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大兴拜访姐夫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回大兴拜访姐夫
字体:      护眼 关灯

回大兴拜访姐夫

  杨广本想把两个孩子继续放在战场上,打造出比汉武帝时霍去病更厉害的冠军侯。周围人都劝他别揠苗助长,他便叹着气同意了。

  李世民和李玄霸松了口气,开始狮子大开口要赏赐。

  对于立了大功的人,财物赏赐要的越多,杨广越放心。

  他自己就是个喜欢奢华的人。以己度人,如果有人不喜欢奢华,杨广便认为这人别有所图。

  现在杨广身边的近臣,如虞世基、宇文述、裴蕴等,无一不爱奢华,他用得特别放心。

  只有苏威格格不入,不太爱奢华之物,只对收集书籍字画特别上心。所以苏威虽然是杨广倚重近臣中年纪最大、资历最深的人,却在杨广心中地位排名最靠后。

  李世民和李玄霸自幼就在杨广面前展现出自己对荣华富贵的喜好,首次面圣就讨了不少赏赐。

  现在两个幼童长成了两位少年郎,对金银财宝的喜好丝毫未变,杨广感到很亲切。

  李世民道:“陛下,我就想要骏马和强弓。家里最好的骏马和强弓总会被父亲挑走。”

  李玄霸道:“陛下,请在东都和西京都赐予我们宅院。我和二哥都长大了,需要有地方邀请友人游玩。”

  听到李玄霸的请求,虞世基想到了弟弟有一次的叹息。

  虞世南虽然不得皇帝喜爱,但看在虞世基的面子上,再加上虞世南的字和文章都写得很好,所以虞世南孝期之后也被起复,继续当起居舍人。兄弟二人便同去的洛阳。

  虞世南性孤僻,在朝中几乎没有友人,只对李世民、李玄霸这两位弟子较为上心。

  来到洛阳后,他探望两位弟子归来,对虞世基叹气两位弟子所住的地方太过狭小:“唐国公府富贵,却对李二郎和李三郎差别对待,实在是不慈。”

  虞世南生活清贫,虞世基却十分显贵。听了弟弟的话,虞世基还以为虞世南是向他低头借钱,非常高兴地问弟弟要多少。

  虞世南神情十分古怪地拒绝了他。虞世基才知道,虞世南真的只是单纯为弟子在家中遭遇的不公正待遇唏嘘不满。

  虞世基想到此事后,对李世民和李玄霸慈爱道:“伯施曾与我提到过,你二人居住之处太过狭小,确实应该换一座宅院。”

  宇文述好奇:“有多狭小?”唐国公府的宅院还会狭小?

  虞世基想着弟弟的话,道:“听闻只是靠着偏门的一处小院,院落中连棵树都没有。”

  李玄霸:【树被二哥你叫人砍了,说挡着你的视线。】

  李世民瞥了弟弟一眼。正是因为不够宽敞才砍树啊。

  杨广皱眉:“靠近偏门?”这方位也太差了。

  李玄霸忙为父母解释道:“这是我和二哥自己选的院子。我和二哥常出门玩耍,靠近偏门更方便。父亲赠送了一处别庄给我和二哥,平日里我和二哥住在城郊别庄,其实住处很宽广。但我还是想向陛下讨要大宅子。陛下赏赐宅院,说出来更有脸面!”

  杨广也想起李世民和李玄霸被赶到别庄居住的事:“张衡失职,贬官为民,朕收走了他在东都和西京的宅院,就赐予你们二人了。张衡的宅院面积较为宽广,朕再将附近民户也赐予你们,将来你们若成家,扩建成两处宅院也绰绰有余。不过若将来你们再立功,朕也会赏赐给你们更好的宅院。”

  李世民和李玄霸连忙谢恩。

  宇文述和虞世基二人的脸上都闪过一丝遗憾。他们都看重了张衡的宅院,想拆了做成别邸园林,正憋着劲讨好皇帝。

  不过赏赐给李二郎和李三郎也好。皇帝近臣之间也会互相较劲,宇文述和虞世基都认为,与其让对方得了这处心仪的宅院,不如便宜他人。

  李渊留守洛阳,此次没有跟随杨广南巡。

  李世民和李玄霸得了赏赐后,就以思亲心切为由,立刻返回洛阳。

  杨广本想把两位少年英雄带在身边陪他狩猎,听到李世民和李玄霸想父母的话,笑话他们果然还是孩子,便放他们离开了。

  李世民和李玄霸前脚刚走,裴世矩后脚就到了洛阳。

  听到皇帝说伏允只剩下一个脑袋后,裴世矩呆愣许久。

  他苦笑道:“李二郎肯定特别失望。虽然铁勒人都说是李二郎亲自擒获吐谷浑可汗,但臣一直坚信李二郎过于年少,应当是铁勒人的功劳。李二郎便要带着吐谷浑可汗,来陛下面前亲自说道说道,究竟谁的功劳才最大。现在唯一人证没了,以李二郎那喜爱人前显摆的个性,不知道会气成何样。”

