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夫人唠唠叨叨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窦夫人唠唠叨叨
字体:      护眼 关灯

窦夫人唠唠叨叨

  窦夫人到来后,杨广没有多说话,让窦夫人领着两个孩子去收拾行李,明日就住进西苑。

  杨广不是没常识的人,知道六岁的孩童娇贵,窦夫人肯定会叮嘱一番。

  他还特意允许窦夫人可以给每个孩子都留两个用惯的仆人,若有什么需要,尽可以提。

  窦夫人领着两个孩子离开,路上的时候,三人都很沉默。

  李世民感受到了母亲那里的低气压,不断往李玄霸身边移动,差点把李玄霸挤得贴车厢上。

  等到了暂住的地方,窦夫人开着窗户和门,让仆人守在稍远的地方,才开口:“把今日之事告诉我。”

  李世民看向李玄霸。

  窦夫人道:“三郎,你若累了可以先小睡一会儿,待饭菜做好,娘再叫你。”

  李玄霸道:“我可以和哥一起……”

  窦夫人打断道:“快去睡,你明日就要伴驾,别生病了。”

  李玄霸无奈,只能到隔壁睡觉。

  李世民瘪嘴:“娘亲,不公平。”

  窦夫人板着脸道:“你是兄长!”

  李世民垂着脑袋。

  李玄霸:【哥,除了隋炀帝的事,其他都可以和娘实话实说,是我教唆你讨好皇帝。】

  李世民对李玄霸点了点头,又拍了拍胸脯。

  李玄霸虽然不放心二哥独自接受母亲询问,但确实累了,倒头就秒睡。

  待他醒来,回到隔壁时,二哥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看来只是被娘训了,没挨打。

  李玄霸伸了个懒腰,偷看了一眼母亲。

  窦夫人察觉到李玄霸的视线,叹了口气,没好气道:“三郎,虽然二郎把什么事都揽在了他自己身上,但二郎不是会故意讨好别人的孩子,你们隐瞒了什么?”

  哥把所有责任都揽自己身上了?李玄霸愣了一下,无奈道:“哥,回来的时候怎么说的?实话告诉娘就好了。”

  李世民吸了吸鼻子:“我是你哥哥。”

  “这时候你倔强什么……”李玄霸无奈,他对母亲坦白道,“是我让哥讨好陛下。陛下喜欢听好话,又是我和哥的表叔,无论是身为臣子还是晚辈,讨好他都不为错。”

  窦夫人叹气:“是没错。但射箭是怎么回事?你们的模样很熟练啊,在家里经常玩?”

  李玄霸点头:“挺好玩。”

  窦夫人拍了一下桌子:“教你们用弓箭的师傅怎么能让你们做如此危险的事!”

  窦夫人又气又急。

  学习的事是丈夫安排的。李世民和李玄霸都很懂事早熟,她忙于伺候婆婆,张罗唐国公府一大家子人的衣食住行,还要与其他贵族夫人交往,没有每日过问李世民和李玄霸的事。

  她想两个孩子极有主见,也不会想每日被询问。她只是每天都抽出一定时间与两个孩子聊一聊,询问他们是否被欺负,有什么需要,并陪他们读一会儿书。

  谁知道两个孩子居然经常在家里玩这么危险的游戏?!

  虽然箭枝没有箭头,弓也只是孩子用的玩具弓,弹到了身上也没有危险,但假如受伤了呢?!

  李玄霸和李世民对视一眼。

  显然,他们都以为母亲会对他们不要脸面地讨好皇帝而生气,没想到母亲气的只是他们玩的弓箭游戏。

  李玄霸:【你和母亲道歉了这么久,都没发现母亲在生气什么?!】

  李世民:“……”

  他挠了挠头,道:“娘亲,原来你不生气我们讨好表叔啊?”

  窦夫人道:“他是皇帝,你们若有本事讨好他,那是好事。”她虽警惕皇帝,但警惕之后也是打消皇帝的戒心所要做的事,与孩子们讨好皇帝所做的事差不多。

  李世民道:“那娘亲为何还不断追问我,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一旦得知母亲没因为这个生气,李世民立刻把小胸脯挺了起来,不委屈了。

  就是嘛,我们讨好皇帝兼表叔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看我和阿玄赚了多少赏赐!娘亲应该夸奖我们!

