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蝴蝶大风暴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小小蝴蝶大风暴
字体:      护眼 关灯

小小蝴蝶大风暴

  杨广没留李渊吃饭,李渊一手抱着李玄霸,一手牵着李世民,回他在洛阳的宅子。

  “我们家在东京也有房子,现在还在修,等修好了,我们一家人再住进去。”李渊揉了揉许久未见的两个儿子,笑道,“我们在洛阳的宅子也很大很漂亮。”

  东京城在如今洛阳旧城往西约十五公里的地方。修建时,杨广就给权贵预留了宅院。唐国公府自然不会例外。

  之后一年,杨广会将老洛阳的住户和河北的工匠、江南的富户迁徙到东京城,称“陪京户”。原本在洛阳旧城有宅院的勋贵人家也会全部搬迁到东京城。

  李渊还想问一问两个孩子伴驾的感想,但李世民和李玄霸回到父亲身边,紧绷的心一松,都困了。

  双生子肩膀挨着肩膀,脑袋靠着脑袋,居然已经睡着。

  李渊看着马车外说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孩子的回答,转头一看,才发觉他们已经睡着。

  “二郎和三郎都安静下来时,才能看出他们真是一对双生子。”李渊用手比了比两个人的脸,失笑道,“早听夫人在信里叹气,二郎比三郎大了一圈。还真是一圈。”

  他把自己上马车后解下的大氅盖在两个孩子身上。

  “辛苦了。”

  李渊看着两个孩子疲惫的神情,轻声道。

  ……

  李世民和李玄霸一觉睡到了第二日。

  等他们睁眼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躺在了洛阳家中的大床上。

  李玄霸小幅度地打哈欠,伸懒腰。

  李世民像是活泼的猴儿似地从被窝里窜出来,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催促弟弟快起床。

  我们回家啦!走!去找耶耶玩!

  李玄霸翻白眼。找李渊有什么好玩?还不是你们两个人射箭,我在一旁观看。

  “醒了?你们老师都等着了。”李渊听到动静,立刻进来抱怨道,“昨日你们该和我说了老师的事后再睡啊。”

  虽然这么说,李渊还是顶住压力,不顾可能会被人说礼数不周,也让两个孩子睡到了自然醒。

  还在打哈欠的李玄霸立刻闭上嘴,利落地从床上爬起来。

  李世民急匆匆跑出门洗漱:“啊啊啊啊耶耶为什么不早点叫我和阿玄醒来!”

  李渊笑道:“还没等一会儿,不急……唉,小心!”

  李渊话音未落,李世民的小短腿就绊在了门槛上。

  李世民双手抱头,咕噜咕噜滚了出去。

  李渊吓得直追。

  衣服套了一半的李玄霸:“扑哧……咳,二哥小心。”

  他知道二哥摔了他应该关心,但二哥滑稽的动作真的好笑。不能笑不能笑,要友悌。

  李渊把地上的李世民提起来的时候,李世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手臂上有一点乌青,什么事都没有。

  李渊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哭笑不得:“你还真是皮实。”

  李世民得意道:“娘亲也这么说!”

  李渊虚虚在李世民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这可不是夸你。赶紧洗漱,你们老师还等着。”

  李玄霸慢悠悠迈出卧室:“哥,没事吧?”

  李世民道:“没事!还有!别以为我没听到你刚笑话我!阿玄你等着!”

