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敢去西域一游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可敢去西域一游
字体:      护眼 关灯

可敢去西域一游

  搬到别庄后,李玄霸整个人都松快许多。

  李世民最初唉声叹气,念叨想娘娘想耶耶。不出一月,他就感受到了没有父母管的快乐,不再提起父母。

  至于李智云,那就更开心了。

  他因和李元吉年龄相近,做什么都和李元吉在一起。平时他对李元吉多番忍让,早就忘记当个顽皮孩子该是什么模样。

  李智云很想念当初才三四岁时,自己和李元吉分开教养的时候。

  现在虽然他多了很多功课,但只要不看到李元吉,他就很快乐。

  而且他每旬都能回家,也不是很想念父母。

  现在这兄弟三人就像是住校的中小学生,还是每隔一周半就能回家那种,确实很难太想念父母。

  有了宽敞的庄子,李世民终于能把朋友们都唤到家中游玩。

  他们从吟诗作对,到入山林狩猎,玩开心了还去抢庄子中农夫的活干,一边拔草浇水,一边念着陶渊明的《饮酒》。

  念着念着,不知道谁起了个调,这群明朗的青年少年们从吟诗变成了大合唱。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李玄霸经不起太阳毒晒,别人种田,他躲在树荫下偷懒。

  李世民给李玄霸搬了把琴来。偷懒可以,背景音乐就由李玄霸负责了。

  李玄霸无语。

  不愧是载歌载舞的大隋唐,连种个田都要自带背景音乐是吗?

  李智云年纪小拔了一会儿草,气喘吁吁地坐在三哥身边,拿起小鼓,帮三哥伴奏。

  李玄霸面无表情地拨弄琴弦,李智云傻笑着击打手鼓,李世民领着一群年龄比他大的朋友们高唱《饮酒》。

  一曲作罢,李世民意犹未尽。

  “阿玄,琴的声音太慢了,换这个!”李世民让仆人抱来了琵琶。

  李玄霸:“……”真是够了!

  李玄霸铁青着脸,调好了琵琶的音,瓮声瓮气道:“弹什么?”

  李世民手舞足蹈:“破阵乐!”

  现在虽然没有《秦王破阵乐》,但军队出征的时候都会演奏“破阵乐”。“破阵乐”类似于一种音乐主题。李世民和李玄霸能熟练演奏琵琶后,老师教导的最多的乐曲就是破阵乐。

  李玄霸叹气:“你种个田和打仗似的……行。”

  所以为什么隋唐的勋贵子弟还要学琵琶啊!

  李玄霸横抱着琵琶,跷着二郎腿,运指如飞。

  李智云一手手鼓一手手铃,手铃击打手鼓,“锵锵咚咚”“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李世民撸起袖子:“小的们,努力干啊!”

  杜如晦笑着踹了李世民屁股一脚,差点把李世民踹进田地里:“谁是小的们?你才是最小的!”

  李世民揉了揉屁股,嬉皮笑脸道:“兄弟们,努力干!”

  与李世民关系没有太紧密,只是因为李玄霸和李世民受杨广喜爱,所以被家人逼着来“陪孩童玩耍”的洛阳勋贵子弟们都不由笑出了声。

  “战乐都奏响了,还不快冲!”

  一群年轻人冲进了田地里。

  农夫们看得心惊胆战。

  快丰收了,你们可不要乱来啊!

  李玄霸板着脸使劲拨弄琵琶,手指快得起了残影,用乐声宣泄心里的郁闷。

  要是谁弄坏了田地,他就压着二哥去耕地补回来。

  谁让二哥带头乱来?

  非常幸运,这群没吃过苦的纨绔子弟们虽然没种过田,但都侍弄过花草。只是除草浇水的事,他们都做得有模有样。

  虽然是一时兴起,但看着快丰收的麦田,他们兴奋不已,好像这块田地从头到尾都是他们自己种的似的。

  “李二,等丰收的时候再邀我们来,我们自己收割。”一位勋贵子弟道。

  李世民笑道:“好。我们再试试能不能自己磨麦子,做点心,举办个宴会。”

  李玄霸阴阳怪气:“你是不是还要从现在开始养鸡养鸭啊?到时候要不要再举办个钓鱼会或者狩猎会啊?”

