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三郎得官身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二郎三郎得官身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郎三郎得官身

  李世民这句话不仅差点创死李玄霸,也把长孙晟创得想揍人。

  “胡说什么!”李玄霸见长孙晟脸上不好,赶紧劝阻二哥继续在未来老丈人的怒点上来回横跳。

  李世民露出恍然的神色:“我想到了,你长得和长孙四郎有些像!”

  长孙无忌忍不住骂道:“李二,你在说什么废话?她是我妹妹!当然和我长得像!”

  李世民已经松开扶起长孙小妹的手,退后到李玄霸身边。

  他不好意思道:“我就一时没想起来。主要是你太幼稚,不像是有妹妹的人。”

  长孙无忌:“……”拳头硬了。

  长孙晟催促道:“好了,还不快带你妹妹离开?”

  长孙无忌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牵起长孙小妹离开。

  长孙小妹在出门时,悄悄回头看了一眼。

  她的视线在接触到李世民的笑容时立刻收回,红着脸垂着头,提着长长的四破裙,露出了脚上的小短靴,一路小跑离开。

  因为跑得太快,长孙小妹小襦袄上裹着的毛绒绒围脖都歪了。

  李世民脸上的笑容在长孙小妹离开的时候缓慢消失。

  然后他抬起手捂住脸,蹲在了地上。

  李玄霸疑惑:“哥,你怎么了?”

  长孙晟走到李世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地上的未来女婿:“你做什么?”

  李世民捂着脸道:“让我缓缓,缓缓……”

  李玄霸弯起腰戳了戳二哥的脑袋:“害羞了?”

  李世民声音微不可闻:“嗯。”

  李玄霸站直身体,倒吸一口冷气,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还是我哥被谁穿越了?他居然会害羞!

  长孙晟本来心里窝着无名火,但见李世民这副扭捏的模样,心中的火气不知怎么消了。

  他失笑:“你居然还会有害羞的时候?”

  李玄霸使劲点头。是啊!太奇怪了!

  李世民不好意思道:“我没想到观音婢长这么美。”

  长孙晟:“……”他脸上的笑容再次消失。

  李玄霸退后一步,免得血溅到自己身上。

  他先有些意外,二哥这个年龄知道什么美不美。然后他想起自己上学时的事。

  嗯,一点都不意外。

  幼儿园的时候小男生小女生就会因为抢夺更好看的玩伴打起来,小学低年级的学生刚学会写字就会递情书,三四年级的时候班里就有人谈起了恋爱,到了初中青春疼痛文学就已经兴起……

  说小孩子不懂这些,只是大人的傲慢。而大人回忆自己的过往,就知道自己年轻时候的幻想也不会少。

  何况这里是普遍订亲成亲很早的隋朝。

  长孙晟沉着脸道:“出去不准说今日的事。”

  李世民站起来,一边用手掌给发烫的脸颊扇风,一边把脑袋摇出了残影:“不会不会。”

  长孙晟冷哼了一声,心里想着今日要把长孙无忌揍一顿。

  每当李世民来府中,观音婢都会悄悄偷看,这是他默许的。

  婚前能培养一二感情,观音婢与李世民成亲后,日子肯定会舒坦一些。

  但这件事怎么能让李世民发现?还好李世民是个好孩子,对自家女儿也有情。否则遇上一个家教严格的男子,说不定会厌恶观音婢不遵礼法。

  长孙晟虽然心里对李世民“窥伺”自家女儿的美貌有些暴躁,但他明白这种发展对女儿更好,所以强按住自己想要提着李世民打一顿的冲动,想将此事糊弄过去。

  李世民脑子的温度稍稍冷却,他好奇:“观音婢为何在这里?”

  李玄霸:“……”二哥的脑子是烧傻了吗?

  长孙晟眼神复杂。李大雄这是在找茬?

  李玄霸连忙道:“长孙四郎和长孙小妹当然是在听课。”

  李世民:“啊?”

  李玄霸认真地胡说八道:“伯父难得回家一次,回来后也是要给儿女授课的。若不是长孙小妹是女子,她应该会和长孙四郎一起,与我们一同坐着听课。现在她只能在长孙四郎的陪同下,在屏风后面听课。同样的课,我们一起听,伯父就不用讲两次。”

  李世民颔首:“原来是这样。”

  长孙晟看了李玄霸一眼,道:“是这样。不要到外面说。”

  李世民忙挺起胸脯:“丈人放心!”

