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了都躲不过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重病了都躲不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重病了都躲不过

  李玄霸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李世民练完弓箭,回来找李玄霸一起泡热水澡。

  江都的冬天比大业暖和,但夹杂着湿气的凉风仍旧让人手脚冰凉。李世民不在乎,但李玄霸晚上可能会睡不好觉。

  见弟弟已经睡着,眉头还皱着,李世民伸手想帮弟弟把眉头抚平,又怕把弟弟吵醒。

  犹豫了一下,他缩回手,自言自语:“如果我快些长大就好了。”

  他怎么会看不出弟弟心里藏着事?只是弟弟倔强,若不想说的事,自己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李世民低头看着自己已经有了薄茧的手掌。

  现在他拉的弓被弟弟叫“玩具弓”。

  如果他能拉动耶耶常用的那种强弓,弟弟就会把所有烦心事都告诉自己了吧?

  李世民让人拿了用毛皮裹着的汤壶塞进李玄霸脚边,才去洗澡换衣服睡觉。

  第二日,李世民感到身边居然有比他还烫的热源,心头一凛,困意瞬间消退,立刻睁眼起身。

  “阿玄?阿玄?”李世民晃了晃身边的弟弟。

  睡得迷迷糊糊的李玄霸艰难地睁开眼:“哥……咳咳。”

  他捂住嘴,抑制不住一连串咳嗽。

  李世民的眼泪一下子冒了出来,但眼泪出来时,他立刻使劲揉眼睛把眼泪揉掉,换上了一副和孩童面貌十分不合适的成熟表情。

  “阿玄不怕,哥哥在这里。”李世民一边飞速穿衣服,一边大喊,“叫御医来!为我通报皇后,我要去见皇后!阿玄不怕,哥哥马上把最好的御医找来。”

  “咳咳咳。”李玄霸捂住嘴,小小的身体弓起,脸色绯红,就像是一只煮熟了的虾。

  他心中苦笑。昨日还在愁怎么避开杨广的老师,今日就生病了。

  他所说的避开,可不是用生病啊。

  古代这医药水平,小孩一场小病都可能夭折,何况他的身体羸弱。

  明明他已经近一年没生过大病,只是换季时有些小咳嗽。二哥被郑家折腾生病的时候,他都支撑下来了。龙舟上睡不好觉,他也没有发烧。怎么就愁了一场,便又高烧了?

  李玄霸很快就烧迷糊了,无法再胡思乱想。

  御医让人给李玄霸解开了衣服,用温水擦拭身体给他降温,又用银针给他耳垂和手指上放了血。

  折腾了近一个时辰,李玄霸身上的热度才降下去了少许,恢复了意识。

  “阿玄,已经没事了,喝完药就好了。”李世民把李玄霸扶起来,让李玄霸靠着他坐起来。

  李玄霸想接过药碗,但双手发软,端不住,差点撒了一身。

  李世民及时把药碗扶好:“慢慢喝,我问表叔要了很多你最喜欢的蜜渍桃干,喝完药吃个够。”

  乳母道:“二公子,我来喂吧。”

  李世民摇头:“我来。”

  御医正想说药很苦,李玄霸可能会喝很久,李世民端不住。李玄霸就低下头,李世民抬高碗底,李玄霸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满满一碗药。兄弟二人配合默契,好像已经重复过无数次。

  李世民把药碗递给乳母,从袖口的布袋里摸出一块桃干。

  李玄霸啃了两口桃干就忍不住干呕。

  李世民拍了拍李玄霸的背,等李玄霸强忍着呕吐吃完桃干后,才把乳母端着的温开水喂给李玄霸。

  先吃完一块桃干,又喝下了无味的温水,李玄霸才抑制住呕吐的冲动。

  御医心中有些感慨。他擅长给孩童治病。孩童身心脆弱,良药苦口,每当喂孩童喝药时都很艰难,如李家三公子这样的孩童真是少见。

  李玄霸喝完药之后又沉沉睡去。

  御医特意叮嘱,不要给李玄霸捂汗。

  他嘱咐给李玄霸盖薄被散热,每隔半个时辰就帮李玄霸用温水擦一遍身体。若李玄霸出现畏寒的情况也不要加厚被子,拿热水给李玄霸泡脚,泡到身体暖和就行。

  御医叮嘱的事,以前被窦夫人亲自去大业城郊太白山请来的孙医师,在为李玄霸调养身体的时候也说过。李世民虽然已经熟记,也再认真了一次,并拿笔记了下来。

  孙医师曾说过,每一次生病都可能有不同的情况,不能迷信某一个“神医”的话,要相信亲身诊断的医师。

  李世民特意标注了御医叮嘱中与孙医师不同的点,免得自己记错。

  御医道:“李二公子,你也休息一下吧。需要注意的事,我之后写下来。”

