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讨赏不寒碜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赚钱讨赏不寒碜
字体:      护眼 关灯

赚钱讨赏不寒碜

  李玄霸曾“说漏嘴”一次。

  李世民特意去翻了谥号,吓得多吃了一张饼,撑得躺榻上直哼哼,让弟弟帮他揉肚子。

  那之后,李世民就像是失忆了似的,从未和李玄霸提起过这件事,只是悄悄地将祖母和母亲给的零花钱藏好,读书习武也更勤奋了。

  李世民完全没有怀疑李玄霸的“预言”。

  汉武帝时,谶语附会儒学,借由经义行预言占卜之事。光武帝时,“谶纬之学”达到了最高峰,世人无不相信。

  经历了魏晋南北朝,“谶纬之学”被兵锋碾碎,迷信的人不多了,但上位者也会制造谶语为自己造势。

  乱世之中,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个会谶语的人为枭雄看相,年幼的李世民看完史书,傻傻地全信了这些人真的会预言。

  那么自家阿玄会谶语,很正常!

  除了李世民年幼,没到会怀疑与自己最亲近的双生弟弟的年纪,隋朝之前,长达三百六十年的乱世,也让现在所有人都没有想过隋朝会长久。

  从三国到西晋短暂的一统后,很快就到了东晋五胡十六国并立。一场混战后,又变成南北朝对峙格局。

  南朝有宋、齐、梁、陈四个朝代,北朝有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五个朝代。这期间许多时候各个朝代还并存,彼此征战不休。

  隋朝建立前长达一百多年南北朝时期,是华夏史上最混乱的时期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隋朝的统一就已经是奇迹。

  之前的大一统王朝只有秦汉,秦还二世而亡。所以隋朝从上到下,都还没有做好天下已经太平的心理准备。

  李世民早慧。他也被社会气氛影响。再加上弟弟的谶语,他猜到现在这安稳的生活不会长久。

  可他一个小孩又能做什么?只能让弟弟赶紧闭嘴,小心被史书里那些野心家捉走。

  李世民也不敢追问。

  书本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偶然泄露天机无事,但主动泄露天机就可能会有事。而且虽然他年纪还小,也不想听太多未来的事。这样让他有一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别扭感。

  李世民在家人面前大部分时候脾气和泥捏的似的,但他骨子里却藏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桀骜不驯。

  李玄霸闭上了嘴,李世民将秘密藏在了心底,连母亲都未告诉。

  这是只属于他们二人的秘密。

  两个小孩在心声交流的时候,杨广观察力很强,发现了两人在走神。

  他先是不悦,然后内心失笑着摇摇头。

  杨广为了当皇帝压抑自己太久,十几年的演员人生的后果就是他太关注外界的风吹草动,时常草木皆兵。

  再加上他快继位的时候突然差点功亏一篑,同母兄弟皆反,许多人污蔑他是弑父篡位者,让他太在意是否对他尊敬。

  但李世民和李玄霸只是两个六岁孩童。

  神童也是孩子。他们已经很努力地回答皇帝的问话,偶尔走神一下,不值得自己疑神疑鬼。

  虽然有些波折,但杨广还是顺利地坐上了皇帝的宝座,现在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他对没有威胁的人还是很宽和。

  见两个孩子已经频繁走神,像是有些累了,杨广让人给李玄霸和李世民赐座,还赏赐他们水果和蜜水,准许他们饿了渴了的时候,可以随意取用。

  “朕是你们表叔,大可自在些。”杨广温和道。

  李世民和李玄霸异口同声感激道:“谢陛下!”

  李玄霸:【腿都站麻了,腰都弯酸了,才让我们坐下,这可真自在。】

  李世民大着胆子问皇帝要了一个软垫,塞在了李玄霸的背后。

  杨广宽厚地让两个小孩喝了些蜜水润了润喉咙,才继续发问。

  他这次问的果然是唐国公府众多亲戚的事,着重问了独孤家。

  同族联系都很紧密,杨广没必要问唐国公府李氏族亲的事;窦夫人的娘家近亲只剩下年幼的外甥,虽然窦氏家族权势尚存,但杨广知道,近亲和族亲还是不同的。

  独孤家族因为独孤皇后的缘故在隋文帝时期得到重用,现在独孤老夫人成为独孤家族最年长的人,即使她是外嫁女,但按照鲜卑习俗的残余,独孤老夫人在独孤家族也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再者,杨广诛杀和囚禁的兄弟都是同母弟,即都是独孤皇后的儿子。他担心独孤家族会不会有怨言。

  李渊曾深受杨广的父皇母后喜爱,与隋文帝诸子都十分友善。杨广猜忌李渊会和独孤家族联合起来反对他。

  这些事李世民暂时还想不到,李玄霸也是现在被询问时才想到。

  但他想起母亲让他们背谱系,并且着重让他们背独孤家的谱系,并在皇帝询问的时候就立刻一字不漏地背诵。母亲是否已经猜到了杨广的心思?

