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相承厚脸皮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一脉相承厚脸皮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脉相承厚脸皮

  李世民和李玄霸终于回到了洛阳。

  李世民背着小短手站在船头,望着即将抵达的洛阳城,语气沧桑道:“我们才离开洛阳四个月,好像已经过了四十年。”

  李玄霸点头。

  宇文士及和南阳公主夫妻二人肩并肩研墨作画,就像是后世给可爱小朋友拍照的父母。

  杨广提前得知李渊已经到了洛阳,请求面圣。

  已经失去了养育孩童耐心的杨广,特意过来把李世民和李玄霸提溜走,完好无损地交到李渊手中。

  他和萧皇后联袂而来时,就看见李世民和李玄霸被迫在船头背着手装深沉,南阳公主和宇文士及为其作画的模样。

  见杨广来了,李世民和李玄霸表情都在放光。

  李玄霸:【我是第一次如此期待陛下的到来!】

  李世民:“……”阿玄在心声中真是难得叫一次“陛下”啊。

  “阿玄身体还未痊愈,你们怎么能让阿玄站在船头吹风?”萧皇后把两个孩子护在怀中,笑着骂了女儿和女婿一句。

  杨广看了女儿和女婿的画,笑道:“把李三郎画得过胖了。”

  李世民拉着李玄霸跑去看把他们画成了什么模样。

  李玄霸没反应过来,被拉得一个踉跄,几乎是被李世民拖着走。

  “啊,真的好胖!”李世民道,“阿玄,你要努力长这么胖!”

  李玄霸差点被二哥拉得撞桌角上。

  他使劲甩手,把二哥甩开,低头看向画中圆得像个馒头的红肚兜小孩。

  画中人无论是从相貌还是从衣着,都完全不像我和二哥吧?那我和二哥站在那里当那么久的模特有什么用?!

  他幽怨地看了宇文士及和南阳公主一眼。

  年轻小两口都捂嘴笑。

  萧皇后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南阳公主的额头:“就顽皮!”

  杨广对宇文士及道:“朕每次对你委以重任,让你去当刺史,你总不想出远门,每日就和南阳论诗作画,真没出息!”

  宇文士及笑道:“陛下,小婿只想与公主长相厮守,就是这么没出息。”

  杨广哭笑不得:“行行行,随你。”

  李世民看向李玄霸。

  李玄霸:【惊讶吧?皇帝也有与臣子仿若民间庶人相处的时候。】

  李世民用眨眼来代替点头。

  皇帝之前一直表现出喜怒无常猜忌多疑的一面,连对李世民和李玄霸两个小孩子都要运用所谓的“帝王心术”,时不时试探一下。

  没想到居然能有人与皇帝开玩笑,皇帝还不生气?

  杨广又和宇文士及开了几句玩笑。两人和乐融融的模样,仿佛亲生父子。

  李玄霸移开视线。

  杨广对亲儿子可不好,猜忌到仿佛有被害妄想症的地步。唯独对宇文述这一家贴心贴肺的好。

  宇文述就是宇文士及的父亲。他的大儿子宇文化及和二儿子宇文智及,就是在江都行宫弑杀杨广的人。

  宇文士及虽然事先不知情,但他和南阳公主也回不到过去了。

  现在谁能想到,十几年后,如闲云野鹤般的宇文士及会变成以谨慎闻名的大唐宰相,生活无处不精致的南阳公主会同意窦建德杀了亲子后削发为尼甘愿清贫一生。

  “阿玄,你又在烦恼什么?”

  “我没有烦恼。”

  他只是知道有些糖回味是苦的,所以连最初的味道都不觉得甜了而已。

  ……

  李渊来面圣时,李世民和李玄霸正与杨广一同在校场上射箭。

  杨广百发百中,李世民的箭都能射上靶子,唯独李玄霸,他的靶子周围都不敢站人。

  李渊来时,李玄霸正一箭射中了地面。

  李世民抱着脑袋使劲甩头,一副崩溃的模样:“阿玄,你究竟为何要把箭朝着地面射?!”

  李玄霸狡辩:“我没有对着地面射,我有好好瞄准靶子!”

  杨广笑声如洪钟。

  见李渊来了,杨广笑话道:“你不是善射吗?怎么不好好教导李三郎?”

