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亨君子性高洁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柳亨君子性高洁
字体:      护眼 关灯

柳亨君子性高洁

  六月,天气最炎热的时候,李玄霸暂住的小院迎来了柳家和裴家的人。

  柳家来的是原王屋县令柳亨。

  柳亨所在的王屋县面临瓦岗寨义军的威胁,家中人一直希望他离开危险的地方。只是柳亨心中有抱负,不肯离开。

  现在柳氏缺人,拿着“你不来,我们河东柳氏就要被河东薛氏压一头”。身为世家子弟,柳亨只能无奈将自己的抱负放在后面,为家族的利益自我牺牲。

  如果柳亨坚决不来,柳家也不会真的去绑人,而是会让与柳亨的侄子柳奭代替他。柳奭只比柳亨小几岁,学识不错,也算得上世家子弟中的翘楚。

  当柳亨不情不愿地到来后,看见裴家的来人,心头一凛,惊出一身冷汗。

  裴氏的来人居然是光禄大夫裴仁基之子,裴行俨。

  裴仁基原为虎贲郎将,在杨广征讨吐谷浑之战中立下战功,之后连连升迁,是杨广较为信任的一员猛将。

  虎父无犬子,裴行俨少年时就有“万人敌”的名声,听说去了镇压民乱的张须陀麾下效力。

  裴氏究竟有多看好唐国公府,居然把裴行俨都叫了回来?

  柳亨立刻收起轻视心。

  还好自己回来了。

  柳奭的本事在世家子弟中算得上出色,但比起裴行俨和“河东三凤”就不够看了。

  李玄霸拿着新炒的散茶,为新来的朋友沏茶。

  幽幽茶香飘起,李玄霸悄悄打量到来的两人。

  裴行俨虽是一员猛将,但现在做文士打扮,谈吐仿若寻常儒士,很是文雅。

  谁也不知道这儒士撸起袖子拿起长矛就是出了名的“万人敌”。

  咦,似乎这样才符合真正儒士的模样?

  至于柳亨,李玄霸看出他复杂的心情。

  这人估计在心中暗骂河东薛氏“恶意抬价”,不愧是外来蛮夷。

  河东薛氏在关陇世家中是一个异类。

  他们与李玄霸父母的“李氏”“窦氏”两个家族一样,是披着汉族世家皮的前“蛮夷”。只是他们批皮时间比这两家早,所以在南北朝时跻身汉族大世家的行列。

  薛氏原本是蜀地少数民族豪强,蜀灭后期迁居河东,成为河东当地豪强。

  魏晋乱世时,河东本地大世家柳氏、裴氏都与其他北方士族一样南下,只留下小猫三两只守家。薛氏就这样偷了他们三分之一的家,一跃成为北朝承认的汉族大世家。

  待隋朝建立,追随南朝的河东柳氏、河东裴氏回来时,他们从魏晋的顶尖大世家,变成与薛氏并列的“关中郡姓”了。

  捋顺这个历史渊源,就算李玄霸没有薛道衡这个老师,也会把河东薛氏作为收服河东世家的入手点。

  比起河东柳氏和河东裴氏以诗书传家的典型汉族世家特点,河东薛氏身上遗留了豪强特色——建坞堡、出猛将、处事残忍霸道。

  无论是原本历史中将要和李唐争夺天下的西秦霸王薛举,还是之后留下“三箭定江山”美名的唐朝猛将薛仁贵,祖籍都是河东薛氏。

  不过这一代河东裴氏出了一家异类——裴仁基和裴行俨父子,把薛家重武德名声压了一头。

  这家父子都是有会带兵、能冲杀的猛将。

  原本历史中,他们先投李密,又被王世充俘虏,被王世充重用。后来他们想刺杀王世充,复立皇泰主杨侗为皇帝,事情败露,被夷三族。

  不过乱世中的夷三族都有水分,裴仁基留下了一个遗腹子裴行俭。

  裴行俭就比这对父子名声大多了,曾经受苏定方教导,是唐朝有名的军事家。

  就算裴行俭没有见过自己的父兄,一门仍旧三虎将,真是了不得。

  对了,苏定方跑哪去了?不会还是投奔了窦建德,然后延续一辈子站错队的悲惨经历吧?

