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区区小唐童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不过区区小唐童
字体:      护眼 关灯

不过区区小唐童

  伏允将要逃往的河曲草原,在后世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附近。

  党项羌以后世河南县为中心,在海拔三千米左右的黄河南岸游牧。

  后世人对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自治县的名字可能很陌生,但另一个名字肯定很熟悉——“河曲马”的“河曲”。

  这“河曲”不是山西的河曲县,而是取黄河上游支流众多,河道弯曲之意。

  河曲马在更古老的时候叫“秦马”,就是秦国纵横天下的战车部队和骑兵部队所用的“秦马”。

  河曲马的马种以后世的角度来说,不如从西域来的“胡马”高大威猛,算不上顶尖的良马。但在我国古代王朝,河曲马是骑兵部队所配备的最常见的优良马种。王朝官方的河套平原的养马地多是养的河曲马。

  伏允为了躲避大隋、铁勒和突厥的搜寻,行动很小心谨慎,所以速度很慢。

  海拔两三千米的高原,长途奔袭对长期生活在低海拔地区的人负担很大。

  虽然李玄霸说自己在张掖已经习惯了高地环境,李世民仍旧放缓了前行的速度。

  他们带来的私兵,一半早早跟随李世民和李玄霸来到张掖,通过在草原上狩猎习惯了高原环境;一部分跟随李渊攻打吐谷浑,刀子上都见过血了,自然也已经适应了高原环境。

  叶护带来的奴隶就更不用说,一直在高原上生活。

  李玄霸作为这个唯一拖后腿的人,心情很不好。

  他就在心中把唐肃宗丢掉了陇右、剑川、西山三州,导致能养河曲马的养马地全部丧失,唐朝失去了数万匹好马,从此中央军队战斗力骤降,节度使成为了实质上的割据军阀的事好心地告诉了二哥。

  李世民板着脸让骑兵加速。

  累点好,累点好啊。阿玄骑马骑累了,就不会在心里叨叨一百多年后大唐的无能。

  一百多年后的大唐关我什么事啊!我能管住自己的儿子就不错了!

  李世民管不了一百多年后的子孙,但记住了“河曲马”。

  听阿玄说吐谷浑人很会养马,河曲马就是他们改良的。现在若杀了伏允,隋末吐谷浑应该不能再复国,给大唐制造麻烦了。

  等大唐平定天下后,就招揽吐谷浑人内附,让他们专门给大唐养马。

  李世民和李玄霸这次稍稍冒一点险,就是用最小的代价解决掉隋末吐谷浑复国这件事。

  隋朝虽然在吐谷浑上设置了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但只控制了东边面积最小的河源郡。

  杨广后来派吐谷浑可汗伏允和隋朝和亲公主光化公主所生的儿子顺去管理这四个郡,顺刚出西平,随行部众就被杀了,他只能返回大隋。

  宇文述最初追击伏允就是从西平郡出兵。隋朝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打败了吐谷浑,结果实控地点还是出不了西平郡。这吐谷浑就和白打了似的。

  伏允在隋末复国之后,领土一度扩张到了河西走廊。贞观九年,吐谷浑的政治架构才被大唐完全瓦解,成为大唐的附属国。

  只要杀了伏允,吐谷浑部族的贵族就会为了争夺可汗的位置自相残杀,不会那么容易在隋末复兴。

  虽然李世民和李玄霸还不到十一岁,但他们犹豫之后坚定决心。

  抓住这次机会,伏允必须死!

  古代王朝平稳期,男子常十五虚岁,十四周岁的时候从军。

  到战乱之时,许多史书记载的名将十二三岁就上了战场。

  李世民今年十一虚岁,已经是在战乱时会被“抓壮丁”的年龄。

  他杀过很多猎物,但还没杀过人。此次是他第一次上战场。

  李玄霸见过死人,但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身边的人主动去杀人。

  比起李玄霸的凝重,李世民只有兴奋。

  他在休息时不断擦拭着自己的弓,嘴里碎碎念“一定要猎个大的”。

  李玄霸想起二哥在历史记载中的“鲜血盈袖”狂暴状态,有点担心。

  现在二哥还小,可千万别“狂暴”了。

  十岁的少年远远射箭还行,冲上去砍杀就是送菜。二哥应该心里有数吧?

