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头吃亏反受益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口头吃亏反受益
字体:      护眼 关灯

口头吃亏反受益

  李世民号啕大哭,李建成满脸阴沉,其他人满脸尴尬。

  很快窦氏就急匆匆赶来。连独孤老夫人都被惊动,派来心腹仆妇打探情况。

  唐国公府供奉的医师匆匆赶来,给李玄霸扎了几针,止住了呕吐。

  地上的呕吐物已经被清理干净,但味道还未散去。

  李玄霸转移到另一个房间,捧着苦药汁子满脸看破红尘的惆怅。

  苦啊,是真苦啊。

  好不容易快刷新一月不喝药的记录,又得和汤药做伴了。

  围着的大人都散去,窦氏去安抚被吓到的李建成的小伙伴们,屋里只剩下李玄霸和坐在床边垂泪的李世民。

  李玄霸一边喝药,一边在心里对李世民道:【哥,别哭了,眼睛都肿了。】

  李世民吸了吸鼻子,嘟囔:“为什么娘不骂兄长?娘偏心!”

  李玄霸叹气。这个要怎么解释呢……

  李建成来探病把他熏吐了这件事,还真不好罚他。

  因为现在封建男人的卫生情况就是这个样子。

  华夏古代原本很重视卫生。《礼记》有云,“鸡初鸣,咸盥洗”。每日梳洗,保持整洁已经上升到了“礼”的要求。

  但宿醉这气味,只是简单洗个脸漱个口是去不掉的,何况现在漱口连清新口气的牙膏和漱口水都没有,只是用青盐。

  而沐浴,因为现在的人头发长,没有电吹风,若不注意保暖容易得偏头疼,所以一些人按照所谓的养生,不爱沐浴。

  还有的人纯粹是懒得沐浴。

  世人对士大夫的个人卫生要求并不高。

  比如白居易曾写自己“经年不沐浴,尘垢满肌肤”,苏轼也写过“衰发不到耳,尚烦月一沐”。

  若说这只是诗人抒发情感,夸张了些,王安石“衣垢不浣,面垢不洗”,因脸上污垢太多导致学生以为他得了绝症去请名医来看,名医开方“洗个脸就好了”,是写在《宋史》里的。

  更不说此时刚从南北朝过来,世家子弟以崇尚魏晋名士风范为时尚,“扪虱而谈”是一种高尚的生活态度。

  李玄霸受不了的宿醉气味,在外人看来,是一种名士的“香味”。

  酝酿了一夜的酒味难道不香吗?这连熏香都可以免了,是能引得青楼姑娘们脸红的荷尔蒙味道。

  所以李建成宿醉后带着朋友们来看望生病的弟弟,李玄霸还真不能直说自己被这些人宿醉的臭味熏吐了。

  那不仅是得罪李建成和他的小伙伴们,还是逆时代潮流的标新立异行为,会引来许多人嗤笑抨击。那些人可不会管他还只是个孩子。

  李玄霸倒是不介意这些外部评价。他知道自己将来会巴着自家二哥当亲王,这点小事上的风评完全不重要。但母亲和祖母不会这么想。

  【身为家中不能袭爵的次子,要在外做官,名声很重要。从汉时起,世家子弟养望就要从孩童抓起。若小时候传出不好的名声,长大后就很难翻身。】

  【我这身体上不了战场建功立业,只能通过荫蔽和科举。荫蔽想升官得有人推荐;科举为推荐入学,不糊名考试,选拔时也会看应试者的名声。】

  听了弟弟的话,李世民愤愤不平地用手背抹了抹眼睛,道:“明明是他们的错,为何会折损你的名声?”

  李玄霸终于把苦药喝完,李世民接过空药碗,塞了一颗糖块进李玄霸的嘴里。

  李玄霸抿着糖块继续道:【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子。】

  李世民撇嘴:“就算对外人应当如此,但关起门来,不该训斥兄长吗?为何还要你向他道歉,说是你身体不好,惹得他没脸面?”

  李世民最伤心的就是这件事。

  明明受苦的是阿玄,为什么阿玄还要忍着难受向李建成道歉?!