  杨广听后捧腹大笑:“李二郎确实喜欢人前显摆。不需要这个人证,朕也相信是他的功劳。哈哈哈哈,他确实非常难过。”

  裴世矩见皇帝信了,松了口气,心里忍不住骂了两个熊孩子一句。

  李世民和李玄霸曾与他辩驳,说不能留下吐谷浑可汗的命,就算要在吐谷浑扶持大隋的代理人,也该选一个更好控制的贵族。自己没有同意,那两人也没有再劝说自己。

  谁知道,这两个少年郎居然胆子那么大,回大隋的中途把吐谷浑可汗杀了。他们真不怕自己拆穿此事吗?

  裴世矩事后琢磨,这两人还真的不怕。

  比起自己,皇帝肯定更相信李世民和李玄霸这两个表侄。再说了,把吐谷浑可汗活生生地带到皇帝面前,所得到的赏赐肯定比只带一个脑袋大多了。他们二人这么做图什么啊?所以肯定不会有人相信这是他们故意所为。

  “他们是真的忌惮伏允,还是太过任性?”裴世矩自言自语。

  ……

  回去的路上,李世民和李玄霸商量起如何装修新宅院的事。

  他们的钱有大用处,宅院就保留原本模样不变,不做新装修。

  李世民:“我去求求父亲和母亲,希望能从唐国公府的库房里拿点新家具出来装点新家。”

  李玄霸:“应该能。这点要求父亲和母亲肯定会答应。除了宅子,皇帝把张衡其他的房产也赐予了我们。靠近城墙的给我,我有大用。”

  李世民手一挥:“都给你,我不耐烦琢磨这些庶务。”

  李玄霸眉头一挑:“那可抱歉了,你从现在开始,必须和我一起琢磨这些庶务。”

  李世民拉长语调:“啊?好无聊啊,我不要。”

  李玄霸道:“你以后一辈子都要做这些无聊事。国家大事都是由一个铜钱一粒粟米积累起来。”

  李世民没好气道:“我看我还需要什么魏徵啊,阿玄你不比魏徵更烦人?”

  李玄霸:“呵呵。”

  等以后认识魏徵了,我和魏徵合起来烦死你!就在你身边使劲说,给你来个左右双声道进谏!

  讨论完房产和财物的分配后,李世民唏嘘道:“张衡啊,我记得他。我们离开时,他还是陛下跟前最得宠的臣子。陛下第一次西巡归来时,为了去他家,还让百姓从太原翻山越岭修了一条去他家的驰道。”

  大业三年,杨广从榆林回到太原时,张衡还是杨广身边仅次于宇文述的宠臣。

  从先秦起,春秋战国各国都在修驰道保证战争后勤和地方管理。秦始皇统一天下后修的驰道尤其多。

  但就算是李世民最不喜欢的暴君秦始皇,修驰道也是为了国用。如当今皇帝这样,只是因为想去臣子家中探望就耗费民力物力修驰道,还是头一遭。

  李玄霸淡淡道:“张衡啊……皇帝修完汾阳宫后,觉得汾阳宫不够大,命张衡扩建汾阳宫。张衡劝谏皇帝,说这几年的徭役太多太重,请皇帝暂缓扩建宫殿,惹怒了皇帝,就失宠了。”

  李世民微怔一会儿,道:“就因为这个?”

  李玄霸道:“嗯,就因为这个。皇帝对张衡不满,他身边奉承的人就会一个劲地寻找张衡错处。以前张衡得宠时一些小错,这时候都成了不能容忍的大错。不过张衡的牢狱之灾,当是他向杨玄感说我们的老师薛公之死无辜,杨玄感向皇帝告密所致。现在老师无事,不知道张衡为何还是遭遇了牢狱之灾。我回去查查。”

  李世民抿嘴:“就因为这个?就因为对薛老师说了一句抱不平的话?”

