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弼的不满意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宇文弼的不满意
字体:      护眼 关灯

宇文弼的不满意

  常骏和王君政很快就带着大隋的使臣团出发。颜真和向固忐忑不安地随行。

  李玄霸亲自将两人送出东都。

  李世民当然要来凑热闹。他不仅自己来了,还带着杜如晦、房乔、薛收和终于来到了东都和朋友们相会的长孙无忌一起来了。

  “我对南海诸国很好奇,多搜集些他们的书籍回来。”李玄霸的下属就是李世民的下属,李世民十分不客气地布置任务,“最好再抓两个当地贵族回来。”

  李玄霸叹气,更正道:“不是抓,是请。”

  李世民道:“都一样。”

  李玄霸问道:“哪里一样?”

  李世民吹口哨。

  李玄霸觉得自家二哥是故意找揍。

  李玄霸叮嘱:“千万别听我二哥的,别去绑架别国的贵族!”

  颜真和向固哭笑不得,心中的忐忑都缓解了不少。

  这还用叮嘱吗?他们怎么可能去绑架别国的贵族!

  房乔等人听着李世民在那胡扯,都笑话李世民。

  杜如晦道:“李二,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亲自去抓几个他国贵族回来?”

  长孙无忌嫌弃道:“他就知道口花花。”

  薛收叹气:“李二郎,你少说几句,祸从口出。”

  房乔严肃道:“不可以引起他国纷争。”

  李世民捂住耳朵:“听不到听不到。”

  杜如晦、长孙无忌、薛收三人笑着继续调侃李世民,房乔有点忧愁。

  希望未来的主君只是开玩笑,不要将来当了皇帝之后,真的下令去抓他国贵族到朝堂前逗乐。

  李玄霸送别颜真和向固时,拜访了常骏和王君政,请求常骏和王君政照看颜真和向固。

  他之前已经悄悄赠送给常骏和王君政许多财物,这次只是口头拜托。

  常骏和王君政也装出一副没拿过李玄霸的财物,只谈论感情的模样。

  送走颜真和向固后,李世民又闹着要去打猎。

  李玄霸这次有事,没有跟着二哥一起去打猎。他对朋友们挨个叮嘱,让他们看好了自家二哥,可别让二哥又去找猛兽。

  长孙无忌蠢蠢欲动:“狩猎猛兽?这么有意思?”

  李玄霸死鱼眼道:“你是想让我向长孙将军告状吗?”

  长孙无忌无语:“李二郎说你是告状小狗,这话还真没错。”

  李玄霸道:“没错,我就是,你可以试试看。”

  长孙无忌捂住嘴,做出一个“闭嘴”的动作。

  李世民笑道:“放心,我有分寸。”

  李玄霸道:“放心,你说的‘放心’,我一点都不放心。”

  李玄霸又挨个叮嘱了一番,重点警告长孙无忌不准跟着二哥乱来,才惴惴不安地离开。

  长孙无忌眼珠子转了一下,对李世民勾肩搭背道:“他越说不能做,我们就越要做,凭什么听他的?”

  房乔皱眉道:“若遭遇危险,你能负责?”

  杜如晦揶揄道:“既然长孙四郎这么有自信,李二,我们都别出手,看长孙四郎单挑老虎。”

  薛收好奇道:“长孙四郎也能独自狩猎老虎?”

  李世民哈哈大笑,拍着长孙无忌的肩膀道:“没错!他一定能!不止老虎!他就算独自面对狼群都浑然不惧!我们可以把他丢进狼群试试!”

  长孙无忌:“不,我不能。你想谋杀我就直说。”

  李世民继续哈哈大笑:“试试嘛!”

  长孙无忌收回搭在李世民肩膀的手,离李世民远远的。

  杜如晦和薛收跟着李世民一起笑起来。房乔的眉头松开,但心里对长孙无忌有些警惕。

  长孙无忌将来不会带坏主君吧?希望长孙无忌识相点。

  李世民等人在欢声笑语中又去禁苑狩猎,李玄霸来到了宇文弼的家中。

  李玄霸与宇文珠定亲后,没有拜访宇文家。

  宇文弼的孙儿刚早夭,一家人都很悲痛,李玄霸此时去和宇文珠联络感情,那就不止叫没情商,而是脑子贵恙了。

  早夭的孩童因为“不吉利”,不能葬入祖坟,甚至不能立碑,也不会有人为他们守孝。

  很多人对早夭的孩童,只是随意在野外找了块地,用布一裹,随意埋葬。

  宇文家没有“嫌弃”宇文伉早夭的“不吉利”,宇文伉虽没能葬入祖坟,也选了一块风水宝地,立了碑堆了坟。他们还在家中为宇文伉树了牌位,逢年过节和忌日都会给宇文伉上香。但守孝是不必的。