  长孙晟:“……”之前还叫我伯父、将军,现在就叫丈人了?

  长孙晟的手痒得厉害。

  但为了女儿未来的幸福,长孙晟还是再次忍了下来。

  在李世民和李玄霸离开后,长孙晟立刻去找长孙无忌的麻烦。

  你是怎么带的妹妹!

  回去的马车上,李世民出了一会儿神,脸又红了起来。

  半晌,他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笑着问李玄霸:“阿玄,观音婢是躲在屏风后面偷看我吧?”

  李玄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李世民把着李玄霸的肩膀挤眉弄眼:“谢谢弟弟,若不是你急中生智,我恐怕就要被老丈人揍了。”

  李玄霸道:“你的脑子终于回来了,恭喜。”

  李世民直起身体,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到观音婢的那一刻,耳边就‘嗡’的一下,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李玄霸道:“难道不是见色起意?”

  李世民羞涩的笑容消失。

  他扬起了拳头,威胁嘴里没好话的弟弟。

  李玄霸屁股挪动,离二哥远了一点:“好吧,一见钟情。”

  “哼。”李世民放下拳头,“你说我还能见到观音婢吗?”

  李玄霸道:“当然能,她是你已经订了亲的妻子。”

  李世民无奈:“你知道我说的是在成亲之前。”

  李玄霸道:“谁知道呢?看长孙将军怎么想了。”

  李世民道:“如果我建议长孙将军让观音婢和我们一起上课,长孙将军会同意吗?只要让观音婢做男装打扮就好了。”

  李玄霸认真道:“哥,你做这件事前,请先通知我一声,我好提前为你定好棺材。你想要什么木头的棺材?”

  李世民:“……”

  他又扬起了拳头。这个臭弟弟,简直不能要了。

  ……

  自从见了未来妻子一面,李世民就和丢了魂似的时常走神。

  他居然真的向长孙晟建议让长孙小妹一同上课,被长孙晟拎到校场教授了半日的武艺。

  不过凭借李世民的厚脸皮,虽然没能再次见到长孙小妹,但他和长孙小妹每日都能通书信了。

  如此频繁的通信,让李玄霸十分纳闷,这两人哪有那么多话题可聊。

  这就是大隋版本的每日煲电话粥吗?

  李渊打趣了二儿子。

  李世民理直气壮道:“耶耶和娘亲也是早早订亲,难道耶耶没有和娘亲通过信?啊,耶耶真可怜。”

  李渊:“?”我可怜什么了?

  他立刻道:“谁说没有!当然有,我现在都还留着当年的书信!”

  窦夫人本来跟着看笑话,没想到“战火”蔓延到了自己身上。

  她立刻捏住李世民的嘴唇,把儿子的嘴捏得像鸭子嘴:“你还打趣起父母了?”

  李玄霸带着李智云悄悄离远了一些,免得血溅到了自己和小五身上。

  李智云抱着三哥的腰,小声道:“二兄好像很高兴。”

  李玄霸点头。

  李智云露出向往的神色:“见到了未婚妻会很开心吗?我也要未婚妻!”

  李玄霸:“……”

  李智云的声音虽然压低了,但屋内面积不大,长辈们都听见了。

  万氏立刻用帕子遮住眼睛,叹气道:“二郎,你可收着点,小五都想订亲了。”

  李渊和窦夫人都忍俊不禁。

  李世民揉了揉自己被母亲捏疼的嘴唇,道:“没关系,尽管想。早点想,才会早点订亲!订亲真的好!”

  屋内三位长辈都笑得东倒西歪。

  李世民这时候又显示出了自己厚脸皮的特性。你们尽管笑,我绝对不尴尬!

  李玄霸要用脚指头抠出一座宫殿了。

  他替人尴尬的毛病又犯了。

  李智云这个傻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居然还跟着笑。

  窦夫人道:“你马上出孝期了,观音婢也差不多能出门了。你既然这么喜欢你未来的妻子,娘就豁出脸皮去求一求高夫人,让观音婢偶尔来家里玩。”

  李世民眼睛一亮,从坐榻上跳下来,一个劲儿地对窦夫人作揖:“谢谢娘娘,娘娘最好了!娘娘是最疼我的人!”

  窦夫人笑道:“给你创造了机会,你可要好好照顾观音婢。”

  李世民拍着胸脯道:“当然。”

  李渊干咳一声,道:“怎么,娘娘最好了,耶耶呢?”