  两个孩子仍旧按照之前的计划,非常呆板地你一言我一语把独孤家的谱系,和现在还活着的人所担任的官职背出来。

  背诵的时候,两人背着手摇头晃脑,眼睛微微眯起,就像是老夫子教导蒙童背《千字文》似的。

  杨广不由再次扶额失笑:“好了好了,朕知道你们的记忆力很厉害,不用背了。”

  李玄霸睁大眼,眼睛亮晶晶道:“陛下?不用背了吗?我和二哥提前背了所有和我们家有姻亲的大家族的族谱!”

  李世民也睁大了眼睛。

  他是被吓得睁大了眼睛。

  这这这……阿玄你怎么了?吃错了东西?!

  哦哦哦。李世民想了起来,弟弟提前和他说过,要装一装正常孩童的模样讨好皇帝。

  但这表情,这动作,这语气,怎么如此熟悉?

  李世民陷入沉思。

  他的沉思,在杨广看来,就是孩童背书背累了再次走神。

  这次杨广已经不在意两个孩子的走神。他对李玄霸的炫耀很得用,顺着李玄霸的话道:“好了,朕知道你二人聪慧了。赏!”

  美貌的宫女端来早就准备好的笔墨纸砚。

  李玄霸将大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连连感谢皇恩。

  李世民:“……”

  李玄霸:【哥,你愣着干什么?给我笑。】

  听着弟弟平静冷漠的心音,李世民陡然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阿玄没吃错东西QAQ。

  李玄霸学李世民,李世民就做自己,也将明亮的大眼睛笑成了弯月。

  杨广看着两个孩子连笑容和音调都极其相似,就像是看到了稀奇的玩具,更觉得有趣了。

  他对唐国公府的双生子神童本来只是看个稀奇。李世民和李玄霸博得了他的好感后,他再看二人,倒是真的带上了一些看有才华的晚辈的眼神。

  如果李渊是忠于他的,这两个聪慧的孩子正好留给太子。杨广心想。

  杨广和他的父皇杨坚一样,既猜忌亲戚,又只信任亲戚。

  比起外臣,还是亲戚更值得信任一些。

  杨坚晚年猜忌滥杀忠臣,只信任宗室和外戚,导致杨广继位时皇位差点不稳。

  杨广收拾了一批宗室和外戚,又走上了杨坚的老路,想培养忠于自己的亲戚取代外臣。

  李渊是他表兄,兄弟皆亡,其夫人也是孤女,杨广理智上知道若要培养亲戚,李渊是最适合成为他心腹重臣的人。可杨广又担心李渊成为第二个“杨坚”。

  纠结来纠结去,杨广心里矛盾无比。

  因着这矛盾,杨广才会连两个六岁的孩童都要试探一番。

  现在试探完之后,杨广又在反思,身为皇帝,居然从六岁孩童那里试探姨母和李渊是否对他忠诚,似乎有些过了。

  杨广反思后虽不会自我检讨,但会给对方甜头。

  他想了想,对身边宦官低语了几句,宦官退出去,再回来的时候,他手中多了一个装满了金子的托盘。

  杨广笑道:“刚才朕作为皇帝赏过了,这是朕身为长辈给你们的赏钱。”

  李玄霸甜甜道:“谢表叔!侄儿和哥哥正在和阿姊学经营铺子,自己赚钱花。有了表叔的赏钱,侄儿就能把铺子做强做大,赚很多钱给表叔买礼物!”

  李世民:“??!”

  旁边的弟弟仿佛鬼上身……啊不对,自己上身,李世民吓傻了。

  还有弟弟,你怎么直接称呼陛下表叔了?!

  李玄霸:【哥,你今天怎么老发愣?快谢恩。】

  李世民结结巴巴道:“谢,谢表……表陛下!小儿从未见过这么多金子!”

  杨广终于忍不住了,撑不住皇帝的形象,笑得肚子都痛了:“什么表陛下?叫表叔就好。李渊难道很穷吗?这么点金子都能让你看傻?”