  李世民对弟弟竖起大拇指:“有道理,准了。钓鱼狩猎交给我,养鸡养鸭交给你和小五。”

  李智云拍着胸脯道:“好!交给我和三兄!”

  李玄霸扶额:“小五啊,你不用帮我也答应了。”

  众人皆笑不可抑。

  李世民笑嘻嘻地拍着李玄霸的肩膀道:“阿玄,你自己的提议,必须自己负责。哥哥相信你。”

  李玄霸琢磨着,是不是又该给二哥一点教训了。二哥搬到别庄之后,真是浪到飞起啊。

  于是在送别宾客后,李玄霸对二哥发起了夺命三连:“二哥,功课做完了吗?交功课的时间快到了。你不会再想挨老师一次戒尺吧?”

  李世民脸上的笑容消失,整个人就像是褪色了一样。

  单纯的李智云还给二哥补刀:“二兄,你居然还没完成功课?你不是教导我,完成功课前不可以玩耍吗?”

  李智云掰着手指头,数着李世民对他的教导:“你还说,要每日规定完成多少功课,这样才能养成良好的习惯。”

  李世民脑袋耷拉,肩膀一垮:“我知错了,我也只是落了两日的功课……只是两日而已!”

  李玄霸好心地问道:“需要我给老师写信为你辩解吗?就说你只是落了两日的功课而已。”

  李世民气得跺脚:“不准说,告状狗!”

  李世民转身跑走,一边跑一边骂:“阿玄告状狗!不理你了!”

  李智云拉了拉三哥的袖子,老气横秋道:“二兄好幼稚啊。”

  李玄霸摸了摸弟弟的脑袋。

  没错,二哥就是幼稚鬼。

  ……

  被李玄霸夺命三连后,李世民老实了一阵子,认认真真完成了功课。

  当他完成功课的时候,李智云抱着半大的公鸡炫耀:“我和三兄养的鸡已经能吃了,时间刚好!”

  李世民嗤笑:“这么小的鸡,还不够我一个人吃。吃肉还得看我。”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开开心心地和李玄霸一起把功课寄了出去,拿起尘封的弓箭,约了仨俩射术最精湛的好友,去禁苑猎皇帝的猎物开宴会。

  杨广得知此事时,对来洛阳探望他的太子杨昭笑道:“李二郎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杨昭道:“李二郎一向直爽。”

  杨广道:“李二郎和李三郎一个直爽,一个细心,相得益彰,不愧是双生子。齐王和他们相处久了之后,心也终于定下了一些,没让朕太过操心了。”

  杨昭高兴道:“二弟终于成熟了。”

  杨广失笑:“还不能叫成熟,只是稍好一些。”

  父子二人唠了些家常,说起了正事。

  杨广今年开凿了永济渠,修了汾阳宫,筑了长城,仍觉得不够。

  监管张掖互市的吏部侍郎裴世矩察觉了杨广的心思,投杨广所好,将从西域商人那里打探的消息编写成《西域图记》三篇呈给杨广,盛赞西域珍宝,鼓动杨广征讨西域。

  他甚至根据这些二手消息,在没有任何实地考察中,对杨广保证,“浑、厥可灭,混壹戎夏,其在兹乎”!

  正觉得今年搞的大事还不够多,不够他评选千古一帝的杨广被戳中了心窝,当即下令让裴世矩经略西域。

  原本负责经略西域和突厥的是长孙晟。

  长孙晟对现在征讨西域一事持反对意见。

  他认为经略西域不在于攻占了多少地,而在于能归化多少地。

  以大隋的国力,想要征讨吐谷浑轻而易举。但国内如今接连征发大型徭役,已经没有足够的民力和物力将攻占的城池变成“归化”的城池。

  如果当地没有完全归化大隋,只要大隋力有不逮,吐谷浑肯定会迅速回来,当地会立刻复叛。

  最终大隋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只得到了一个“攻城略地”的名声,得不到实际好处。