  李世民张牙舞爪,要去教训弟弟,被李渊死死拽住后领,扑腾半天扑不动。

  李玄霸继续慢悠悠去往洗漱的地方走,并且再次响亮地“扑哧”了一声,把李世民气得嗷嗷叫。

  还好两人想着老师还等着,没有多闹腾。

  迅速洗漱完后,李世民和李玄霸跟着李渊去拜见老师。

  宇文弼、高颎、虞世南三人已经喝完了一盏茶汤。

  李世民和李玄霸连忙道歉。

  三人笑了笑,都没在意。

  谁都知道伴驾时有多紧张,两个孩子回家后多睡了一会儿,是小事。

  “听说你们很快就要回大兴城。我等还要在洛阳伴驾,一时半会儿不能回去。但你们功课不能耽误。”高颎地位最高,最先开口。

  三位老师都让仆人取出一个很大的木匣子。

  李世民和李玄霸神情未动,李渊眼皮子跳了跳,有些头皮发麻。

  三个大匣子里全是要读的书要做的功课?两个孩子真是辛苦了。

  李世民很开心,大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李玄霸心情有些复杂。

  史书中记载,杨广自登基后很少回大兴。大隋的朝中重臣也跟着他东奔西跑。现在他和二哥要回大兴城了高颎、宇文弼和虞世南三人还要继续跟随杨广留在洛阳,他以为他们之间的师生关系或许就断了。

  没想到三位老师如此负责。

  高颎、宇文弼和虞世南不仅仅是来送书送功课的。

  李渊的探亲假时间有限,他前几日就已经和洛阳的朋友们说了离开的时间,明日就会出发。所以三人今日过来,还要再给李世民和李玄霸补补课。

  李世民和李玄霸都很聪明,书上有了他们的笔记注解,两个孩子应该能在其他老师的辅佐下自学。

  但他们还是要先把纲要给两个孩子讲解清楚,这样上手会更容易些。

  李渊本来打算进入带着孩子们去串门,顺带炫耀一下他家这对深得皇帝喜爱的神童双生子。

  结果三位老师给李世民和李玄霸讲了一日的课,到天色蒙灰的时候才离开。

  李渊耐着性子陪两个孩子听了一日的课。

  他送走三位老师时额外又补了一份拜师礼。三人没有拒绝。

  李渊回来时,对李世民和李玄霸感慨道:“我之前虽听过他们三人的文名,今日一见,才知道他们的才华比文名更加耀眼。”

  李世民道:“可是耶耶,你打了好几次哈欠,一直在走神。”

  李玄霸:“……扑哧。”

  李渊恼羞成怒,把两个孩子抓起来夹腋窝底下,飞速原地旋转身体。

  李世民“咯咯”笑得像个小鸡。

  李玄霸闭上眼。幼稚!

  ……

  李渊命人打包好了行李,本打算用过午膳就出发,却因太子的来访,只好又把回家的时间推后。

  太子杨昭是一个胖乎乎的和善人,被惹急了也不会骂人,顶多吼一句“大不是”。

  他的性格与其父杨广是两个极端。

  杨昭心胸十分宽广,仁爱友善,生活节俭。他自幼就被隋文帝和独孤皇后亲自抚养,深受祖父祖母疼爱。隋文帝和独孤皇后废太子,据说也有因为认可杨昭的缘故。

  李玄霸听了这个故事,脑海里不由冒出了“好圣孙”三个字。

  可惜,后世的“好圣孙”都被他们的父亲委以重任,继位之路很顺利。杨广却是不喜欢这个他父皇母后的“好圣孙”。

  特别是进谏的人大多都围在杨昭身边,希望通过杨昭来劝说杨广。杨广就更不待见这个儿子。

  对杨昭而言,父皇若对他不满意,他就加倍孝顺,让父皇安心满意就好。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宽体胖的人,不会因此事怨恨或郁闷。

  “表伯,表侄阻拦你回大兴,实在是抱歉。”杨昭一来就拱手道歉,“可否请表伯晚些时日回去?嗣昌想与表伯一同回大兴。”

  李渊和这个表侄很亲近。

  他装作生气道:“柴绍那竖子,他身为太子的护卫,刚与太子一同来洛阳,怎的说要回去?要回去就自己回,还想蹭我的车?他敢来亲自和我说吗?!”

  杨昭笑呵呵道:“嗣昌自然是不敢的,所以我不就来帮他了?他五月就要成婚,现在急着回去准备。都拖了一年了,我见他那焦急模样,实在是于心不忍。”

  李世民好奇道:“太子,为何柴兄非要和我们一同回去?”