  李玄霸抱怨道:“父亲可能不穷,但父亲对我和哥哥很吝啬。”

  李世民:“……”别模仿我了,哥哥看到小一号的自己,感到毛骨悚然了!

  “耶耶,耶耶不算吝啬。”李世民结结巴巴道,“对我们很好。”

  李玄霸偏头问道:“那哥哥你见过这么多金子吗?”

  李世民摇头。

  李玄霸道:“可表叔说父亲不穷,父亲却从没给我们看过金子!我所见过的金子只有祖母和母亲的首饰!”

  李世民迷糊了:“是这样吗?可能是耶耶节省?”

  李玄霸学着李世民迷糊:“原来是因为耶耶节省吗?”

  杨广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李渊他可不节省,或许是他的金子都用来买好马了。”

  李玄霸瞪大眼睛:“什么?父亲养好马了?他也从来没给我和哥哥骑过好马。我和哥哥摸都没摸过。表叔,父亲真的好吝啬啊。”

  果然。李玄霸心头一沉。

  在杨广不断试探他和二哥的时候,李玄霸就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虽然史书盖章杨广生性多疑,但这才大业元年,正是杨广最意气飞扬的时候。李渊还没有大业末年的权势,不过是个郑州刺史兼荥阳太守,杨广不应该对李渊有太多不满才是。

  李玄霸想起了一则关于母亲的“历史逸闻”。

  相传李渊在担任扶风太守的时候曾得到几匹骏马,母亲劝李渊送给隋炀帝,李渊舍不得。杨广因此对李渊不满。后来李渊回过劲了,多次向杨广赠送猎鹰骏马,才拜得大将军。李渊那时才感慨已经去世的妻子是对的。

  李渊喜爱收集骏马,肯定不是从担任扶风太守才开始;杨广对李渊的不满猜忌,肯定也不仅仅是眼馋扶风的这几匹骏马。

  矛盾原来早就埋下。

  李世民:“……”这个表情又是学自己,这就是阿玄所说的学人精吗?

  阿玄,你是个“学哥精”!

  被李玄霸惊吓了几次后,心大的李世民开始习惯,也卖力地配合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为何阿玄突然说耶耶吝啬,昨天阿玄可没提过这件事。但出于对弟弟的信任,李世民仍旧毫不犹豫地与弟弟一唱一和。

  “真的吗?不会吧?耶耶真的对我们很好。虽然我确实没有摸过好马。”李世民迟疑道,“是不是耶耶还没有买到好马?所以才不给我们摸。”

  李玄霸也露出了迟疑的神色:“原来是父亲还没买到好马啊。”

  杨广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他可不是没有买到好马,只是吝啬。他的爱马连朕都不肯送,何况你们?”

  李玄霸立刻装出委屈表情:“父亲好吝啬。”

  李世民已经对李玄霸这个“学哥精”麻木,鹦鹉学舌道:“吝啬。”

  李玄霸拍着小胸脯道:“表叔,我和哥哥像娘亲一样慷慨,不像父亲那样吝啬。我和哥哥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立刻先送给表叔一份!”

  李玄霸:【哥,你今天发呆的时间怎么这么多?快跟上我。】

  李世民忙道:“啊对,我和阿玄不吝啬!”

  杨广笑着对两个孩子招手:“来,来朕这里来。”

  李玄霸欢快地跳着过去。

  李世民:“……”原来我平时是这副模样。

  他也硬着头皮跟上去,和李玄霸一左一右被杨广揉脑袋。

  “是孝顺的好孩子。窦夫人把你们教得很好。”杨广想起窦氏的模样,心头有些痒。

  不过他随即想起北周武帝,心头那点瘙痒就消失了。

  杨坚的女儿嫁给了北周武帝宇文邕的儿子,杨广年少时曾跟随杨坚多次面见宇文邕。北周武帝威严的形象,在杨广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痕迹。

  杨广一生少有真正敬佩和向往的人,北周武帝是其中之一。

  因窦氏和北周武帝眉眼间的相似,让杨广因窦氏姿色太出众而产生的旖旎心思都消失了。

  想到北周武帝,他仔细打量了李世民和李玄霸的五官。

  恍惚间,他仿佛又看到了北周武帝的模样。

  民间有句话,外甥肖舅。窦夫人身为女儿身,眉眼间都与北周武帝有几分相似。那长相肖似窦夫人的李世民和李玄霸,长得像北周武帝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不由间,杨广对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好感更深了。