  李世民道:“我不累。我累了就会睡觉,医师放心。我还要照顾弟弟,不会自己病倒。”

  御医道:“我再给你开些御寒的药茶预防一下。”

  李世民放下纸笔,拱手道:“谢医师。”

  御医离开后,李世民吩咐乳母随时备好热水。

  他拿着书本在一旁看着,每当李玄霸醒来,他就给李玄霸喂热水。

  萧皇后来看了三次,杨广也来了一次。

  李世民替弟弟向皇帝皇后道歉。

  萧皇后苦笑:“这有什么好道歉,生病怎么还是你们的错了?”

  南阳公主也来探望李玄霸,还带来了驸马宇文士及的问候。

  宇文士及听闻好友的儿子得病,心急如焚。但李世民和李玄霸养在皇后身边,周围住的都是皇帝的后妃,他即使是驸马也不好过来。

  李玄霸此时正好醒着,刚揩了鼻涕,声音闷闷的。

  南阳公主拿出一盒羊脂膏,教李世民帮李玄霸把羊脂膏涂在揩鼻涕摩擦红的皮肤上。

  “怎么会病得如此重?”南阳公主见御医又来给李玄霸刺血降温,皱眉道。

  李玄霸在醒来时,就用心声叮嘱二哥“贿赂”御医,只说他水土不服,又暗自想念父母,才病倒。

  御医闻言就猜到,李家二公子和三公子可能是想借这场病回到父母身边。

  虽然很多人都羡慕他们被养在宫中,但比起被别人羡慕和未来的远大前程,两个孩子或许更想回到母亲身边。

  南阳公主听了御医的话后,心中有些触动。

  她摸了摸李玄霸还未退烧的额头,心疼道:“想娘亲了?”

  李玄霸勉强挤出个笑容,道:“表叔和表婶对我很好,但还是有些担忧娘亲有没有想我和哥。”

  南阳公主失笑:“好,不是你想娘亲,是担心娘亲想你。洛阳来报,东京在下月就能竣工,父皇应该会很快出发回洛阳。到时你就能见到娘亲了。”

  李玄霸躺在床上拱手:“谢公主。”

  “这有什么可谢。”南阳公主笑道,“快些好起来,如果你的身体不适合坐船,小心被留在江都。”

  李玄霸立刻道:“我会很快好起来!”

  南阳公主点了点头,又和李玄霸说了些皇帝游江都的趣事,和江都迎接皇帝降临的盛景。

  李玄霸露出向往的神情。

  待李玄霸捂着嘴打哈欠时,南阳公主叮嘱了几声伺候李世民和李玄霸的人后,才离开。

  李世民看向装困的弟弟:“我们真的能很快回家吗?”

  李玄霸:【皇帝是一个处处都要求完美,希望他的形象上没有污点的人。所以见我这么容易得病,他养“冠军侯”的热情就会冷却。如果我病死在他身边,那多不吉利。】

  李世民趴到李玄霸身边,小声问道:“你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玄霸无奈:【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怕死。】

  李世民哼哼了两声,低下头用脑袋顶了一下弟弟的脑袋:“别生病了,别再吓唬二哥了。”