  窦夫人屈指轻轻敲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娘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你们。虽然现在陛下奖赏你们,但伴君如伴虎,君心难测,不要以为你们的小聪明能次次奏效。你们接下来要伴驾,必须小心谨慎。”

  李世民垂下头:“知道了。”

  李玄霸道:“娘,我饿了,询问结束,可以吃饭了吗?”

  趁着母亲被二哥带偏,赶紧把射箭游戏的话题带过去。

  窦夫人瞥了李玄霸一眼,为三儿子理了理睡乱的头发,道:“你还没说,你们二人为何要玩这么危险的游戏?教你们射箭的师傅都不阻拦?你们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李世民和李玄霸再次对视一眼。

  唉,没有把话题岔过去。

  李世民又想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李玄霸抢先道:“是我们错了。我们以为没有箭头的箭不会有危险,就经常玩神箭手的游戏。”

  他低头看着脚尖道:“也是我先玩的。二哥射箭很厉害,几乎百发百中。我就把靶子拿着跑,让二哥射移动靶子。就是……就是好玩。”

  李玄霸确实是因为觉得好玩才玩这个游戏。

  他知道历史中李世民神箭手的名号有多响亮。见到二哥现在拿着启蒙用的玩具弓都能百发百胜,就起了玩闹的心思。

  闹厉害了,李玄霸拿着靶子上下左右挥舞,李世民追着靶子射,是兄弟二人最常玩的游戏。

  李世民对自己射箭很有自信,李玄霸比李世民本人对李世民的射箭技术更有信心,又只是没有箭头的玩具弓,所以他们都没想过这游戏的危险性。

  “其实我也常拿着弓对着二哥射。”李玄霸讪讪道,“不过我十支箭会有五支箭脱靶。二哥拿着靶子的时候,一边躲避我脱靶的箭,一边把靶子往我箭上凑。”

  李世民补充:“非常好玩!哎哟。”

  窦夫人又敲了一下李世民的脑袋,真是哭笑不得:“你们就把常玩的游戏拿去讨陛下喜欢了?”

  李玄霸点头。

  听到隋炀帝要带他和二哥去江都,为了在龙舟上拥有更多自主权,李玄霸强打精神让二哥拿出杀手锏。

  隋炀帝在历史中是出了名的好游猎。若是二哥拿出他拿手的弓箭本事,肯定能进一步讨隋炀帝欢心。

  自己也能靠着当靶子强打精神,免得忍不住打哈欠。

  等他们玩完这个游戏,也可以以射箭和当靶子都很累为借口,向逗他们逗得太开心,忘记让他们休息的隋炀帝请辞了。

  窦夫人真是拿这两个孩子毫无办法。

  她当时气得不行。但冷静下来之后,她又认可了两个孩子对皇帝“卖艺”讨欢心的做法。

  窦夫人虽然自尊心很强,但她很理智,知道对皇帝有自尊心,大概就会被皇帝厌恶。

  两个孩子正是不需要在乎脸面的时候,何况皇帝还是他们表叔,晚辈讨长辈开心是“孝”,传出去都是美名。

  但弓箭游戏还是太危险了。

  “娘给你们做个头盔和皮甲,以后你们想玩,穿好防护后再玩。”窦夫人让两个孩子伸出手掌,在他们手心各打了五下当做惩罚后,道,“善于泅水的人最容易溺水。就算对自己再自信,也要做好受伤的准备,明白吗?”

  李世民和李玄霸本来都做好了以后不再玩弓箭游戏的打算,听母亲允许他们继续玩,都很惊讶。

  李世民扑到窦夫人怀里撒娇道:“娘娘,我和阿玄可以继续玩吗?”