  李玄霸不知道二哥心里有没有数,所以他念了一路。

  李世民被李玄霸念得头昏脑涨。

  他决定,以后带兵打仗绝对不把弟弟带在身边。敌人不可怕,弟弟的碎碎念真是太可怕了。

  在李玄霸的碎碎念心声中行军了五日,他们终于看到了回纥人留下的记号。

  半日的找寻后,李世民、李玄霸带兵与回纥五百勇士汇合。

  领兵者名为骨措特勒,是回纥首领麾下第一勇士。

  回纥首领派他来拦截伏允,可见对此事的重视。

  骨措特勒听闻唐国公两位小郎君也会来时,本以为他们只是带几十护卫来混个功劳,还头疼要如何保护这两位贵人。

  当李世民和李玄霸率兵到来时,骨措特勒悄悄数了一下李世民和李玄霸带来的兵卒的数量。

  除了那一百明显是叶护带来的奴隶的凑数的人,其余四百壮卒皆身披铁甲,携带长弓,一人骑着两匹马,马背上各有长短锐利铁兵一把。

  除了一人骑两匹马这件事,回纥的勇士也一样之外,李世民和李玄霸带来的兵装备碾压他们。

  再看看他们那壮硕的身材和彪悍的气势,骨措特勒满头雾水。唐国公府两位小郎君难道不是私自行动,而是接受大隋皇帝命令,把大隋的精锐带来了。

  骨措特勒立刻收起倨傲轻视之心,客客气气地把最肥美的水草之地让给唐国公府的私兵放养战马。

  他悄悄把叶护拉到一边,询问这次行动是不是大隋皇帝的命令。

  叶护道:“这些确实是两位郎君自己的私兵。甚至不是唐国公府的私兵。”

  虽然有一百私兵是唐国公的私兵,但这一路同行,叶护相信那一百私兵也是自己两位朋友的私兵了。

  骨措特勒满脸不信。

  叶护道:“比起这些兵是隋朝皇帝派来的,他们是唐国公两位小郎君私下豢养的勇士,不是更让我们尊敬吗?有这样的盟友,回纥几十年都不用忧愁了。”

  骨措特勒想了想。还真是!

  两位郎君十一岁就豢养了四百全副武装的勇士,将来还能有什么成就,他简直不敢想。

  若是在草原上,谁十一岁就豢养了四百勇士,将来肯定是一方首领。

  骨措特勒道:“你确定这些兵真的是李二郎君和李三郎君自己的兵?”

  叶护指着放养的骏马道:“我确定。他们的马都是向我买的。”

  骨措特勒倒吸一口气:“这么有钱。”

  其实这些马都是叶护勒紧裤腰带半卖半送的,但现在他咬死道:“李二郎君和李三郎君随意做出的给贵人洗澡洗头的小玩意儿,就能被大隋两京贵族抢破头。大隋皇帝直接将其列为贡品。你说他们有没有钱?”

  骨措特勒想起回纥首领上次给他的拇指大的香皂:“对哦,他们有香皂。”

  骨措特勒看着叶护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叶护怎么这么好运?

  他想了想,决定给叶护卖个好:“叶护,你虽然是旁支远亲,但也姓药罗葛。若你这次再为首领立下大功劳,恐怕会引起王子们的不满。”

  其实王子们已经很嫉妒了。

  叶护淡然道:“我知道。我与李二郎君和李三郎君已经说好,他们回中原时,我也会与他们一起去中原。”

  虽然同姓药罗葛,但草原部落特别看重血统,他就算有大隋支持也不可能当首领。就算两位朋友将来成为大隋的权臣,帮他成为回纥首领,他也肯定会被暗杀。

  何况以他的性格,大概是是做不来杀伐决断的部落首领的。

  但部落最重要的人不一定是首领,还能是与一个强大中原王朝联系的纽带。

  叶护与李世民、李玄霸商量后,决定成为“回纥部族出生的大隋人”,争取在大隋为官。

  那时他那个目前没有多大用处的“药罗葛”姓氏,就会为他在回纥和大隋都争取到极大的利益。

  两位朋友已经帮他把他从未想过的未来规划好了。叶护不需要多强大的想象力,就能想象出这条路有多美好。

  叶护半开玩笑道:“你们继续在草原上风吹日晒吧,我要去中原过每天都穿着丝绸的好日子了。”

  骨措特勒:“……”他X的!自己还真的有点羡慕!

