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打造铁锅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只是想打造铁锅
字体:      护眼 关灯

只是想打造铁锅

  不管是不是有人教唆,李元吉上课不认真,嫉妒优秀的弟弟,辱骂家中的长辈……这一切都证明李元吉现在十分顽劣,必须严格管教。

  窦夫人自贬能力,说自己只会养育孩子,不会教育孩子。教导已经启蒙的孩子,是家主才能做到的事。

  这时教育儿子,也确实是父亲的责任。

  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自先秦时起,教育儿子就是父亲的责任。纵观流传后世的“家训”,也都是父亲写给子孙的告诫。

  对于家中子嗣,家中女眷除了照顾孩童衣食起居,顶多在孩童开蒙时能看顾一番。除非是寡妇,否则女眷一般不能插手子嗣教育。

  李渊是寡母带大,所以才习惯性地把儿子都交给家中女眷照看。而且他常年在外做官,家中女眷子嗣不能随行,所以也没办法自己教育儿子。

  李渊被窦夫人戴了高帽子,又确实担心李元吉长歪,只好将李元吉带在身边,再次亲自教导李元吉。

  他曾经亲自教导过一次李元吉,被李元吉气得吃不下饭。后来李元吉稍稍乖巧了一些,他又认为李元吉身为嫡幼子不需要太多本事,家里养得起,便撒手不管了。

  但李元吉现在变得比以前还顽劣,李渊只能再次咬牙忍受教导不成器的儿子的折磨。

  离开父母,李世民原本有些难过。

  好不容易父母都团聚在洛阳,他在父母膝盖上撒娇的日子还没过多久,就被迫住进了别庄。

  李世民很恋家,即使是自己决定出来住,也难免心生郁闷之意。

  别庄就挨着洛阳城,位于洛河之畔。

  洛阳被河流和山脉分割成许多个小盆地,傍水的地方必倚山。

  大隋自北周而延续下来的勋贵没有不喜欢打猎的,即使杨广定都东都洛阳是为了压制关陇贵族,为了安抚这群关陇贵族,也会在东都附近分给他们大片土地。

  唐国公府的别庄也很广阔,除了河谷平原,还圈了大片的山林。

  私人的山林不准普通百姓进入。窦夫人心善,也只是在寒冬腊月允许附近百姓进入唐国公府的山林拾取柴火。若是谁敢砍树,唐国公府是要报官的。

  如今正值草木茂盛,动物活跃的季节。十分难过的李世民等母亲一离开,就带着李智云钻进了山林狩猎。

  他本来还想拉上李玄霸。李玄霸指着旁边的洛河,说如果李世民敢强迫自己去狩猎,自己就从这里跳下去。

  李世民将还不能独自骑马的李智云抱在身前,不住抱怨:“小五,你说至于吗?我让他狩猎,他居然说要跳河?这至于吗!”

  李智云被两位兄长逗得“咯咯”直笑。

  李世民怒搓李智云的光脑袋。

  李智云和他一趟,都是只留了两个小揪揪,其他地方的头发都剃光了,脑袋搓起来特别滑溜舒服。

  李智云眯着眼睛,就像是小兽一样享受兄长的揉搓。

  离开娘亲和生母独自在外居住,李智云本来难免害怕。但哥哥们日夜陪伴着他,轮流陪他睡觉,现在还带着他去林子里骑马,他就不害怕了。

  至于为什么是轮流,自然是因为李世民睡相太霸道,李智云只想和三哥一起睡。李世民认为自己被弟弟嫌弃了,非要把李智云抓着和自己抵足而眠。

  唐国公府的山林里没有大型猎物,但兔子野鸡在盛夏季节非常充足。

  李世民天天带着李智云钻林子,很快就“乐不思蜀”,把对父母的想念忘到了脑后。直到李玄霸提醒他该在父亲休沐时回家时,他才恍惚自己已经习惯在别庄的生活了。

  李渊这些时日饱受亲自教导李元吉的折磨,越发想念聪慧的二儿子和三儿子。

  今日李世民和李玄霸带着李智云回家,他在门口翘首以盼。

  当马车上下来一大一小两黑炭时,李渊沉默了。

  李渊看向唯一相貌没有多少改变的李玄霸:“他们这是怎么了?”

  李玄霸叹气:“还能怎么?天天钻林子打猎晒的。”

  就算林子有树叶遮掩,该晒还是晒啊。

  李家人除了自己之外,体质是真的强。这样晒着,不仅没中暑,皮肤也没有晒伤过,只是变黑了。

  李渊欲言又止。

  他本以为二郎一定会想念到他哭鼻子,没想到这混账儿子天天带着幼弟打猎,看样子完全没有想念自己呢!

