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说不可能成功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刺激小说网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游说不可能成功
字体:      护眼 关灯

游说不可能成功

  李世民打完仗回来,洗净了一身血污去找李玄霸。李玄霸正品着茶打着算盘给他计算后勤损耗。

  李世民抢了弟弟的茶灌了一口,喝得不过瘾,直接拿起茶壶往嘴里倒。

  喝完一壶水后,李世民抹了一下嘴:“接下来干谁?”

  李玄霸道:“先等等,你不累,你手下的兵还要养伤。”

  李世民从李玄霸手边把炒栗子端到怀里,捏碎栗子壳,把栗子肉往嘴里丢:“终于能歇息几天了?阿玄,你真是太会使唤人了。”

  李玄霸一边继续拨弄算盘,一边道:“你不是每次出征回来都挺高兴?像个杀人狂似的。”

  李世民差点被栗子肉呛到:“我带兵打仗,怎么就变成杀人狂了?你会不会说话?不会就闭嘴。”

  李玄霸闭嘴了。

  安静了一会儿,李世民忍不住道:“你还真闭嘴啊?”

  李玄霸嫌弃地瞥了二哥一眼:“你刚回来不累吗?赶紧去休息,别打扰我算账。”

  李世民把靴子蹬掉,从弟弟背后扯了个靠枕出来,斜躺在长长的坐榻上:“阿玄,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你不是同情他们吗?怎么一直让我剿贼啊。”

  李世民都做好支持李玄霸任何离经叛道计划的准备了,谁知道弟弟居然拉起庄园里的壮丁,组织了当地乡勇,真的只是剿贼而已。

  李玄霸问道:“怎么想起问计划了?不是说不问?”

  李世民叹气道:“没办法,我都准备好和你一起搞个大的,结果你只是让我带兵剿贼,心理落差太大。你如此同情他们,为何还让我别留手?我还以为你们会让我当护卫,深入敌营去劝服他们。”

  李玄霸拨弄算盘珠子的手一顿,用无语的眼神看着二哥:“我多蠢才会这么做?”

  为了不让二哥再说出贬低他智商的话,李玄霸只好给二哥解释了一遍自己的计划。

  他还以为二哥已经看出来,不需要解释呢。

  “用游说的方式就是将主导权交到他们手中,达成目的的可能性很低。”

  “而且无论他们有多悲惨的过往,当他们走上对平民百姓奸|杀掳掠的路时,就不需要手软。”

  虽然这群人都叫“农民起义军”,但不要指望农民起义军的道德水准有多高。

  大部分农民起义军的首领都是当地豪强或者贼寇,他们起兵后几乎不会约束手下,就是一群贼。

  说他们是“民贼”,并不是贬低。

  这群人对待平民百姓,比兵过如篦的大隋兵痞还残忍,常常做出攻破村庄、县城后就屠城取乐的事。

  不是所有弱者手中有了刀就会对弱者有同理心,他们反而会释放兽性,变本加厉地欺辱弱者。

  李玄霸在购买义庄时就布置了眼线搜集情报。

  当民乱四起后,李玄霸又借着唐国公府的名义与当地官府情报共通,每一支大大小小农民起义军领袖的生平和起兵后的行为都被他记录在小册子上。

  李玄霸为李世民组织了三千人的队伍,专门挑选行事暴虐的农民起义军剿灭。

  二哥的带兵能力在伏击吐谷浑可汗时已经得到了验证,李玄霸很放心。

  李世民不辜负弟弟的信任,每次都能以最小的战损完成李玄霸制定的战略目标。

  每当李世民打完仗,都会有一群当地乡勇愿意跟随李世民。

  李世民不增加队伍中的兵员总数,只保持三千人的队伍。新人老人不断进出,在杨广给了李世民和李玄霸便宜之权,李世民能从大隋军队库房里给自己的兵扒拉装备时,他已经能筛选出一千能跟随他冲锋的精锐。

  现在马匹不够,这一千人还只能算是精锐步卒。

  精锐步卒不是不骑马,而是只有一两匹马作为代步。若是精锐具装骑兵,一人至少五匹马。五匹马中一匹马是战马,平时不载人不负重;两三匹马用于急行军轮换代步;剩下的马托运盔甲武器粮草。

  历史中的秦王李世民手中有三千精锐骑兵,就能扫平天下。在盛世王朝巅峰时期,也只养得起不到十万精锐,所以雍正靠着占卜微操败光了六七万八旗精锐,乾隆打仗时就得去抓索伦人的壮丁充当精锐。

  秦王的三千玄甲具装骑兵是李渊给的。李玄霸早早赚钱,就是想给二哥私藏一千精锐骑兵。到时候无论历史再怎么蝴蝶翅膀扇,靠着这一千精锐骑兵,他们兄弟二人都有胜算。

  “剿灭行事暴虐的民贼有三个好处。”