  “但小娘非要为安儿守孝,独自去了别院居住。”宇文弼叹气,“我本想让她与你见一面,但她说在为安儿守完孝前,不想与外人联系。她有些任性,希望你不要责怪她。”

  李玄霸摇头道:“她为感情深厚的兄弟逝世悲伤,这不是任性。”

  宇文弼道:“你不介意,我就放心了。”

  宇文弼虽然知道李玄霸是个待人温和的好孩子,但孙女的举止有违世俗规矩,他还是有些忐忑。见李玄霸确实不在乎,他才松了口气。

  一边是弟子,一边是孙女,若两人之后不和睦,宇文弼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面对晚辈的时候,在外人面前强硬无比的宇文弼也不过是个普通疼爱晚辈的老人家而已。

  拉了几句家常,又询问了李玄霸他与李世民的功课后,宇文弼才说正事。

  宇文伉早夭后,宇文弼因悲伤过度病倒,但不准李世民和李玄霸来探望。

  孩童早夭是不吉利的事。谁家孩童早夭,都会闭门谢客一段时间,等晦气消失后再与外人接触。李世民和李玄霸不在乎世俗规矩,但宇文家也要顾忌世俗舆论。

  宇文弼本来还想在家里为孙儿哀悼一段时间。他提前将李玄霸唤来,是因为杨广改口让李建成当协律郎一事。

  向固的事,是高颎和宇文弼帮李玄霸处理的。

  高颎和宇文弼当了四代帝王的重臣,手腕是不差的。特别是高颎,他应付皇帝的探子很有经验。

  他二人在原本历史中会被杨广杀掉,只是吃了不懂杨广性格的亏。

  高颎在夺嫡之争中都能全身而退;宇文弼更是完全中立。以他们的年龄和资历,只要他们不忤逆,基本不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因“诽谤朝政”被杀这种事,别说他二人,就是大隋满朝臣子都不可能想到。

  当他们得知杨广的性格,又对杨广彻底失望之后,应付杨广就很轻松了。

  之前高颎和宇文弼在引诱杨广开仓赈济水灾时,就利用了杨广安插在他们身边的探子。

  李玄霸现在这一手,与他们所做的事一模一样。宇文弼又知道向固的存在,自然听到杨广旨意的改变,就猜到了李玄霸做了什么。

  宇文弼有点担心李玄霸太专注阴谋诡计之事移了性情,又担心李玄霸过于小看皇帝露出马脚,所以不顾自己还病着,也不顾孙儿早夭的晦气,赶紧把李玄霸叫来叮嘱。

  李玄霸虚心听教。

  宇文弼见李玄霸没有因算计了杨广而得意,心里对李玄霸很满意。

  既然弟子没有沉浸在阴谋诡计中,宇文弼便放心教导李玄霸在这件事上的疏漏。

  虽然不能被阴谋诡计移了性情,但李玄霸还是得熟练这些阴谋诡计。阴谋诡计有时候很有用,更重要的是,能熟练运用阴谋诡计的人,才不会被其他人算计。

  宇文弼教导了李玄霸整整一个时辰,将李玄霸从给杨广写的奏疏,到李玄霸引导杨广把注意力放在李建成身上,所有的事都细细整理了一遍。

  李玄霸努力将老师的教导记下。

  他这次转移杨广注意力的计划其实很粗糙,多是仗着自己的年幼,让其他人轻视疏忽,才能轻松得逞。

  虽然李玄霸在推行计划时就利用了自己年幼,不会被人怀疑这一点,但李玄霸会长大,提前学会更缜密的谋划没有坏处。

  下次李玄霸会试着将自己当做成年人,不利用自己年幼这个优势,再好好谋划一番。

  宇文弼道:“趁着你还年幼,不会引人怀疑,你可以多试几次,积攒一些经验。这些话你不要和高昭玄说,他太迂腐。”

  李玄霸心道,巧了,高老师在前不久送来的信中说了同样的话,让我积攒经验,但不要告诉你。

  李玄霸乖巧道:“弟子知道。”

  宇文弼道:“房乔、杜如晦、薛收不错,你结交的朋友很好。他们将来是否在新王朝有一席之地?”

