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的忘年知己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杨广的忘年知己
字体:      护眼 关灯

杨广的忘年知己

  “就当是古书。”李玄霸道,“烧制琉璃的法子和水晶矿,换一颗火珠,我想皇帝看到我们的孝心,是会同意的。而且现在皇帝其实也不缺火珠了。你没好好观察,东京宫殿的柱子上龙头上安放的龙珠就是火珠,只是不如这颗漂亮。”

  “有道理。现在表叔当了皇帝,对以前看重的珍宝或许已经不怎么在意了。不过我有更好的法子。”李世民眼珠子转了转,对弟弟招手,“附耳过来。”

  李玄霸嫌弃道:“何必弄得神秘兮兮?”

  李世民嘿嘿笑道:“这是你说的,仪式感!”

  李玄霸叹了口气,凑上前听哥哥“充满仪式感”的谋划。

  李世民说了一会儿,李玄霸皱了一会儿眉头,补充了几句,李世民继续说。

  待窦夫人来查寝的时候,两小孩才钻进被窝。

  窦夫人离开后,李世民爬起来,伸出手掌:“最后的仪式!”

  李玄霸也伸手,和李世民“啪嗒”击掌。

  “目标,夺回娘亲/母亲的火珠!”

  ……

  李建成又气了独孤老夫人一次,但没有挨打。

  独孤老夫人把此事瞒下来了,不准别人告诉李渊,还着重警告了窦夫人,不准她嘴碎。

  李渊向来忽视后院之事,除非有人主动告诉他,否则他不会主动打听,自然就不知道此事。

  窦夫人在心里叹了口气,闷头和李渊一同整理将要呈给皇帝的珍宝,有些心灰意冷了。

  不过心灰意冷也是一时的。只要有机会,她还是会尽力教导孩子。那是她亲生的孩子。

  李世民和李玄霸要入宫。李渊犹豫了一下,想着两个孩子讨好了皇帝,或许对他和李建成也有益处。再者皇帝曾经说过,等李玄霸身体好了,带进宫给他看看。李渊就带着两个孩子入宫了。

  杨广正在看歌舞,宣了李渊进来后,嫌弃地把李渊赶走,只留下李世民和李玄霸陪着他。

  “李三郎,身体终于好了?”杨广关心道。

  李玄霸道:“谢陛下关心,还是有些咳嗽,但已经没大碍了。每逢换季,小子总会生场病,都习惯了。小子此次入宫,是把已经拖延了许久的贡品香皂和皂液样品给陛下送来。”

  李玄霸把怀中抱着的小箱子亲手递到杨广面前。

  杨广没有让人检验,就直接打开箱子,取出了香皂闻了闻:“奶味的?”

  李玄霸道:“是羊奶的。给陛下做的香皂和皂液不是热加工,而是冷加工。这样做会耗费百倍工时,但能保留更多护肤成分。”

  李玄霸咳了几声,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心中叹气。好吧好吧,弟弟又不耐烦说话了,该我这个传声筒上场了。