  李玄霸一边走神,一边为两位新朋友和薛元敬这个半新不旧的朋友斟好茶。

  薛元敬吹了一口浮起的茶叶,抿了一口茶水,动作十分高雅:“大德斟茶的本事趋近于道,可谓是茶道了。”

  裴行俨和柳亨观察了李玄霸和薛元敬喝茶的动作,拿起李玄霸特别定做的茶盏品茶。

  他们动作行云流水,丝毫看不出生疏。

  裴行俨微笑道:“我从未喝过如此清冽的茶水。若说寻常茶水如宴会上载歌载舞,李三郎的茶水就是三俩文人雅士在竹林间弹琴吟诗。”

  柳亨道:“早知李秀才自幼喜爱搜寻古籍,复原汉时古方,这品茶的方式莫非也是从古籍上看得?”

  薛、裴、柳三人的视线在空中短暂交汇,又即刻收回。

  李玄霸捋了捋宽大的衣袖,将茶壶放好,心里一瞬间就琢磨出了三人话中之话。

  薛元敬是展示他先认识自己,与自己品过很多次茶;裴行俨是直言夸奖,来博得自己的好感,并表示他懂自己的追求;柳亨则提起自己幼时搜寻古方的事,表明他早就关注自己,比裴行俨更懂自己。

  李玄霸的手在袖子中握拳,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才没让自己笑出来。

  为什么二哥不在这里,他快憋笑憋疯了!世家子弟话中有话的模样真是太好玩了!

  李玄霸对薛元敬道:“怎么,我早几年就送了薛伯褒许多茶叶,他没送给你吗?我记得他每次索要茶叶的时候都毫不客气,说家中人多,要拿去送礼。”

  薛元敬脸色一沉:“我从来没有收到过叔父的茶叶!”

  李玄霸叹气道:“这混蛋……等他回来,非揍他一顿。”

  薛元敬连连点头:“一起!”可恶啊!居然还有这种事!叔父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朋友!我们“河东三凤”的羁绊就这么脆弱吗!你是不是早就想单飞了!

  李玄霸又对裴行俨道:“裴兄,你可认识罗士信?”

  裴行俨惊讶道:“你知道罗士信在哪?这小孩骗张将军说回家,但张将军路过他家时想探望他,发现他根本没回家!”

  李玄霸失笑:“我就说罗士信那么厉害的少年郎,肯定在军中也较为出名。他孤身行走几千里,来张掖投奔我二哥。他说二哥也是少年将军,一定不会因他的年龄小瞧他。二哥便让他领一支兵去草原上随意发挥。他初次领兵就灭了一个东突厥小部落,真是厉害。”

  裴行俨深吸一口气:“什么?罗士信投奔李郎将了?”

  李玄霸道:“我和二哥押着他读书,他现在和我家五弟李智云是好友,同吃同住同读书……嗯,一同扯对方后腿,避免对方偷懒。现在他们都来了河东郡,之后我叫上他们一同用饭可好?”

  裴行俨朗声笑道,懒得隐藏自己的本性了:“当然好。我这次来河东郡,有一员猛将也随我同来,想要让我帮忙引荐。那人叫秦琼,正好是罗士信的好友。如果三郎不介意,我也把他叫来?”

  李玄霸道:“当然不介意。士信提起过秦琼,说他回来会想办法把好友骗过来。你说这孩子说什么傻话,什么叫做骗?在我二哥麾下为将叫骗?是不是看不起我二哥的战绩?”

  裴行俨笑得差点把茶水撒了:“谁敢看不起李二郎的战绩?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此次我父亲逼着我来,我只想和李二郎共事,可别把我放到他处。特别是别让我当文吏,我受不了这个。”

  李玄霸笑道:“我看裴兄是在我这,是一日都待不下去了。先休息几日,之后我让士信带裴兄和秦琼去找我二哥。我这里是留不下你们两尊大佛。”

  裴行俨拱手:“我可不是看不起你,只是现在你这里没仗打,我手痒。而且我也想和有‘举世无双’之名的李世民李二郎比一比。”

  李玄霸咋舌:“怎么?二哥的诨号又推陈出新了?”

  裴行俨笑得直不起腰:“什么推陈出新,只是太多了。”

  李玄霸笑道:“看来我的诨号也有新的,之后听裴兄慢慢提。”

  李玄霸看向瞠目结舌的柳亨。

  他叹气道:“柳兄可有婚配?”

  柳亨:“啊?”

  他满头雾水。

  李玄霸对薛元敬和裴行俨是拉近乎,怎么对自己拐弯拐这么大?

  李玄霸道:“这个……唉,其实是我父亲的一项爱好。我父亲有一点,嗯,特别在意他人的外貌。我五姊夫赵慈景,柳兄不知道听说过没有?”