  窦夫人叹气道:“你和三郎都心高气傲,将来肯定是想自己闯出一番事业。二郎你肯定会上战场,三郎虽然不需要上战场,也要有些自保的本事。你们兄弟二人从小互相学习射箭和躲避箭矢,总比等上了战场时再学习强。”

  她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脑袋,道:“想来你们师傅允许你们玩这个游戏,也是如此想。”

  或许丈夫也早就知道了,只是觉得习武的事,没必要告诉自己。

  李世民蹭了蹭母亲的脸颊:“娘娘放心,我非常非常厉害,将来一定能再得个爵位,把娘娘和阿玄都接去我的府邸享福。”

  窦夫人失笑:“你把三郎接走就行了。”

  “不要嘛不要嘛,我要娘娘,阿玄也要娘娘。”李世民不依不饶,“阿玄,你也快说说。”

  李玄霸点头:“哥说得对。”

  他还没从母亲居然会为他们想得这么远中回过神。而且母亲也判断这短暂的“盛世”会结束?

  这时的人都还不相信,会再有一个如汉朝一样的超越百年以上的大一统王朝出现呢。

  “好了,不是说饿了?还吃不吃饭了?”窦夫人笑道,“吃完饭,娘和你们说说该如何与皇后相处。”

  唉,不知道要怎么和两个才六岁的孩子说,皇后想和他们联姻的事。

  吃饱喝足后,李世民和李玄霸躺在窦夫人的腿上,听窦夫人轻言细语叮嘱他们伴驾时需要注意的事。

  窦夫人主要细数了皇帝身边哪些人比较正直,哪些人与丈夫交好,可以庇佑两个孩子。

  李玄霸闭上眼,将母亲所提到的名字与自己的记忆一一对应。

  此次隋炀帝一游江都,伴驾者大多都是宗室。他在滕王杨纶和卫王杨集两个名字下面打了着重号。

  隋炀帝继位后,大概是因为弑父的谣言,对宗室都很不信任,恨不得自灭满门。滕王杨纶和卫王杨集最先遭殃,应该是在一游江都的时候就会事发。

  他和二哥得绕着这两个宗室走。

  听着听着,李玄霸又睡着了。

  李世民小声道:“弟弟居然还打呼噜。”

  窦夫人道:“三郎肯定是十分累了。二郎,在龙舟上时,你要压一压你的性子,好好照顾弟弟。”

  李世民道:“娘放心。”

  窦夫人道:“皇帝身边有最好的医师和最好的药材。你们既然已经得到了他的喜爱,就不要客气,尽力去寻名医好药,每日都去给你弟弟检查一次身体。”

  李世民道:“我记住了。嘿嘿,错过这次机会,即使是我们唐国公府也不好每日请御医来为阿玄诊治。”

  窦夫人脸上也浮现些许浅笑。或许这是两个孩子伴驾时,唯一能让她心里感到安稳的事。

  “我和皇后说了你也体弱,你也要装一装。”窦夫人道,“若皇后不管不顾,非要询问你们亲事,你们只管推说年幼不懂,全仗父母决定。”

  李世民道:“本来就该如此。”

  窦夫人道:“若皇后在你们面前说荥阳郑氏不好,你们可千万不能附和。”

  李世民点头:“都记住了。”

  窦夫人仍旧放心不下,又絮絮叨叨了一遍。

  李世民虽然也困了,但也坚持听完,不断保证自己听进去了。

  直到他实在撑不住,开始不断打哈欠,窦夫人才恋恋不舍地把孩子抱到床上。

  窦夫人起身离开,为两个孩子准备行李,选好护身的忠仆。

  第二日,杨广没有派人来催。窦夫人和两个孩子用完早膳后,才把李世民和李玄霸送入行宫中。

  李世民和李玄霸一见到杨广就喊“表叔”,看得窦夫人眼角直抽筋。

  特别是李玄霸那几乎和李世民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撒娇表情,看得窦夫人脚指头都扣紧了。

  没想到自家三郎还有这本事。看来自己能再放心一些了。

  窦夫人将两个孩子送进行宫后,立刻乘船回到荥阳,将此事告诉李渊。

  她提防皇帝,甚至不敢提前派人去告诉李渊此事,担心皇帝会误解她对两个孩子伴驾的事不满意。

  窦夫人道:“二郎和三郎说,陛下说郎君你吝啬,每每获得好马都不肯送他。”

  李渊失笑:“表弟坐拥天下,还惦记着我的好马?”