  李玄霸点头。

  李世民冷哼:“杨玄感之父的死也有被陛下猜忌的缘故。杨玄感却行这小人告密之事,让陛下猜忌其他忠臣。”

  李玄霸道:“楚国公一家仍旧被皇帝猜忌,为了讨好皇帝,可不是得手段频出?”

  李玄霸没说张衡最后的遭遇。

  张衡都被免职为民了,仍旧被杨广派人监视,后来以诽谤朝政的罪名被处死。

  比起高颎、宇文弼和薛道衡这三位因德高望重,而让杨广更加忌惮的臣子,张衡的死更难以避免。

  因为这三位老师德高望重,以前对杨广又不太友好,所以只要他们对杨广示好,主动退出朝堂中心,杨广就会有“他们以前骂朕,现在对朕恭敬,朕很满意”的心情。三位老师便安全了。

  张衡正好相反。

  他在杨广夺嫡时就站在杨广这一边,一身恩宠全系在杨广身上。以前他对杨广毕恭毕敬,杨广对他好感颇深。当杨广厌恶他的时候,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加深杨广的厌恶。他又得知杨广太多的秘密,所以必须死。

  李玄霸不担心李世民得知张衡结局后,会不自量力地闹着去救张衡。只是之前每次他剧透别人死因,那人就会莫名其妙成为自己老师,李玄霸觉得这个玄学很可怕,便不敢再说了。

  老师已经够多了。何况张衡与杨广牵扯太深,真的救不了。

  李世民没有追问张衡的结局。

  在他看来,张衡都被免职为民,两京置办的家产全被查抄,已经足够凄凉。这应该就是张衡的结局了。

  谁也不会想到,杨广会在征讨高丽失败后恼羞成怒,把已经免官一年多的张衡抓起来,以“诽谤朝政”的罪名杀了。

  回到洛阳后,李玄霸得知了张衡牢狱之灾的原因。

  原来是因为张衡为太子哀悼时,抱怨皇帝没有听太子的劝谏。虽他只是抱怨了一句,没有直言太子、乐平公主之死是皇帝的错,但皇帝仍旧恼羞成怒,把张衡下狱了。

  碰巧的是,告密的还是杨玄感。

  李玄霸猜测,张衡知道这些话不能说,但在心里憋得难受。他与杨玄感交好,杨玄感又同被皇帝忌惮,所以他才与杨玄感说了几句心里话。

  李世民得知此事后嘀咕,比起卖友的杨玄感,只是不拉朋友一把的苏威都显得不算差了。

  虽然杨玄感大概没把张衡当朋友,只是相熟而已。

  唏嘘完张衡的遭遇,李世民和李玄霸回到洛阳后,终于暂时与朝堂分别,能开开心心闲一阵子了。

  哪怕李世民回家后立刻挨了母亲一顿狠揍,他也乐呵极了,挨揍第二日就呼朋唤友去祸害杨广的禁苑。

  打猎,打猎,打猎!赶路颠簸几个月,李世民的手早就痒极了。就算身上的瘀青,都不能阻拦他出门打猎!

  李玄霸叹气。二哥这“狩猎瘾”还有救吗?