  与叶护嘀咕完后,骨措特勒对待李世民和李玄霸的态度更加恭敬。

  当得知李世民和李玄霸师从大隋带兵最厉害的“高宰相”时,他甚至愿意听李世民和李玄霸的派遣。

  在骨措特勒看来,自己只要能抢到伏允的一些物资就算完成了首领的嘱托。

  伏允不到两千人,人倦马疲;自己这方一千勇士以逸待劳,最次也不过是让伏允逃跑。战果绝对比首领预定的强。毕竟首领以为战力只有他们带去的五百人。

  或许把指挥权交给不会指挥的李世民和李玄霸,他的人会死得更多。但听了叶护的话,他愿意用这些命换取大隋的贵人开心。

  李玄霸道:“二哥,你第一次领兵,有信心吗?”

  李世民拍着胸膛道:“我非常有信心。”

  李玄霸道:“好。我先拿出我的底牌,你看完我的底牌后就自行决定如何袭击,我不插话。”

  李玄霸拿出了自己的底牌——霹雳弹。

  所谓霹雳弹,就是只能听个响的黑火|药。

  李玄霸不懂现代火|药的配方,只知道最简单的黑火|药。黑火|药的威力非常小,还不如弓弩。

  黑火|药将来也能做成火铳,但也就是替代弩而已。

  汉代弩的技术发展到了巅峰,晋朝也常用弩,到了隋朝,用弩的已经很少了。

  弩的优点是弩手不需要培训就能投入实战,容易组建大型兵团。

  弩的最大的缺点,一是上弦速度太慢。

  南北朝时民族融合,骑兵多学习胡人骑射,射箭速度和威力都很强。弩手还没有上弦,对方已经发了好几箭。

  二是灵活和威力不能兼得。

  李玄霸的马上挂着一副手|弩防身。但这种只用双手操控的手|弩连布甲都射不穿,除非朝着脖子、眼睛等要害射,否则就连射中没穿甲的人,也就是扎个血窟窿疼一下。

  如果弩要上强度就得做大。汉弩都是用双脚上弦,只能由步兵使用。隋唐的精锐部队以骑兵为主,弩就用得少了。

  不过隋唐时步兵也会装备弩。宋元时也会用攻城弩。

  弩的真正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是因为火铳的出现。火铳比弩更轻巧、更灵活,骑兵和步兵都能用。

  最初的火铳只需要黑火|药就能制作。李玄霸试图往这个方向钻研。

  但他只是一个连大学都没读过的人,短时间内实在是钻研不出来。

  李玄霸有了香皂铺子作掩护后,试验了几年黑火|药,也就将黑火|药撞进放了陶片的薄铁皮罐子,做出了响声特别大,威力就是个笑话的“霹雳弹”。

  霹雳弹唯一的技术含量,就是可以用压力引爆。

  也就是……咳,会吓人一跳的土地|雷。

  他们选择的伏击地点是一处山谷。伏允现在走的这条路,必须从山谷传过去。

  李玄霸在山谷出口埋好霹雳弹,又在两边放好滚石。

  伏允的马怎么也能踩响一两个霹雳弹。当霹雳弹响起时,他们就把滚石推下去。

  滚石说不定还能触发几个霹雳弹。

  虽然李玄霸说是秘密制作,但又没故意瞒着李世民,李世民知道霹雳弹是什么。

  只是李玄霸说“秘密”,他就假装不知道。

  现在李玄霸把这个“惊喜”揭露,李世民终于能拿着几个霹雳弹炸鱼玩。

  霹雳弹既可以踩爆,也可以点燃引线引爆。

  李世民的胆子大概大得能把整颗地球都包起来。他点燃引线往河里丢,看着炸起的水花和翻白眼的鱼儿哈哈大笑,一点都不害怕,还嫌弃弟弟吝啬,给他玩的霹雳弹太少。

  唐国公府私兵吓得目瞪口呆,有点腿软。

  回纥的勇士大部分是部落里的青壮牧民和奴隶,地位很低,比大隋百姓更愚昧无知。

  他们听到霹雳声,吓得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李世民让他们起来,他们都不敢起来,一直喊神灵的名字。

  直到李世民佯装发怒,他们才战战兢兢起身,垂着头不敢直视能发出霹雳的神灵的真颜。

  叶护也吓得咬了舌头。

  他结结巴巴道:“你们、你们还会打雷!”