  窦夫人已经知道不可能让李渊警惕皇帝,换了个方向道:“陛下让两个孩子叫他表叔,看来是把我们家当亲戚处。亲戚就要有来有回,怎么能因为亲戚富有就少了礼数?”

  李渊沉思了一会儿,仍旧摇头:“陛下就是陛下,怎能将其当作普通亲戚?我若是向陛下进献珍宝,恐会被人说是谄媚贿赂,有损名声。”

  窦夫人在心里叹了口气。

  丈夫重名声是好事,但太重虚名就是负担了。

  这一点,大郎也学了丈夫。

  她想到二郎三郎卖力讨好皇帝的模样。丈夫和大郎,还不如二郎三郎两个孩子通透啊。

  “但现在二郎和三郎在陛下身边,郎君或许还是应该送些礼物给陛下。若郎君什么多不做,陛下恐会认为郎君不在乎二郎三郎。”窦夫人又退了一步。

  这次李渊被说服了:“这倒是,我得送些礼物,请求陛下多多照顾二郎和三郎。唉,二郎三郎才六岁,你怎么能让陛下把二郎三郎留在身边,甚至还要南下?若是二郎三郎水土不服怎么办?”

  窦夫人低头道:“是我的错,不该把二郎和三郎养得太讨人喜欢。”

  李渊:“……”

  他扑哧笑道:“好吧,确实是如此。是二郎和三郎太讨人喜欢的错。”

  李渊也知道,陛下的决定,自家夫人也不能阻止。只是他又不能抱怨陛下,只能抱怨夫人一句。

  被窦夫人顶回来后,他也不生气,顺着这句话就过去了。

  何况李渊也很自豪,自家二郎三郎就是很讨人喜欢,没办法啊。

  “有了此次伴驾的经历,肯定会有许多世家和勋贵子弟想要结识二郎和三郎,或许该为他们提前准备小字。”李渊兴致勃勃,“夫人,你可有主意?”

  窦夫人道:“郎君,这个先暂且放下。还有件事很重要,必须立刻解决。皇后听闻二郎三郎的才名,有意让二郎三郎同娶兰陵萧氏女。”

  李渊一愣,然后皱眉:“她还嫌弃兰陵萧氏不够显赫吗?后族和勋贵联姻,这不是上赶着让陛下忌惮?”

  李渊虽信任皇帝,但不蠢,忌讳还是懂的。

  再者,郡姓和侨姓那些摩擦,李渊也了解。

  萧皇后一听二郎三郎压了荥阳郑氏一头,就立刻要与二郎三郎结亲,明摆着就是想把二郎三郎拉进郡姓和侨姓的争夺。

  “她心大了。”李渊叹气,“希望不要连累太子。太子是很好的储君啊。”

  窦夫人颔首,同样叹气。太子杨昭,真是贤明宽仁得不像杨家人。

  李渊道:“二郎的婚事,定是要从虏姓里选。你问问你娘家有没有合适的女子,我也去问一问同僚。”

  窦夫人道:“那三郎呢?”

  李渊沉默。

  半晌,他叹气道:“待三郎再年长些吧。明年,若他明年也没有再得重病,我再给他寻个品行良好的贤惠官宦女子。家世低些无所谓,得能照顾三郎。”

  窦夫人听着李渊话中一片拳拳爱子之心,神情不由变得温柔:“以三郎的性格,过于贤惠他恐怕也是不喜欢的。三郎体弱,娶的性子得爽利些,立得起来,护得住三郎。”

  李渊哭笑不得:“哪有妻子保护丈夫的?”

  窦夫人娇嗔道:“怎么不行?”

  李渊道:“是是是。”他不和妇道人家一般计较。

  ……

  既然皇帝都说到他的骏马了,他就送两匹骏马并猎鹰给皇帝。

  杨广接到李渊的礼物后,对李世民和李玄霸笑道:“你们的父亲终于肯拔一次毛了,真不容易。”

  李玄霸看着李渊送的礼物,心里叹气。

  怎么才送这么点?看来父亲还是没开窍。

  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难道父亲非得要撞十几年的墙,等到大业末年再讨好隋炀帝?