  李渊立刻道:“世民的弓箭是我教的,玄霸的弓箭不是!”

  杨广笑得更厉害。

  他把弓箭丢给李渊,道:“表兄,让朕看看你的本事。”

  李渊瞥了一眼靶子,随手三箭连发,三支箭全部正中靶心,就像是靶心吸引了三支箭飞去似的。

  李世民高举着手中玩具小弓左右蹦蹦跳跳:“耶耶好厉害!”

  李玄霸把小弓挽在肩膀上,啪嗒啪嗒给李渊鼓掌。

  老实说,年轻的李渊和天策上将李世民比射箭,不一定会输。

  现在的李渊和李世民,确实可以说一声英雄父子。

  李渊见两个儿子都在为自己欢呼,脸上浮现得意的笑容:“陛下,臣比射箭,不会输给任何人。”

  爱屋及乌,李世民和李玄霸讨好了杨广,杨广现在对李渊的忌惮消散了不少。何况杨广早年也有战功,不会嫉妒一个还未上过战场的人。

  杨广笑道:“是吗?那比起武卫将军长孙晟如何?”

  李渊自傲道:“臣还未和他比过。但武卫将军已老,臣不和他比。”

  “呸,朕看你就是比不过,故意找借口。”杨广笑骂道,“来人啊,叫武卫将军来!”

  李渊干咳了一声,不好意思道:“长孙将军也在洛阳?”

  杨广道:“朕在这里,长孙将军怎么能不与朕同行?”

  李渊语气略带幽怨道:“臣也想去江都。”

  杨广道:“朕带了你两个儿子去,就不带你去了。你们唐国公府还想一家人一起去江都游玩?”

  李渊道:“为何不可呢?臣的家人都是陛下的亲戚……”

  李渊话未说完,李玄霸赶紧抢白:“陛下就把我家当做投奔的穷亲戚,陛下富有四海,一定不在乎多增添几副碗筷。”

  李渊:“……”

  杨广对李渊的放肆微微皱起眉头,听到李玄霸的话后,他忍不住笑道:“你唐国公府还能叫穷亲戚?”

  李渊道:“当然不……”

  李玄霸继续抢白:“比起陛下,谁不是穷亲戚?对不对,二哥?”

  李世民点头:“当然!对不对,耶耶?”

  李渊:“……虽然的确如此。”

  杨广笑得差点呛着。

  以前他只觉得李渊仗着是自己表亲,对自己很是不尊重。现在被两个表侄一唱一和抢白,他怎么觉得李渊不是不尊重,只是有点憨直?

  “行,下次把你们一家都带上。”杨广笑道,“朕还是要照顾家里的穷亲戚。”

  李渊给两个非常不礼貌插话的儿子丢了个“等会儿收拾你们”的眼神,道:“那还是算了,不能被人笑话我们唐国公府打秋风。”

  李玄霸道:“父亲,能和陛下打秋风是我们的荣幸。”

  李世民道:“就是就是。”

  李渊忍不住了,握拳头狠狠砸在了李世民头上。

  李玄霸拔腿就跑,躲在了杨广身后探出脑袋:“表叔救我!父亲恼羞成怒了!”

  杨广笑道:“好,朕保护你。李渊接旨,不准揍二郎和三郎!”

  李渊无语:“这个旨臣非得接吗?”

  杨广佯装生气:“什么?你想抗旨?”

  李玄霸道:“表叔表叔,父亲抗旨不遵,敲他脑袋,给二哥报仇!”

  李玄霸:【赶紧和我一起喊。】

  李世民犹豫。这不太好吧……有点不孝顺啊。

  李玄霸:【赶紧!】

  李世民闭着眼睛梗着脖子道:“就是!表叔赶紧敲耶耶脑袋!”

  杨广道:“李渊,赶紧接旨!”

  李渊被两个儿子气得面色铁青,但皇帝都催促他了,他也只能跪地接受口谕。

  更令他郁闷的是,杨广还真的在他脑袋上敲了两下。

  “二郎,表叔为你报仇了。”杨广笑道。

  李世民拱手:“谢表叔,谢陛下。”

  李玄霸从杨广身后跑出来,也拱手道:“谢陛下!”