  李玄霸问李世民要水。

  李世民赶紧把温水递给李玄霸,待李玄霸喝完水后,将水杯放回床榻旁的小桌上。

  【娘是为了我好。因为我将来得依仗兄长过活。现在我主动认错,娘之后肯定会私下补偿我。娘对我们是很好的,别怨娘。】

  二哥现在还小,李玄霸本不想和他说这些事。但自家二哥虽然很爱哭,但脾气也很暴躁。他很担心因为此事,二哥提前和李建成闹起来。

  二哥比李建成小整整十岁,李建成已经通过荫蔽得了闲散官职,二哥还是个刚启蒙不久的孩童。二哥现在闹腾,只会传出顽劣的名声。

  对于惹怒李建成的事,李玄霸真的很无辜,很无奈。

  他真的不是故意折腾李建成。相反,他之前还试图讨好李建成。

  李玄霸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改变不了兄弟相残的未来。

  二哥年龄在那里,开国皇帝肯定是唐国公李渊。

  稍稍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玄武门之变其实不以李建成和李世民的意志为转移。李建成和李世民之间的争斗,一直都是李渊和二哥在斗法。

  只要李渊还是皇帝,李建成和李世民注定兄弟相残。

  但在兄弟相残之前,如果他能成功活过十六岁,十六岁的李世民就要跟着李渊去打仗了,病弱的自己没办法到处跑,肯定得跟着镇守后方的李建成讨生活。

  唐朝建立,他已经二十一岁。也就是说,他得仰仗李建成鼻息整整五年。

  为了那五年能好过些,李玄霸这个势利眼当然会稍稍拉近一点和李建成的关系。

  但他没想到,李建成原本只是对自己感情淡漠。自己故意几次亲近后,李建成居然有些厌恶自己了。

  几次试探之后,李玄霸看出了李建成的心思。

  倒不是李建成本性是坏的。

  首先,李建成当了十年的独子,突然多了两个得宠的弟弟,心里难免不太舒服。

  头胎和二胎的矛盾到了现代也会如此。

  何况他和二哥不仅是唐国公府盼了十年才又出生的儿子,还是一对神童双生子祥瑞。原本李建成是唐国公府所有人的注意力焦点,现在焦点转移到了自己和二哥身上,换做谁都会别扭一阵子。

  其次,李建成比自己大整整十岁。

  放在后世,就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被一个六岁的学前班小朋友缠着,肯定满心满脸都是“烦”字。自己越缠着他,他就越烦。

  自己和二哥还都过分聪明,不会李建成随意说点什么,就满脸崇拜地喊“兄长好厉害”,反倒是满脸疑惑“就这”。

  人小鬼大的小孩更烦人。谁耐烦哄小孩?!烦死了!!

  若自己和二哥再小一些,比如现在老四那个年龄,可能与李建成会相处得更好一些。

  综合以上原因,李建成对才两岁的李元吉态度不错,对不爱搭理他的李世民态度一般,对老是去打扰他的自己就有些讨厌。

  除此之外,李建成作为嫡长子,按照大家族的习惯,是当时身体还算硬朗的祖母带大。自己和二哥则与母亲更亲近。

  在祖母和母亲有矛盾的时候,自己仗着年幼多病,祖母不会生气,常偏帮母亲。恐怕李建成会认为自己不够孝顺祖母,有些看不过眼。

  两者相加,李建成就更加讨厌自己这个“熊孩子”。

  不过这点小矛盾,在他们再长大一些,小时候这些别扭情绪就会在利益和理智的冲刷下消失。

  魏晋时,华夏再次进入贵族政治,除了皇帝那一家子经常兄弟阋墙,普通贵族门阀中嫡长子的地位是无可动摇的。

  这不是后世营销号所吹的“嫡庶之分”。

  后院宅斗小说的“嫡庶”用的是棒国和欧洲那一套,孩子的地位跟随母亲的地位。华夏则是以“父”为尊,只要记入了族谱,除了嫡长子地位超然,其他儿子地位差距不大。嫡次子与庶子相比,顶多多分得一点家产,家中所投入的政治资源其实差不多。