  杨昭有些犹豫:“这个嘛……”

  李玄霸道:“柴兄想借父亲的势,好向陛下请假。”

  杨昭立刻道:“我一定会劝说父皇,再多给表伯几日探亲假,不会耽误表伯与家人团聚!”

  李世民拉了拉父亲的袖子,道:“耶耶,你就同意吧。虽然我很不希望阿姊离开家,但……哼,看在他挂念着阿姊的份上,帮他一把。”

  “我没说不帮他。”李渊按了一下二儿子的脑袋,“我只是生气他为何如此胆怯,让太子给他当说客,自己不敢来。”

  杨昭笑道:“他可没有让我给他当说客,是我来拜访表伯和两个神童表弟,顺带替他当说客。”

  他低头看向李世民和李玄霸:“可还记得我?”

  李渊拍了一下杨昭的肩膀,笑话道:“刚二郎和三郎都给你行礼,叫你太子了,你说他们可否记得你?”

  杨昭道:“他们虽然知道我是太子,但不一定记得我曾经抱过他们,他们还曾尿到我身上的事啊。”

  李世民瞪大眼睛:“还有这事?”

  李玄霸立刻道:“肯定是二哥干的。”

  李世民推搡了李玄霸一下:“什么坏事都是我做的是吗?”

  李玄霸身体晃了晃,严肃道:“对。”

  李世民又去推李玄霸。

  李玄霸绕到杨昭身旁。

  李世民想要“追打”弟弟,被李渊用手指勾住了后衣领,不准他欺负弟弟。

  杨昭看着两个表弟活泼的模样,想起来自己同样活泼可爱的孩子,笑容越发慈祥。

  “别在太子面前胡闹。”李渊不轻不重地训斥了两个孩子一顿,吩咐仆人把行李放回去,“太子,你说有事要来找我,是何事?”

  杨昭道:“我有些事想要请教表伯。”

  李渊松开勾着二儿子后衣领的手指,驱赶儿子们去庭院玩耍,与杨昭去了书房。

  李渊刚一松手,李世民就朝着李玄霸乳虎扑食扑了过去。

  李玄霸只跑了两步就被哥哥追赶上,头顶的揪揪毛都被拽散了,抱头蹲防。

  李世民嚣张大笑:“你还敢不敢说我坏话!”

  “不敢……”李玄霸瞅准二哥松懈的时机,踩了二哥一脚。

  李世民抱着脚跳。

  李玄霸立刻起身逃跑,但没两步又被李世民追赶上,继续抱头蹲防。

  李渊和杨昭正走到走廊上,通过走廊的雕花窗户看到这一幕,都无奈极了。

  杨昭道:“三郎打不过二郎,为何还要挑衅二郎?”

  李渊道:“大概这就是倔强和自尊吧。”

  杨昭笑着摇头。

  两人继续往书房走,没去管兄弟。

  亲近的兄弟,哪有不打架的。看李世民和李玄霸,也没有真打出火气,不过是玩耍。

  李世民和李玄霸“互殴”了几回合,待李玄霸气喘吁吁叫停的时候,李世民抱着手臂停下来:“认输了吧?”

  李玄霸擦着汗道:“认输认输。”我为什么要和天策上将打架?我脑抽了吗?

  李玄霸每次打输了都会反省,但每次李世民挑衅他,他还会热血上头。

  这大概就是灵魂被身体激素影响,不得不幼稚吧。

  “要再玩一会儿吗?还是去看书?”李世民待弟弟气喘匀了,才把弟弟从地上拉起来。

  “我去看书,你还是再练练你的弓箭。我们在这里多留几日,你未来的岳父一定会来拜访,说不定会考校你的弓箭。”李玄霸擦着汗道。

  李世民让仆人拿来干净的布给李玄霸擦脸。

  李玄霸身体虚,玩耍一会儿就会出一身虚汗。仆人随时都备着帕子。

  “什么未来的岳父?”李世民疑惑。

  李玄霸更疑惑:“你昨日订下的未来岳父啊。”

  李世民:“?”

  李玄霸:“?”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

  李玄霸捂脸:“天啦,你该不会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昨日发生了什么吧?”