  李渊见状,被两个顽皮的儿子气笑了。

  “起来吧,你还要跪多久。”杨广把李渊拉起来。

  这两人现在倒是有点像以前在隋文帝宫里时相处的感觉了,气氛好了不少。

  李渊抱怨:“陛下,你若太宠溺他们,他们被宠坏了怎么办?”

  杨广理直气壮道:“子不教父之过,那就是你李渊没教好孩子。”

  李渊长长叹了口气,又瞪了李世民和李玄霸一眼。

  明明两个孩子在荥阳的时候还特别乖巧,怎么陪着皇帝四个月,就变成这副顽劣的模样?

  “陛下,长孙将军来了。”一个宦官小声道。

  杨广笑道:“让长孙将军赶紧进来。来人,把靶子换一遍。李渊,不准躲!”

  李渊自信道:“不躲,比射箭,我不会输。”

  “好大的口气,让我来试试你。”长孙晟人未到,声先至,“臣拜见陛下!”

  “长孙将军请起。快来给朕这位过于自傲的表兄一点教训。”杨广扶起长孙晟。

  隋文帝驾崩时,杨广命令长孙晟掌管宫禁,秘不发丧。待他掌握朝堂大权,能够顺利继位后才发丧。所以长孙晟对杨广继位有功,是杨广心腹。杨广对其较为信任。

  长孙晟今年五十三岁,虽因长期待在北边防备突厥,面容比起朝中养尊处优的同龄大臣沧桑许多,但他肩膀和手臂的肌肉十分壮硕,一双手更是如鹰爪一般,一看就是很能打的武将。

  李玄霸拉着李世民向长孙晟行礼,顺带在心中向李世民科普长孙晟的丰功伟绩。

  唐初和汉初一样,是一段知名度很高,但又很矛盾地处于“史盲荒漠”的历史。即后世大部分人都能对其说上一段,但又都对唐初历史的细节不了解。

  比如长孙晟就在后世名声不显,甚至许多人连他是长孙皇后的父亲都不知道。

  但只要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就一定知道一个成语“一箭双雕”。这“一箭双雕”的典故就是说的长孙晟。

  他的能力放眼整个华夏历史,也是名列前茅的外交家。

  南北朝时期,突厥十分强大。北朝几乎都要得到突厥的支持才能建立。突厥视中原王朝为自己扶持的“儿王朝”,常以“父”自称。

  为了谋夺利益,突厥常帮扶弱小的势力,打压强大的势力,好让中原保持分裂。

  隋文帝对突厥态度十分强硬,要将突厥的势力驱逐出中原。但隋朝刚建立时的军事实力还不足以完全与突厥敌对,且南部还未统一,很担心突厥趁机生事。

  此刻挑大梁的就是长孙晟。

  隋文帝授权长孙晟全权负责突厥的事。长孙晟常年游走突厥各部落中,执行“远交近攻、离强合弱”的策略。

  他运用高超的外交手段,将突厥分裂成了东西突厥,解决了隋文帝南下灭陈后顾之忧。

  他又拉一派打一派,扶植启民可汗,消灭步迦可汗,几乎没有与突厥进行大规模作战,就将突厥玩成了一盘散沙。在杨广登基的那一年,隋朝北部突厥威胁基本解除,之后十年未有边患,才有杨广能乱浪的资本。

  李玄霸:【在隋朝建立时,突厥还能自称中原王朝的“父”。然后,他们被长孙晟将军花了二十三年玩得半残了。长孙晟将军如果放在春秋战国时,绝对能与张仪苏秦掰手腕。无论是能力、毅力还是忠诚,长孙晟将军都值得被世人铭记。】

  可惜,他没有被世人铭记。

  李玄霸认为,唐初这些人差的大概就是一本《三国演义》吧。《隋唐演义》实在是不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补上这块?

  反正他将来肯定是个纨绔闲王,正好适合做写小说的事。

  李世民听完李玄霸的介绍之后,一双大眼睛完全变成了星星眼。

  好厉害!

  长孙晟长期游走于突厥,感觉十分敏锐,他立刻察觉到了李世民的视线,如鹰般的眸子射向了李世民。

  李世民:星星眼!

  长孙晟:“……”这孩子是谁?

  李玄霸:【快点自我介绍!】

  李世民立刻挺起胸脯作揖:“拜见长孙将军,我叫李世民,曾听闻长孙将军一箭双雕,一人独行突厥二十三年,为大隋解除突厥威胁的美名!今日一见,实在是难以抑制激动和敬仰的心情。请将军恕罪!”