  李玄霸:【生不生病那是我能决定的吗……】

  李世民不悦地哼哼。

  李玄霸投降:【好,我尽力。】他再不答应,他哥李二凤就要持续哼哼,变成李二猪了。

  ……

  李玄霸身体稍好一些后,杨广为了让外臣看到他养在身边的表侄已经病愈,特意允许外臣来探望他。

  宇文士及最先到来。

  他居然拉着李玄霸的手哭了一场,说如果李玄霸出事,他不知道怎么向李渊交代。

  李世民和李玄霸都听得一脸迷糊。

  李玄霸:【我们被皇帝养病了,和他有什么关系?他要交代什么?真奇怪。】

  李世民默默点头。

  让李玄霸没想到的是,高颎、宇文弼和虞世南也来探望他。

  高颎和虞世南探望了李玄霸后,只是遗憾了一声浅薄的师生缘。宇文弼居然拿来了一匣子药材和一个治疗咳嗽的药方。

  “我孙儿也自幼体弱,常咳嗽不止。喝了这药茶,会舒服一些。”宇文弼板着脸道,“幼儿生病伤在己身,痛在长辈心上。你要注意身体,否则就是不孝。”

  若是其他孩子,估计已经被宇文弼冷硬的表情和语气吓到。

  连李世民都有些生气。我弟弟生病已经够难受了,你说什么不孝!

  李玄霸:【哥别生气。他嘴上是说我,心里是想的他孙儿。他在为孙儿的身体担忧。】

  “是,我一定保重身体,不让长辈难过。”李玄霸道谢道。

  宇文弼面色微缓。

  他又叮嘱了一番药茶饮用的方法,并将药茶里所用的药材一一讲给李玄霸的乳母听。

  宇文弼带了方子来,但他还是又细细嘱咐了一遍。

  听宇文弼的话语,许多药材都需要特定的时节和时间收集,连烧茶的水最好都要选择早晨的露水。

  虽然李玄霸身为穿越者,觉得这药材的玄学意味重了些,其实没有必要。但宇文弼是信的,那么他的药材也都是这么收集的,可见这些药材有多难得。

  宇文弼没有将孙儿带在身边,这些药材应当是在洛阳家宅中。他难道是派人急急从洛阳送来的药?

  李玄霸顿时觉得这礼物有些过于重了。

  宇文弼嘱咐完后,让李玄霸继续休息,把李世民带到外间,抽出一卷书给李世民讲课。

  李世民:“???”

  虽然李世民很迷茫,但宇文弼给他讲课,他还是认真听了,做好了笔记。

  宇文弼给他讲了半个时辰的课,留下了功课才离开,说隔一日来检查李世民的功课。

  李世民皱着包子脸把此事告诉李玄霸。

  李玄霸:“……”

  李玄霸扶额:“早听闻宇文尚书是一个十分迂腐……咳,十分执拗的人。他大概认为,既然我们已经磕头,就已经是他的弟子。”

  高颎和虞世南都知道这只是杨广的一时兴起,现在他们因生病错过就罢了。

  为什么宇文尚书你要这么迂腐啊!我们只是磕了个头而已!

  李世民的包子脸舒展开,笑道:“那不是很好?宇文尚书……宇文先生是当时大才!娘亲和耶耶一定会很高兴!”

  李玄霸叹气:“嗯。”

  李世民疑惑道:“你为何不高兴?”

  李玄霸犹豫了一会儿,在心里道:【我观察,皇帝很厌恶宇文尚书。如果宇文尚书继续进谏,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李世民失笑,他压低声音道:“阿玄,陛下虽然不喜进谏,但应该也不会因别人进谏而杀人吧?这样不是令其他大臣寒心?就算陛下不喜欢宇文先生,顶多也就是贬官外放而已。”

  李玄霸:【万一呢?】

  李世民想起李玄霸的“能力”,皱眉道:“如果是真的,应该也连累不到我们。不过陛下真的会这么做吗?这不是……”

  他突然想起李玄霸所透露的当今皇帝的谥号,闭上了嘴。

  李世民苦笑:“你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病倒的吧?”