  李世民挠头:“什么?”

  李玄霸十分无语。他一边和李世民一起往校场走,一边将昨日之事详细解释给李世民听。

  李世民停住脚步,瞠目结舌:“我现在就有妻子了?我才几岁?那个女娃才几岁?我们兄长都刚订婚!有这么急吗!”

  李玄霸道:“大概是因为萧皇后想给我们和兰陵萧氏牵线,所以父亲娘亲先给我们定下婚事,成不成没关系,得堵住萧皇后那边的说媒。你的妻子,本就只会在长孙氏、窦氏、独孤氏等勋贵中选择。既然你这么敬仰长孙将军,父亲又和长孙将军比射箭后认可了长孙将军,就顺水推舟给你定下了。”

  他说了一大串后,觉得累,便换成心声:【父亲借由昨日比射箭定下你和长孙家的婚事还有个好处,这看上去像是父亲突发奇想,还得了皇帝的认可。就算萧皇后听到了,也不会认为是我们家故意给她没脸。】

  李世民抱头:“好复杂啊。”

  李玄霸:【放心,你妻子非常好,你一定会喜欢。】

  李世民惊讶地看向李玄霸:“这个你也知道?她才三岁吧?”

  李玄霸:【她本就会是你的妻子,只是订婚没这么早。】

  李世民笑道:“怪不得你昨日那么急。”

  他压低声音道:“是因为陛下开玩笑说,要让长孙家那女娃和皇孙定下?”

  李玄霸冷哼。赌上唐太宗黑的尊严,杨广敢拆这对cp,他就敢让自家二哥再增加一条强抢别人未婚妻的污点!我唐太宗黑怕过谁!

  李世民失笑:“她有多好,你非要这个嫂子?”

  李玄霸:【你将来见了就知道了。我现在和你说了,你拔高了期待,将来不满意怎么办?她现在也是个孩童而已,肯定不符合你的期望。】

  李世民双手枕在脑后,和李玄霸继续往校场走:“也对,感情都是处出来的。”

  李玄霸疑惑:【你这话从哪学来的?】

  李世民道:“娘亲和阿姊都说过。”

  李玄霸不说话了。

  对娘亲和阿姊而言,她们夫妻间的感情处出来了吗?在她们自己看来,应该是处出来了吧。

  李世民小声道:“阿姊未来如何我还不知道,但我肯定不会像耶耶对娘亲那样,明明娘亲是对的,他就是不听。如果那女娃将来和娘亲一样有本事,我肯定会好好听她说话。”

  李玄霸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笑容:【嗯。不过她大概会和娘一样,太注重别人的看法,宁愿自己受委屈。所以二哥以后要多劝她别太贤惠。只要自己过得好就行,你会保护她,她不贤惠也没关系。】

  李世民放下手,把着弟弟的肩膀道:“阿玄,这话你和你嫂子说去。”

  李玄霸:“哈?”

  李世民理所当然道:“你嫂子,你有什么说不得?”

  李玄霸:“……”那是嫂子,你让我和嫂子说什么话?算了,二哥还是个孩子,他不懂。在二哥心里,什么结婚大概和过家家似的,他估计还想着不过是一家人里多了个女娃一同玩耍呢。

  两人来到校场,李世民卖力练习射箭,李玄霸让人取来书本,坐在树荫下慢慢翻书。

  初春暖风微醺,阳光透过树叶的剪影在书本上慢悠悠移动。

  李玄霸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看二哥终于一箭正中靶心,高兴地双手举着弓蹦蹦跳跳。

  “三郎,在看何书?”杨昭与李渊聊完了正事,来校场来寻两个孩子。

  李渊已经大步跨向校场中,要向李世民好好露一手,把李世民转移到长孙晟那里的尊敬抢回来。

  李玄霸起身恭敬道:“在读《尚书》。”

  杨昭惊讶道:“读书进度如此快吗?已经在读《尚书》了?”