  于是李玄霸在心里吹嘘甘油和羊奶的护肤成分,并画了花卉护肤精油的大饼。李世民双手比划,眉飞色舞当传声筒。

  李玄霸以为自己已经够会吹了,没想到二哥手舞足蹈的描述,比他的更加生动有趣,听得杨广眼中异彩连连,不断捋着胡须点头,就像是听说书似的。

  李玄霸不由思维发散。如果二哥到现代社会去当个卖货主播,估计能成为卖货界一哥。

  不过以二哥的本事,估计到了现代也会是个驻外维和将军之类的,不可能去卖货。

  “好,好,不愧是汉宫秘方。”杨广立刻就唤宫人用金盆端来温水,试了试羊奶皂。

  他试了用打泡网和不用打泡网两种方式。皂液就像是羊奶一样从皮肤上流过,洗过之后,杨广捏着自己的手,觉得自己手背皮肤好像滑嫩了不少,好像常年握刀拉弓的老茧都变软了。

  李世民继续以李玄霸的心声为基础,胡扯这羊奶皂的工艺有多么复杂,成品率有多低,保质期还只有一月。

  李玄霸总结的网络卖货经验。买手工艺品的顾客要的就是独特不稳定,那叫艺术和稀有。

  如皇帝这样不缺钱的豪客,一个月的工期要说到一个季度,百分之五十的成品率要吹到百分之五,三个月的保质期只能说一个月,这样才符合他的身份地位。

  李世民总结,这大概就是阿玄嘴里的“人傻钱多速来冤大头”吧。

  古往今来人们总结的教训就是人们从来不接受教训。李玄霸能骗得了现代人,也能骗得了现代人的老祖宗。

  咳,好像反了。

  总之,杨广被李世民哄得一愣一愣的,本来想着分一块给皇后,都有些舍不得了。

  李世民见吹过头,忙说供帝后和太子、太子妃用应该还是没问题,还能余下一些赏人。但全宫殿里所有贵人都用上,大概是不可能的。

  李玄霸补充,除了羊奶皂,根据不同人的肤质,他还能定制专属洗浴护肤用品。比如小皇孙就最好不要用花卉精油做的护肤品,容易过敏。羊奶皂相对最温和。

  补水的,滋润的,杀菌的,去痘的……李玄霸掰着手指数着,然后感叹道:“汉宫四百年,真是太厉害了。可惜大部分书籍都逸散在了战火中。”

  李世民道:“所以陛下才要编书啊。把孤本残本找出来编撰成一部囊括万物的图书,真是太厉害了!”

  杨广谦虚地颔首,夸得好,继续夸。

  杨广对贡品香皂和皂液很满意。他唤来官吏,直接定下了这件事。

  贡品都是采购,李世民和李玄霸是能赚钱的。而且为了贡品原材料的稳定,李世民和李玄霸还能在皇庄里直接调用需要的原材料。

  别说牛羊马奶花卉水果,就是珍贵草药,李世民和李玄霸也有调用额度,拿着宫里批的条子可以直接拿。

  当然,等实际操作的时候,各层打点和回扣也是需要的。古今中外都是如此,皇帝自己也知道,李玄霸也很熟练。

  贡品供应链的事,等出宫了才会慢慢谈。在杨广这里,此事就算结束了。他只需要每个月按时看到贡品。

  杨广慷慨道:“你们做得很好,想要什么赏赐?”

  李世民和李玄霸对视一眼。

  重头戏来了。

  杨广看着两人踌躇的模样,打趣道:“要赏赐还让你们为难了?”

  李世民拱手:“我和弟弟确实有想要的赏赐,但有些犹豫是否说出来。但无论是君王发问还是长辈发问,身为臣子和晚辈的我和阿玄都不该隐瞒。”

  李玄霸拱手:“前些日子兄长酒后失言丢官,父亲母亲十分焦急,想来陛下这里为兄长求情赔罪。这事陛下肯定早已经知道,父亲正在四处求购骏马。”

  杨广捻须微笑:“李渊平时很吝啬,送两三匹马给朕都要心疼许久。为了儿子,他倒是舍得了。”

  马是战略资源。李渊求马的事当然瞒不过他。

  李世民道:“父亲让母亲所出的替兄长赔罪的礼物中,有一样火珠乃是外祖母留给母亲的嫁妆。外祖母向武帝求来火珠时,曾让僧侣道士给火珠加持符咒,避祸挡灾,咳,还加了一些防止遗落的咒术。听闻先文献皇后殿下曾嘱咐母亲好生保管,不可轻易示人。”

  李玄霸道:“母亲担心咒术有问题,但……父亲不太信这个。要赔罪,自然要送最珍贵的礼物。母亲嫁妆中的宝石中,火珠是最大的,最适合赔罪。”

  李世民愁眉不展道:“我和阿玄很担心宝物是否真的有问题,就查了很多古籍,然后发现……唉,发现火珠是西域商人胡吹的西域珍品,其实我华夏大地早就有了,这火珠其实并不算珍贵。”

  李玄霸撇嘴道:“我们和父亲说了,他不信。可就这样把假的珍宝献给陛下,这、这我们身为臣子和晚辈怎能做此事?所以我和二哥就商量将此事悄悄告知陛下,请陛下定夺。”