  “第一,能保护当地百姓,提高我们在民间的声望;第二,让所有农民起义军都惧怕我们,我们才能进行二哥你所说的游说;第三……”李玄霸眼中冷光一闪而过,“用刀子威逼他们改变,不改变就死。”

  对于一群没有道德的野兽,说服是不可能的。只有让他们有了性命之忧,他们才会惧怕。

  大隋的军队都集中在了涿郡准备征讨高丽,地方军队几乎没有剿灭民乱的能力。若是此时大隋能派出将军剿匪,农民起义军一碰就碎。

  杨广不肯停止他征讨高丽的计划,民乱的规模才会扩大到大隋无法控制的地步。

  后世李玄霸常在营销号上唏嘘“杨广如果不是三征高丽就不会巴拉巴拉”,其实大隋的民乱是在第一次征讨高丽的准备阶段就开始了。

  如今“反王”们已经纷纷站在了历史舞台上,征讨高丽明年才开始,现在还在征发徭役兵役。

  杨广看不起百姓。农民起义军遍地开花,但他只是命令地方官吏镇压,不仅没有中止征讨高丽,还变本加厉督促徭役兵役进度。这才给了农民起义军壮大和整合的机会,让窦建德做大做强。

  稍稍能打的兵卒都去了东北,地方官吏手中那点维护治安的兵就只能吓唬一下逆来顺受的老百姓,被农民起义军揍得抱头鼠窜。

  自民乱开始后,竟然只有李世民在打胜仗。这就给农民起义军首领脑海中植入一个念头——不能被唐国公府的李二郎、李三郎盯上。

  人的求生欲,会督促他们改变,让他们学会约束手下。

  “但如果不屠戮百姓,他们要如何搜集粮草?”李玄霸嘴角上翘,“就只能去向富户‘求助’了。”

  李世民叹气:“你的目的就达到了。”

  按照常识,农民起义军应该“杀富济贫”。大部分时候却正好相反。

  豪强都有家丁和高门厚墙,再加上魏晋南北朝过去没多久,有些豪强甚至还有坞堡。农民起义军如果要抢掠豪强,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而且这个时代的人对世家豪强有天然的畏惧心,即使他们揭竿而起,也会尽量绕着高门大族的门扉走,不愿意得罪“德高望重”的士人。

  农民起义军大部分时候都是逼急了揭竿而起,没有理想没有纲领。他们当然只会挑软柿子捏,去抢夺与他们一样的平民百姓的活命口粮。

  农民起义军是没有后勤储备的,都是以战养战。如果他们不屠杀平民百姓,那就只剩下一个选择——被逼着对豪强世家动刀子。

  “谈判、勒索,或者强攻,只要他们得到一次甜头,发现那些高高在上的豪强世家也不过是一刀就能砍死的凡人,他们就会放弃对平民百姓的掠夺,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李玄霸道,“平民百姓家中那点粗粮,怎么比得过豪强世家粮仓里的酒肉?”

  李世民用手遮住眼睛,长叹一口气:“弟弟,我们也是豪强世家。”

  李玄霸认真道:“我们是他们打不过的豪强世家。”

  李世民:“……好吧,你说得对。”

  李世民唏嘘道:“当他们对豪强世家动手,你就可以游说他们……那你还游说他们做什么?他们不是已经动手了吗?”

  李玄霸伸了个懒腰,继续算账,一心二用道:“没有理想、没有纲领的动手,只会给豪强世家造成一丁点小麻烦。他们主动点燃了小火花,我才好给这朵小火花里加点油。”

  李玄霸切换心声:【比如‘打豪强分土地’,比如‘义军来了不纳粮’。】

  李世民眼皮子猛地一跳,从坐榻上爬起来:“喂喂,你这么说,会不会火烧到我们都灭不了的地步?”

  李玄霸:【不会。二哥,你说他们队伍中有多少会识字算数的人?】

  李世民想了想,犹豫道:“不知道,但肯定不多吧。”

  李玄霸:【是的,不可能多。以行军打仗的后勤安排为例,管理者不会识字算数,人一多就会混乱。】

  李世民道:“不止后勤。行军途中如果不会识字算数,战术安排也不容易。我只有三千人,路上安排多少个厕所炉灶都是麻烦事。”

  李玄霸:【所以你知道为何他们就算声势再浩大,火焰都会熄灭了吗?】

  李世民思索了一会儿,叹息道:“士人不会支持他们。”

  李玄霸出声道:“嗯。”

  隋朝虽然已经有了纸,但纸张仍旧很贵,书籍十分贵重。

  再加上魏晋南北朝的乱世让民生凋敝,百姓连活下去都难,怎么有机会读书识字?知识文化只在豪强世家中传承,寒门庶族还未崛起。

  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治理已经打下的地盘,没有读书人是不行的。

  一边是与他们同阶层的唐国公府,一边是泥腿子,你是士人,你选谁当领导?

