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驾亲征走三月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御驾亲征走三月
字体:      护眼 关灯

御驾亲征走三月

  裴世矩劝李世民和李玄霸进献金雕幼崽纯粹是好心。

  若不是他如今自诩为李世民和李玄霸的老师,也不会多管闲事。

  所以李世民和李玄霸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也没有太在意此事,还给裴世矩寻了一只金雕幼鸟,让裴世矩也养着玩。

  裴世矩刚开始很有兴致。亲自喂肉被鸟啄伤之后,他就放弃了。

  金雕这鸟性格太烈,还是别人养,自己看,更有意思。

  李玄霸自己孵的鸟儿,金雕幼崽对他特别亲近,从来不会啄他。

  金雕幼崽会啄李世民。但李世民拿着细木棍与它们搏斗一番后,两只幼崽就乖乖认了这个给它们肉吃还揍它们的“首领”,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比对李玄霸还乖。

  李玄霸下指令时,这两只小雕崽会翻肚子装死,不给肉肉不学习。

  李玄霸很生气地训斥小雕崽。

  小雕崽转头用鸟屁股对着李玄霸。

  李世民震惊:“寒钩和乌镝真聪明!还会和你使小脾气!”

  李玄霸道:“大金和小金确实聪明。”

  兄弟俩对视一眼。

  李世民道:“你取的名字也太敷衍了。你看这只微大一圈的崽崽的嘴尖带一点银色,就像是闪着寒光的弯刀。小一圈的崽崽翅膀长羽毛的尾部是黑色,就像是一支乌黑的箭。叫寒钩和乌镝!”

  李玄霸道:“太拗口,就叫大金小金。”

  李世民道:“我养大的雕崽,绝对不能叫这么敷衍的名字!对吧,寒钩乌镝。”

  两只雕崽不理睬他。

  李玄霸伸手:“大金,小金。”

  两只雕崽转头,然后小脑袋转回去,继续撅着屁股对着李玄霸。

  李玄霸对李世民挑眉。

  李世民不满道:“它们还小,听不懂我取的名字更好。你现在给它们取这么蠢的名字,以后它们怎么见人?赶紧给我改!现在还来得及!”

  李玄霸也知道著名玛丽苏取名爱好者唐太宗二哥取的名字比自己好。他只是习惯性地和二哥杠一下。

  杠完之后,他就教雕崽新名字。

  金雕确实聪明,但雕崽聪明得过了头。特别是在李玄霸面前。

  金雕属于“猎鹰”,在科学家做的鸟类脑容量研究中位列第八,仅次于鸦类。它们有完整的逻辑思维,记忆力很好,还特别记仇,能简单模仿人类动作,简单使用工具。

  但智力需要伴随着身体而成长,就算人类刚出生的时候也是“智障”,只有动物本能。这两只雕崽才出生不到一个月就如此情绪化,智商过高了。

  李玄霸思索之后,猜测可能有他精神力刺激的原因。

  自己一直开着精神力“公放”。这点精神力对人类而言连挠痒痒都做不到,但对于脆弱的小雕崽而言,可能刺激过大了些。

  毕竟就算成年金雕,智商和人类也是远远不能比。若它们的智商和服从力能达到七八岁小孩,就已经是成精了。

  李玄霸本想试着再培养其他动物。但想起其他动物的寿命很短,自己若是精心培养一只很聪明的动物,一二十年后就要与其告别,李玄霸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金雕人工饲养的平均寿命为四十岁。就算雕崽卡着人工饲养的平均寿命去世,自己也已经五十了。

  以自己的身体状态,还不知道谁给谁送终。还是只养雕崽就好。

  李玄霸摸了摸两只雕崽的脑袋:“以后给你们改名,大金叫寒钩,小金叫乌镝。”

  两只雕崽懵懵懂懂地转头看向李玄霸,没听懂李玄霸的话。

  不过只要以后在喂食的时候改口,两只聪明的小雕崽一定会记得自己的名字。

  等它们再长大一些,要不要教它们算术呢?如果教会了它们算术,会不会更顽皮?