  一说起窦夫人的嫁妆火珠,杨广心中就浮现出那一颗金灿灿的珠子。

  说实话,他是想要的。

  虽然他已经搜集了许多火珠,其品相与窦夫人嫁妆中的火珠差不多的有不少。但当年看到火珠的心动,仍旧留在他的记忆中。

  但李世民说起“嫁妆”“符咒”时,杨广的心动就没了。

  他当然知道这颗火珠其实是北周武帝留给窦夫人的嫁妆。北周武帝虽灭佛,但也担心灭佛会引来诅咒,所以宫中养了许多异人。

  火珠奇异,一直是佛教重宝,据说是太阳精华所化,只要对着太阳,没有火就能点燃柴火。

  这样的宝贝,北周武帝当然会让异人对其进行念咒加持。

  杨广想起母后当时给窦夫人清点嫁妆时私下对他开的玩笑,“我们杀了北周皇室所有男丁,这些东西中不知道多少下了咒,我看着就心里发怵,还是让窦氏赶紧拿走”。

  他当时认为这肯定是开玩笑,因为大隋所用北周珍宝不在少数,哪可能怕什么咒术。

  但他想起窦夫人嫁妆中的那颗火珠过于璀璨的模样,听了李世民的话,那“神异”就变成了“妖异”,有些膈应。

  毕竟是北周武帝把玩过后赠送给窦氏护身的佛宝,不会真的会伤到他吧?

  杨广最近老是做噩梦,梦见杨勇的鬼魂来找他索命。虽然杨广不怕杨勇,但也有些疑神疑鬼的。

  杨广本来想骂李渊,送什么加了咒术的晦气玩意儿进宫,你是不是还要巫蛊啊?李世民那句“火珠假的,我们中原大地早就有了”,把杨广砸懵了。

  杨广打断李世民和李玄霸的一唱一和,皱眉问道:“火珠不是海外奇珍,佛门至宝吗?!”

  李世民道:“火珠和水玉其实是一类玉石。神怪志异小说中的太阳精华‘火珠’、万年不化寒冰‘冰精’、水中精灵化身的‘水精’,其实都是指的它。它只是埋藏在地下的一种矿石,虽然漂亮,但其实没有那么多功能。”

  李玄霸道:“我和二哥把记载水晶石的书都带来了。”

  杨广赶紧让两个孩子把书拿到他的身边,给他介绍水晶石。

  李世民拿起一本“古”书道:“我们最初是从这本从西市淘到的残本上看到火珠和水晶是同一种东西……咳,陛下,不过我们受骗了,这不是古残本。”

  杨广正想问这是何残本,听到李世民说“受骗”,哭笑不得:“受骗?”

  李世民展开残本道:“泛黄的地方太均匀,一看就是染的。”

  其实李玄霸之前染得很自然,现在是重新染成了“不自然”。

  李世民指着蛀虫洞:“蛀虫啃书页,虫洞边缘应该是参差不齐的,但这虫洞……嗯,太圆了。”

  李玄霸修虫洞的时候,李世民还在一旁嚷嚷不够圆不够假,亲自上手挖洞。

  李世民又把书本上的隶书展示给杨广看:“这隶书……笔画也太尖锐了,隶书应该是圆润的。”

  折腾出半隶半楷的字体,费了李玄霸不少工夫。

  杨广拿起古残本仔细观察,笑道:“确实是今人仿古之作。你们被骗了多少?”

  李世民叹气:“整整三百钱!”

  杨广笑道:“吃一堑长一智,这三百钱就当买教训了。怎么,这残本虽然是假古书,但内容是真的?”

  李世民点头:“阿玄不管真假残本都会看,会验证。虽然这不是古书,但内容可能是从古书中抄来的。所以阿玄才会上当。”

  李玄霸:“……内容是真的,那就是古书。笔墨纸张其实无所谓。”

  李世民对杨广叹气:“阿玄又嘴硬了。”

  杨广失笑,看起这假古书中的记载。

  如李世民所说,古书是假的,但内容确实是记载的古书内容。

  水晶在古籍中又叫水玉、水碧、玉英等。《山海经》中记载,日堂庭之山和丹山东南洛水流域多水玉。耿山多水碧。

  先秦《楚辞》中“登昆仑兮食玉英”,汉代《上林赋》中“水玉磊珂”,三国《广雅》中又名“石英”,都是水晶。很早的时候,水晶就是贵族常用的装饰品。

  而且这些古籍注释中还记载得很清楚,东海郡盛产水晶。

  杨广叹气:“东海郡,岂不就是海州?先秦时属于楚地,司马相如的丈人卓王孙也曾在东海郡贩卖盐铁。民间盛传的东海水晶宫,也都是指的东海郡吧。”

  杨广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正准备把海州改回东海郡。其原因就是海州进贡的水晶讨了他的喜欢,让他觉得东海与水晶更配。

  李世民苦着脸道:“东海掘地三尺就能挖出水晶。火珠不过是大块的水晶磨成球。”

  李玄霸学着二哥的苦脸补充:“其中所谓精气,其实只是水晶矿在成长时混入了其他金属,就像是烧制琉璃时在里面加入金银丝。在东海,这样的水晶叫发晶,数量也不少。我记得陛下宫中就有很大块的发晶假山盆景。”

  杨广抬手指了一下。

  李世民和李玄霸转头。

  哦,这间宫室角落里就有一块发晶假山盆景。

  杨广被古籍中的记载气笑了:“有一群僧人为了传教,盯上了水晶神秘的色彩,所以把水晶磨成球,假装是天然的宝珠,然后四处招摇撞骗,还找到了周武帝?武帝身边的贤臣拆穿了这个伎俩,让武帝坚定了灭佛的心?还有这事?”