  杨广认为长孙晟老了,太保守。

  他倒没有和长孙晟生气,还是很尊敬长孙晟,只是劝说道:“长孙卿,你常年待在突厥,大概不知道现在的大隋有多强大。朕动用的民力,还不到大隋的九牛一毛,哪会没有人力物力去归化攻占地?再者大隋强盛,也不会力有不逮,让吐谷浑有机可乘。”

  裴世矩也慷慨激昂地陈述自己对经略西域的谋略,让陛下放心交给他。

  长孙晟见皇帝意已决,朝中将领也希望赶紧开战,他们才能掠夺更多的珍宝,获得更多的功勋,只能沉默。

  杨广此次召太子来,就是安排太子监督运粮的事。

  打仗不仅仅是兵将的事。每个兵将至少要配三到五个民夫保障其后勤。这些民夫都是徭役征发而来。

  大隋不缺粮,缺的只是将粮食运到战场的民夫。

  今年开凿永济渠、修长城和汾阳宫的时候民夫已经不足,强征了不少妇人服徭役。

  虽然杨广刚登基就宣布取消妇人和奴婢的徭役,但现在大隋要做大事了,只能继续苦一苦大隋的妇人。

  大隋没有明下令,但在前面的大工程都已经开始征发妇人服役的前提下,显然这次西征大部分服徭役的人都是妇人。

  杨昭委婉劝谏道:“我听李三郎说,西域的珍宝只是西域商人随意找了些奇特的故事包装的普通物品,如火珠,只是普通的水晶球罢了。”

  杨广也想起了此事。

  但他立刻辩解道:“朕征讨吐谷浑,只是想要征讨不臣,一统南北,造就如汉武般广阔国土,与西域珍宝无关。”

  杨昭道:“父皇雄心,儿自然知晓。只是父皇不是在继位之初就着手准备征讨高丽吗?何不等征讨完高丽后再图谋西北?”

  杨广摆手道:“正因为要征讨高丽,才要先把吐谷浑打疼,让他不敢在朕征讨高丽时出手。太子,你没有上过战场,战略之事你不懂。唉,若不是朕不信任高颎,高颎最适合教导你。”

  杨昭心道,如果高公在这里,一定会坚决反对。

  这不是什么战略问题,而是今年百姓已经太疲惫了。

  虽然今年征讨吐谷浑可能还能咬牙坚持,但看着父皇这几年的作风,杨昭很担心明年、后年、再后一年,若父皇还是如之前一样年年压榨民力,恐怕会生出祸端。

  但杨昭又知道,父皇下定决心后就听不得人劝,特别是劝他休养生息,更是不可能。如果自己再劝下去,就是自己生出祸端了。

  父皇最厌恶别人说他治下的大隋弱。休养生息就等于说现在他治下的大隋疲软,否定他的丰功伟业。

  杨昭只能退一步:“裴世矩只是从西域商人那里得知的西域情况,不如长孙将军更了解西域。”

  杨广道:“朕也是如此想。此次大军出征,长孙晟肯定要随军前往。”

  杨昭这才松了口气,真心诚意道:“父皇英明!”

  有长孙将军随行,此战至少不用担心胜负。待战胜吐谷浑后,多抢些牛羊珠宝填充国库,再以此为借口,请求父皇赦免一年赋税吧。

  此事说完后,杨广想起杨昭所说李玄霸也精通西域,道:“李三郎既然熟悉西域,该让他也来好好学学。他近些时日身体好了许多,应该能去张掖。”

  杨昭听到父皇居然从现在开始就要让李玄霸做事,心里很是惊讶。

  李三郎在洛阳又做了什么让父皇高兴的事吗?父皇是真的想像汉武帝培养霍去病那样培养李三郎?但就算要培养大隋的霍去病,也该是去培养李二郎啊。

  杨昭心思微转,不动声色道:“儿许久没见到李二郎李三郎,也该去和他们好好聚一聚了。此事可否由儿向李三郎提起?李三郎年幼,不一定想去张掖吃苦。若父皇直接询问,他或许不敢拒绝。”