  李玄霸抚摸着小雕崽的羽毛胡思乱想。

  寒钩乖乖被李玄霸抚摸。乌镝眼珠子转了转,屁股一撅,对着李玄霸发射了一发鸟屎,正中李玄霸手指。

  “喳喳喳!”乌镝蹦蹦跳跳往李世民那里逃。

  李玄霸掏出手帕擦掉手上鸟屎,冷笑:“今天你没肉吃了!”

  李世民双手护住乌镝:“乌镝还小,不吃肉怎么行?别气别气,它才刚出生不久,肯定是无意。”

  李玄霸骂道:“你看它对着我喷鸟屎,还说是无意?!”

  李世民坚持:“对!就是无意!”

  李玄霸道:“你现在这么宠着它们,以后它们要怎么打猎?”

  李世民道:“以后找最严格的驯鹰师!我知道溺子如杀子,只要我看不见就没问题!”

  李玄霸被气笑了。他总算知道二哥的儿子为什么会长成那副鬼样了。一边可劲儿把儿子宠得心理脆弱,一边让其他人对着已经被宠成巨婴的儿子使劲压,这能养出心理正常的人才有鬼!

  李玄霸苦口婆心教训二哥养雕的方式不对。

  李世民哪辩得赢李玄霸?他连魏徵都辩不过。

  于是李世民讪讪放弃了教育雕崽的主导权,只给弟弟当辅助,在旁边嘀咕“它们真的还小,别太严格”。

  李玄霸觉得,二哥一定是后世年轻人养孩子时最讨厌见到的那种长辈。你在教导孩子,他就在旁边吧啦“算了算了”。

  还好雕崽听不懂太复杂的人话,否则一定会成为废雕。

  李玄霸把乌镝关了起来,让它看着寒钩吃肉,等寒钩吃完肉后才放出来。

  “你,没肉吃。”李玄霸把乌镝的脑袋推了个倒仰。

  乌镝看看寒钩,低头蹭了蹭李玄霸。

  李玄霸收起手指,把两只雕崽放回鸟房子,关门离开。

  乌镝:“……”

  乌镝QAQ。

  “喳喳喳喳!”

  肉肉肉肉!我的肉呢?!呜哇哇哇!!

  李世民在窗口偷看。他视力极好,看到了小雕崽从鸟房子的洞口冒出的小脑袋上,眼泪把绒毛都打湿了。

  他也哭了。

  李世民被李玄霸从窗口拖走,哽咽道:“阿玄,你好残忍。”

  李玄霸面无表情:“哦。”

  哭包二哥真是没救了。

  ……

  金雕幼崽成长速度较慢。

  当李世民和李玄霸十一岁的时候,两只雕崽刚能自己撕咬生肉。

  当张掖的河水完全融化的时候,两只雕崽才开始换毛。

  比起身体的成长速度,两只雕崽的智商成长速度更快。当看见自己掉毛的时候,两只雕崽缩在窝里哀嚎痛哭。

  李玄霸道:“和刚掉牙的二哥你没区别。”

  还处于换牙期,现在看到牙齿掉落还会眼眶发红,并为牙齿取名字,好好安葬的李世民:“……胡说,我没有!”

  李玄霸道:“我们马上要变声了。喉咙发肿,声音变沙哑,俗称公鸭嗓子,特别难听。你变声的时候会不会也哭一场?”

  李世民咬牙切齿:“不会!”

  他转身就跑去找孙思邈,问孙医师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变声,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换牙时不好好对待牙齿,以后长出的牙齿就会变丑。变声的时候是不是不好好保护嗓子,声音也会变难听?

  他不要一辈子都是公鸭嗓子!