  李世民嫌弃道:“耶耶还是先给阿玄把亲家找到再说吧。”

  李渊:“……”

  李渊假装生气道:“你这个大雄,过来!”

  “哼。”李世民大摇大摆地走到李渊面前,对李渊做了个鬼脸。

  李渊捏了捏儿子的脸,还是没忍心抽这个不尊重父亲的熊孩子一顿。

  他对李玄霸道:“放心,为父已经有眉目了,我定给你找一个比二郎还好的妻子!”

  李世民没好气道:“不可能,我家观音婢就是最好的。”

  李渊笑道:“她对你是最好的,但三郎也有属于他的最好的,就像是夫人对我来说是最好的。”

  窦夫人一愣,然后挥着帕子对着自己的脸颊扇了扇,把头侧向了一边。

  抱着李玄霸的腰的李智云看了看窦夫人,又悄悄看了一眼一直保持着微笑的亲生母亲,脸埋在了李玄霸的背上。

  李世民道:“耶耶说得对,是我错了。阿玄,你不要灰心啊。”

  李玄霸黑线。我灰心什么?你自己天天思念春天,就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了吗?

  没人羡慕你!没有!

  但李世民就是认为所有人都该羡慕自己。

  他对房乔、杜如晦和长孙无忌也炫耀地长吁短叹了一番。

  无论什么年龄段的男人,在这方面都是不服气的。

  长孙无忌就罢了,他只是嘴硬,但房乔和杜如晦都是已经成亲的人。

  论炫耀夫人,房乔绝不会输。他立刻说起夫人对自己的好。说着说着,房乔的眼眶就红了。

  “我对不起夫人。”房乔红着双眼道,“夫人跟着我吃苦了。”

  没想到一顿炫耀,居然把房乔惹哭了。李世民赶紧安慰,并对李玄霸使眼色,让弟弟赶紧想办法。

  李玄霸道:“若房兄不嫌弃,我可以帮你运作一下,向陛下求个官职。只是这大隋的朝堂,恐怕不是这么好待的。”

  房乔深深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以我的性格,我很怕走上仕途后会惹来灾祸。”

  杜如晦道:“以我们的身份,恐怕有了官职也就是出外当个县令,还不如不当。”

  李玄霸摇头:“杜兄这就不对了。你和房兄二人将来都前程远大,肯定位居庙堂之高。那时候,你们想看到百姓的生活都看不到了。”

  李世民道:“阿玄说得对。县令管一县之事,郡守管一郡之事,当了丞相就是管一国之事。最终都是大不离的。如果有机会当县令,还是可以去积累一点经验。”

  杜如晦皱眉。他毕竟出身京兆杜氏,不是那么接地气,对李世民和李玄霸的话有些抵触。

  房乔道:“若是我有机会再出任县令,我肯定会去。”

  李玄霸道:“你若愿意,后面交给我。”

  房乔在被汉王杨谅起兵谋反牵连后就没有当过官。不过李玄霸已经搭上了宇文述这条线,只要有钱,帮房乔运作一个县令很简单。

  虽然房乔在历史中很厉害,或许不需要多少磨砺。但多一些经历肯定只有好处。既然房乔有心做官,李玄霸就慷慨解囊帮忙。

  李玄霸问道:“杜兄,你想做官吗?”

  杜如晦道:“我不愿意离开京城。”

  李玄霸道:“那就罢了。如果你不离开京城,那要不要帮我写点东西?我想隐藏身份写一些小说话本。”

  杜如晦疑惑:“为何?”

  李玄霸道:“我见世上的书多是写给会读书的人看。但教化是从无到有,识字不多的百姓或许也应该有机会学些书本中的道理。小说话本的故事浅显易懂,很受百姓喜欢。但创作者良莠不齐,多写些骇人听闻的故事,难以规正社会风气。我这身体难以任实职,正好做这事,也算一项事业。”

  杜如晦笑道:“居然是写给百姓看的吗?有意思,我奉陪。”

  李玄霸拱手:“那就谢过杜兄了。杜兄,我二人要不要比一比,看谁的书更畅销?”

  杜如晦道:“这有什么好比?不过李秀才都这么说了,那就比。彩头是什么?”

  李玄霸道:“彩头就是为对方写首夸赞的诗如何?”

  杜如晦大笑:“好,这个好!我就等着李秀才为我写诗!”

  李玄霸微笑。我就等着蹭你的事上后世课本。不过前提是你得写出能上课本的诗。

  李玄霸准备等骆宾王出生后就去找找骆宾王,让骆宾王为自己写诗写赋。

  可惜李白杜甫生活的时代离自己太远,否则自己资助了这两个人,诗仙诗圣还不为自己写个十首八首?