  李世民表示自己还是很想念父亲母亲的,还为父亲母亲准备了许多礼物,全是自己和小五猎的。

  李渊问道:“怎么只有你和五郎的猎物?三郎的猎物呢?”

  李世民幽怨道:“阿玄说我如果拉他去狩猎,他就从洛河跳下去。”

  李渊愣住,无奈地看着李玄霸道:“连五郎都喜欢上了狩猎,四郎也说想去狩猎,我们家就你不喜欢狩猎。”

  李玄霸点头:“对,就我不喜欢。”

  窦夫人道:“别把孩子拦在外面。赶紧进来,娘今日让人做了牛肉。难得有摔死的小乳牛,你们有口福了。”

  李世民扑到窦夫人怀里:“好!我一个人要吃一整头牛!”

  窦夫人笑着掐了一把黑孩儿的脸,又揉了揉另一个小号黑孩儿的脑袋:“快来吧,你阿姨等你好久了。”

  李智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窦夫人又对李玄霸招了招手,在李玄霸生无可恋的表情下捏了李玄霸瘦削的小脸一把,带着三个孩子进门吃饭。

  饭桌上,李建成对李世民和李玄霸都很客气。特别是对李玄霸,脸色难得的柔和。

  李玄霸猜测,可能是因为他和二哥搬去别庄,让李建成认为他们主动示弱的缘故。

  让李玄霸惊奇的是,李元吉居然乖乖叫自己兄长,完全看不出顽劣的模样。

  这才多久?李元吉就变了性子了?

  李世民附在李玄霸耳边道:“我见李元吉的手心还是肿的,他肯定没少挨揍。”

  李玄霸瞥了一眼李元吉。

  李元吉跪坐在坐榻上的姿态有些扭曲。

  看来他不仅手心是肿的,臀部也受了重创。

  “你扭什么?坐没坐相!”李渊训斥道。

  李元吉身体一抖,乖乖坐直。

  李玄霸:【揍李元吉的一定是父亲。】

  李世民点头。而且揍得不轻,嘿!

  见到李元吉挨了揍,李世民和李玄霸这顿饭吃得很香。

  他们在府中待了一夜,第二日带着李智云回到了别庄。

  见他们在别庄过得不错,李渊和窦夫人放下了心,彻底对他们放了权,让他们可以全权处理别庄的事,任意取用别庄的物资。

  李建成此次很慷慨地提议,干脆将别庄归于李世民和李玄霸二人名下,以后这个别庄就是李世民和李玄霸的私产。

  见两个弟弟没有和自己争夺国公继承人的心思,李建成良好的继承人教育再次展现了出来。

  因郑媵有了身孕,郑媵又给李建成寻了新的美妾,李建成爱护郑媵的贤惠大度和体贴,又怜惜郑媵肚子里的孩子,与郑媵关系再次融洽。

  他对郑媵叹息道:“若他二人不盯着国公的位置,他们越优秀,就对我越有利。原本我与他们关系就不错,若不是祖母当时老糊涂……罢了,不该说已经去世的长辈的不是。”

  这次郑媵只安静地微笑着听着,不敢再发表任何意见。

  李建成既然有这个爱护弟弟的心思,李渊和窦夫人很欣慰地接纳了李建成的建议。

  李渊对李世民和李玄霸道:“你们兄长爱护你们,特意把这个别庄送给你们。”

  李世民:“……哦。”本来很高兴,现在不高兴了。

  李玄霸恭敬道:“我和二哥十分感激兄长的爱护,请父亲帮我和二哥转达我们的谢意。”

  李玄霸:【二哥快道谢!不然我把你的弓劈了当柴烧!】

  李世民赶紧道:“是、是啊,我和阿玄很感激,请耶耶一定要帮我们把谢意转达到。”

  李渊欣慰道:“好,我一定转达。”

  长子与二子、三子的关系重新变好,四子也懂事了许多,五子也很聪慧。这日子终于越过越好了。李渊教导李元吉积累的疲惫都减轻了不少。

  当李渊走后,李世民脸色一垮,阴阳怪气道:“呵呵,真是谢谢了啊。”

  李玄霸道:“得到了实惠,谢他一句又如何?他送多少别庄给我,我就给他多少声谢谢。”

  李世民嫌弃道:“阿玄,你好市侩。”

  李玄霸点头:“嗯,我就是。”