  柳亨皱眉:“略闻其名。”

  李玄霸道:“五姊夫容貌俊美,父亲一见倾心,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便握着他的双手问他是否婚配。”

  薛元敬和裴行俨品出味来。他们立刻十分直白不礼貌地仔细打量柳亨。

  柳亨:“……”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薛元敬酸溜溜道:“柳兄真是美姿容啊。”

  裴行俨摸了摸自己脸上刚修理的胡茬:“输了输了。”

  柳亨苦笑:“别笑话柳某。”

  李玄霸诚恳道:“柳兄,你看我这表情像是在开玩笑吗?”

  他举着史书发誓,真的没拿柳亨开玩笑!

  柳亨本来应该被瓦岗寨俘虏,后来随李密投唐后,李渊一见柳亨,就和见到了自己的五女婿赵慈景一样,立刻将自己的外孙女窦氏嫁给了他。

  李渊称帝后,嫁女儿都是笼络勋贵,名额十分宝贵。

  柳亨虽是河东柳氏,但河东柳氏在李渊麾下已经有很多人,柳亨无论出身还是当时展现出的才华,都不够让李渊亲自过问婚姻。

  但无奈,柳亨实在是太帅了。所以李渊琢磨来琢磨去,把外孙女嫁了过去。

  李玄霸认为自家父亲看人才的本事可能不太行,然看人脸的本事真是太行了。

  唐高祖李渊认证的“姿貌魁异”,那是真的帅。

  赵慈景虽是剑眉星目,类型上也可归类于花样美男,柳亨就是那种更具有阳刚之气的帅。用武侠小说里的形容词,就是有刀刻斧凿的五官,和魁梧挺拔的身材,再加上一身正气,简直妥妥的正道大侠。

  被李玄霸一顿夸之后,柳亨和喝醉了酒似的,脸颊飞出两沫绯红。

  薛元敬和裴行俨纷纷打趣。

  “我满腹诗书,只能和柳兄比气质了吗?”

  “难道柳兄没有满腹诗书吗?还好柳兄应该在马上打不过我,我还能在战场上无敌。薛兄弟,你是彻底输了。”

  “我现在还年少,等我长大后,说不准比柳兄容貌姿态更出众!”

  “这个是天生的,放弃吧。”

  薛元敬和裴行俨一改刚才拘谨的模样,肆无忌惮地打趣柳亨。

  一个披着世家皮的豪强子弟,一个披着儒士皮的猛将,他们刚表现出来的模样本就不是自己的本性。

  现在两人决定把真正的清高正人君子柳亨拉下水。

  柳亨看着三人脸上的笑意,冷哼了一声,懒洋洋道:“怎么?李三你还有姊妹能嫁给我?”

  李玄霸摊手:“没了。不过我还有侄女。”

  柳亨笑骂道:“你侄女现在才多大?”

  李玄霸道:“再等个五六年就能出嫁了,你可以先等着。”

  柳亨嫌弃:“滚!”

  李玄霸笑道:“那你可要早些找妻子了,别这么挑剔,现在都还成家。等个五六年后,我父亲绝对会把外孙女嫁给你,然后你就矮我一辈,该叫我叔叔了。”

  柳亨无语道:“他要嫁,我就得娶吗?”

  李玄霸道:“几年后,说不准是呢?”

  柳亨神情一敛。

  薛元敬和裴行俨也收起了笑容。

  薛元敬慢吞吞道:“大德,别胡说。”

  李玄霸再次给几人斟茶:“我说什么了吗?”

  裴行俨叹气:“什么都没说。来,喝茶。”

  他将茶一饮而尽,叹息道:“还是这样喝解渴。”

  薛元敬冷哼:“牛嚼牡丹。”

  裴行俨笑道:“如果我家种了牡丹,我就爱喂给牛,然后吃有牡丹花香的牛肉。”

  李玄霸道:“到时请邀请我一起吃。”

  裴行俨感慨道:“三郎,你真是我同道中人。我越来越期盼与李二郎见面的那一日。”

  李玄霸笑道:“你可以随意期待,我二哥都会超出你的期待。”

  薛元敬道:“你这么说,我也要会会他了。”

  李玄霸道:“我真的很好奇,子诚,伯褒究竟对你说了我和二哥多少事?你不是与伯褒很亲近吗?”

