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齐聚洛阳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一家人齐聚洛阳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家人齐聚洛阳

  杨广派往倭国的使团出发时,一件事传遍洛阳城。

  “听说了吗?倭奴国王居然自称天子!”

  “你这消息已经落后了。听说倭奴国王自称天皇,比天子还高一层。他怕惹怒陛下,才在国书中自称天子。”

  “我还以为倭奴国王自称日出天子,说陛下是日落天子,已经是诅咒大隋日落西山,十分恶毒。没想到倭奴国王居然还自称天皇。天子是上天的儿子,天皇岂不是……”

  “慎言慎言!”……

  李世民狩猎归来,洛阳城最新的热门消息他听不懂了。

  李世民挠了挠头。他只离开了洛阳城五日而已啊!

  “阿玄,那个倭奴是怎么回事?什么天皇天子?”李世民知道弟弟消息一向很灵通,抓不住热点就立刻问弟弟。

  李玄霸将倭国的事告诉了李世民。

  李世民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道:“喂喂阿玄,倭国的消息不会是你传出去的吧?”

  李玄霸正色:“怎么可能是我?”

  李世民道:“好了,我知道了。”

  李玄霸疑惑,二哥怎么会猜这么准?

  李世民见弟弟疑惑,得意地笑了笑。

  他其实不是猜得准,只是试探一下。见到弟弟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长孙无忌老诽谤阿玄心思太深,让人难以揣摩。但李世民总觉得自家弟弟特别好懂,心思根本不需要猜。

  “你以前就很讨厌倭国,现在陛下居然让你与倭国使臣接洽,你肯定很不开心。”李世民道,“我又听闻陛下临时换了使臣团,原因是父亲居然想亲自出使。父亲没理由做这种事,只可能是因为你。”

  李玄霸撇了一下嘴,道:“我可没有把倭国的事传出去,和我无关。只是官宦贵族好奇父亲为何生气,父亲稍稍解释了一二。”

  李世民问道:“陛下不生气?”

  李玄霸道:“父亲因为倭国侮辱陛下,都不顾自己唐国公的身份,要亲自去倭国出使了,陛下很欣慰父亲的忠诚。父亲又升官了。”

  李世民叹气:“陛下的心思转变得真快。他才刚敲打了我们家呢,现在又褒奖父亲。揣摩人的心思好累,我做不来。”

  李玄霸道:“做不来就不做,你傻乎乎的也挺好的。”

  李世民直接上手揍弟弟:“啊?傻乎乎?你说谁傻乎乎?阿玄,你胆子肥了啊!别跑!”

  身体好一些了的李玄霸这次本来能成功逃脱,逃出门时撞到了李智云。

  李智云习惯性地抱住李玄霸的腰。李世民大笑着把李玄霸逮住,把弟弟的脑袋当木鱼敲。

  李智云心虚想跑,被李玄霸拽住,把脑袋当木鱼敲。

  一个兄长敲一个弟弟的脑袋,场面非常和谐。

  “嗯?小五怎么会在这?”

  等李世民和李玄霸敲完弟弟的脑袋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李智云抱着脑袋道:“我和娘亲、阿姨一起来的。一家人都来了,我先跑来告诉你们。”

  李世民拽着李玄霸就跑,埋怨道:“娘亲来了?不早说!”

  李玄霸拽着李智云跑:“一家人都来了?兄长和四弟也来了?”

  李智云跟着两个兄长,噘嘴往前跑:“哼,我想说啊,你们不让我说话。都来了,阿姊们也都来了。”

  李世民和李玄霸到前院的时候,窦夫人和万氏正在指挥下人搬东西。

  “娘娘!”李世民松开李玄霸的手,朝着窦夫人扑了上去。

  窦夫人转身接住李世民,一巴掌拍在李世民的背上。

  李世民:“哎哟!”

  窦夫人捏住李世民的腮帮子一扯:“猎老虎?二郎你出息了啊!”

  李世民含糊不清地小声道:“我是很出息。”

  窦夫人被李世民气笑了。她使劲扯了一下李世民的脸颊,道:“等会儿收拾你。”

  “哼哼。”李世民揉着脸道,“这么久没见,娘娘见面就训我,我讨厌娘娘。”

  窦夫人狠狠戳了一下李世民的额头:“行,娘娘也讨厌二郎!”

  李世民又扑到了窦夫人怀里:“那不行,娘娘不准讨厌我。”

  李玄霸喘了几口气,缓步走到窦夫人面前:“母亲安好。”

  窦夫人笑道:“三郎照顾二郎辛苦了。”

  李玄霸道:“是很辛苦。”

  李世民从窦夫人怀里抬起头,要去扯李玄霸刚扎好的小揪揪。

  窦夫人挡住李世民的手,又捏了李世民的腮帮子一下:“别欺负弟弟,一边去,别碍事。”

  李世民不满道:“娘娘果然讨厌我了。”

  窦夫人失笑:“对,就讨厌你。你要是以后还自找危险,我还继续讨厌你。”

  李世民闭上嘴。

  他有些担心,等会儿自己不会真的挨揍吧?

  李世民和李玄霸和母亲问好之后,又向万氏等人问好。

  李智云牵着万氏的手,十分大声地告状:“二兄和三兄一见到我就敲我的头!”

  万氏笑得前俯后仰:“好!”