  “倒也不是一人独行……”长孙晟表情微暖,他仔细打量着李世民,“你就是唐国公府那对神童双生子?”

  李世民立刻把缩到后面降低存在感的李玄霸拉到身边:“我和弟弟一起,才叫神童双生子。”

  长孙晟被逗得笑了出来:“的确。”

  李渊心里有些酸意:“世民,你之前说最崇拜的人是耶耶。”

  李世民抬头,惊讶道:“耶耶也去过突厥?耶耶好厉害!”

  李玄霸:“……”哥,你牛逼,你真的不是阴阳怪气吗?

  杨广笑得肚子都疼了。他又有点舍不得把这对活宝放出宫了。

  李渊被儿子堵得说不出话。他涨红着脸道:“会去的,我这就去!陛下,赶紧派臣去突厥!”

  杨广:“哈哈哈哈哈!”

  长孙晟也忍俊不禁,笑得停不下来。

  李世民看看红着脸的父亲,又看看正在大笑的皇帝和长孙将军,默默把自己比李玄霸大一圈的身体藏在了李玄霸身后。

  他双手把着李玄霸的肩膀,低着头锁着肩膀藏好。

  耶耶看不见我,耶耶看不见我。

  李玄霸无语。感谢二哥吸引父亲的怒气,或许等会儿离开行宫,父亲只会揍二哥了。

  李渊羞恼无比,拉着长孙晟,非要和长孙晟比一比“一箭双雕”。

  杨广也看热闹不嫌事大,愿意拿出自己心爱的猎雕试试。

  李玄霸默哀。可怜的雕雕。

  结局李渊不让说,反正杨广笑得厉害。

  李玄霸:【显然,父亲现在射箭主要练的是射靶子和较为温顺的猎物,比起常在突厥的长孙将军还是不如。】

  李世民瞥了弟弟一眼。不是说不让说吗?心里说就不叫说?

  “不行,你不能就这样赢了!”年轻的李渊是一个性格开朗,性情洒脱的人。

  他输了之后,也不生气,而是抓住长孙晟的肩膀不放,一副耍无赖的模样。

  杨广笑着训斥道:“表兄,你这是输不起吗?”

  李渊道:“就是输不起,我必须要赢点什么回来,不然心里不舒服。”

  长孙晟哭笑不得:“那唐国公想赢点什么?”

  李渊低头看向自己两个儿子。

  李玄霸立刻推了二哥一把。

  李世民往前冲了几步,疑惑回头:“阿玄,推我做什么?”

  李渊笑了笑,道:“长孙将军,你看我家李世民如何?”

  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提起自己,但李世民还是挺起了小胸膛。

  我超厉害!

  长孙晟若有所思:“能被陛下带在身边的孩子,自然是不错的。”

  李渊道:“我听闻你几年前喜得一幼女,正好与我家世民年龄相仿。”

  李渊做此事,可不是心血来潮。

  得知萧皇后想要给两个孩子说媒后,窦夫人和李渊都在着急地寻找合适的儿媳妇人选。

  可李世民和李玄霸现在年纪还太小,只有六岁。适龄的女童过于年幼,几乎不可能被父母带出来串门,也无从得知她们的品行。

  李渊和窦夫人只能先选家世,看看哪些合适的人家中有适龄的女儿而已。

  长孙晟家中正好有一个继室夫人所生的三岁女儿。李渊之前只是把长孙家的女儿选做备选之一,今日见了长孙晟,他就认定这家人了。

  有这么厉害的父亲,长孙家的女儿绝对不差。

  李世民又如此敬重长孙晟,肯定对其女儿也会很好。小两口感情一定会和睦。

  于是李渊便趁此机会,胡搅蛮缠了。

  长孙晟先是一愣,然后破口大骂道:“我家观音婢才三岁!李渊你要点脸!”

  李渊厚着脸皮道:“我家世民才六岁,这不是正合适吗?陛下,陛下,你也别看着啊,快帮帮臣。臣的儿子也是陛下的晚辈,长孙将军这么厉害的人,他的女儿怎么能便宜其他人家!”