  李玄霸递出一个霹雳弹:“不是打雷,只是一点小玩意儿,与你们把木柴生火的方法类似。玩吗?”

  叶护捧着霹雳弹哆哆嗦嗦,没敢点燃霹雳弹的引线。

  李世民抢了叶护的霹雳弹,对准鱼群又炸了一个。

  “哈哈哈!这次炸的鱼多!快把我炸的鱼捞出来!”李世民指挥私兵,“今天我们吃鱼!”

  李玄霸问道:“叶护,你们吃鱼吗?”

  好像后世有些草原民族不吃鱼。不知道现在吃不吃。

  叶护严肃道:“神灵霹雳炸的鱼,我必须吃!”

  李玄霸无奈:“别人害怕,你怕什么?我都说了只是普通的武器。你想玩都能玩。”

  李世民伸手:“我还想玩。”

  李玄霸一脚踹向二哥,让二哥滚。

  李世民躲开弟弟的飞踢,遗憾道:“好吧,不玩了,剩下的用来吓唬伏允。嘿嘿,你说他会不会被吓得尿裤子?”

  李玄霸道:“不会。他顶多以为真的打雷了。”

  李世民遗憾道:“阿玄,你多研究霹雳弹,做出更大更响的霹雳弹。将来争取把敌人吓得尿裤子。”

  李玄霸敷衍:“哦。”

  他知道有一种已经被淘汰的最早的现代火|药,叫硝化|甘油。顾名思义,估计是用强酸来处理甘油。

  但硝化|甘油太容易爆炸,生产和运输都十分危险。在现在的生产条件下,所有实验都是在完全没有防护的条件下完成。他想把硝化|甘油实验出来,就是拿人命来填。

  等硝化|甘油实验出来,生产和运输硝化|甘油也是用人命填。

  这样危险的科技,还是等有配套的科技出现时,再让这个时代的人自己去发明吧。

  李玄霸虽不认为自己算什么纯粹的好人,但也做不到草菅人命的程度。

  二哥统一天下已经够顺利了,他顶多往里面加点吓人的霹雳弹。

  等唐朝建立之后,他就把初高中的化学物理数学课本写出来。之后能不能比西方人更早发明出现代火|药,就看后人自己的本事了。

  不吃透这些知识,他跨时代把这个时代的人不能理解的东西搞出来,等他死后这些东西就消失还算好了,最差的是成为毁灭文明的祸端。

  后世华国虽然早已经进入了现代文明,但非洲和一些太平洋小国还处于奴隶制社会。那些国家拿着现代文明国家卖给他们的现代兵器,把整个国家霍霍成什么样子,有目共睹。

  李玄霸相信二哥是个好皇帝。但总会有皇帝把科技过于超前的武器当做巩固身份的手段,甚至将其冠以“神罚”的名义,压制民间反抗的念头。

  那时,他就成华夏文明的罪人了。

  黑火|药在秦汉时就已经出现,唐朝就有了文字记载的配方,他才敢拿出来。

  李世民不知道李玄霸想了这么多事。他只是单纯地很喜欢霹雳弹的“热闹”。

  他又提议:“阿玄,你把这个威力做小一些,把铁壳子换成纸壳子,我们过年炸着玩!这不比爆竹响声大!”

  此时已经有了过年烧爆竹的习惯。但此时的爆竹顾名思义,就是把竹节丢进火堆里烧得噼里啪啦响。

  李玄霸心情复杂道:“好。”

  鲁大爷讽刺的“国用火药制造子弹御敌,中国却用它做爆竹敬神”,这黑锅就要落在二哥你头上了。

  很好,唐太宗黑料加一。

  李玄霸把霹雳弹埋好后,这场伏击战就与他无关了。

  他在帐篷里蒙头大睡,补足自己在路途上耗费的精力。

  李世民和叶护各留了十人保护他。

  李玄霸的护卫尴尬地发现,叶护留下来一同保护三郎君的人,全都跪在帐篷外虔诚地用额头贴着地面,非要跪足一刻钟后才敢起身。

  “看见三郎君被当作神灵对待,为何我不仅不骄傲,还很尴尬?”