  李智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什么好?阿姨!我被欺负了!”

  万氏笑得更厉害,把窦夫人都惹笑了。

  窦夫人把李智云抱到怀里揉了揉,笑道:“等会儿娘帮你收拾他们。”

  万氏笑道:“收拾什么?兄弟闹着玩,这是感情好呢。”

  李智云生气道:“不和他们感情好!”

  李世民背着手,迈着八字步走来:“哦?不和兄长好是吧?唉,二兄本来想带你去禁苑玩,看来小五是不想去了。”

  李智云立刻认怂:“小五和二兄、三兄感情好。”

  窦夫人忍俊不禁,又狠狠戳了李世民的额头。

  李世民捂着被母亲戳红的额头,十分得意地笑。

  “照顾”弟弟,他特别擅长!

  李玄霸张望了一番,道:“兄长和四弟呢?阿姊也不在。”

  窦夫人道:“你侄女年幼,他们辗转走水路,来的慢些。我们坐马车,到的快些。不过他们明日也该到了,先把院子收拾好。”

  李玄霸疑惑:“四弟怎么也跟着兄长?”

  窦夫人叹气:“他闹着坐船,管不住。”

  万氏也叹气:“让四郎坐马车,他就躺在马车前不肯走,真是……唉,我这嘴,不该说这个。”

  窦夫人道:“没什么不能说的。是我无能,管不住。”

  万氏忙道:“夫人别这么说,夫人已经教得够好了。”

  李世民道:“娘亲是揍少了。你看我小时候挨了那么多揍,现在就很听话。娘亲放心,等小四来了洛阳,我盯着他!”

  窦夫人本来提起李元吉有些自暴自弃地颓然,李世民这一插嘴,她忍不住笑了:“那好,娘看你怎么盯。”

  李世民对李玄霸道:“阿玄,你可要离远一点。他小的时候就喜欢欺负你,现在力气大了,你更打不过。”

  李玄霸:“不至于……”

  他想起李元吉的个头,讪讪道:“好,我绕着他走。”

  李智云抱住李玄霸的腰,道:“我帮二兄!哼,我打得过!”

  看着李智云忿忿的表情,李玄霸摸了摸五弟的头。

  以前五弟和李元吉虽然关系不是太亲近,但偶尔也会在一起玩。现在五弟怎么好像有些讨厌李元吉了?

  李玄霸将这件事记在心中,准备之后打探一番。

  妻妾都来到了洛阳,家中热闹起来,李渊很高兴。

  李建成等人第二日下午准时到了洛阳城,李渊请了一日假,专门在城门迎接长子。

  窦夫人问道:“四郎可听话?”

  李建成笑道:“四弟一直很听话,母亲放心。”

  李元吉嚷嚷:“没错!我一直很听话!”

  窦夫人笑着摸了摸李元吉的头:“那就好。”

  但她仍旧不放心,去询问了女儿们。

  四娘子、五娘子都说李元吉还好,只年幼的六娘子悄悄和窦夫人说,李元吉一路上都吵着要买这买那,兄长都满足了,李元吉很开心,所以还算听话。

  窦夫人松了口气。

  虽然大郎太过纵容四郎,但至少兄弟感情是好的。

  窦夫人最担心的就是李建成与弟弟们关系不好。

  李建成来到洛阳后,李世民和李玄霸让出了最大的院子,搬到了较为僻静的地方居住。

  他们的新院子比以前小了一倍,没有挨着校场和花园,不过有个侧门,出入都很方便。两人并无不满。

  李建成得了职官原本很高兴,得知这职官的波折后,就有些迁怒李玄霸。

  不过他迁怒李玄霸的事情多着了,独孤老夫人的账他都没有和李玄霸算,所以多记了一笔账,李建成和李玄霸的相处模式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在李渊和窦夫人面前的时候都会装出兄友弟恭的模样,私下见面李玄霸会恭敬地打招呼,李建成都当没听见。

  李世民十分生气,让李玄霸也别再和李建成打招呼。

  李玄霸摇头,说当弟弟的还是要好好尊敬兄长。

  李世民和朋友们吐槽这件事,长吁短叹阿玄的性子太软,总被人欺负。

  杜如晦和薛收附和李世民,长孙无忌嘟囔“李三就只对兄弟性格好”,只有房乔嗅出了些什么。

  房乔悄悄叮嘱杜如晦和薛收别与李建成结识。

  杜如晦笑道:“我就算想结识李建成,他都不屑见我。我这个京兆杜氏的旁支子弟,可入不了他的眼。”

  薛收道:“我可能能入他的眼,但你们都入不了他的眼,我也还是不入他的眼为好。”

  房乔见两位好友都不喜李建成,松了口气。

  至于长孙无忌,他就不用叮嘱了。

  长孙无忌身为李二郎的妻兄若还能被李建成笼络了去,那李二郎就不会是他的未来的主君了。

  房乔猜出了一些事,心情有些低落,还无法和友人倾述。

  他总算知道为何李玄霸对他交浅言深,透露谶纬。

  这实在是心里有事,不说出来就憋着慌。

  李玄霸听了房乔的话,点头:“你说得对。我正好有件事憋在心里,房兄……”

  “告辞!”房乔转身就走,走路速度得比跑还快。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很晚,大家明天起床再看,晚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