  李世民和李玄霸对视一眼,都摇头:“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问母亲,母亲也说不知道,只说有一日武帝突然就不喜欢火珠了。不过武帝还是给火珠加持咒语,应该是信了一点火珠是佛宝的话?”

  杨广嘴角微抽:“水晶本就可以加持咒语。”

  至此,杨广彻底失去了对水晶球的兴趣。

  他喜欢火珠,是因为火珠即使在西域珍宝中也十分独特,乃是佛宝。结果知道就是水晶磨成的球,那就没意思了。

  杨广没有怀疑李世民和李玄霸的话,因为李世民和李玄霸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古籍是真的,记载是真的,北周武帝和佛宝的故事也是半真半假的。

  有了这么多记载古人还会受骗,是因为现在没有“搜索引擎”。即使古籍中有记载,除非你正好看过这一本,不然也会被骗一辈子。这就是信息偏差。

  李玄霸对比如今古人的优势,就是现代人已经把知识整合好了,所以他只需要按照现代的知识“按图索骥”,把古籍找出来。

  大部分“神秘”的事拆穿后,如魔术揭秘一样,都会给人以“就这”的感觉。

  李玄霸搜集的古籍大多都是杨广看过的。如《山海经》《楚辞》《上林赋》这种哪个文人没看过?《广雅》更是启蒙级别的书本了。

  所以杨广粗粗扫了一眼,就觉得又扫兴又生气。

  那群西域僧人,居然用这么明显的骗术。怪不得武帝会气得灭佛。

  杨坚和独孤皇后是虔诚的佛教徒,但杨广因为自比武帝,所以对佛教的感觉就一般。

  虽然他奉承杨坚和独孤皇后的时候常修佛寺,但自己大动土木修的都是自己住的行宫,突出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神佛什么的,在这位自诩千古一帝的帝王眼中,都不值得多看重。

  对这一点,李玄霸还是挺敬佩他。

  行宫改朝换代后可以继续用,也可以拆除;修佛寺,将来不知道造就免税佛门地方豪强,和牛皮癣似的。

  杨广正准备西行。拆穿西域珍宝之后,杨广对西域的好奇都少了一些。他决定不西行了,直接去北巡找突厥。

  修运河只是千古一帝的第一步,好大喜功的皇帝就没有不重“武功”的。杨广准备先找有点不老实的高句丽练练手,等高句丽投降之后,杨广给自己树立的最大的“武功”自然是征服突厥。

  比起高句丽,突厥才是中原王朝心腹大患。他父皇压制了突厥,他就要完全扫平突厥。

  李玄霸这蝴蝶翅膀,扇了一点,驰道少修了一两条,但没扇太多,杨广还是决定开春就离开大兴城。

  得知“火珠”的真面目后,杨广就十分随意地答应了李世民和李玄霸想要的赏赐。

  本来杨广想直接让窦夫人换一个送,但李玄霸委婉提起先帝先后非常信佛宝,若直接拆穿佛宝,恐怕不是很妥当。

  杨广笑话道:“我看你就是担心你父亲又在你们母亲的嫁妆中挑挑选选其他东西。李渊这人也真是的,唐国公府又不穷,盯着女人的嫁妆,实在不像话。”

  对这一点,就连仍旧很喜欢耶耶的李世民都不住点头。

  于是杨广决定先收礼,然后将佛宝火珠赐给李世民和李玄霸,以全两个孩子对他的忠心和对窦氏的孝心。

  火珠赐给李世民和李玄霸之后,窦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帮忙保管御赐珍稀物品。但御赐之物不能送给他人,甚至不能给家中其他人用,没人能逼窦氏把嫁妆火珠拿出来再送一次人。

  李世民忍不住在心里高喊:【耶!!!】

  李玄霸嘴角也浮现微笑。

  杨广慷慨道:“这火珠朕本就不需要,不算赏赐。你二人再想一件赏赐……你们拆穿了火珠骗局,可以多要一项赏赐!”