  到了宋之后,做官基本靠考科举,嫡长子和其他孩子的差距才会缩小。

  按照如今社会的情况,科举刚兴起,科举入仕者极少,朝堂中仍旧以贵族政治为主。身为嫡长子的李建成能袭爵,地位比需要自己打拼的弟弟们天然高上许多。

  所以这时的“嫡庶”,又指嫡长子为“嫡”,包括同母弟在内的其余子皆为“庶孽”。

  李建成有再多弟弟,对他的地位都没有任何威胁。

  再者,按照“孝道”,父母在的时候不能分家。弟弟们再厉害也得老老实实跟着李建成过日子,成家立业了也只是唐国公府的“二房”“三房”“某房”。他们越是厉害,越能成为李建成的助力。

  综上所述,说难听点,现在李建成对自己再差,等自己长大了,仍旧得老老实实去找兄长修复关系,否则今后日子不会好过。

  窦氏和独孤氏就算知道李玄霸身体不适是李建成的错,也不能因这件小事去惩罚李建成。不然将来吃亏的是李玄霸。

  毕竟只有李玄霸自己知道,将来他的地位不靠李建成,而是靠当皇帝的二哥。

  李玄霸将自己的处境和“嫡庶”差别,挑了些简单的告诉李世民,不让李世民去找李建成的麻烦。

  找麻烦之后更吃亏。不如认下这个委屈,让娘亲和祖母心疼几分,要些实质上的好处。

  “好复杂。”李世民把李玄霸往里面推了推,蹬掉鞋子,挤到床榻上和李玄霸并肩躺着。

  李玄霸:【听不明白?】

  李世民:“阿玄的意思是,以后你要靠他生活,所以不能得罪他。”

  李玄霸:【差不多就是这样。】

  李世民转头看着弟弟,婴儿肥还未褪去的小脸上是孩童少有的严肃神情:“我身体好,我去建功立业,去重新赚个爵位。只要有了封爵,就能提前分家,不算违背孝道。”

  李玄霸:【啊?】

  李世民认真道:“我封爵后就把阿玄接走。哥哥养你,我们不靠李建成养。你不必讨好他。”

  李玄霸稍稍愣了一会儿,然后失笑:“好。”

  李世民重新展露笑容,他伸出手:“来,哥哥和你击掌为誓。我一定会尽快建功立业,把你接走。”

  他顿了顿,道:“把娘也接走!”

  “扑哧……”李玄霸笑道,“好。”

  “哎呀,困了,再过去点。”李世民把李玄霸往床里面又推了推,大大咧咧躺成了“大”字,“午安,阿玄。”

  李玄霸嘟囔:“我们才刚起床不久……”

  虽然这么说,但他也有些困了。

  两个孩子脑袋挨着脑袋,在屋内天井吹出的习习凉风中很快入睡。

  靠着窗户站着的窦氏不断抹着眼泪。

  她知道三郎和二郎之间的心灵感应比外人想象中的还厉害。

  三郎不开口也能对二郎“说话”。二郎虽然能听到三郎心里的话,但不能像三郎那样在心里说话。所以两个孩子对话时,常是二郎“自言自语”。

  窦氏虽听不见三郎对二郎说的话,但从二郎的回答就能猜到几分。

  “二郎和三郎也太早熟了。”李三娘一边给窦氏擦眼泪,一边叹息道。

  她本来正关上门来绣明年出嫁需要给婆家的绣活,听到弟弟这里出了事,忙赶来帮衬母亲。

  正好和李建成胡闹的人中有她未来的夫婿柴绍,她得警告一下柴绍,别把唐国公府的事拿出去乱说。

  李三娘身为女儿,也长在窦氏的膝下。李玄霸又是个乖巧体贴的小孩,常带着李世民找她玩耍,所以李三娘与李世民和李玄霸的感情更深一些。

  偷听到两人的对话,李三娘心里自然偏向两个弟弟,颇有些不好受。

  她不由嘀咕:“李建成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孩童斗气?他难道不知道三郎身体弱?探病时带来一群一身酒气的外人,这哪像个探病的模样?”