  杨广慢悠悠道:“那正好,朕的皇长孙正好三岁。”

  李玄霸:“!!!”卧槽!不要啊!隋炀帝你闭嘴!

  李玄霸:【哥!你夫人要跑了!赶紧抱住你岳父大腿!】

  推推推,使劲推!

  “啊?!”李世民被李玄霸推到了长孙晟身边,疑惑地挠头,“什么夫人?啊,不管了!”

  抱住!

  长孙晟低头看着抱着自己腰的傻小子。

  李世民傻乎乎地抬头看着长孙晟。

  杨广捂着眼睛:“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得喘不过气了,哈哈哈哈。李渊,李二郎学坏了,都是你教的!你们父子真是不要脸啊!哈哈哈哈!算了算了,朕不和你抢了。长孙将军,你就答应他吧。”

  长孙晟面色有些崩溃:“陛下!我的观音婢才三岁!三岁!”

  李渊笑道:“我家世民真的不差的。你看,世民长得多俊。”

  李玄霸:【站直身体。】

  李世民傻乎乎地松开手,站直。

  李渊道:“他现在就娴于射箭,将来一定能为妻子挣得诰命。”

  李玄霸:【拉弓。】

  李世民疑惑地把小玩具弓从宦官手中拿过来,作弯弓射箭状。

  “扑哧!”刚忍住笑的杨广又忍不住了。

  李渊得意道:“我家世民的文才,荥阳郑氏同辈子弟与世民和玄霸比试,全军覆没,全军覆没懂吗?”

  杨广擦着笑出来的眼泪补充:“还有,宇文弼和高颎两个眼高于顶的老匹夫,争着收世民和玄霸当弟子。朕这两位表侄,确实非常聪慧。”

  听到宇文弼和高颎两个名字,长孙晟终于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能被宇文弼和高颎看中的孩童,长孙晟有些心动了。

  他看向收起玩具弓,仍旧一副傻乎乎表情的李世民,又看向一旁的李玄霸。

  李玄霸立刻咳嗽了一声,装作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李世民弱智的表情立刻变得睿智。

  他皱眉地跑到宦官身旁,把玩具弓递给宦官,自己拿了一杯蜜水跑到李玄霸身边:“润一润嗓子,是吹了风着凉了吗?怎么又咳了?”

  李玄霸赶紧道:“只是不小心被口水呛着了,没事。”

  李世民道:“先喝水。”

  李玄霸叹气:“好。”

  他喝完水,李世民见弟弟没再咳嗽,才放下心来。

  李世民把自己的小毛皮披风解下来,在李玄霸同款小毛皮披风上又罩了一层:“哥哥现在有些热,你先穿着。”

  说完,他指着自己的额头:“你看,我额头都有汗珠了,真的热。”

  三个大人看着兄弟二人的互动,脸上都不由浮现出慈祥的表情。

  杨广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道:“长孙将军,朕看这个亲事可行。”

  长孙晟叹气道:“陛下都说媒了,臣还能说什么?只是家女体弱……”

  李渊道:“先口头定下,待令女十岁时再交换庚帖如何?”

  长孙晟道:“唐国公如此看得起我,那我就厚颜认下这个亲家了。”

  他向杨广行礼道谢:“谢陛下说媒。将来这事若能成,臣斗胆请陛下来喝杯喜酒。”

  李玄霸见李渊愣着,无奈拉着二哥道:“谢陛下做媒。”

  李世民又露出傻乎乎的神情:“谢陛下。”究竟在干什么啊,我好迷糊。

  在场有三个人都行礼了,李渊再憨也立刻行礼道:“谢陛下。这次多亏陛下,臣终于输得不亏了!下次陛下能否再找些厉害的人和臣比射箭?臣还有三个儿子。”

  杨广一愣,笑骂道:“以后朕不会再让其他人与你比射箭了!赢了你输了女儿,谁会愿意和你比射箭?滚远些!”

  李渊嘿嘿傻笑。

  杨广和长孙晟都单手遮住眼睛,一副没眼看的模样。

  李玄霸也想捂眼睛。

  这表情,这表情啊,二哥和父亲确实是亲父子。

  李渊对李世民挤眉弄眼:看,耶耶给你“输”来了一个小妻子,开不开心?

  李世民歪头,不懂父亲奇怪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双更合一,欠账-1,15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12章。

  作息快调整过来了,松了口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