  李世民想了想,道:“我没什么想要的……啊,我想起来了,阿玄很馋宫中藏书,常说想给老师们打下手,能帮忙看书。总让太子殿下带着去不太合适。”

  杨广随手丢了个令牌给李玄霸。

  李玄霸没反应过来。

  李世民一个横跳,轻松接到了令牌,得意洋洋道:“阿玄手笨,还是我厉害。谢陛下!阿玄,快说谢谢陛下。”

  李玄霸这才回过神,赶紧谢恩。

  杨广道:“三郎想要什么?是为二郎求?”

  李玄霸想了想,道:“我想请求和陛下单独说些话。”

  杨广还没答应,李世民惊讶道:“为何?你有什么话还需要瞒着我?!”这和原本计划的不一样!

  李玄霸道:“就是不想告诉你。”

  杨广把李世民往李玄霸面前凑的小脑袋挡开,失笑道:“好,不告诉李二郎。来人,把李二郎带走。”

  李世民不高兴道:“阿玄!你还是不是我弟弟了!怎么能瞒着我!”

  杨广打了个响指:“捂嘴。”

  宫人笑着把李世民的嘴捂住,把李世民提溜了出去。

  杨广笑道:“朕也很好奇,三郎有什么话需要瞒着二郎。”

  李玄霸先起身走到杨广面前,恭敬跪地叩首后,才起身正坐着道:“我先天体弱,孙医师曾言,我很难活到弱冠。”

  杨广一愣,然后表情露出一丝怅然和同情。

  其实这件事他隐约听御医和萧皇后提过。只是那时两个孩子对他就是逗乐的晚辈,所以他没有多在意。现在李玄霸当面提起,他又对两个孩子多了些好感,所以不由牵动了些心绪。

  李玄霸垂着头道:“前些时日兄长酒后失言,我和二哥被训斥,我才明白,嫡长兄和寻常长兄是不同的。而二哥才华横溢,将来肯定很艰难。我身体极弱,连做官都难。仔细想想,我只能为二哥积攒些金钱俗物。这样二哥将来自己打拼时手头宽裕些,或许会少吃些苦。”

  他再次叩首:“所以我请求陛下以皇家的名义参与我的生意,给我一个类似宫廷商人的权力。这样我就能越过唐国公府,为二哥多攒些私房钱。”

  杨广看着跪在地上的瘦弱孩子,心情极其复杂,久久不能言。

  杨广起身,将瘦弱的孩童扶起来:“何至于此?有朕在,唐国公府不敢偏心。”

  李玄霸道:“法理人伦不容更改。陛下日理万机,天下间让陛下烦心的大事多着。我无论是身为臣子还是身为晚辈,都不该让陛下为这点小事多操心。何况若这点小事都次次让陛下做主,岂不是显得我和二哥很没有本事?我和二哥还是有些自持才高傲物的。”

  杨广忍俊不禁:“你二人确实有些自傲。你就只请求这个?朕看那李建成很是平庸,让你二哥继承爵位也是可以的。”

  李玄霸使劲摇头:“家和万事兴,兄弟友悌才是最重要的。朝廷法理更是不能也不应该改变。兄长是我和二哥同父同母的胞兄,我和二哥理应退让。再者,这天下之大,朝堂之大,陛下又是我和二哥的表叔,二哥有的是机会建功立业。我只是不想二哥将来伸手向唐国公府公中要钱时,会让兄长不满。”

  杨广说的话,李玄霸一个字都不信。

  虽然杨广是嫡次子继位,他在别人说他是嫡次子的时候会生气,也厌恶无能的嫡长,但谁要是在他面前诋毁嫡长继承制,那么杨广一定会动杀意。

  正因为他是夺嫡,才更要维护嫡长,以证明自己不是夺嫡,是父皇母后的选择,是正常继位。只是嫡长兄被废,他成了嫡长。

  他不是什么夺嫡,是正统继位。

  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先上车的人大多会焊死了车门。

  杨广对待嫡次子杨暕的态度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历史中太子杨昭病逝后,杨暕认为按照顺位自己就应该是太子,便以太子自居。但杨广居然因此就猜忌杨暕,派人严密监视杨暕,杨暕几乎是被软禁。