  孙思邈对西域草药和医术很着迷,还留在河右之地没回来。不然李玄霸真想让孙思邈试着开个药方,看能不能治好二哥的“狩猎瘾”。

  虽然大概率会得到“孙思邈三连”表情包。

  没救了,等死吧,告辞.jpg。

  李世民急着去打猎,李玄霸丢下二哥回了一趟大兴城。

  李四娘和李五娘在李世民、李玄霸出塞那段时日先后出嫁,李玄霸亲自去补上贺礼。

  李玄霸刚从塞外回到大兴城时就知道四姐和五姐已经出嫁,只是他和李世民公务在身,不好停留,便等到现在才来拜访。

  李玄霸本想把李世民带着一起来,但李世民满脸不愿意,只想去打猎。

  在这个时候的人心中,已经嫁出去的阿姊就是别家的人。李世民和四姐夫、五姐夫不熟悉,不像柴绍那样本就有交情,他自然不想去。

  李玄霸去亲自补上贺礼,是基于现代人的道德观念。他不会用自己的道德观念“绑架”其他人,李世民不想去,他就自己去了。

  李世民以为李玄霸只是想找个借口去拜访未婚妻,在送李玄霸离开时一脸坏笑。

  李玄霸真想揍二哥一顿,可惜打不过。

  李玄霸回洛阳时,他派往赤土的颜真和向固已经回来。他便将两人也一同带上,详细询问南洋的事。

  李玄霸和李世民离开时,将店铺交给母亲代管。

  颜真和向固回来后,窦夫人将颜真提拔成书坊掌柜,将向固提拔成李玄霸和李世民手头小庄子的管事。

  颜真和向固从赤土国带回来的作物已经在农庄试种,已经死了一半,剩下一半估计也很难活。

  不过两人已经与赤土国贵族交好,下次可以单独去赤土国行商。这些带回来的作物死了就死了,李玄霸强行不心疼。

  李玄霸还打探了倭国的事。

  大隋使团回来时,小野妹子没有跟随。看来大隋使团是把倭国天皇骂得有点惨,倭国天皇没有派出新的使团出使大隋。

  不过大隋使团还是带回来倭国天皇新的国书。倭国天皇就算被骂了,国书也与原本历史没区别,国书抬头还是“东天皇敬白西皇帝”。

  但杨广这次没有觉得“还不错”。刚骂了倭国人的大隋使团正因为倭国的无礼气得肝疼,对皇帝大骂这个国书有多无礼。

  在大隋使团看来,倭国与其他小外夷没区别,建在大隋使臣就应该毕恭毕敬。谁知道倭国国王居然架子端得就好像他能与大隋皇帝平起平坐似的。

  大隋回来的使臣对杨广痛骂倭国居心不良:“陛下是天子,他却自称‘天皇’,是何居心?何况大隋乃‘中国’,他该自称‘东国国王敬白中国皇帝’!之前他说大隋是‘日没国’,现在又说大隋是‘西国’,其心可诛啊陛下!”

  杨广一听,脸色大变。

  今年二月,杨广因流求国不肯归顺,发一万东阳兵覆灭流求国。

  杨广自觉被倭国侮辱,便命主将陈棱在流求国驻扎练兵,威慑倭国。

  李玄霸挑眉。难道皇帝想要攻打倭国?

  如果是真的,他一定托梦给未来的自己,给网庙隋炀帝的牌位前多上几炷香。

  颜真道:“倭国狼子野心,需要防备。”

  向固道:“就倭国?狼子野心?”

  李玄霸淡淡道:“它确实有狼子野心,不过如今不惧。”

  倭国就是你强它当狗,你弱它咬一口。对付它只需要自己够强大,它自己就会乖乖摇尾巴当狗。对如今的倭国太重视,是太抬举它了。

  向固疑惑:“它如此弱小,还敢有狼子野心?”

  李玄霸道:“狗再弱小也想吃更多的肉。”

  如此直白的比喻,向固明白了。

  随意聊了几句倭国,李玄霸和颜真、向固说起他们将迎来一个回纥贵族当同伴。那位回纥贵族是真正的豪商,两人要好好向那人学习经商手段。

  颜真和向固惊讶极了。

  二位郎君出个塞,不仅把吐谷浑可汗的脑袋摘了回来,还收服了一个部族的友谊,居然能让一个草原部族心甘情愿借兵。

  颜真兴奋极了。他果然没跟错主家。

  向固很是庆幸。还好他投诚得够快。

  再次回到大兴城,李玄霸没有拜访齐王,只是派人给齐王送了些礼物。

  他先拜访了三位老师,交了作业,并告了二哥“狩猎瘾”的状后,才去拜访几位姐姐。

  令他惊讶的是,三姐居然戴着孝。

  李玄霸叹气:“原来是伯父去世……为何不告诉我们?我们是亲家,我该来拜祭。”

  柴绍道:“都是快一年前的事了,麻烦你做什么?我听闻你和李二郎的功劳,真是羡慕。”

  他没说后悔没和李世民、李玄霸同往。

  虽然他如果请求太子,确实有机会同往。但没有什么功劳,比陪伴父亲最后一程重要。

  李昭和柴绍在守孝,家中老母亲又身体不好,李玄霸没有多打扰。

  他接着去拜访四姐夫段纶和五姐夫赵慈景。

  说到四姐夫,还是李玄霸牵的线。

  李四娘原本的丈夫应该是长孙晟的远亲,长孙孝政。

  但因为此世李世民和长孙小妹过早定亲,李四娘还在相看人家。既然李世民已经与长孙家联姻,李渊就把长孙家排除出了女婿人选。

  李玄霸记得长孙孝政早逝后,四姐在李建成的牵线下再嫁段纶,夫妻俩感情不错,便派人查了段纶的生平,将其推荐给母亲。

  段纶是兵部尚书段文振次子,虽是官宦之子,但不是勋贵世家大族,李渊原本不太满意。

  但他见了段纶一面后,就满意了。

  李渊是个颜狗。段纶长相端正,又带着一股潇洒侠气。李渊见之甚喜,当即拍板嫁女。

  在李昭的帮忙下,段纶与李四娘见了一面。两人仿佛命中注定般的一见钟情。

  段纶婚后才从妻子口中得知是李玄霸牵的线。现在他紧紧拉着李玄霸的手不放,恨不得与李玄霸抵足同眠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李玄霸拒绝了与四姐夫抵足同眠,邀请四姐夫来洛阳玩耍。