  如果是宇文家的旁系中有长得像北周武帝的人,杨广立刻就会将其诛杀。

  但李世民和李玄霸与北周武帝的关系很远了,还是自己的表侄,杨广就高兴了。

  他一高兴,又是大手一挥,送来一匣子南方进贡来的珍珠,给两个孩子当弹珠玩。

  李玄霸的眼睛这次真正地弯成了月牙。

  李世民不住地瞥向弟弟那过于高兴的脸。

  李玄霸:【瞅什么瞅?】

  李世民收回视线,十分焦急自己无法用心音和弟弟畅谈。

  但李世民不回答,李玄霸也知道李世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李玄霸:【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何突然演了起来?】

  李世民眨了眨眼睛。对对对!

  李玄霸:【看看那一盘堆的满满的金子。】

  李世民看向金子。

  李玄霸:【再看看这一匣子顶级的珍珠。】

  李世民看向珍珠。

  李玄霸;【赚钱,不寒碜。】

  李世民:“……”

  我们好歹是堂堂唐国公府的二公子和三公子,阿玄你至于钻进钱眼里吗!

  李玄霸:【呵,你不爱钱是不是?你不是还想分府养我吗?就算府邸是皇帝赏你的,修缮府邸要不要钱?新的家具和翻修花园要不要钱?衣食住行要不要钱?你将来还想行军打仗,骏马盔甲兵器粮草,哪样不花钱?难道你想让父亲给你出钱?那兄长可就要闹了。】

  李世民小小的身躯一颤。

  李玄霸:【如果我们有钱,就不用仰仗父亲兄长鼻息。而且你也猜到了,乱世将至。没钱招兵买马,你怎么保护我和娘、阿姊?】

  李世民猛地抬起头,一双丹凤眼硬生生地被他睁大成了圆凤眼。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

  表叔,你看我期盼的眼神,可以再多赏一点!

  “侄儿没有阿玄聪明,但侄儿骑马射箭学得很快!”李世民眼睛亮晶晶,“将来侄儿要当表叔的冠军侯!”

  杨广一愣,然后大笑着拍了拍李世民的脑袋:“好,表叔等你长大,给表叔当冠军侯。”

  虽然教杨广读史的人都不喜欢汉武帝,认为汉武帝穷兵黩武,不是明君。但杨广却非常向往汉武帝纵横天下无所匹敌的强大气魄。

  汉武帝能做到的事,他也想做到,他还能做得更好!

  汉武帝有卫青和霍去病。李渊现在看来还不够忠心,不堪为他的卫青。但这个小小的表侄,说不定真的是朕的霍去病?

  杨广对李玄霸道:“那三郎可要成为朕的霍光?”

  李玄霸正在震惊。

  自己拿着自己纵横职场的厚脸皮,模仿二哥扮小孩讨隋炀帝欢心,居然不如二哥一句“冠军侯”?

  二哥这讨人欢心的本事是与生俱来的吗?!

  李玄霸正色道:“霍光是权臣,侄儿不愿意为霍光。侄儿愿和二哥成为表叔的萧何韩信!”

  李世民傻眼:“可是阿玄,韩信被杀了啊。”

  李玄霸道:“二哥,韩信比霍去病活得长。若非要选一个,你还是当韩信吧。”

  杨广看着满脸不敢置信的李世民,差点笑得呛到。

  李世民委屈道:“那侄儿不当霍去病,侄儿当李世民。侄儿是表叔的冠军侯李世民,不是什么霍去病。”

  杨广笑着拍了拍李世民的脑袋:“好,好,你是朕的冠军侯李世民,不是什么霍去病,也不是什么韩信。”

  杨广又大手一挥,这次竟然赐给了李世民和李玄霸各一匹小马驹。

  “李渊吝啬,不给你们摸好马,朕赐给你们好马!”杨广拉着两个孩子的手,大步往西苑的马苑走去,竟然要亲自给李世民和李玄霸挑马。

  李世民和李玄霸兴高采烈地跟上。

  李世民是真的兴高采烈,李玄霸是装的。

  李玄霸:【哥,我不行了,好累。我好想就地一躺呼呼大睡。他能不能走慢点,我跟得好艰难。】

  李世民只能在兴奋之余抽空给了弟弟一个“坚持”的眼神。

  弟弟,坚持住啊!正如弟弟你所说的,赚钱,不寒碜!

  作者有话要说

  入v九千字先更一半。正在写下半。明天早上起来看吧,你们熬不过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