  这对父子死的时候,杨广还问是不是杨暕政变,而杨暕还以为是杨广要杀他一直喊冤。

  “夺嫡”就是杨广的心魔,哪怕杨昭死了,杨暕身为杨广当时唯一成年的儿子,幼子赵王还在襁褓中,杨暕都不能露出“夺嫡”的念头。

  至于杨暕那些治下不严、奢侈、与寡妇私通的“罪”,在当时宗室子弟中不算什么。杨广以前就知道了,并没有太在意。当要惩治杨暕的时候,就是“死罪”。

  所以杨广虽然“同情”李世民和李玄霸,在一些小事上会为他们出头。但他们二人若是露出想违背法理的念头,立刻就会被杨广厌恶。

  杨广不允许别人挑战规则,尤其是“尊卑”规则。

  但李世民和李玄霸与李建成的矛盾已经摆在了明面上。连一个香皂铺子都能弄出这么多事,将来不知道还有多少矛盾展现在杨广面前。

  为了不让杨广到时候脑袋一抽,李玄霸先给杨广打预防针,提前做出受害者的模样,并且坦露心迹。

  他活不到弱冠,所以无论做什么都不是在试图谋夺李建成嫡长子的地位。

  二哥自傲,会自己挣功劳,也不会眼馋李建成的地位。

  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攒点别人看不上的黄白俗物,让二哥将来自立的时候能过得舒服一些。

  这个“皇商”的权力,还能把二哥从他的事业中“剥离”。

  自己擅长经商,但经商确实不是什么好名声。二哥玩个书铺就够了。

  李玄霸这次细细准备了许久,但他没想到,杨广居然会如此直接地试探他这个孩子。

  还好自己把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也做了应对。

  一个被御医和民间名医都判定很难活到弱冠的孩童是惹人怜爱的。

  士人们看不上的商贾之事是惹人轻视的。

  怜爱和轻视合在一起,麻痹了杨广。

  何况谁会想到一个七岁孩童会算计一个欣欣向荣大帝国的皇帝呢?

  就是李世民知道弟弟在说谎,也想不到李玄霸为何非要和皇帝合作。

  难不成还真想赚钱?赚钱可以问皇帝要赏赐啊。

  杨广叹气道:“你将来该不会还想把你的铺子转给大雄?”

  李玄霸道:“那要看父亲会不会给我娶妻了。我还是要留些给家人的。”

  杨广失笑:“你倒是实诚。罢了。你又想做什么生意?”

  李玄霸道:“香皂脂粉生意正好用皇庄的材料。”

  杨广道:“这个朕已经允许你了。”

  李玄霸露出了自傲的笑容:“我看到西域人用我大隋本就有的水晶鼓吹佛宝,高价卖给我们。我也想把大隋的商品高十倍百倍的价格卖给他们。父亲讨好陛下抠抠索索的,只知道用钱买马。我讨好陛下,就让西域人把他们好鹰好马双手奉上。”

  李玄霸张开瘦弱的手臂画了一个大大的圈:“让西域诸国进贡,他们总会不愿意给太珍贵的物品。我与他们做生意,才知道他们究竟什么最珍贵。而且商人重利轻忠义,只要有足够多的金钱,他们连西域诸国不愿意提供的骏马宝刀宝甲也会乖乖送来。”

  “我在《汉书》中看到,许多汉使以通商的名义为大汉夺取利益。见到长孙将军后,我更是对此心生向往。虽我可能活不到弱冠,但我也想为陛下、为大隋为隋使,再开丝绸之路!让泱泱大隋不需要武力征服就能万国来朝!”

  杨广看着脸颊微微凹陷,显得眼睛更大更明亮的表侄。

  李玄霸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他此次北行震慑突厥,就是想重开丝绸之路!

  他谁都没有告诉,连最信任的宇文述都没有说,没想到一个孩童居然与他的志向合一了!

  杨广终于开始正视这个晚辈。

  虽然他笑着说了许多次让李二郎和李三郎成为他的冠军侯,但玩笑只是玩笑,李二郎和李三郎还是太年幼了,神童的未来会如何,谁也说不准。

  此次杨广是真的生出了遗憾心情。

  为何李三郎如此年幼?哪怕李三郎十二三岁,他都会立刻给李三郎授官。

  “放宽心,你未必不能活到弱冠。”杨广语重心长道,“朕还等你长大,给朕当左臂右膀。”

  李玄霸恭敬但自傲道:“侄儿不想把希望寄托在未来,所以侄儿现在就想为陛下做事。”

  杨广叹气,道:“你若太累,说不定会更加早逝。”

  李玄霸道:“只要能发出光芒,就算缩短几年寿命又如何?反正我的寿命本就不长。”

  杨广忍不住敲了一下李玄霸的脑袋:“你还真是……唉,果真傲气十足。大雄远远没有你狂傲。”

  李玄霸拱手:“侄儿承认,确实如此。”

  杨广失笑。

  他揉了揉李玄霸的脑袋,笑着道:“好,朕答应你。你想做什么,给朕写个奏章。会写奏章吗?”

