰相多是出自山东郡姓。

  不过山东郡姓虽然依靠科举大量进入朝堂,但又厌恶科举这个非门荫的选拔人才方式。

  当山东郡姓的官僚彻底占领朝堂中枢之后,就多次希望废除科举,并歧视科举出身的官员。颇有一种自己过了河就要砍桥的美。

  李世民听着弟弟在心中碎碎念,眼珠子时不时地转一下,十分难受。

  好想和弟弟聊天。但是他的心灵感应不过关,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蹦得还特别累。若说五六个字,快和急行军的疲惫相提并论了。

  为什么要在我无法回答的时候碎碎念这么有趣的话啊!我想多听听那些世家的丑事!

  李渊分享完情报和现状时,李玄霸也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自己在心里的碎碎念。

  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不小心对二哥说了“唐高宗夫妻俩”。

  不过也无事,他没有把女帝的事说出来。

  如果这次嫂子没有英年早逝,太子又出生较晚,估计就是太子正常继位,或许便没有女帝的事了。

  不过也有可能女帝将来仍旧成为太子宫中妃嫔,或者干脆女帝和自己一样穿越到这个时代某个李唐后人身上。未来谁说得准?

  自己闭眼后的事,还是懒得折腾了。

  如果唐朝出现华夏第一位女帝,也挺有意思。

  不过女帝的父亲在李渊刚来太原时就带着家产投奔李渊,成为初唐建国的功臣之一。李玄霸来到太原后,却没有在唐国公府见到一个“武”姓的原豪商。

  他隐约猜到,或许是天命之子不共存原理,这位女帝原本的命运已经改变,要“错峰出行”了。

  李玄霸暗暗希望乐子大一点,如果武则天带着记忆穿越成某个李唐的公主就好玩了。

  因有孝道和外戚的助力,太后篡儿子的位置很容易,但公主继位,那就是地狱难度了。一般而言,就算皇帝没有儿子,就会过继宗室子弟,不会考虑公主。

  如果武则天带着记忆穿越,能打破这个“前所未有”吗?

  李玄霸欢乐地祈祷,如果女帝真的要穿越成公主,希望穿越到自己还没死的时候。

  如果对立下无字碑的武则天剧透后世对她褒贬不一的评价,重点剧透最坏的评价,一定和对着唐太宗剧透“唐太宗成为皇帝白月光的重要原因之一还有他死的时机刚刚好”一样有趣。

  历史营销号乐子人可不是只想看唐太宗一人的乐子。

  “阿玄,都结束了,你还发什么呆?”李世民拉着多次试图撞墙撞树的李玄霸“脱离险境”。

  李玄霸条件反射回答:“我在想如果我养的营销号能被历代明君看到,我指着他们鼻子骂,他们隔着时空对我无能狂怒,真是太有趣了。”

  李世民不知道什么是“营销号”,但当了李玄霸这么多年的双生哥哥,一些词听不懂,他也能明白李玄霸话中大概意思。

  李世民道:“如果你骂的是真事,如果你骂的人也真的都是明君,我想可能他们不会愤怒,反而会视你为良师益友。”

  李玄霸打趣道:“是那种不用担心自己怒气上头砍了后追悔莫及的良师益友?”

  李世民大笑道:“对,就是那种。”

  兄弟二人肩膀把着肩膀,为不可能发生的乐子一起大笑,并谋划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要对先代有为君主剧透些什么。

  “肯定要对秦始皇说他二世而亡对吧?”

  “那是肯定的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笑声传老远,书房里愁眉不展的李渊都听到了。

  他揉了揉眉头,失笑道:“年轻人的心态真好,出门时他们还愁着,现在就笑得如此开心了。”