  “不知道,但我也觉得有点尴尬。”

  李玄霸沉入梦乡时,李世民让骨措特勒带着四百人堵住山谷来路,自己带领唐国公府四百私兵守在山谷出口,剩下两百人分裂山谷两边投掷落石。

  李世民让人将耳朵贴在地面。

  当马蹄声响起时,他立刻在火堆里丢入草药,一团红色的烟雾腾起。

  山谷两边壮卒见到烟雾,立刻将落石推下。

  李世民听着山谷中霹雳弹的声音咧嘴笑。

  阿玄还是太嫩了,听到霹雳弹的声音再袭击就晚了。

  不过弟弟已经很努力了,不能当面说弟弟的不足。

  他将弓挽在胳膊上,将一支箭夹在指间:“随我冲锋!”

  说完,他一马当先朝着霹雳弹响声不断的山谷冲去。

  唐国公府的私兵见二郎君居然冲了出去,脑袋一懵,赶紧跟着冲了出去,连大量霹雳弹爆炸而生出的恐惧都顾不了了。

  二郎君别冲啊!忘记三郎君的话,让你别冒险了吗!

  他们使劲抽打马屁股,脑门上全是汗。

  李世民快接近谷口的时候,伏允已经带着一队人冲了出来。

  无论是霹雳弹还是滚石,都没有拦住伏允。他的神情十分镇定,丝毫没有被吓住。

  李世民双脚紧紧夹着马腹,弯弓搭箭:“寒钩乌镝!”

  天空中出现两声突兀的雕鸣,两道阴影急速俯冲。

  寒钩和乌镝的爪子狠狠刺进两个没有戴头盔的吐谷浑骑兵头顶,带起一道血雾后又急速升空。

  当吐谷浑骑兵惊恐地拿起弓箭,对着天空要射这两只突然出现的金雕时,李世民手中的箭矢脱手,正中一个骑兵仰起的脖子正中间。

  李世民保持着冲刺的速度不变,箭矢不断脱手,每次脱手,定能让一人中箭。

  他不管谁是吐谷浑可汗,谁露出的破绽最大,他就射谁。

  李世民射箭的时候,他身后的私兵纷纷弯弓搭箭,箭雨倾泻,虽不如李世民的准,也给吐谷浑骑兵以强大的压力。

  伏允也立刻弯弓,并喊着还击。但李世民带着骑兵瞬间就冲到了他的面前,贴面射击的压力让刚被霹雳弹吓得惊魂未定的吐谷浑骑兵不由自主往一旁躲避。

  伏允正想射箭,旁边一个躲避的骑兵的马撞了一下他的马,让他身体一歪,箭矢落在了地上。

  李世民看出了谁是伏允,但没有朝着伏允冲来,而是领着骑兵从溃散的吐谷浑骑兵中穿过。

  他连看都不看,完全不瞄准,轮流向两边射击。

  他身后的唐国公府私兵有样学样,跟随自家才十岁的小郎君左右射箭,斜穿过几倍于他们的吐谷浑骑兵。

  当李世民刚穿过吐谷浑溃散的骑兵,立刻拉动缰绳,沿着骑兵溃散的边缘贴着跑。

  “围!”

  李世民下令后,唐国公府的私兵都围着吐谷浑骑兵溃散的边缘边跑边射箭,把已经散开的吐谷浑骑兵又逼回了较为紧凑的阵型。

  伏允很疑惑。但既然军队已经聚拢,他正好突围。

  虽然面前的人很少,但后面显然有更多的伏兵,他不会恋战,只想逃跑。

  伏允让身边亲卫用旗帜下令突围时,李世民一箭把他的亲卫从马背上射落,然后又朝着已经聚拢的吐谷浑骑兵冲来。

  吐谷浑被驱赶了两次,这次比之前更快地散开。

  之前他们还试图抵挡一二,有的想射箭还击,有的想用刀去砍杀马背上的“隋军”。

  现在他们收起了兵器,全心全意头也不回地逃窜。

  伏允脑袋嗡嗡作响,见大势已去,也立刻策马狂奔。

  他已经不去想自己的部族了,只想自己逃掉。

  这次李世民瞅准了伏允追来。

  他大喊道:“我乃唐国公府李世民!伏允速速投降!投降不杀!”