  薛元敬苦着脸道:“他真的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说!可恶啊!等他回来……”

  薛元敬也忍不下去了,将茶水也一饮而尽,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李玄霸摸摸下巴。该不会是因为自己和薛收开玩笑,说将来薛收早逝,薛元敬替补了薛收原本在二哥集团的位置,所以薛收这个小气鬼就防着侄儿了吧?

  至于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伯褒不是这样的人。

  应该不是,嗯。

  李玄霸对柳亨道:“我见到柳兄姿貌太过惊讶,刚刚多有冒犯,请柳兄恕罪。”

  柳亨叹气:“你夸我,我怎么会觉得冒犯?李三啊李三,你平时都是这么与人相处?可一点都不像个世家勋贵啊。”

  李玄霸道:“可能在边塞待久了,有点忘记世家勋贵该是什么模样了。”

  裴行俨赞同:“可不是?我在军中待久了也一样。唉,真不自在,你们什么时候回张掖?我一同去。讨民贼真没有意思,打他们的时候我总有种我理亏的感觉。还是打突厥和吐谷浑舒坦。”

  李玄霸道:“明年开春就会回去。不过我建议裴兄提前离开,不然父亲肯定会留下你。裴兄的身份可不只是猛将。”

  裴行俨没好气道:“我上头还有个当大官的父亲,是吗?啧,烦死了,在张将军军中也是这样。”

  李玄霸笑道:“等裴兄到了张掖,没有人在乎你的出身的时候,可别抱怨。二哥麾下的猛将还是挺多的。”

  裴行俨笑得露出牙齿:“那才有趣。”

  李玄霸对柳亨道:“柳兄可先去父亲麾下,以后是跟着父亲还是大兄,或是随我和二兄去张掖,可以随意选择。不过张掖十分艰苦,而且文吏已经有主管者了。柳兄若去张掖,不知道能不能忍受位居他人之下。”

  柳亨皱眉:“是谁?”

  李玄霸道:“房乔房玄龄,杜如晦杜克明。”

  李玄霸本来想加上长孙无忌,想起现在长孙无忌好像干的是武将的活。

  薛元敬道:“不是还有你吗?”

  李玄霸苦笑:“我是一块砖石,哪里缺人手我就去哪里。哦,对了,还有个人虽然迟迟不出现,但一出现肯定会位列二哥麾下文吏前列。”

  薛元敬沉着脸道:“是我叔叔薛收吗?”

  李玄霸委婉道:“直呼姓名是不是不太好?”

  柳亨喝完茶,转了转茶盖,轻笑道:“你们还真是很早就准备了。是唐国公的意思,还是你们兄弟二人的意思?”

  李玄霸道:“这个柳兄可以自己猜。”

  柳亨道:“待我去唐国公和唐国公世子那里看看再说吧。你们这里人太多太挤了。”

  薛元敬劝说道:“人多才说明二郎三郎的本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庸人和庸人聚在一起,有才能的人和有才能的人聚在一起。二郎三郎身边已经有这么多人才,还不能证明他们的本事吗?”

  柳亨道:“若他们已经是唐国公,甚至已经弱冠,我都不会挑了。但他们只是李二郎李三郎啊。凭我本心,我肯定想与志同道合的人共处。只是我是代表河东柳氏,只能谨慎了。”

  他说完,捏了捏鼻间。

  柳亨没想到自己会对刚认识的人直抒胸臆,但话已经说了,他就不再隐瞒。

  “就算同投效唐国公,也需要争夺个好位置。薛公是你们的老师,裴公也对你们有授业之恩,只有我们河东柳氏与你二人十分陌生。”柳亨叹气,“如果河东柳氏投效你二人,我们就先天落后人一步。我倒是无所谓,家族肯定不愿意。”

  李玄霸道:“那就跟随我父亲吧。这样我们将来不会是敌人。我想河东柳氏不会愿意与我和二哥为敌。”

  柳亨愣住。

  薛元敬扶额:“李大德!你这话听着好像……”

  裴行俨小声道:“完全没把你大兄放在眼里。”

  李玄霸端起茶喝了一口,神情淡然:“他为嫡长,又比我和二哥大九岁。我和二哥还是垂髫,他便已经弱冠。看看现在的他和现在的我与二哥,放在眼里?”