  李玄霸笑话二哥之后,收集了雕崽换下的绒毛,准备与药材和风景图,一起寄给宇文珠。

  他已经仔细咀嚼完了宇文珠寄给他的“论文”,并把“论文”给孙思邈“勘误”。

  孙思邈说,这书信中所有方子都是经过了多次验证,没有任何错误,而且很适合李玄霸。

  方子很正确,可能是宇文珠之前的学识积累。

  但这些方子中没有任何与李玄霸常患疾病所冲突的药材,宇文珠恐怕已经把李玄霸所有病例都吃透了。

  也不知道宇文珠从哪得到的自己的病例。李玄霸想。

  李玄霸从小到大得过很多病。他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得了什么病,只有孙思邈和府中供奉的医师全记得。

  即使李玄霸现在心中一想到宇文珠的年龄,就不可能对宇文珠生出男女之情。但从宇文珠的“论文”中猜到她读完了自己所有病例,给自己罗列出这些方子。他内心也是说不出的复杂。

  感动肯定是有的。

  所以这次为宇文珠准备礼物时,李玄霸就用心了许多。

  虽然宇文珠肯定会更喜欢药材和孙医师新的医学见解,但塞外的风景和可爱的雕崽,或许更能体现出自己的善意。

  河水化冻,张掖往大兴和洛阳的道路也重新变得易于通行。

  李玄霸和李世民给家人、未婚妻、老师和友人寄去了书信和礼物,没忘记给皇帝、太子和齐王也寄去了一封信。

  雕崽的事,李玄霸和李世民写到了给皇帝的书信中,说他们二人与雕崽同吃同住,提前学会如何养孩子。

  他们俩都写到这份上了,两只金雕而已,以杨广的骄傲,不屑于和孩子抢。

  到时候他们再教雕崽在杨广面前装智障,雕崽就安全了。

  张掖河水化冻的时候,杨广送走了来洛阳蹭吃蹭喝的启民可汗,开始西征。

  启民可汗放了隋军鸽子,杨广也没有怪罪启民可汗,听信了启民可汗“我只是因为天气太冷晚到了,没想到薛将军跑那么快”的胡扯,甚至比上次接待启民可汗更加隆重,赏赐更加丰厚。

  高颎、宇文弼、薛道衡在雪中孤亭中屏退所有下人,围着火炉吃涮锅时小声吐槽,陛下若给朝臣对启民可汗十分之一的宽容和厚待,就是仁君了。

  涮锅方子是李玄霸送的。三老头特别喜欢,隔三岔五就要聚一起吃一次。

  二月中旬,杨广到达大兴。

  三月初二,杨广来到了黄河以西。

  四月二十七日,早已经过了立夏,已经快芒种时,杨广终于出临津关,渡黄河,到达了西平郡。

  裴世矩一直派人查探吐谷浑可汗的消息,好在皇帝来的第一时间展现出自己的本事。

  李世民和李玄霸也得以掌握吐谷浑可汗的近况。

  二月底的时候,吐谷浑可汗得知了大隋皇帝要御驾亲征的事。

  他开始排兵布阵,修建堡垒,囤积粮草。

  三月整整一个月,都立夏了,能闪击伊吾国的大隋强军都还没有影子。

  吐谷浑可汗率领军队掠夺周围游牧民族吃着春夏水草变肥的牛羊,还去草原上套了许多膘肥体壮的野马。

  四月整整一个月,大隋军队还没有动静。

  吐谷浑可汗派人回到原本失去领土中的最坚固的几座城池布防。

  随着天气越来越炎热,交通越来越方便,裴世矩得到吐谷浑可汗消息的间隙越来越短。

  李世民也一日比一日更沉默。

  当杨广终于到达西平郡,那个许国公宇文述在去年八月就到达的地方,李世民问李玄霸,又像是自问:“陛下为何会如此慢?吐谷浑可汗离大隋遥远,花了一月才得知大隋军队的动向,居然还能做整整两月的准备!”

  李玄霸道:“因为陛下乘坐着他豪华的观风殿,带着妃嫔和宫女,让乐人伶人一路鼓乐作陪,让沿路官吏和百姓夹道欢迎进奉美食,一路走一路吃喝玩乐,所以慢。”

  李世民双手握拳,两眼赤红,这次没有落下泪来。

  李玄霸躺在草地上,抬头看着在低空盘旋的寒钩和乌镝。

  小雕崽都能给他和二哥抓兔子了,隋炀帝御驾亲征的车驾还没到。

  纵观历史,横观世界,有多少皇帝国王御驾亲征的时候还乘坐着豪华的房车,带着妃嫔宫女乐人伶人?