  看来还是得自己和二哥努力。

  因李世民和李玄霸不断念叨“父亲吝啬”,让杨广把“李渊对朕不够忠诚”,替换成了“李渊只是吝啬”的印象。

  这次虽然李渊送的东西“吝啬”,但好歹也送了。杨广便对李渊的怀疑度降低了一些,准备之后给李渊一点表现的机会。

  这是之后的事了。

  八月十五,杨广第一次南下江都。

  江都即后世的扬州城。

  隋文帝开皇九年改吴州为扬州,治江都。杨广当了十几年的扬州总管。扬州就是他的大本营。

  此次回江都,除了安抚江南的政治意图之外,杨广更有“衣锦还乡”的念头。

  杨广继位后,就立刻把江都升至“京尹”的级别,并修通济渠贯通了洛阳和江都。

  现在他终于要以皇帝的身份返回“故地”,心中慷慨之意快要溢出来。

  杨广所乘坐的龙舟长二百丈,高四十五丈,共有四层。最高层是杨广居住和议事的正殿;中间两层有一百一十间金碧辉煌的房间,供被杨广招上龙舟的大臣和妃嫔使用;最下层是听候差遣的宫女太监。

  萧皇后所乘坐的翔螭舟构造与杨广相似,只是对比龙舟缩小了一定规格。李世民和李玄霸就跟随萧皇后住在翔螭舟顶层正殿。

  当龙舟船队开始徐徐启动时,两个孩子趴在船舷上,看着两岸景象惊叹不已。

  萧皇后坐在他们身边,微笑着让他们小心些。

  萧皇后的两个儿子都已经弱冠,孙儿又过于年幼,离不开各自母亲,虽有些公主在身边伺候,但仍觉得膝下空虚。

  李世民和李玄霸长相精致,聪慧可爱,正好弥补萧皇后心里的空缺。

  李玄霸确实是体弱。李世民虽然平时很活泼健康,但玩久了也会突然陷入疲惫虚弱。

  正如窦夫人所说,双生子有些先天不足。

  萧皇后打消了与他们联姻的打算,但对这兄弟二人更加怜爱了。

  李世民和李玄霸一点一点试探萧皇后的“底线”,现在在翔螭舟的地位仿若皇子。

  李世民对李玄霸咬耳朵:“我还以为船是划的,怎么是人拉的?”

  李玄霸:【整个龙舟船队需要八万多民夫拉动。光是皇帝的大龙舟就需要一千民夫才能拉得动。】

  李世民眨了眨眼。

  他看着岸边密密麻麻的民夫,脸上的兴奋之色淡去。

  李世民戳了戳李玄霸,小声道:“阿玄,他们看上去好可怜。”

  李玄霸看了二哥一眼,又环视翔螭舟上的其他人。

  不只是他们看到了岸边的民夫。

  所有的人看到岸边壮观的景象,都露出了骄傲自豪和得意的神色。

  连宫女和太监也是如此。

  “嗯。”李玄霸道,“二哥,风太大,我们进船舱吧。”

  李世民点头:“好。”

  他和萧皇后说了一声,牵着弟弟离开。

  离开甲板之前,李世民又回头看了一眼。

  民夫们已经拉动了纤绳,喊着号子使劲拉船。

  有官员拿着鞭子狠狠抽打他们的背,让他们加快速度。

  他们乘坐的船上,已经演奏起了歌舞。

  前方皇帝乘坐的龙舟,还有战鼓声响起,似乎是在演奏激昂的战乐。

  身后的船只也传来了欢笑声。还有僧尼道士高唱佛号道号,称颂大隋强盛。

  李世民将视线回到正前方,牵着弟弟走进翔螭舟宫殿中属于兄弟二人的房间。

  热闹没什么好看,不如陪弟弟睡午觉。

  作者有话要说

  双更合一,欠账-1,目前欠账13章。

  明天争取,争取不熬夜!不熬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