  儿子的笑声感染了李渊,他抛去了心头的阴霾,继续仔细梳理情报,思索要如何在河东破局。

  如果破不了局,至少要把山西牢牢地掌控住。

  ……

  李渊给李世民、李玄霸安排任务之后,李玄霸就要启程去河东郡了。

  时间紧迫,李渊不能把李世民和李玄霸留太久,河右之地需要他们镇守。

  所以李渊急急忙忙拉着李世民出征,把山西周围比较顽固的势力扫灭;李玄霸也迅速和李建成南下河东郡,争取能获得河东郡姓的支持。

  李玄霸争取到河东世家支持是极有可能的。

  薛道衡出身河东薛氏,裴世矩出身河东裴氏。两人教导过李玄霸,所以河东薛氏和河东裴氏会把李玄霸当做是“自家人”——世家之间建立关系,除了姻亲故吏就是师徒了。

  从李世民和李玄霸成亲时,河东薛氏和河东裴氏都派出了家族中掌握话语权的子弟赴宴,就可以看出他们对李世民和李玄霸的亲近。

  虽然李建成是李世民、李玄霸的兄长,但唐国公在河东世家眼中是“非世家”,所以他们的关系是只对单人,不对家族。李建成享受不到李世民、李玄霸和薛道衡、裴世矩这层师徒关系带来的便利。

  宇文珠刚收拾好屋里,又打包行李与李玄霸一同南下。

  路上,李玄霸对宇文珠道:“这次去河东郡的破局点可能不是我,而是在珠娘。”

  宇文珠立刻会意:“三郎的意思是,让我从女眷入手?”

  李玄霸道:“对。世家与勋贵一样,就算再有权有势,但世间女子为医师者甚少,医术高超者更是罕见。珠娘已经在大兴和洛阳扬名,我想世家女眷肯定早就念着珠娘来了。”

  宇文珠有点担忧道:“我能做到吗?”

  李玄霸道:“不需要多做什么,只要治好她们,和她们建立良好关系就行。我们又不求着他们什么。”

  李玄霸笑了笑,道:“夫人大可倨傲些。相信我,将来是他们求我们,不是我们求他们。我现在与他们交好,只是让他们提前成为我们的助力。如果他们眼瞎,那将是他们自己的损失。”

  宇文珠心中忐忑减弱不少:“好,那我就争取让河东世家多欠我一点人情!”

  李玄霸道:“对,就是这个气势。”

  宇文珠深呼吸。这是她嫁给郎君后的初战,一定要旗开得胜!

  李玄霸看着宇文珠给自己打气的模样,有点想笑,又怕宇文珠误会,很艰难地忍住。

  与宇文珠和二嫂近距离相处后,他发现宇文珠和二嫂脾性有一点很相似——倔强。

  如果用后世中二一点的说法,就是“我XX一生不弱于人”,颇具竞争精神,希望在自己能做到的事上做到最好。

  小到与女眷拼酒,大到自己的事业,她们都斗志满满,全力以赴。

  二嫂的性格较为外显。自家珠娘则将这种性格隐藏在心底,可能她自己都没发现。

  但珠娘的行为却更为激进。

  别说谁家女子,就是已经成名的医师,也很少有亲手解剖死尸的。

  真不知道孙医师教了珠娘什么。他是真的倾囊相授啊。

  说来孙医师跑哪去了?怎么自己的婚礼都不参加?

  李玄霸问道:“孙医师可还在大兴?”

  “怎么说到老师了?”宇文珠道,“他不在,云游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李玄霸装作恶狠狠道:“他居然不来参加我俩的婚礼。下次逮住他,我一定要狠狠骂他一顿,把他积攒的好药材都敲诈走!”

  宇文珠“扑哧”笑道:“好,我帮你。我也生气老师不来参加我的婚礼。”

  李玄霸笑道:“一言为定。”

  宇文珠想起老师与她道别前,对李玄霸身体的担忧。

  她和李玄霸成亲后,两人都没有提李玄霸可能早逝的事。

  这件事从她与李玄霸谈婚论嫁时就开始讨论。在两人还未见面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定下了李玄霸早夭后宇文珠的路。