  李玄霸:“会!”

  ……

  李世民转身背对着李玄霸,啪嗒啪嗒掉眼泪。

  李玄霸走到李世民面前。

  李世民继续转身。

  两个孩子转了一会儿圈子,李玄霸叹气:【回去的路上告诉你。】

  李世民这才擦了擦委屈的眼泪,乖乖和李玄霸一起上马车回家。

  马车上,李世民瘪嘴瞪着弟弟。他倒要听听弟弟说什么。

  其实他知道,现在弟弟告诉自己的都是不需要瞒着自己的。

  李玄霸想了想,道:“我向陛下要了皇商的权力,以后带着陛下一起赚钱。我要把你从店铺里摘出去,以后只有我和陛下合作。”

  李世民吸了吸鼻子:“为什么?”

  李玄霸道:“你将来要走仕途,过多参与商贾之事不好。我身体差,顶多当个散官。还是商贾之事更适合我,可以在家里躺着看账本。而且我喜欢钱。”

  李世民道:“这需要瞒着我?”

  李玄霸点头:“总要给陛下一种我需要瞒着你的态度,这样更真实。”

  李世民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知道他相信没有。

  不过下马车的时候,他就和李玄霸和好了,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李玄霸知道,他哥心里还是有疙瘩,而且可能猜到了一点真相。

  大概就是寿命,和告诉皇帝二哥走仕途,自己这个短命鬼赚钱为二哥铺路的事。

  但李世民不知道,李玄霸抛开他还有个原因。

  李世民很重感情。虽然杨广是个全天下被祸害的老百姓揭竿起义恨不得大卸八块的昏君,但现在他们讨好杨广,杨广对他们也是慷慨和信任的。

  李玄霸接下来要继续利用杨广掺和西域首开之事。

  他的目的是,青壮奴隶,盔甲兵器,战马!

  他要打造一支连李渊都不知道的精锐私兵!这样就算未来因自己的参与出现波动,他也能保证自己和二哥的安全,保证“逼宫”之事顺利完成!

  一个冷知识,玄甲兵是李渊组建的。二哥是带领这支玄甲骑兵的将领。

  大业十二年,李渊为击败突厥来犯,亲自训练两千骑兵;大业十三年即将起兵时,他摆空城计诱使突厥来犯,袭击突厥,抢走突厥马匹,然后先兵后礼,写信向突厥始毕可汗要战马支援。这才有了组建玄甲骑兵的资本。

  二哥并不能私自调动玄甲兵,逼宫时用的是自己和家臣府中的家兵。

  李渊在称帝之前,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豪杰。在起兵的时候,李渊其实是亲上战场厮杀。否则就算他有唐国公的资历在,天下贤才也不会来纷纷投奔。

  称帝前的李渊,那是能连射七十发,筑叛军京观,以弱胜强击退突厥的猛将,确实是李世民亲爹。

  二哥的辉煌,其实是从李渊称帝后开始。称帝后,李渊就一改曾经胆气豪气,只坐镇后方,从不亲临战场。

  李玄霸知道,他和二哥的敌人一直是李渊。

  李渊虽然有优柔寡断的缺点,称帝后又失了起兵时的胆气,也绝非废物。一招不慎,他和二哥就会满盘皆输。

  他准备早早地拉拢起自己的兵,然后将这支兵藏在阿姊的军队中,然后悄悄混入李渊的玄甲兵中。

  玄武门之变很危险,二哥差点命悬一线。

  但再加一个“黄袍加身”呢?