  他从李玄霸手中拿过书,让李玄霸不需要客气,他和李玄霸一同坐在了树荫下。

  杨昭很胖,正坐有些难受。

  这时佛教已经传入,隋朝人又常骑马,所以裤子已经是合裆,衣摆也很长,所以杨昭便盘坐在地上,就像个胖胖的佛陀。

  “是高公的字迹。”杨昭一眼就看了出来。

  他露出些许回忆的神色,道:“当年祖父给我启蒙时,也问高公要的书。”

  李玄霸好奇:“高先生为太子启蒙过?”

  杨昭眨了眨眼,狡黠地笑道:“你是不是想问,高公支持我伯父,怎还会为我启蒙?”

  李玄霸使劲摇头。

  杨昭笑道:“我知道你聪慧,窦夫人七岁能进谏,你和二郎也七岁了吧。”

  李玄霸算了算,还真是,他与二哥居然在龙舟上度过了七岁生辰。

  杨昭道:“你不想说就罢了。少说些也好。”

  看着杨昭怅然的模样,李玄霸不明白太子为何会对一个孩童露出如此表情。

  但他知道,现在还意气风发的太子,今年七月就会病逝洛阳。

  李玄霸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没打算做。

  他之前一直待在唐国公府,与太子并不熟悉,不可能突然跑出去劝说什么,别人也不会听。

  “高公说,幸亏有你和二郎在,父皇才没有走陆路回来,又白白耗费许多人力物力。”杨昭道,“谢谢你,三郎。”

  李玄霸惊讶:“啊?”怎么还和我与二哥有关系?!

  杨昭笑道:“你竟然不知道?”

  李玄霸使劲摇头。

  杨昭道:“你和二郎向南阳和母后进谏,希望体恤民力,还记得吗?”

  李玄霸先摇头,然后垂首沉思了一会儿,道:“不是我,是二哥。说的是二哥问南阳公主,能不能把吃不完的饭菜给民夫一事吧?不过二哥是悄悄和南阳公主说的,皇后应当不知道。”

  杨昭道:“那就是南阳告诉了母后。母后和南阳一同劝说父皇,陆路漫长,若遇上暴雨,就赶不上回洛阳赏春了。再者不仅你病了,队伍里有些老臣也身体不适,还是坐龙舟回去更舒适。不然你们若在路上出了意外,这场南巡就不完美了。”

  李玄霸深吸一口气:“还有这事?”

  他这时才想起来史书中这个被一笔带过的细节。隋炀帝一下江都返回时,好像确实是走的陆路!

  史书记载,隋炀帝为了回程的排场,还特意在江都召群臣制定新的舆服和仪仗。

  负责此事的何稠等人为了讨好隋炀帝,将新的舆服和仪仗做得十分华丽,命令州县进贡艳丽的羽毛,羽毛符合需求的禽兽,几乎被杀绝。

  隋炀帝用这支长达二十余里的华丽仪仗回东京,把沿途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上行下效。皇帝穷奢极欲,他不需要对臣子下命令,臣子就会为了讨好他,进献华丽铺张的东西。

  这次皇帝回江都,因为仍旧是走的水路,用的仍旧是龙舟。虽然因为赶路很急,仍旧累死了不少民夫。但比起换条道走陆路耗费的民力,已经小多了。

  我不过是和二哥去郑家接受一场“考校”,小小的蝴蝶翅膀居然扇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谢谢你和二郎。”杨昭揉了揉李玄霸的脑袋,“百姓也会谢谢你们。”

  李玄霸使劲摇头:“我什么都没做,是二哥。”

  杨昭开玩笑道:“若不是你病重,父皇也不会听劝。如果表兄说你病得恰好,你不会生气吧?”

  李玄霸抿了下嘴,道:“不生气。我确实病得恰好,病得……很好。”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

  他仍旧不敢置信,他和二哥两个六七岁的小孩,居然能把一场民生浩劫蝴蝶没了。

  “阿玄,你和太子表兄在说什么!”李世民蹦蹦跳跳走过来,就像是一只兔子。

  杨昭笑道:“我在感谢你和三郎。”

  李世民笑着跳到李玄霸身边坐下:“阿玄阿玄,你也听太子说了吗?我们的劝谏成功了!”