  李玄霸需要一个妻子抵挡其他家族的联姻。

  她需要一个能让她完成梦想,不约束她的地方。

  两者一拍即合。

  当李玄霸离世后,她仍旧会待在唐国公府。

  她会成为王妃,会打着为李玄霸守寡的名义用着李玄霸留下的资源,继续完成她的梦想。

  两人有了感情之后,这件事就变成宇文珠会在李玄霸去世后替李玄霸照顾家人,替李玄霸继续看着这个一定会走向盛世的世界。

  她要替李玄霸看看未来的大唐。

  但这些谋划和讨论,在他们成亲时戛然而止。

  该讨论的内容已经结束,现在他们只想以白头携手为前提,享受相处的每一个瞬间。

  扫兴的话不会说,扫兴的事不要想。

  现在、明天、后天,每一天都应该是开心的,雀跃的,值得期盼的。

  宇文珠收起心中的惆怅,笑道:“我还是有点担心去了河东世家家中胆怯。三郎,你再和我多说说世家的事。我听闻你曾被荥阳郑氏为难,世家人是不是很不好相处?”

  李玄霸道:“荥阳郑氏平常也不会故意倨傲,我和二哥那次被折腾,是因为我们要去求亲。一旦我们需要求着别人,那么被人折辱也无话可说了。”

  宇文珠摇头:“求亲是两家的喜事,被人折辱是结亲还是结仇?我看那荥阳郑氏的家风也不过如此。”

  李玄霸道:“世家家风都差不多,他们只是吃着祖上的余荫,所以你不必高看他们。”

  他细细梳理起河东郡姓的来历和现状,比如河东薛氏是河东的外来者,比如河东裴氏和柳氏曾经南渡。

  宇文珠听着李玄霸梳理的事,脑海中关于河东世家的印象越来越清楚,心中也越来越安稳。

  只要揭开了世家这层由祖上余荫带来的神秘面纱,其实也就不过如此。

  宇文珠饱读诗书,见多识广,她坚信自己一定能获胜。

  打气,再次打气!能赢!

  李玄霸见宇文珠都悄悄握拳了,脸朝向窗外,假装呼吸新鲜空气。

  真可爱,扑哧。

  宇文珠没有看到李玄霸捂着嘴笑,继续低着头努力给自己打气。

  ……

  正如李渊所料,李玄霸一到河东郡,所受到的欢迎程度远不是李建成能比的。

  李玄霸刚到城门口,河东薛氏、河东裴氏留守在家的最有才华的子弟就拉着河东柳氏子弟一起,在城门口迎接李玄霸。

  薛氏和裴氏的子弟将柳氏子弟介绍给李玄霸,陪同李玄霸来到李建成家,并给他介绍城中闲置的宅子,说要喝乔迁酒。

  李玄霸什么都没有展示,河东三姓世家子弟就对李玄霸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一副恨不得立刻拉李玄霸喝酒的模样。

  李玄霸苦笑:“我想老师肯定给家中写过信,提过我真的不能喝,让你们别拉着我喝酒。”

  薛氏和裴氏的子弟对视一眼,皆笑:“确实叮嘱了,但我们不信啊。”

  李玄霸挽起袖子:“行吧,我来给你们表演个三杯倒。”

  两家子弟拉着李玄霸道:“来来来,我来看你是不是真的三杯倒。”

  柳氏子弟在后面抿嘴笑,吩咐人去拿酒。

  他对宇文珠拱手道:“薛兄和裴兄性格疏朗,但粗中有细,不会真的灌醉李三郎,嫂嫂不必担心。”

  宇文珠微笑道:“我不担心,你们玩去,我给你们熬药。”

  她真的不担心,因为李玄霸真的三杯倒。

  李玄霸还未梳洗,刚下马车就被薛氏、裴氏、柳氏子弟拉去接风洗尘,而这三家子弟打着“为长辈的弟子接风洗尘”的名号,愣是把李建成给排挤出去了。

  李建成心里愤怒,面上还要露出一副好兄长的表情,别提多难受。

  李元吉见状,若有所思。

  他有点不明白,以李玄霸的阴险狡诈,不可能看不出兄长的心情。如果李玄霸开口让兄长一起去,河东三姓子弟可能会顺势将兄长纳入其中。

  为何李玄霸什么都不说?