  他做好了利用杨广养兵的准备,但不能告诉二哥。

  这些未来太沉重了。

  而且,杨广如今是真的对他们好。

  自己没有心理负担,二哥肯定会有。

  李玄霸入睡前,翻过身背对着哥哥:【哥,等你长大了,能骑马打突厥了,我就告诉你。】

  李世民磨牙:“你又用这句话敷衍我。”

  李玄霸:【不是敷衍。】

  李世民叹气:“好吧好吧,你不想说,我还不想听呢。睡觉,晚安。”

  李玄霸:“晚安。”

  ……

  几日过后,李渊凑齐了数十猎鹰猎犬和骏马,和包括窦夫人的火珠在内的珍宝一起进献给杨广。

  杨广似笑非笑地收了李渊的礼物,然后让人从礼物中把火珠挑出来。

  “罢了,你官复原职。李建成降回六品千牛备身,再磨砺磨砺。这珠子是你夫人的嫁妆吧?你的二子三子特意向朕求了恩典。这火珠朕就赏赐给李二郎李三郎了。”杨广道,“朕虽然将火珠赐回,但经过朕之手的宝物,你可别任意送人,给朕好好供着,看到它的时候正好反省自身治家不严。”

  李渊欢天喜地地把珠子拿了回去,临走前还问:“大雄大德没问陛下再要匹马?怎么只记得母亲?”

  杨广哭笑不得,专门走下来踹了李渊一脚,让没脸没皮的李渊赶紧滚。

  李渊彻底松了口气,知道此事是真的揭过了,乐呵呵地滚了。

  “夫人,夫人!看看为夫给你带回来了什么!”李渊唤来了家里所有人,打开了匣子,“看!”

  窦夫人惊讶:“陛下没要火珠?”不可能啊,陛下绝对心仪这颗火珠。

  李渊把火珠递给窦夫人,然后左手牵着李世民,右手牵起李玄霸:“是大雄和大德的功劳。原来他们上次进宫,不仅仅是向陛下进贡香皂,还向陛下求了恩典。”

  李世民得意道:“这颗火珠充满娘亲的回忆,才不要给别人,陛下也不行,对不对阿玄!”

  李玄霸道:“二哥慎言,不可对陛下不敬。”

  窦夫人捧着火珠,双手颤抖落下泪来,嘴唇嚅动许久,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渊松开李世民和李玄霸的手,抱住窦夫人:“好了好了,没事了。毗沙门,你要以此为戒,可不要让你母亲再次连嫁妆拿出来送人。”

  李建成也很激动,赶紧道:“是!儿子铭记此次教训,绝不再在外醉酒失言。”

  李渊欣慰地点点头。自己的大儿子还是好的。

  虽然他很生气李建成没有担当,但独孤老夫人为李建成说了许多好话,他也就忍下来了。

  李渊对这件事还有些膈应,但他也相信母亲的话,李建成只是还小,经不住事,再大些就好了。他决定从今以后亲自手把手教导李建成。

  “陛下说了,虽然这火珠还了回来,但名义上是赏赐给大雄和大德的御赐品,让我们好好供起来,看着它时,就要记起这次的教训。”李渊安抚好窦夫人后,对李世民和李玄霸开玩笑道,“你们母亲曾想把这颗火珠给毗沙门的妻子,现在是不成了。你们二人谁娶妻时想要这颗火珠?要不要比赛一番?谁赢就给谁?”

  正高兴的李建成脸色微变。

  李世民和李玄霸齐齐摇头,异口同声道:“都不要,娘亲自己拿着。”

  李渊笑道:“好。我就知道你们二人孝顺。夫人,这下开心了吧?”

  窦夫人哭着点头:“嗯。”

  李世民围着母亲蹦蹦跳跳,想把母亲逗笑。

  李玄霸在一旁安静地站着,嘴角微微上弯。

  隋唐的军纪十分混乱,入城就没有不抢掠的。隋朝覆灭时,一众宫殿都遭遇了劫掠,宝物十不存一。

  就算不抢,他们也要搞些破坏。连强调军纪的李世民也无法阻止。

  比如隋朝原本藏书37万多卷。经过几代唐朝皇帝的搜集,到了唐玄宗时期,唐朝之前的书籍竟然也只有28469卷。

  乱兵不抢的藏书都如此,那些珍宝就更不用说了。

  何况杨广是一个手头很宽的人,等他北巡后,他还会多一个对外国人过于慷慨的毛病。火珠玩腻后,他可能随手就不知道丢给谁了。

  所以李玄霸知道会有些风险,也要立刻出手,把母亲的火珠夺回来。

  谁让母亲哭了?

  李玄霸的良心没多少,但还总还是有些的。

  窦夫人蹲在地上,将李世民和李玄霸紧紧抱住,不断哽咽道:“谢谢二郎三郎。”

  李世民得意:“不用谢!不过娘亲,最该感谢的是阿玄,是阿玄提议的!”

  李玄霸别扭:“没什么……是为人子该做的事。”

  李建成扫了一眼李玄霸,迅速移开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不卡剧情多写了点,万字也是三更合一,欠账-2,32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10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