  史书中记载唐太宗亲征高丽的“花里胡哨”,是亲自率领一万金光闪闪的具装骑兵,与李勣在辽东城下汇合。

  就是驴车之神宋太宗和叫门天子明英宗,御驾亲征的时候也没有带妃嫔和宫女。

  这是打仗吗?陛下?

  这是打仗啊!陛下!

  这段御驾亲征在史书中只有寥寥几笔,还是隋炀帝难得的高光时刻,甚至都不是当做隋炀帝“恶政”来描述,而是正面评价。

  李玄霸看待此世,习惯性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情绪抽离,很冷静。这次他还是被杨广这御驾亲征给逗笑了。

  这都能赢,实在是大隋太强了,吐谷浑太弱了。

  哦,吐谷浑在去年一月之内灭国,本来就弱得没眼看。现在养了半年,居然有复国的迹象,这才是奇葩事。

  李世民松开拳头,往后一倒,也躺在了草地上:“怪不得还有七年,大隋就亡了。”

  李玄霸道:“所以你别气了。现在正是大隋高光时期你都气得不行。等征高丽的时候,你不得气出病来?”

  李世民转头,面无表情道:“他还要征高丽,三征?就高丽?”

  李玄霸道:“他不仅三征高丽,还给高丽‘赠送’大量兵器盔甲,让你亲征高丽时战争胜利,战略失败呢。”

  李世民不敢置信:“啊?什么叫战争胜利战略失败……我知道了,虽然我与高丽的对战都胜利了,但耗费太大,得不偿失,继续作战会损害国力和百姓,所以我没有灭掉高丽就撤兵了?”

  李玄霸道:“是。你二月出征,打了七个月,占了十几座城,杀伤俘虏高丽十几万人,缴获马匹武器盔甲无数,九月天冷了粮草不好运就退兵了。然后你捶胸顿足说大失败。后世还以为大唐战败,损失惨重呢。”

  他的营销号下面,连一些太宗粉都在那长吁短叹唐太宗不该亲征高丽,打了败仗,损失惨重,和杨广征高丽一样。

  他这个太宗黑都看乐了,挨个点赞。

  这不怪他们。唐太宗自己都哭“输了输了”,还为此怀念魏徵,把自己推掉的魏徵功德碑又重新立了起来。还能怪别人误解?

  李世民嫌弃道:“啧。一次不成功,休养生息几年,再打啊。”

  李玄霸道:“是啊,你回去后短时间打造出大唐海军,开辟海上运输线,准备海陆并进;并持续骚扰高丽,让他们无法休养生息,做足了万全准备。然后……”

  李世民捂耳朵:“不听了。”

  李玄霸:【然后你驾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生最后一场御驾亲征就变成“朕败了”哈哈哈哈哈!】

  李世民一个扑腾翻身而起,举着拳头朝着弟弟砸下。

  李玄霸迅速翻滚躲开二哥,抓起一把土洒向二哥的脸。

  李世民闭着眼睛吐土:“呸呸呸……站住!”

  李玄霸大笑着逃走:“哈哈哈哈哈!”

  李世民拔腿就追:“李玄霸!你站住!”

  李玄霸抡圆了腿使劲跑:“李世民,我不站住!你自己的失误,还怪我啰?”

  李世民骂道:“放屁!和我有什么关系!”

  李玄霸嘲笑:“和你没关系,你为何恼羞成怒?”

  李世民停下脚步:“对哦。”

  李玄霸也停下脚步:“对吧?啊?哥,你使诈!”

  李世民狞笑着扑上去,把弟弟按着捶:“这叫兵不厌诈,看拳!”

  寒钩和乌镝在上空盘旋着交流。

  妈又被首领揍了。

  活该,谁让他今天又训我,喳喳喳!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结束,不算还欠账,欠账仍然剩5章。明天还有国庆节加更。

  碎碎念:

  有多少太宗粉以为太宗掘了魏徵的坟鞭尸,又有多少太宗粉以为太宗亲征高丽惨败如杨广?

  哈哈哈哈哈(来自太宗黑李三强的无情嘲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