  李玄霸道:“我们那也不算什么劝谏……”

  李世民道:“就是成功了!太好啦!”

  小小的李世民握拳:“虽然我和你还年幼,但只要去做,还是有可能成功。若什么都不做,就绝对不可能成功!”

  李玄霸没回答。

  他腹诽,是啊,如果再努力些,把唐朝蝴蝶没了就有意思了。

  但他知道,有些事能蝴蝶没,有些事不可能。

  只要皇帝还是杨广,隋朝仍旧会在短短十几年就被他玩没。

  这不是节省一次民力能避免的事,甚至也不是太子和贤臣不死能避免的事。

  太子不死,将来肯定会被杨广忌惮厌恶;贤臣不死,最好也就是疏远外放。

  “你们这次确实厉害,但这件事你们要烂在心底,不可对外说。”李渊严肃道,“你们年幼,太过有贤名,不是好事。”

  李玄霸腹诽,父亲这次倒是聪明了。

  他道:“是,父亲。”

  李世民叉腰:“耶耶,你小瞧我,我才不会乱说!”

  “好,不小瞧你。”李渊对太子道,“太子,这事其实也是碰巧,功劳是皇后和南阳公主的,我两个孩子其实没有多大作用。”

  杨昭知道李渊的担心,笑道:“我知道,我不会和其他人说,也让高公别对外说。”

  李玄霸露出犹豫的神色。

  李世民拍了拍李玄霸的手臂,道:“阿玄,你想说什么就说,何必吞吞吐吐。”

  李玄霸摇头:“没事。”

  李世民叹气:“不说就算了。”

  杨昭在这里待了许久,该回去了。

  李渊起身去送杨昭,顺便出门议事。

  他们让两个小孩继续玩耍,不必起身相送。

  李渊和杨昭离开后,李世民问道:“阿玄,怎么还在犹豫?有什么事这么让你为难?”

  李玄霸摇头道:“真没什么。”

  顿了顿,他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自己都够惨了,还同情别人干什么。”

  李世民疑惑:“阿玄,我们哪里惨了?我们过得可好了,怎么不能同情别人?”

  李玄霸:“啊?”

  李世民老气横秋道:“阿玄,我们是唐国公府的二公子和三公子,是皇帝陛下的表侄,每日锦衣玉食,哪里惨了?你这话真奇怪。”

  李玄霸愣了一会儿,突然失笑:“是啊,我竟然忘记了,我们过得可不惨。二哥,帮我拦住太子!”

  李世民笑着翻身起来:“好!”

  虽然不知道弟弟想做什么,他还是飞速迈动小短腿奔跑,把快出府的杨昭拦住。

  李玄霸气喘吁吁地跟来。

  他伸出手,对杨昭道:“太子,我有话想要悄悄对你说。”

  杨昭虽疑惑,也将李玄霸抱起来。

  李玄霸趴在杨昭肩上,小声道:“陛下很厌恶高公,认为高公仍旧心向废太子,说迟早会杀高公。太子请劝说高公,辞官归隐,切记不可再进谏。”

  杨昭的眼睛睁大。

  李玄霸又道:“因太子最近与高公走得近,陛下也对太子有微词。若陛下让太子回大兴,请太子立刻回程,不要拖延。”

  杨昭低头看着怀里一边说话,还一边喘气的瘦弱孩童。

  李玄霸额头上是亮晶晶的汗珠,满蕴着认真和严肃神情的眼眸比额头上反射着太阳光的汗珠还亮。

  杨昭长叹一口气,无奈苦笑:“我知道了。”

  他伸手用袖子替李玄霸仔细擦干净额头上的汗珠:“谢谢,阿玄。”

  因拦车驾,被李渊提起来狠狠揍了一顿的李世民嘀咕:“只有我能叫阿玄,太子也不行。哎哟,刚揍了,还揍!耶耶,我的臀股不是铁做的!”

  李渊被气笑了,你还很嚣张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七千字二章半合一,欠账-1.5,目前欠账10.5章。明天继续努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