  李元吉隐约抓住了什么,心中有点兴奋。

  李玄霸被人拉去喝酒时,宇文珠留在家中整理行李。

  李建成派人来帮忙,李元吉也做出一副好弟弟模样,和李智云一起指挥下人。

  他正百无聊赖地胡乱指挥时,发现李智云不见了。

  李元吉便借口寻找李智云,随意找了处地方躲懒。

  “你要乖乖的,别担心,我们很快就把你送去张掖。”

  李智云的声音从墙那头响起。

  李元吉悄悄从墙角探出头,看到李智云对一个书童打扮的人道。

  他心头一惊,想到什么,猛地一退,弄出了点动静。

  李智云立刻警觉:“谁?”

  李元吉转身就跑。

  李智云等了一会儿,慢悠悠对罗士信道:“去看看。”

  罗士信走过去,回头道:“已经走了。”

  李智云拍了拍一脸傻相的书童一下:“记得该怎么演吗?”

  书童点头。

  李智云让书童回去换回丫鬟的衣服。

  他对罗士信道:“三兄计谋这么粗糙,真的能行?他稍稍打探一下,就知道太子殿下没有儿子吧?”

  罗士信道:“三郎君说,成与不成都没关系,只是一手闲棋。再者,正因为是‘私生子’,太子殿下才能将其送走。”

  李智云点头:“很有道理。”

  他摸了摸下巴,和罗士信一起往回走:“不知道李元吉会不会真的去告密。如果他真的去告密了,我和二兄三兄就再也不用担心他将来背刺我们。”

  罗士信没回答。他总觉得有点心慌,一定是错觉。

  三郎君算无遗策,应该做好了所有最坏的打算。他杞人忧天了。

  “哇!”罗士信突然激动大叫。

  李智云吓了一跳:“你鬼叫什么?”

  罗士信得意道:“我刚胡思乱想时,居然用了‘杞人忧天’这个典故!”

  李智云疑惑:“这又如何?”

  罗士信道:“说明我书读得多!”

  李智云:“……”自己这个好友有时候好憨啊。

  果然两杯就开始晃悠的李玄霸被新结识的世家子弟灌了醒酒药,世家子弟喝酒他喝水,一直玩到半夜,撑得半死才回家。

  刚回家,就看见李智云扑过来,笑着说“成了”。

  李玄霸揉着全是水的肚子,有气无力道:“这件事之后就别管了,当做没发生过。”

  李智云道:“啊?就没有后续了吗?”他刚准备大展拳脚呢!

  李玄霸道:“现在给他心中植入一颗怀疑的种子就行了。接下来顺应局势变化,再做打算。”

  李智云蔫哒哒道:“好吧。”唉,他还以为这次终于能把李元吉一拳打飞到自己永远也看不到的地方。

  送走李智云后,李玄霸和宇文珠道了声平安,回到书房梳理自己从接风宴席上获得的最新情报。

  杨玄感还没死,杨广居然仍旧要征高丽,实在是难以揣摩杨广在想什么。

  薛氏、裴氏、柳氏族中有伴随杨广出征者,他们的消息比李渊还更灵敏些。

  据从酒宴上打探出的消息来看,杨广将中原大乱的过错推到了高丽不肯投降,降低了他的威信上。他坚信只要能让高丽投降,逆贼就会重新惧怕和臣服他。

  真是荒唐啊。

  杨广在出征前,也对镇压逆贼作出了指示。

  他仍旧说出了历史中很著名,但网络上不出名的那句话,“益知天下人不欲多,多即相聚为盗耳”。

  李玄霸按住额头,嘴角噙着讥笑:“真不愧是隋炀帝。”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76w营养液、77w营养液欠账+2,目前欠账2.5章。

  碎碎念:

  1、

  山东五姓七望在初唐盛唐被压制得极狠,中晚唐时才再度崛起。

  然后五代十国一波送走,好死。

  2、

  从开文起就一直有人问武皇。这次解释一下吧,正文无武皇,有一个武皇番外,但不建议武皇粉看,因为李三强他不仅仅对二哥是个小黑子乐子人。

  3、

  杨广原话是,“玄感一呼而从者十万,益知天下人不欲多,多即相聚为盗耳。不尽加诛,无以惩后。”《资治通鉴》和《北史》都有记载。

  按照杨广的指示,不仅杨玄感之事牵连甚广,全部从重惩罚。当时杨玄感开仓放粮时领了救济粮的百姓都被悉数捕杀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