  李玄霸瞥了二哥一眼。

  李世民疑惑:“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觉得你不太友善?”

  李玄霸:【是不太友善。】

  李世民:“???”

  李玄霸叹气:【若是我哥是个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天才,我还需要蹭别人吗?我哥真没用。】

  李世民:“……”虽然不知道弟弟在想什么,但不就是找人给他写诗词歌赋吗?等我以后有本事了,把全天下最厉害的文人都带到弟弟面前,弟弟想让谁写就让谁写!

  李世民再次被挑起了雄心壮志。

  很快李世民和李玄霸就出孝了。

  这之前,郑氏足月生下了一个女儿。

  女儿很健康,唐国公府都很高兴,李建成对第一个孩子也很喜欢。

  只有郑氏强装笑颜。

  她很想在李建成正室进门前先生下长子。这不是为了夺嫡,而是庶兄比嫡长子的弟弟们的日子会好过一些。嫡长子长大之前,庶兄的资源会比嫡长子长大之后多许多。

  她若想在唐国公府站稳脚跟,不担心以后年老色衰失宠的事,最好在嫡长子出生之前生下儿子。

  郑氏数着日子,暗自打气。

  没事没事,还有几年时间,一定可以的。

  李建成也出了孝,可以与人同房了。

  郑氏要坐月子,她立刻把自己身边早就准备好的陪房丫鬟送给了李建成。这动作太过迅速,让窦夫人好一阵叹息。

  其实她没打算给李建成院中添人。李建成年纪还不大,院中人太多了并不好。

  但看着郑氏紧张的模样,窦夫人没有多说。

  都是从怀孕生子一路走过来的人,窦夫人知道郑氏现在心里有多紧张。郑氏心情好才是最重要的事。现在应该事事顺着郑氏,让郑氏安心。

  不过窦夫人还是叮嘱李建成不要沉迷后院,要多关心郑氏和女儿。

  “你年纪还不大,不要沉迷女色,将来会伤害身体。”窦夫人叮嘱。

  李建成这件事倒是做得不错。

  比起沉迷女色,李建成更沉迷的是打猎和喝酒。

  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李渊嗜好打猎喝酒的爱好完全传给了儿子。

  孝期刚过,李建成就去打猎了。他甚至找借口去了外地的猎场,好几日不着家。

  窦夫人骂李渊,都是李渊给儿子带的坏榜样。

  李玄霸在心里暗暗点头。

  确实,以后二哥也超级喜欢打猎。李家这几兄弟就没有不喜欢打猎的。

  只是李元吉喜欢的方式和李建成、二哥不同。李建成和二哥喜欢猎野兽,李元吉把人当猎物。

  李玄霸想着家中表面上看着越来越老实,但私底下性格越来越残忍暴虐的李元吉,心里有些纳闷。

  难道自家这个弟弟的反社会人格真的是天生的?

  以后母亲有的头疼了,唉。

  李玄霸悄悄叮嘱李智云,让李智云离李元吉远一点。

  李智云虽然表现得呆呆的,但不蠢。小孩子很敏锐,他也早就发现李元吉的性格不好。李玄霸不叮嘱他,他也不和李元吉玩。

  孝期过了的时候,李世民和李玄霸也九岁了。

  到了二月,两个孩子穿上春装,来到了洛阳面圣。

  杨广看着两个表侄精神的模样心情很好,不仅赏赐了金银,还赏赐了李世民和李玄霸低等的散官。

  以后李世民和李玄霸都为正九品的奉诚尉,散官品阶比房乔当年的从九品羽骑尉高。

  杨广对李世民和李玄霸道:“你二人还小,暂且先当个奉诚尉。待你们稍大一些,朕就把你们提拔正六品的建节尉。若你们还想再往上成为‘大夫’,就要靠自己努力了。”

  杨广改革散官官制后,至从五品起就为“大夫”,从五品是“朝散大夫”,要在本朝建立了功勋才能得到。

  不过话虽这么说,这“功勋”也就是看皇帝心情的事。

  李世民道:“陛下放心,我将来一定会为陛下立下大功劳。哼,阿玄当了秀才后,外面居然传我不如阿玄。我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兄长!”