  他正想着怎么撺掇父母把别庄划在自己名下,没想到刚想瞌睡,李建成就送来了枕头。

  别说一声谢,若在现代社会,他开一百个小号帮李建成投千古一帝的票,为李建成打榜都没问题。

  李玄霸把李智云丢给二哥带,让李智云监督二哥好好读书,不要每日都去打猎。他来到了别庄旁边的工坊,终于能做一件自他穿越后,一直想做的事。

  打一口铁锅。

  李玄霸一直以为铁锅只要有铁就能做。穿越之后,他询问了家中供奉的铁匠,才知道铁锅的技术含量原来很高。

  就如同古代只有最优秀的工匠才能铸造鼎一样,如果能打造出一口受热均匀的铁锅,铁匠的手艺都能打造出盔甲了。

  怪不得到了宋朝,冶铁业空前发展,铁锅才走入千家万户。

  宋朝虽然武力很差,但装备是一点都不差的。

  唐国公府不是没有能打造出铁锅的工匠,但这样的工匠都是供奉着给家中贵人打造盔甲的,李玄霸没可能让他们帮忙打造铁锅。

  所有别庄都自带一套完整的衣食住行工坊,铁匠铺也在其中。

  现在别庄被划给了李世民和李玄霸,庄子上的人也都成了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奴仆。李玄霸终于能使唤动他们精进打铁技术,为自己打造一口铁锅了。

  希望有了小炒后,能把二哥的饮食习惯再改一改,别天天逼二哥吃蔬菜比逼他喝药还难。

  李玄霸找到铁匠铺子的主事人,告知了铁锅的详细要求。

  那瘸腿的老铁匠狐疑道:“三郎君,你真的只是想打造一口铁做的锅,而不是盔甲?”

  李玄霸道:“就是铁锅,满足口腹之欲而已。”

  老铁匠沉默了许久,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是三郎君的人,三郎君想打什么都成。这铁锅的要求很高,如今的炉子可能不行,得用有大风箱的炉子。”

  李玄霸好奇:“如果有炉子,你就能打?”

  老铁匠道:“能不能,要试试才知道。”

  李玄霸笑道:“你尽管试,别怕浪费。炉子、燃料和铁矿石的事交给我。等试出来了,还要麻烦老翁多带弟子。我这锅打造好了,是要当礼物送给亲朋好友的。”

  老铁匠问道:“要打造很多口锅?”

  李玄霸道:“很多。”

  老铁匠再次沉默了。

  “老朽有一子力大无穷,若三郎君不嫌弃,可否给他一点差事?”老铁匠艰难开口。

  李玄霸道:“我正好缺一个护卫。”

  老铁匠松了口气:“谢三郎君!老朽一定竭尽全力!”

  李玄霸鼓励了瘸腿老铁匠几句,带着捡了漏的欢喜去告诉二哥这个好消息。

  不愧是国公府,底蕴真是深厚,连别庄的铁匠都是敢夸口能做出盔甲的能人巧匠。

  李玄霸怀疑,国公府的每个别庄,都有这么一个能人坐镇。

  要知道南北朝时能当国公的人,都是有自己的私军的。就是现在的将领,自己和亲兵的盔甲都是自备。所以唐国公府中有许多能做盔甲的铁匠很正常。

  李世民得知这件事后,先很欢喜,然后疑惑:“这样是常态吗?那岂不是每个勋贵世家都能自己打造盔甲武器养私兵?”

  李玄霸道:“确实都能。所以在皇帝强势的时候,家中若搜出盔甲,是按谋逆算。我们只是打造铁锅,二哥不用担心。”

  李世民小声问道:“阿玄,你以后不会让我顶着铁锅上战场吧?”

  李玄霸无语:“你身为勋贵子弟,上战场时是能自备盔甲的。你给你自己打造几套备用的盔甲,不算谋逆。”

  李世民摸着胸口顺气:“那就好。我喜欢金光灿灿五颜六色的盔甲!”

  李玄霸:“……”金光灿灿还要五颜六色,这是什么流光溢彩的骚包盔甲?你是生怕战场上不够显眼吗?

  李玄霸的记忆无风自动,检索出了“关键词汇”。

  唐太宗征辽东的时候,给自己亲自率领的一万具装骑兵“取金漆,涂铁甲,色迈兼金,又以五采染金”,“金光曜日,与李勣会於城下”。

  二哥是真的很喜欢花里胡哨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奉上。此次加更为庆祝国庆快乐,不算欠账。

  目前欠账仍旧是4章。大家国庆快乐。

  碎碎念:

  贞观十九年五月丁丑,营于马首山,初太宗遣使于百济取金漆,涂铁甲,色迈兼金,又以五采染金制爲山文甲。

  甲申太宗亲率甲骑万余,金光曜日,与李勣防辽东城下,旌旗数百里。

  ——《唐实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