  离开时,李玄霸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使劲挥手,热情作别的段纶。

  历史中段纶因为李建成帮他和高密公主牵线,站在了李建成这边。

  虽然唐太宗没把段纶怎么样,段纶官至光禄大夫、宗正卿,谥号“安”,陪葬昭陵,中途削官也是段纶看错了唐太宗性子给唐太宗送礼,自讨的没趣。但段纶自己战战兢兢,很不自在。

  以段纶平定巴蜀的手段,可看出他的本事不错。这次段纶和李建成的关系被自己截胡,希望他能为大唐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吧。

  比起面对四姐夫段纶的感触良多,李玄霸对五姐夫赵慈景的看法只有一个。

  帅,真TM的帅,帅得穿越后大部分时间都很淡定的李玄霸都在心里爆粗口了。

  老实说,李玄霸和李世民也很俊朗。

  李渊的长相继承自“侧帽风流”的祖父独孤信,窦夫人的长相沿袭自宇文氏一贯的美貌。兄弟二人的长相不可能差。

  看自家人的脸看习惯了,李玄霸只对齐王杨暕面若好女的美人脸微微惊讶过,然后就多次撺掇杨暕留大胡子。

  但赵慈景的帅,还是让李玄霸震惊到短暂失语。

  赵慈景的帅是纯正的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男人味十足的那种帅。从容颜到身姿到气质,无论是刮胡子还是留胡子,哪怕披件破衣服去当乞丐,都掩盖不了他周身闪瞎眼的“帅”字。

  怪不得父亲对赵慈景一见倾心,连赵慈景是谁都没打听,开口就问小赵有没有婚配。

  家世出身无所谓,给我当女婿!

  李玄霸偷偷打量五姐看向自家夫婿那蕴满星星的双眼。

  得,虽然五姐再嫁的夫婿杨师道也不错,但两人的儿子杨豫之给五姐服丧期间,与自己现在还没出生的妹妹永嘉公主通奸。还是赵慈景活着更好。

  等讨伐尧君素时,自己跟着一起去,把赵慈景救下来吧。

  赵慈景不死,说不定五姐看着赵慈景这张脸,都会快乐地多活十年。

  李玄霸与赵慈景也相谈甚欢。只要李玄霸肯装,没有人不会佩服他的才华和气质。

  赵慈景温和笑道:“我得找个机会调到洛阳去,好多与贤弟相处。”

  李玄霸笑着拱手:“弟受宠若惊。”

  赵慈景亲手将李玄霸扶上马车,送李玄霸离开。

  李玄霸回头,赵慈景拱手微笑道别。

  而原本对自己很亲近的五姐……五姐只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新婚夫婿微笑。

  弟弟?那是什么?被帅忘记了。

  李玄霸放下车帘,扶额失笑。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56w营养液、57w营养液欠账+2,目前欠账12章。

  碎碎念:

  1、

  墓志铭中永嘉公主称自己是第六女。但所有史料都记载,新旧《唐书》和《唐会典》都记载万春公主在李渊攻入长安时下嫁给豆卢怀让,那年永嘉公主还没出生。万春公主才是第六女。所以文中永嘉公主为第七女。(我就纳闷了,墓志铭上还能把这个写错?没人检查吗?)

  2、

  原本后世推测日本天皇称呼可能模仿唐高宗,但日本和歌山县都鄙村的古代文献中记载了大业九年给隋炀帝的国书:“东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鸿胪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忆方解,季秋薄冷,尊何如想清恋,此即如常,大礼乎那利等往,谨白不具。”

  虽然中国史书没有记载此次国书的内容,但日本国史中虽然有许多编造的部分,这部分记录除了少许文献详尽程度不同之外,史实和中国史书一致,应该是真实的。

  倭国很早就如此狂妄,狼子野心。

  以隋炀帝的脾气,倭国此次国书比上次谦卑一些,再加上需要倭国牵制高丽,所以忍耐了下来,同意与倭国建交。

  不知道隋炀帝原定计划中打完高丽后会不会去揍无理的倭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