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高老师的锅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都是高老师的锅
字体:      护眼 关灯

都是高老师的锅

  李玄霸被杨广推着拜师后,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件事。

  这口锅该高颎老师来背。

  薛道衡比高颎大一岁,却是高颎的“迷弟”,十分敬佩高颎的为人和才华。

  高颎收李玄霸和李世民为徒时,薛道衡本不在意。得到过高颎指点的人不少,李玄霸和李世民不算特殊。

  但之后李玄霸和李世民频繁进出高颎府邸,其身份明显已经不是普通被高颎指点的人。

  薛道衡回京后与高颎通信,得知高颎居然将这两个孩子收为确立了师徒名分的弟子,便对李玄霸和李世民生出好感。

  高颎选中的学生一定很优秀。

  薛道衡和唐国公府没有多少交情。他即使对李玄霸和李世民好奇,也不可能自降身份主动接触李玄霸和李世民。何况李玄霸和李世民还在守孝。

  薛收和李玄霸、李世民偶然结识后,薛道衡很想让薛收把李玄霸、李世民叫到家中看看。

  但薛收已经被他过继出去,就算招待朋友也是在新家。虽说薛收也可以在薛道衡府邸中招待朋友,但这要薛收自己主动开口。薛道衡拉不下这个面子。

  薛收完全没有察觉到生父的暗示。

  薛道衡心高气傲,不喜欢被人打扰。薛收一直很敬畏薛道衡,哪可能让新朋友打扰到薛道衡。

  今日薛道衡终于有机会接触到李玄霸,李玄霸所做的事又正合他的胃口,便在杨广面前多夸了李玄霸几句,感慨李玄霸不愧是高颎的学生,果然优秀,若是自己也有这样的学生就好了。

  李玄霸这个学生是杨广塞给高颎的。虽然杨广当时本意是侮辱高颎,高颎原本没接这个差事。

  若不是宇文弼因李玄霸的病弱联想到自家孙儿,对离开父母伴驾的李玄霸和李世民多了几分照顾,意外发现了李玄霸和李世民的才华,让高颎起了胜负心,高颎不会主动去教导李玄霸和李世民。

  但既然高颎接了这个差事,在杨广看来就是高颎向他示弱服软。杨广对此事很得意。

  高颎和宇文弼越夸赞李玄霸和李世民,杨广就认为高颎和宇文弼是在持续向他示好。

  当薛道衡也夸赞李玄霸时,杨广欣慰极了。

  薛卿终于向朕示好!夸赞朕的眼光好了!

  杨广立刻就问薛道衡要不要收弟子。这么好的弟子,你也可以有!

  高颎的弟子一定是人中龙凤,我必须收!从来不收弟子的薛道衡立刻同意。

  李玄霸人麻了。

  隋炀帝你对薛道衡恨得牙痒痒,连薛道衡写个吹嘘隋文帝的赋,你都能恶意揣测薛道衡是在骂你。现在你怎么表现得对薛道衡如此舔?自古君臣以美人爱情作比,你们这是在表演什么求而不得的狗血文学吗?

  我和二哥是你们君臣之间什么特殊的情|趣道具吗?!!

  救命!!!

  李玄霸根本不想拜薛道衡为师。

  不说薛道衡那尖酸刻薄的文人脾气将来肯定会惹更多事,他这个弟子可能会被牵连,薛道衡擅长的本事,他也没必要去学啊。

  薛道衡是一位纯粹的文人,擅长文字工作。在隋文帝时期,长期担任秘书机要,为隋文帝撰写诏令。

  李玄霸学这个干什么?难道将来他哥还能缺帮写诏令的人?

  李玄霸斟酌利弊后愿意帮助高颎和宇文弼,除了这两位老师真心对他和二哥好之外,也有高颎和宇文弼是文武双全的治世能臣,他和二哥正缺这样的老师的缘故。

  就算虞世南都只能教他们写字,薛道衡能教什么?作诗吗?好的诗人不是练出来的,是天生的。他和二哥真的没这个天赋。

  但皇帝都发话了,轮不到李玄霸挑挑拣拣。

  就是皇帝没发话,薛道衡说要收李玄霸为弟子,李玄霸都只能跪下磕头说受宠若惊。

  薛道衡可是现在的文坛领袖!

  李玄霸晕乎乎地多了个老师,众大臣都笑着恭喜他。

  他有种自己躺在手术台上,周围一群人围着自己鼓掌的幻觉。

  杨广微笑道:“大德,你的老师都是当世最有才华的人,你要好生学习,不要辱了老师的门扉。”

  李玄霸苦笑:“陛下,我压力好大。”

  杨广笑道:“不需要有压力,你是朕的子侄,受得起这样的老师。”

  李玄霸只能谢恩。

  杨广和大臣们听完新词新曲,还要商议朝政大事。李玄霸提前出宫,回家告诉二哥这幢“大喜事”。

  本来李世民也要入宫,但他前些时日沉迷狩猎耽误了功课。

  高颎要来洛阳送编书的阶段性成果给杨广检阅,顺带检查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功课。