  杨广笑道:“看来你把李家二郎三郎当亲兄弟看待了。行,你先问问,若李三郎愿意,朕再下旨。李三郎若想去,李二郎肯定也闲不住。他们二人一起去吧。”

  杨昭拱手:“是,儿明日就去拜访唐国公府。”

  杨广脸上笑意淡去:“李二郎和李三郎不在唐国公府。他们兄弟二人被赶到城郊别庄居住了。你没必要去拜访唐国公府了。”

  杨昭惊愕。

  李二郎和李三郎如此优秀,还能被李渊赶去别院?唐国公府的后院又发生了什么事?

  杨昭决定今日先去找弟弟杨暕睡一晚,询问东都最近发生的事。

  杨昭道:“是。儿明日直接去拜访他们。这样也好,我也懒得递拜帖了,直接上门瞧瞧他们在做什么。”

  听着杨昭故作顽皮的话,杨广恢复了笑容:“去吧。朕问虞世南李二郎和李三郎的学习进度,虞世南好几次都说李二郎沉迷狩猎,临到该交功课的时候才着急。你顺带去问问李二郎,是不是又忘记做功课了。”

  杨昭失笑:“好。”

  李世民和李玄霸万万没有料到,他们准备好了食材,正一群人在庭院里生火,想要自己做饭吃时,杨昭和杨暕居然不请自来。

  李世民和李玄霸先行礼,然后李世民毫不客气地对杨暕抱怨:“二表兄,我之前邀请你,你说不想来。我可没有准备你的肉。”

  杨暕让人运来一头肥瘦相宜的乳牛:“不用你准备,我自己准备了。你以为我想来陪你折腾吗?我就没有自己烤过肉!不是兄长非要来,我才不来。”

  狩猎叫他就罢了,什么种地摸鱼自己生火做饭,我堂堂齐王怎么能做这种事!

  杨暕幽怨地瞥了太子兄长一眼。

  杨昭笑呵呵道:“我什么都没带。怎么,李二郎李三郎,要把表兄我赶走?”

  李世民拍着杨暕带来的乳牛开心地笑道:“大表兄的肉,二表兄出了。随便吃!吃撑!”

  李玄霸叹气:“以你们的厨艺,你确定是吃撑,而不是谁都吃不下去吗?”

  房乔等人本来见到太子和齐王一起不请自来,还有些拘谨。

  听到李世民和李玄霸你一言我一语,毫不客气地和齐王、太子开玩笑,他们紧张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虽然他们不敢再大声喧哗,但神情已经恢复了自然。

  杨昭好奇地扫视了一眼李世民和李玄霸的朋友们。

  李世民和李玄霸新交的朋友,齐王杨暕都知晓。他们许多朋友都是在杨暕的宴会上结识。

  因李世民和李玄霸结交的多是寒门出身的官宦子弟和世家旁支,出身不好,年纪也轻,所以所有人都只当这是一群年轻子弟聚在一起做些纨绔事罢了,没有太在意。

  杨昭本来也不在意。但他见这群人见到他和齐王不请自来,还很快就镇定自若的模样,心里有了计较。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二郎和李三郎很优秀,结交的朋友应该也都各有所长。

  李二郎和李三郎结交的友人身份地位都比他们低,待他们入朝做官时肯定会提拔友人。这些人既是友人,也是他们未来在官场上人脉甚至下属。

  杨昭虽对这些人的才华如何有些好奇,但没打算结交。

  他身为太子,身边人才众多,没必要去抢夺表弟身边的朋友。再者将来如果他能继位,就连李二郎和李三郎都是他麾下的人才,他就更不需要在意李二郎李三郎结交的人了。

  杨昭只是和善地对待李世民和李玄霸的朋友们,自言自己只是以两人表兄的身份来蹭一口吃的,不要太在意,给足了李世民和李玄霸面子。

  杨暕懒得做表面功夫,搭着李世民的肩膀,去学人解牛。

  “牛腿是我的!”