  李玄霸道:“不是。御医不是说了吗?我是在旅途中就积攒了疲惫,现在身体一放松,就一口气爆发了。你也别多想,我只是猜测,我还看不到那么具体的事。”

  李世民点头:“好。”

  李玄霸道:“我真的只是猜测,别多想。”

  李世民傻乎乎道:“我知道。”

  李玄霸看着二哥憨憨的表情,半信半疑。

  他之后可不能说漏嘴了。

  李世民像是真的信了似的,不再提这件事。

  他见李玄霸还有精神,就拿起了书,将今日听的课讲给李玄霸听。在给李玄霸讲解中,李世民对书本知识也了解得更加深刻。

  李玄霸听了二哥讲的课,心有些痒。

  这时的书本不仅种类数量很少,还惜字如金。李玄霸虽然有后世成年人的阅读能力,能生啃许多没有句读的书,但被大贤讲解的阅读体验,和自己琢磨的阅读体验是完全不同的。

  一本先贤注释过的书千金难买。为何世家子弟比寒门子弟同读四书五经,却比寒门子弟博学?这就是他们藏有更多“注释本”的原因。特别是家族先贤的注释本,那是传家之宝,外人难以看到。

  宇文弼因为被杀,著作没有流传到后世。但《隋书》上记载过,宇文弼光是辞赋就有二十余万字,所著《尚书注》《孝经注》是当时赞誉和流传度最高的版本。

  换作现代,宇文弼就是顶尖高校教材的主编,该专业的领头大牛。

  李玄霸前世唯一的执念就是读书,现在真是心痒难耐。

  李世民知道弟弟的爱好,邀请道:“如果阿玄精力支撑得住,和哥哥一起上课吧!宇文先生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没差别。”

  李玄霸想了想,点头。

  宇文弼已经来授课,他听不听都已经和宇文弼产生了关系。

  虽然杨广很忌惮厌恶宇文弼,但宇文弼毕竟不如高颎权势地位高,杨广杀了宇文弼全家之后应该不会再波及其他人。

  宇文弼再来的时候,李世民就请求宇文弼也给弟弟讲课。

  李玄霸道:“我能坐稳了,可以听课。”

  “你好好养病,读书不急于一时,不可急躁。”宇文弼却拒绝了,他训斥道,“你之前还说会注意身体,不会不孝,现在怎就忘记了?”

  宇文弼的怒气把李玄霸吓了一跳。

  随即,他就从宇文弼脸上发现了混合着痛心、郁闷和欣赏的复杂感情。

  他立刻了悟,估计宇文弼那个病弱的孙儿也是爱书之人。

  李世民恳求道:“就算老师不给阿玄讲课,阿玄自己也闲不住,非得自己看书,更耗费精力。不如老师给阿玄规定每日看多少书,他不会违背师长的命令,每日才会有节制。”

  宇文弼叹了口气,嘀咕道:“果然和安儿很像。罢了,你好好躺着,我在床边给你讲课。”

  宇文弼不准李玄霸起身,他坐在床边,手持书卷给李玄霸讲课。

  宇文弼又布置了功课离开后,李世民惊讶地对李玄霸道:“阿玄,你这次又猜对了!宇文先生真的不是对你生气,而是在心疼你!”

  李玄霸道:“他口中的安儿,大概就是他那体弱的孙儿。”

  李世民笑道:“他对你如此好,千里迢迢从洛阳给你取药,大概就是从你身上看到了孙儿的影子。他真是个好人!”

  李玄霸小声道:“嗯。”

  他也没想到宇文弼居然对他这么好,这让他有些良心难安。

  可他又能做什么?他什么都做不到。

  宇文弼继续每隔一日就来授课,一直持续到杨广宣布回洛阳。

  此时洛阳新城还称“东京”,东京城在正月竣工,杨广十分高兴,十分着急地要立刻返回洛阳入住东京城。

  杨广宣布,要在三月莺飞草长之前回洛阳,这样才能看到最美的东京春景。

  他们来时花费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虽然这途中龙舟走走停停,不断接受沿岸官吏百姓的朝拜和进献食物,浪费了许多时间。但如此庞大的龙舟要在两个月内回到洛阳,这时间也过于赶了。