  宇文弼病好了,也告诉了两位弟子复课的时间。

  连虞世南都出了孝期官复原职即将来洛阳,提前写信询问李世民和李玄霸有没有认真练字。

  李世民急得嘴上起了泡。

  狩猎一时爽,补功课火葬场。

  李世民向李玄霸求助,李玄霸转手向母亲告了一状。

  李世民向友人们求助,长孙无忌表示爱莫能助,杜如晦和薛收倒是想帮忙,被房乔狠狠骂了一顿,不敢帮了。

  李世民只能一边喝着降火的苦药,一边苦哈哈自己赶功课。

  李玄霸回到家时,李世民正趴在书案上小睡。

  书案上堆了一小叠刚写好的字帖。李玄霸翻看了几页。虽然这功课是赶出来的,但二哥写得很用心,没有敷衍。

  赶功课是真的赶,但还是有认真做。

  “醒醒,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李玄霸把李世民摇醒。

  李世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不,我不想听。”

  李玄霸道:“是真的好消息。”

  李世民捂耳朵,不相信弟弟。

  但捂耳朵是没用的,李玄霸道:【陛下又给我们找了一个新老师,薛收的亲生父亲薛道衡,如今的文坛领袖,高兴吗?】

  李世民脸色一垮:“啊?又多了个老师?那不是又要多一门功课?救命!”

  李玄霸一愣。他没想到二哥会从这个方向哀嚎。

  李世民抱着脑袋,曲着膝盖,倒在坐榻上滚了起来。

  “救命,救命,我不想做功课!为什么我要有这么多老师!我不需要这么多老师!我不想写字,不想写注疏,不想写策论,也不想写诗!我什么都不想!只想打猎!”

  李玄霸看着滚来滚去的二哥,露出了十分无语的表情。

  狩猎有那么有趣吗?二哥你这样就像是电子游戏瘾犯了的小学生,小心被拉去电疗。

  “你这么不想,那上门拒绝?”李玄霸站在坐榻边,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打滚的二哥。

  李世民停止打滚,手脚伸长成大字形,眼神失去了光芒:“陛下金口玉言,薛公还是文坛领袖,我敢吗?呜呜呜,我好惨啊,我不想上课!”

  说完,李世民又抱着脑袋在坐榻上滚来滚去。

  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喜欢上课吗?没有!不可能有!

  李玄霸见二哥在耍赖摆烂,只能给他下一剂猛药:【没事,薛公很快就会被陛下赐死,你很快就会少一门课。】

  李世民不滚了。

  他默默爬起来,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李玄霸:“阿玄,哥哥最近是得罪你了吗?”

  李玄霸摇头:“没有。”

  李世民抓狂:“那你就别告诉我这个啊!”

  李玄霸耸肩,摊手:“可我不能一个人难受。”

  李世民使劲地抓挠自己的头发,把两个小揪揪都抓散了:“啊啊啊啊,我也不想难受!闭嘴闭嘴闭嘴!不要说啦!”

  李玄霸道:“我又没再说什么。而且你不是说你已经淡定了吗?现在怎么不淡定了?”

  李世民抓起靠垫丢向弟弟:“闭嘴!”

  李玄霸接住靠垫,反手砸向李世民。

  李世民也接住了靠垫,再次砸向李玄霸。

  兄弟二人一边吵架,一边用靠枕打了起来。

  李智云高高兴兴地来找二哥,问二哥功课写完没有。见二哥和三哥在玩抱枕,他蹦蹦跳跳地加入进来。

  等兄弟三人玩了一会儿后,李智云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过来。

  “啊,娘亲说二哥和三哥的老师来拜访,让二哥和三哥赶紧过去。”李智云道,“快些快些!”

  李世民和李玄霸异口同声地抓狂:“你怎么不早说!”

  李智云对手指:“你们又没问!”

  李世民和李玄霸飞速整理仪容,然后往中堂跑。

  离开前,两人依次狠狠敲了李智云的脑袋一下,异口同声道:“等会儿收拾你!”

  李智云捂着脑袋,看着哥哥们奔跑的背影,自言自语:“二哥三哥骂我的话一模一样啊。”

  他身边的乳母笑着道:“这就是双生子啊。”

  李智云噘嘴。他也好想和哥哥们成为双生子啊,好像很好玩。

  来拜访的老师是高颎。

  李世民一见到高颎,就哭丧着脸道:“高老师,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正和高颎聊得开心的李渊笑容一僵。

  李建成忙道:“二弟顽劣,请高公恕罪。”

  高颎对李世民招招手。

  李世民小碎步挪动过去。

  高颎道:“听闻你沉迷狩猎,荒废功课?”

  李世民立刻转头看李玄霸。

  李玄霸先和高颎问好后,气定神闲道:“是的,没错,就是我告状。我不仅向高老师告状,宇文老师和虞老师那里我也告状了。”

  高颎道:“伸手。”

  李世民默默伸出双手,手心向上。

  高颎从袖子里掏出戒尺,狠狠敲了李世民的双手手心各二十下。

  李世民的手心立刻变得红肿。

  高颎收起戒尺:“李二郎小小年纪就驰猎无度,荒废学业,李叔德,看来你真的很忙,忙到连规正孩子行为的时间都没有了。”

  李渊:“……”他差点条件反射也伸出手板心挨揍。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二更会很晚,别等。

  啊啊啊啊,我不想码字,不想码字,不想码字!打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