  大部分人都是不愿意看到一个原本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人突然爬到自己头上,更别说他们还打出了“打豪强、分土地”这种严重损害自己利益的旗帜。

  李玄霸在火堆中浇的油会让火焰更加旺盛,也会阻断农民起义军转变成新生统治阶层的路。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如果生产力不发展,读书识字的人就不会增加;只有饿不死才有闲心去思考人生,只有读书识字了才能从前人的智慧中总结出自己的路。

  虽然封建王朝都歌颂汉唐,但经济都是往前发展的。明清这两个封建制度快落幕的时代,实际上经济比汉唐时期繁荣许多。

  说句后世政治不正确的话,若论经济,清朝才是封建时代的巅峰。它的人口规模是前朝不敢想的。而且这不是什么营销号所说的土豆番薯玉米的外来作物的功劳,而是封建时代的积累,劳动人民的勤劳,两个大一统王朝几乎无缝切换所积累的财富。

  而正因为明清的经济繁荣,扩大了知识分子群体,才能造就一群先贤思考自身,思考未来,继而推翻已经腐朽的王朝,找寻一条全新的路。

  现在生产力的积累还远远不够,甚至连封建时代的黄金时期都还没有到来。所以农民阶层的愿望注定会破灭。

  这就是时代局限性。

  李玄霸一边拨弄算盘,一边慢悠悠在心声中给二哥科普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李世民听得在榻上不断抱头打滚。

  他都还没当上皇帝呢,怎么就要听皇帝都没了的未来了?

  以前的皇帝们都只是担心自己的王朝覆灭,后代当不上皇帝而已。阿玄倒好,直接和自己说“皇帝”本身都会消失了。

  不过听完李玄霸的科普后,李世民对后代的忧虑倒是减轻了不少。

  反正皇帝将来都会消失,那么区区一个唐朝消失了就消失了。至少唐朝还能给后世人留下一个美好印象,比起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人人喊打好。

  李世民滚完之后,捋着自己一头乱毛道:“我有点同情那群乱民了。”

  李玄霸没回答。

  李世民问道:“你让他们和豪强世家拼命,虽然能让豪强世家得到震撼,将来会收敛一点,让唐朝的百姓好过一点,但他们会死更多人啊。阿玄,我觉得你也挺有掌兵的天赋。要不要二哥教你打仗?”

  李世民兴致勃勃:“将来我们两个人一起上战场!你为我断后!”

  李玄霸回头“呸”了一声:“我强弓都拉不开,给你断后?怎么断?”

  李世民笑呵呵道:“你可以帮我扛旗子,为我呐喊助威。”

  “滚。”李玄霸道,“而且你真的认为他们会死更多人吗?”

  李世民道:“不是吗?豪强有坞堡,有私兵,很难打。而且这个口号喊起来后,一定有更多流民变成乱民。”

  李玄霸神色平静地问道:“不变成乱民,他们就能活吗?”

  李世民皱眉。

  李玄霸放下算盘,回身盘坐着对二哥道:“二哥,根据后世统计,大业五年户籍人口在五千万左右,在唐初开国时只剩下一千五百余万。这减少的三千五百多万人中,就算有一半是唐初户籍统计效率低下,户口逃逸现象严重造成,还有一千五百万人呢?”

  李世民沉默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弟弟。

  李玄霸淡然道:“大隋覆灭前饿死的、徭役死的、打高丽死的,大隋覆灭后的乱世中饿死的、被拉壮丁打仗死的、被乱兵杀死的……既然都会死,为什么不拉着造成这种惨状的人同归于尽?”

  他安慰道:“二哥放心,不会死更多百姓。”

  李世民没有被安慰到。

  李世民揉了一下脸,使劲拍了一下腿,语重心长道:“阿玄,这些话你在心声里说,只和我说,别被其他人听到。”

  李玄霸失笑:“他们会觉得我疯了?”

  李世民苦笑:“没疯没疯,是阿玄你太厉害,别人跟不上你。”

  李玄霸道:“好,以后我在心声里说,只迫害你。”

  李世民抱头叹气:“我也不想被你迫害啊……行吧行吧,谁让我是你哥。你账算完了?”

  “没有。”李玄霸抱怨:“你别打扰我。”

  李世民被弟弟吓得都不困了:“我来帮你。”

  “好。”李玄霸递算盘。

  作者有话要说

  先来半章四千五白字。今天三更补上周一请假的欠账。昨天忘记补更了,抱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