  李玄霸点头。

  宇文弼道:“不要太依赖你的谶纬。太信任命运者,会被命运所玩弄。”

  李玄霸道:“是,老师放心。我没有主动与他们结交,与他们提前相遇只是碰巧。”

  李玄霸将房乔想要在书铺中印刷文集,杜如晦借着房乔的关系来唐国公府拜访,薛收和二哥在齐王的宴会上一见如故的事描述给宇文弼听。

  宇文弼听后,悲伤许久的他拈着胡须,时隔许久露出笑容:“命运会改变,并已经向更好的方向改变。你也该放轻松一些了。”

  李玄霸疑惑:“我一直很轻松。”

  宇文弼摇头:“你一直紧绷着。”

  李玄霸不解。他没感觉到自己一直紧绷着啊。

  宇文弼揉了李玄霸的脑袋一下,道:“你还是个孩童,学学你二哥,多玩耍,少操心。”

  李玄霸敷衍地点头。他猜测,可能是因为他太不像孩童,所以老师才认为他一直紧绷着。

  但他本来就不是孩童,扮孩童才叫不轻松。何况就算是孩童,也不是人人都和二哥一样闹腾。他就喜欢安静。

  不过老师关心他,李玄霸没必要反驳。他只需要乖乖听着就行。

  讲完今日的“课”后,宇文弼精力不济,没有留李玄霸用饭,让人送李玄霸离开。

  李玄霸离开前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带了些礼物给……那个,咳,就是……”

  宇文弼失笑:“你吞吞吐吐做什么?是带给小娘吧?”

  李玄霸道:“她正在守孝,我现在赠送礼物,是不是不太好?”

  他本来只是想着都来了宇文家,给未婚妻带礼物是普通礼节。没想到宇文珠在为宇文伉守孝,他就不知道该不该送了。

  宇文弼道:“礼物留下吧。她就算是守孝,礼物也是可以收的。”

  李玄霸松了口气,留下礼物后离开。

  李玄霸送的礼物只是一卷书,没有特意包装。

  外男送给女子的礼物,就算是未婚夫妻,也要经过长辈检查后才会给予。

  宇文弼翻开书,自言自语:“看笔迹,应是大德亲手抄写……《千金方稿》?孙神医不会也将大德当做弟子,连未写完的医书都给大德过目。”

  他粗粗翻完了整本书,脸上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这整本书居然真的只是抄写了孙思邈部分较为浅显的医书手稿,一点私人话语都没有传递。

  宇文弼本以为李玄霸肯定会在书本中夹带几句对孙女的问候。

  他与高颎离开朝堂权力中枢后,许多朝臣不再忌讳和他们交流。长孙晟因李世民是他和高颎弟子,与他们私下书信往来增多。

  长孙晟曾抱怨,李世民实在是太过“嚣张”。以前李世民与长孙小娘子交换书籍,只是在书本上写几句心得。现在两人直接变成了书信往来,交换的书本就是用来夹信的。

  宇文弼本以为,有李世民这样的兄长,李玄霸肯定也是个“嚣张”之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如果李玄霸太过孟浪,他一定要提醒李玄霸,现在他和自家孙女还小,不要太早谈论儿女之事。

  但李玄霸一点私人话语都没传递,宇文弼又不满了。

  有李大雄这样的兄长作为榜样,大德怎么如此木讷,都不学着大雄一些?

  宇文弼决定等病好之后就把李世民叫来叮嘱一二,让李世民好好教教弟弟。

  “不过这礼物,珠儿肯定很喜欢。”宇文弼想着孙女对医术的痴迷,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虽然仍旧很担心李玄霸的病弱,但除开身体,孙女给自己选的未来夫婿真的是太有眼光了。

  不说前途,李玄霸能支持孙女继续研读医书,光这一点,世间男子都很难做到。

  “大德,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宇文弼对这位弟子兼孙女婿越来越满意了。

  ……

  李玄霸回到家时,正想着要不要赶去禁苑突击检查二哥老不老实,被杨广的口谕叫去了宫里。

  李玄霸还以为杨广要检查他填词的作业,特意揣了几首词在身上应付杨广,没想到杨广给他介绍了几个倭国人。

  杨广笑道:“李三郎是我们大隋年纪最小的秀才。别看他年幼,他的才华绝对是大隋年轻一辈中顶尖。让他给你们做老师,你们一定会受益无穷。”

  李玄霸:“???”

  哈?!让我给倭国人当老师?!我能拒绝吗?!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某岛国乒乓男团和伊朗乒乓男团战了个0:3,今天日九庆祝。

  先更一半,等会儿还有四千五百字,凑齐三更,不算在还欠账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