  李玄霸本来准备一肚子恭维杨广的话,听二哥这么一说,他都不好说出来了。

  李玄霸瞥了二哥一眼,道:“你要是嫉妒我,你也去考秀才啊。”

  李世民道:“不!双生子就该一文一武!你已经当上了秀才,接下来该我去当将军了!”

  杨广戏谑道:“好志气!李渊,你可有你儿子的志气?”

  李渊无奈道:“陛下,我儿子的志气当然是学我。”

  杨广大笑道:“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可敢去突厥?”

  李渊立刻拱手:“臣愿意为陛下马革裹尸!”

  杨广笑着摇摇头:“马革裹尸还是算了,先给你个武职当当,让你熟练一下。”

  杨广说完,让宦官拿来了早就准备好的诏令,任命李渊为卫尉少卿。

  李渊大喜。

  卫尉少卿和李渊之前就职的殿中少监虽同为从四品,但卫尉少卿是位于卫尉卿之下的卫尉寺二把手,掌管宫廷内仪仗、禁卫、武器,掌握皇帝的行踪,负责皇帝的护卫,可谓是亲信中的亲信,为在外独立领兵的跳板官职。

  李渊若能维持皇帝的信任,下一步就是外放武官,为拜将军刷功勋了。

  李渊连连道谢,一连串恭维的话逗得杨广高兴不已,给李建成的散官也提了一级。李建成的散官官阶回到了正五品,郑氏身上的“媵”也终于回来了。

  李渊回到洛阳的府邸后,就立刻让人给杨广送来早已经准备好的猎鹰猎犬。

  杨广对宇文述道:“李渊对朕越来越忠心了。”

  宇文述道:“看来唐国公以前对陛下也是忠心的,只是年轻气盛。待老夫人离世后,他才成熟起来。”

  杨广叹气:“或许是这样。”

  宇文述想着李玄霸送来的珍宝,装作不经意地道:“唐国公得到了陛下的重用,李三郎的亲事可能终于不会令他太头疼了。”

  杨广好奇:“大德的亲事?大德确实到了该想看亲家的时候,但以唐国公府的门第,他的亲事怎么还会令李渊头疼?”

  宇文述道:“李三郎身体太弱,外人传言他活不到弱冠,所以稍稍好一些的人家都不愿意和他结亲。”

  杨广皱眉:“外人传言?唐国公府怎么会任由外人传言?”他立刻就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宇文述道:“李三郎十分得陛下喜爱,可能遭了许多人的嫉妒。嘴碎的人很多,唐国公府也没办法。”

  杨广冷哼:“明知道李三郎得朕喜爱,还阻挠李三郎的婚事,朕看他们哪是对唐国公府不满,而是对朕不满!”

  宇文述道:“他们肯定是不敢对陛下不满,只是李三郎招人嫉妒而已,陛下别多想。”

  宇文述随意挑拨了几句,心满意足地离开。

  虽然李玄霸只想为友人求个县官,但自己堂堂左卫大将军、许国公,收了贿赂就给个县官?这太丢自己的脸了。

  今日这几句话,就当是给李玄霸这个他很看好的小辈卖个好。

  宇文述有些遗憾自家没有合适的女儿孙女。李玄霸虽病弱,但这性子简直太像自己了。自己三个儿子各有各的蠢,与他很不相似。若能让李玄霸给自己当半子就好了。

  ……

  “阿嚏,阿嚏,阿嚏!”李玄霸连打三个喷嚏,背后疯狂冒寒气,使劲打了好一会儿颤。

  李世民焦急道:“怎么了?受凉了?”

  李玄霸正想说话,但又是几个喷嚏打断了他说的话。

  “突、突然发冷。”李玄霸抱着手臂瑟瑟发抖,“暖炉!”

  李世民叹气:“都二月了,哪还有暖炉。你等着,我去找找。”

  李世民先找了件外袍给李玄霸裹上,然后去翻箱倒柜找已经收好的暖炉。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41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5章。自从开始日六后,再想恢复日九就太难了捶地。明天一定!

  碎碎念(每篇小说都要强调一次):

  作者是个非常倔强的人,每本小说开坑时就已经决定好剧情和人设,甚至连番外写什么都想好了,从未听过读者的要求。

  说可怕些,我写文时有妄想症。对看官们而言只是一个故事,对我来说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连故事结束后,主角和重要角色的生老病死都已经脑补妥当。

  如果恰好撞上了大家的喜好,是咱们心有灵犀;如果大家遇见了不喜欢的剧情,建议下一本更好,我是不会改的。

  大家尽管畅所欲言,但雨我无瓜(浓厚的口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