  柳亨、薛元敬、裴行俨三人同时叹气苦笑。

  李玄霸道:“柳兄能对我直抒胸臆,我也就投桃报李。柳兄,河东柳氏稳稳站在父亲那一边即可,可千万别去我大兄那一边。虽然二兄心胸宽广,将来你们有才华,仍旧会重用你们。但二哥身边人才济济,一步落后就是步步落后啊。”

  柳亨沉声道:“我知道了。”

  李玄霸重新展露笑容:“沉重的事就说到这,我想小五已经准备好烤羊烤牛了。我们一同去尝尝张掖那边的味道。裴兄,把秦琼也叫上吧。”

  裴行俨笑道:“好。他就混在我的护卫里,不用特意去叫。看到那个人了吗?就是他。”

  李玄霸看向裴行俨护卫中装得很不起眼的武将,笑道:“士信一定会特别欢喜。”

  薛元敬和裴行俨的步履都很勤快。柳亨的步伐有点沉重。

  一步慢,步步慢。

  唉。

  柳亨不由有点抱怨长辈们。你们老是叮嘱我们这群晚辈要继承和发扬河东柳氏,但你们自己怎么不努力一下?

  看看人家河东薛氏和河东裴氏的长辈,早早地与唐国公府交好不说,还预定了唐国公府最优秀的两位子嗣。

  柳亨虽然仍旧会按照原定计划去接触李建成,但他现在已经猜到了自己一定会很失望。

  如李三郎所说,李建成占了嫡长的位置,还比李二郎李三郎年长足足九岁。现在李二郎李三郎已经闻名天下,李建成却籍籍无名,明明是荥阳郑氏的女婿,居然连河东世家的圈子都打不进去,还要等李玄霸从张掖回来帮忙。

  这样的人,纵然有一点点才华,但比起自己,肯定是平庸无能的。

  自己一身才华横溢,难道要在庸人手下效力?

  柳亨心中越想越烦躁。

  “三兄!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偷吃啦!”

  李智云的声音把柳亨从郁闷中唤醒。

  他抬起头,看见一个带着明媚笑容的少年郎朝着李玄霸扑去,被李玄霸亲昵地接住。

  柳亨脑子里“轰”的一声,福至心灵,豁然开朗!

  他想到破局的办法了!

  以李五郎的年龄,应该还未订亲吧?

  大热天的,李智云突然脊背发凉,鼻头一痒,打了大大的喷嚏。

  李玄霸担忧道:“受凉了?我就让你别光着膀子在家里乱逛。”

  李智云撒娇:“停停停,三兄你好啰嗦,娘娘和阿姨都没有你啰嗦。”

  李玄霸掐了一下李智云的脸:“别顽皮了,快打招呼,我为你介绍。”

  李智云整了整衣服,笑道:“好!……啊?”

  柳亨握住了李智云的双手,眼睛放光:“李三,这是你的弟弟?真是一表人才,谈吐非凡!”

  李玄霸:“啊,是……”

  小五“一表人才”确实算得上,长相很不错,但他刚才的谈吐哪里非凡了?是说自己比母亲和万阿姨还啰嗦这个谈吐很非凡?!

  柳亨微笑:“我有个侄女还未婚配,与李五郎年龄仿佛。”

  虽然家中有意让侄女与太原王氏联姻,但现在的太原王氏就剩下一个门第。既然家中想要投效唐国公,怎么能不联姻呢?

  李五郎不就正合适!

  李智云瞠目结舌:“什么?我?”

  李玄霸若有所思。

  很快,李玄霸笑道:“正好,小五见我和二哥成亲,一直嚷嚷他的未婚妻在哪里。现在他能如愿以偿了。”

  薛元敬和裴行俨憋不住鄙视的眼神。

  他们还以为柳亨是个清高君子,结果……你要脸吗!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78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2章。、

  碎碎念:

  薛收死后,补位十八学士的是刘孝孙。薛元敬本就在其列,是三强故意笑话薛收。

  不过薛元敬比薛收还是差一些。薛收是有宰相之才,多次献策。薛元敬长于文学,掌军府书檄和朝廷诰令。

  这人也早夭,虽然史书中生卒年不详,但是卒于“太子舍人”任上。李世民就当了不到一年太子。所以推测是薛收去世两年后,玄武门政变那年去世。

  2、柳亨

  文中说得差不多了,长得帅,被李渊一眼相中当孙女婿。

  他喜欢狩猎。常因狩猎被劝谏的唐太宗,劝他少和宾客狩猎,他就改了。

  呃,那李二凤你自己呢???双标,嫌弃.jpg。

  3、裴行俨

  一家子猛将,真的是一家子猛将啊。他弟弟裴行俭超有名的。将帅真的是吃天赋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