  为了让皇帝的龙舟及时回到东京赏春景,除了原本的民夫,杨广又在江都征发了许多民夫,好日夜不停地拉动纤绳,加快龙舟的速度。

  史册记载,隋炀帝八月十五下江都,次年二月回到洛阳东京。

  李玄霸虽然身体没有痊愈,但只是咳嗽,没有发烧,可以跟随龙舟回洛阳。

  龙舟虽然不再在岸边长时间停靠了,但为首两艘楼船的歌舞还是不会停的。

  萧皇后怕吵到李玄霸,又想着李世民和李玄霸正接受宇文弼的教导,在南阳公主的请求下,她说动了杨广,让李世民和李玄霸跟着南阳公主住。

  宇文士及非常高兴,每日都想带着李世民和李玄霸串门。

  宇文弼见状,狠狠骂了宇文士及一顿。

  两人都姓宇文,但宇文士及和宇文弼不是一族的人。

  宇文士及的先祖姓破野头,原是宇文部落首领宇文俟豆归的仆人,被赐姓宇文;宇文弼的先祖是宇文氏非首领的一支。

  不过宇文弼刚直,百官都惧他,宇文士及一家虽然是杨广面前第一宠臣,宇文弼训斥他,他也只能听着,回头还对南阳公主笑着抱怨说“宇文尚书果然可怕”,把南阳公主逗得直笑,笑话他“活该被骂”。

  宇文士及是真心为了李世民和李玄霸好。虽然李世民和李玄霸都挺烦串门的事,宇文士及身为长辈,他们也不好拒绝。

  有宇文弼护着,他们终于能够宅在房间里读书习字,偶尔去甲板上看看风景。

  宇文弼还是隔一日就来教导他们。

  高颎本来对教导幼童没有兴趣。李玄霸生病,他就顺势推脱了。

  见宇文弼居然如此积极地教导两个孩子,他琢磨出味来。

  定是两个孩子都十分聪慧,让宇文弼见才心喜!

  可恶啊,宇文尚书居然不告诉我!他是想独吞两个优秀的弟子!

  高颎也是当世闻名的大儒。身为大儒,都有喜欢教导优秀弟子的爱好。

  高颎是个骄傲的人。李世民和李玄霸“神童”之名入不了他的眼。

  隋朝做官仍旧以举荐为主,科举也要五品以上的官员举荐才能参加,算是另类的察举制。所以许多士人很小就被家里经营出“神童”的名声。高颎见得多了,就不稀奇了。

  但宇文弼是比高颎更挑剔弟子的人,他能耐得住性子持续教导这两个孩子,那这两个孩子“神童”的名声,恐怕不是虚假了。

  高颎找到虞世南抱怨:“他之前只说看着李三郎想起了自家孙儿,才多去探望了一番。他是在骗我们呢!”

  虞世南苦笑着被高颎拉着一起去找宇文弼“说理”。

  宇文弼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独吞弟子。

  什么叫独吞?不是你自己谢绝了陛下?

  两老儿吵了起来,地位最低年纪也最轻的虞世南躲在一旁,不敢出声。

  此事传到了杨广耳中。

  杨广笑着去找李世民和李玄霸:“你们二人真是有才华,连目中无人的高颎和宇文弼都会争抢你们。”

  李世民得意地笑道:“那是自然!”

  李玄霸稍作思索,道:“表叔早早就认可了我和二哥的才华,想让高公和宇文公教导我们。原本高公和宇文公见多了‘神童’,不相信我和二哥。现在高公和宇文公终于承认,还是表叔的眼光更好了。”

  李世民微愣,然后立刻附和道:“就是!还是表叔厉害!慧眼识英才!我和阿玄就是英才,嘿嘿!”

  杨广的笑容更真实了些,他揉了揉两个孩子的脑袋,得意道:“朕乃天子,自然比他们更有识人之明。”

  杨广考校了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功课,更加心喜,给予了两个孩子许多赏赐。

  然后杨广召来高颎和宇文弼,炫耀了一下他的识人之明。

  这次高颎和宇文弼非常合杨广心意地恭维了杨广。

  至于虞世南,他是顺带的教写字的师傅,继续装透明人。

  但高颎也跟着宇文弼一同去教导李世民和李玄霸时,也把虞世南拉去了。

  跟随杨广南巡的重臣都在同一艘楼船上,高颎主动向皇帝请求去教导唐国公府的二公子和三公子,很快就传遍了众臣之耳。

  何况还有个宇文士及,简直得意得好像李世民和李玄霸是他儿子似的,逢人就炫耀,不想听都不行。

  于是李世民和李玄霸再次名扬。

  李玄霸对此只能苦笑。

  他都重病一场了,还是没躲掉。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14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12章。

  好起来了,越更越早了!我真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