  “三娘,噤声!”窦氏严肃道。

  李三娘叹气:“是是是,我出嫁后也得娘家帮衬,也得捧着他这个未来的唐国公。”

  她心里很是憋屈。

  李三娘从小舞刀弄枪,读书作文,自以为与男儿没区别。

  待快出嫁的时候,她才明白女儿家与男子的天壤之别。

  对自己很宠溺纵容的娘亲收了自己的刀枪笔墨,让自己突击学绣活、学管家、学……伺候和忍耐。

  女儿家在自家无论如何娇贵,嫁了人后就不一样了。

  婆家再好,也不会有家中父母亲切。她不是嫁给情投意合的柴绍,而是唐国公的女儿嫁给钜鹿郡公家。其中需要注意的事,太多了。

  “我会给你多增添些嫁妆。你比娘有本事,柴绍是个体贴人,他的母亲也和善,你将来肯定过得比娘好。”窦氏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背,收起了脸上的软弱,“你出嫁后若……若有余力,在自己过得好的前提下,帮衬一下三郎。”

  李三娘笑道:“娘家兄弟才是我的依靠,不用娘你说我也会如此。”

  何况娘家兄弟中,三郎对她最好。她被关在院子中绣东西时,三郎常常偷送来兵书和地理志来给她解闷。

  虽她这辈子无缘幼时成为大将军的梦想,能看着书多做一会儿梦也不错。

  窦氏点点头,道:“不过你过得好才最重要。若你过得不好,你想帮衬三郎,以那孩子的性格,也是不会接受的。”

  李三娘捂着嘴:“知道了知道了,娘你放心,我一定会过得好。我们还进去看看他们吗?”

  窦氏犹豫了一会儿,叹气道:“就不打扰他们午睡了。”

  “刚起床又睡,两只小猪。”李三娘小声嘲笑,扶着疲惫的娘亲离开,“对了娘,三郎前些时日说想拿间铺子练手。娘说他年纪太小,过些年再给。我看他虽年幼,但算账还是算得明白,何不现在给了,让他多些零用钱,心里也欢畅一些。”

  窦氏犹豫了一会儿,叹气道:“对。”

  整个唐国公府都是大儿子的,她的体己除了分给女儿的嫁妆,还是多留些给其余几个孩子吧。

  窦氏忽地想起了四儿子,心头揪得一下疼。

  厌恶、愧疚、逃避、愤怒的心思交织在一起,让她的眉头不由拧了一下。

  “再陪娘去看看四郎。”窦氏低声道。

  李三娘表情一下子垮了:“啊,好。”

  窦氏轻轻捏了一下女儿扶着她的手,道:“四郎还是个孩子,现在顽劣了些正常,再长大些就好了。”

  李三娘:“哦,呵。”

  李三娘在心里翻白眼。

  长大些就好了?那也得教育啊。就四郎现在被宠溺的模样,将来估计会变本加厉的坏。

  祖母明明已经没有精力教养孩子,却不肯将四郎还给娘亲,也不知道四郎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

  窦氏看出了李三娘所想,道:“错在我,不在四郎和母亲。”

  若不是她生孩子时得了癔症,母亲也不会不让她教养四郎。

  李三娘:“好啦,娘,你再拖拉,就来不及看四郎了。我看祖母又要唤你去侍疾了。快走!”

  她拖着窦氏加快脚步。

  “唉,慢点。怎么和二郎一样急躁?”窦氏无奈。

  李三娘笑道:“什么叫我和二郎一样?我比二郎年长,是二郎像我。”

  窦氏失笑:“行,是二郎像你。”

  熟睡中的李二郎:“阿嚏……嗯……呼呼呼……”

  李三郎在他身旁蜷缩成一团,熟睡中还本能地伸出手脚,拒绝哥哥把他当纳凉的抱枕。

  ……

  “三郎是个懂事的孩子。”独孤老夫人随后得知了李玄霸将所有责任揽下的经过,慢悠悠道,“家和万事兴。大郎将来要继承唐国公的爵位,是府中的顶梁柱,他应该忍让些。”