  李世民一边喊,一边手中射箭不停。

  伏允用中原官话破口大骂:“你个小唐童!等我逃出去,定要片你的肉下酒!”

  李世民大笑:“小唐童在此,吐谷浑可汗速速就擒,投降不杀!”

  说罢,他一箭射中了伏允的马屁股。

  李世民高举双手欢呼一声,继续策马:“唐国公府的勇士们!跟我冲啊!吐谷浑可汗的脑袋值千金!发财就在眼前!”

  唐国公府的私兵已经不管什么二郎君冒险的事了,闷头跟着二郎君追敌。

  “杀!”

  “冲啊!”

  其余埋伏的人此时已经解决了谷中没有冲出去的残兵,也冲出了山谷。

  骨措特勒本以为这次肯定让吐谷浑可汗逃了。

  霹雳弹的声音把他都吓得不轻,吐谷浑可汗居然面不改色,冷静地带着大半骑兵冲出了山谷。吐谷浑可汗不愧是连首领都佩服的人。

  山谷口只有年幼的李二郎君带着四百人拦截。面对两三倍的敌人,李二郎君怎么可能拦得住。

  不过这也不算李二郎君失误。他们就这么点人,必须堵住山谷两侧,拿不准吐谷浑可汗会往哪里走,就只能分兵。

  骨措特勒本来应该更快冲出来。但他的兵也被霹雳弹吓得不轻,混乱了一阵子才组织起攻势。

  好不容易冲出来后,骨措特勒看着地面上的尸体,叹了口气:“迟了。”

  叶护骂道:“什么迟了!李二郎和隋军都不在这里,他们肯定追击吐谷浑可汗去了,我们还不快追!”

  他不理睬骨措特勒,自己先冲了出去。

  骨措特勒这才回过神怎么没见到李二郎君的人影,赶紧跟上了叶护。

  他在心里祈祷,李二郎君可别有事啊。

  骨措特勒和叶护就冲了几百米,便看见了有队伍慢悠悠过来。

  会返回的只可能是友军。叶护勒马高喊:“李二郎,你没事吧!”

  李世民大笑着举起手中的长杆,长杆上挂着一个金灿灿的头盔:“我能有什么事?叶护,这个吐谷浑突厥的头盔怪好看的。可惜太大了,我戴不下。”

  叶护惊讶:“你把他的头盔捡到了?”

  李世民对身后努嘴:“不是捡到,是刚扒下来。”

  叶护顺着李世民的视线看去。在李世民的身后的马上,有个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人骑在马背上。

  那个中年男人很凶地瞪了叶护一眼:瞅什么瞅!

  叶护:瞅你咋滴?

  叶护咋舌:“他不会就是吐谷浑可汗吧?”

  李世民晃着长杆上的头盔笑道:“当然就是吐谷浑可汗。我会活捉的人除了吐谷浑可汗,还能是谁?其他人活捉了不是浪费粮食吗?他背部中箭了,我们得赶紧把他带回去疗伤,不然我就只能带着臭人头回京城了。”

  伏允:“……”这是在威胁他吗!

  骨措特勒跟随首领参加各部落聚会时见过吐谷浑可汗,他结结巴巴道:“还、还真是!二郎君,你怎么抓到的!”

  李世民道:“就是冲上去射箭啊,射中了就抓到了。”

  李世民身后的兵:“就是就是,二郎君说得对。”

  骨措特勒:“……听上去好像很容易啊。”

  伏允骂道:“容易个屁!你怎么敢就当挨着三四百人冲过来!居然还真的把我的亲卫冲散了!我的亲卫面对大隋的军队都不会溃散!你究竟使了什么迷惑人心的诡计!”

  李世民歪着头,头顶两个小揪揪晃了晃:“大概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唐童,所以你们轻敌了,就随意演个溃散逗我玩?嗯,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伏允:“……”

  他咬牙切齿:“妖孽!”

  骨措特勒木然道:“不,是神灵。”

  叶护抹了一把脸:“李二郎,我差点也快以为你真的是神灵了。”

  直接冲上去,吐谷浑可汗面对大隋雄兵都不畏惧的亲卫就溃散了?然后你就追着吐谷浑可汗一路射箭,把吐谷浑可汗射了回来?

  打仗是这么容易的吗?