  “牛腿好难烤熟啊,烤得不好吃怎么办?”

  “嗯……为什么不能让厨子来!”

  “让厨子来就没趣了。阿玄!你来帮二表兄烤牛腿!”

  李玄霸:“啊?哦。”

  行吧,在场大概只有自己勉强算得上会做饭了。

  其实说是自己烤,也有其他仆人搭手,烧烤酱也早就调好了,李世民、李玄霸几人只是动动嘴皮子。

  鸡飞狗跳一会儿,在场几人都找到了“自己动手”的乐趣,边吃边笑,还喝起了葡萄酒。

  李玄霸原本是不想喝酒的,但李世民被李渊带着喝了几次酒,就迷上了酒的味道。

  为了让二哥不变成酒鬼,他只能提前引导二哥爱上了唐太宗最爱的葡萄酒。

  二哥果然与葡萄酒一见钟情,现在就开始学着酿造葡萄酒。

  手工酿造的葡萄酒酒精度很低,李玄霸平时一杯倒,喝了他家二哥酿造的葡萄酒能三杯倒。李世民则喝撑了也不会醉。

  杨昭本来不喜欢喝酒,抿了一口李二郎亲自酿造的葡萄酒,也爱上了这酸甜的味道。

  杨暕则很嫌弃:“这和葡萄汁有什么区别?没有劲大的?”

  李玄霸让人抱来陈酿的粟米酒。

  杨暕揭开酒坛上的布嗅一口,满意道:“这才是酒。兄长,我给你满上!”

  杨昭:“啊?我不喝……唉。”

  杨昭愁眉苦脸地被杨暕拉着灌了三碗酒,吃了十串肉才把酒气压下去。

  杨昭这食量,看得李玄霸心惊胆战。

  他总算知道杨昭为什么这么胖了。一直听杨昭说在减肥了,减肥是这么减的?

  李玄霸揉了揉已经吃撑的肚子,摇摇头离开。

  饭饱酒足,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友人们见太子和齐王都要留宿,知晓太子和齐王可能有话单独与李世民、李玄霸说。他们自然识趣地告辞。

  李世民有点遗憾。他本来还准备了夜游活动呢。

  李玄霸先派人打来凉水给三人洗脸,让三人醒了醒酒,才安排他们入浴更衣。

  待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杨昭和杨暕的酒意散去了大半。

  杨暕倚着靠枕,腿架在坐榻的靠背上,懒洋洋道:“该说正事了。大德,父亲想让你跟着裴世矩去张掖。”

  李世民瞪大眼睛:“什么?陛下要把阿玄流放张掖?我也要一起去!不能让阿玄一个人被流放!”

  杨暕差点从坐榻上滚下来:“什么流放?我话里有流放两个字?”

  李世民道:“张掖是西域苦寒之地,那不是流放吗?”

  李玄霸瞥了二哥一眼,道:“哥,别耍宝了。”

  李世民收起震惊的神情,对杨暕做了个鬼脸。

  杨暕得知上当,把李世民拎到坐榻上使劲按压脑袋。

  杨昭慢条斯理道:“二弟,别欺负李二郎。三郎,你曾说对西域很感兴趣,将来愿意效仿长孙将军,为父皇经略西域。父皇想要征讨吐谷浑,现在派裴世矩去打探西域的情况,你可敢去?”

  李玄霸正色道:“太子殿下,我胆子很大。我愿意去。”

  杨昭叹气:“张掖虽行商众多,很是繁华,但气候苦寒,你可能会不适应。”

  李玄霸道:“我不惧艰苦,只想为陛下效力。”

  李世民努力从杨暕的胳膊下挣脱出去,站在坐榻上举着双手蹦跳:“我要去!我也要去!”

  “哎哟!李二郎,你踩到我了!”杨暕怒骂。

  杨昭和李玄霸绷不住谈论正事的严肃表情了,忍俊不禁。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欠账-1。51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仍旧4章,再次进入拉锯战。

  等会儿仍旧有一章国庆加更,很晚,大家别等,晚安。

  碎碎念: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陶渊明《饮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