  张氏是独孤老夫人带来的陪嫁丫鬟之一。她没有嫁人,自梳头发成了婆子,是独孤老夫人最信任的心腹。

  张婆一边替独孤老夫人揉着躺久了变得僵硬的腿,一边叹息道:“只是三公子才六岁,如此早熟,实在是令人心疼了些。”

  独孤老夫人长长叹了口气,道:“大郎才刚订婚,也还是个孩子,性格稚嫩了些。待他成婚有了自己的子嗣,就懂得如何体恤幼弟了。”

  张婆道:“当然,大公子最是仁善不过,只是做事莽撞了些,没想太多,才让外人冲撞了三公子。”

  独孤老夫人道:“没错。那些人也真是,大郎让他们一同来看望幼弟只是客气,他们怎么还真的来了?他们家里人没教过探病的礼仪吗?特别是那个柴绍,我看着就不是个好的!”

  独孤老夫人对窦氏选的这个孙女婿十分不喜。独孤老夫人是已故去的皇帝之母文献皇后独孤伽罗的姐姐。她本是想把孙女嫁给妹妹的孙儿,如今皇帝的次子杨暕,亲上加亲。

  杨暕虽现在还未封王,但他和太子同为皇后之子,封王是迟早的事。杨暕发妻早逝,后院无主。三娘凭借自己的身份,杨暕继妻之位稳稳妥妥,将来就是王妃!

  再者太子看上去身体不太好。若太子早逝,杨暕成为太子,三娘就会成为太子妃、皇后!

  如此青云路,窦氏偏偏不走,还说动了儿子。

  一个郡公算什么?哪有王妃好?

  独孤老夫人想着儿子居然会为了窦氏反对自己的决定,心里就很是难受。

  张婆知道独孤老夫人讨厌柴绍,便也随口骂了柴绍几句不是,将今日之事都推到柴绍身上,言语间仿佛是柴绍怂恿李建成如此做。

  骂了几句后,独孤老夫人心里的气终于顺了。

  对李世民和李建成两个孩子,独孤老夫人自然心里是喜欢的。

  想着李玄霸这身体,将来很难靠着自己出息,独孤老夫人心疼无比。

  在张婆不动声色的敲边鼓下,独孤老夫人做出了和窦氏同样的决定。

  “三郎不是想拿个铺子玩玩吗?他喜欢看书,就先给他一个书铺。”独孤老夫人决定道,“大郎将来是个有本事的人,看不上我那点嫁妆。多给三郎一些体己,大郎能理解。”

  张婆道:“大公子志向高远,才不会计较这些。”

  独孤老夫人笑道:“那自然是。”

  张婆见目的达成,心里十分欢喜。

  她脑海里闪过三公子笑着对她说,“谢谢张婆绣的衣服”的模样。

  张婆身为独孤老夫人的心腹,府中所有小郎小娘都对她很客气恭敬。

  但唯独李三郎这句话,进入了她的心底。

  独孤老夫人送给孙儿孙女的绣活都是出自她之手,其余人都是谢独孤老夫人,唯独三郎额外感谢了她。

  此后她再给三郎送绣活时,就好像不仅仅是老夫人送给孙儿礼物,她仿佛也有了一个孙儿。

  即使知道只是错觉,孤单的张婆仍旧对李三郎更加上心。

  若不是有张婆帮衬着,李三郎也没有那么容易次次都能假托生病,留窦氏在他身边休息。

  ……

  李玄霸一觉睡醒,自己名下多了两间铺子,一卖胭脂水粉,一卖书本。

  李世民老气横秋道:“这就是阿玄说的,在兄长那里吃了亏,母亲和祖母会私下补偿?挺好,阿玄,你再去招惹兄长一次,我就可以靠你养了。”

  “滚!”李玄霸踹李世民。

  之前你还说要自己建功立业养我,志气呢!怎么变成我养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3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12章。v前就开始还账了,丧。

  碎碎念: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柳梦缘、玉琢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染清莲3个;乄星河、我小白大褂哦、wing、取名字花了好久、微岚、略略、柚子的悠闲时光、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叨叨、Aurora、五A的O1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