  李世民笑道:“好了,别奉承我了,赶紧回去,不知道阿玄睡醒没有。驾!”

  李世民开开心心地哼着歌,继续晃悠着顶着金盔的长杆,让马儿一路小跑。

  李世民,未来的唐太宗,年龄十岁半,初战大捷,俘虏包括吐谷浑可汗在内的吐谷浑贵族一百二十人,亲手射死十五人,虏获吐谷浑兵卒和马匹合计上千,金银毛皮粮草等物资五十车。

  李世民所率领四百私兵无一死亡,只有几十人受了轻伤。

  “你们不准和阿玄说,我最先冲了出去。就说是我缀在最后射箭偷袭,明白了吗?”

  “明白!”

  李玄霸咬牙切齿:“没用了,我已经从吐谷浑俘虏那里得知你浪过头了!二哥,此事我一定会告诉母亲,让母亲罚你抄书跪祠堂!”

  李世民背着手,仰头望天吹口哨。

  马自己冲了出去,和我无关,我是无辜的。

  寒钩和乌镝降落在了地上。

  寒钩骄傲地挺起胸脯,炫耀自己的“战功”。

  乌镝嫌弃地抬起爪子,把爪子上的血污和泥土往李玄霸的裤腿抹。

  李世民道:“阿玄,抱怨的话以后再说。你还没夸我呢!我是不是很厉害!”

  李玄霸把在他裤腿上擦爪子的乌镝抱起来抽打了一下鸟头,又摸了摸寒钩的脑袋以示夸赞。

  他无奈道:“嗯,二哥特别厉害。但下次不要冒险,请你!更稳妥一点!命只有一条,你如果马失前蹄怎么办?就算没死,受伤难道就不痛吗!你年轻时候受的伤,等你老了你就知道难受了……”

  李世民捂住耳朵:“唉,阿玄什么就好,就是太啰嗦。”

  兄弟二人在“谈心”的时候,骨措特勒在稍远的地方跪下叩首。

  叶护疑惑:“你做什么?”

  骨措特勒虔诚道:“拜神!”

  叶护:“……”

  他看向周围跪下磕头,嘴里念念有词的人。

  这些人中有回纥人,有被俘虏的吐谷浑人,还有几个刚跪下又被拉起来的唐国公府私兵。

  叶护扶额。他都有点想跪下了。

  自己究竟交了什么朋友,真是……

  真是太骄傲了!

  天上的娘亲啊!看到没!儿子真是太出息了!

  ……

  裴世矩瞠目结舌:“你们去做什么了?再说一遍……”

  李世民指着旁边被绑着的人道:“还需要再说一遍吗?裴公不认识他?”

  裴世矩小口小口地深呼吸:“认识。”

  李玄霸道:“这是我和二哥送给太子表兄的礼物。裴公请如实与我们一起向陛下禀报。”

  在看到吐谷浑可汗的那一刻,裴世矩忍不住动了抢功劳的心。

  李玄霸的话惊醒了他。

  李世民和李玄霸不仅背靠唐国公府,更是陛下看重的晚辈。自己就算现在已经颇受陛下喜爱,也不能得罪这两个孩童。

  何况,才十一岁说动铁勒人出兵伏击吐谷浑可汗不说,铁勒人居然还将功劳都让给了这两个少年郎。

  “是李二郎君和李三郎君的功劳,我们一点用都没有”的谎言也太离谱了。就算李二郎李三郎再厉害,也没可能在与连大隋雄军都抓不住的吐谷浑可汗伏允对战时有多大作用

  铁勒人为了抓住伏允一定花费了很大代价,他们却愿意把功劳都让给李二郎和李三郎。这两位少年将来的成就,不知道有多可怕。

  裴世矩道:“我定会如实向陛下禀报!”

  可恶的长孙晟,怎么运气如此好!

  裴世矩一直暗自与长孙晟做比较,他黯然地发现,至少在女婿这方面,自己可能赢不过长孙晟了。

  陛下,你真的拥有霍去病了,还是两个!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存一章,太困了点错成发布,不小心发出来了,就算今天的三更四更五更了吧,泪目。

  欠账-3,55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2章。

  碎碎念:

  李世民采取的骑兵战术是标准的骑兵运用,贴脸射击—斜插切割—削皮切割—凿穿。

  他很冷静,没有浪。但李玄霸不信。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