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012_云娇雨怯
刺激小说网 > 云娇雨怯 > 第12章 01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012

  守夜人沈青竹(三合一大章!)

  洪教官的瞳孔骤然收缩,他猛地伸手拉住即将坠入通道的百里胖胖,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直刀,狠狠的刺入旁边的岩壁,止住下坠的身形。

  沈青竹同样拔刀刺入岩壁,但是他的身体太过虚弱,刀身只入壁三分之一,整个人向下略微倾斜,似乎坚持不了多久。

  只见被断一臂,浑身是血的马逸添正垂直的站在岩壁上,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三人,突然一愣。

  那个小子呢?

  他又向上向下看了一遍,确认了这条通道里没有林七夜的身影,心中充满了疑惑。

  在炎脉地龙喷吐火球之前,他就利用能力离开了洞窟,在地底向前飞驰了许久之后发现爆炸并没有发生,就又疑惑的回过头,飞回了洞窟之中。

  这时他才发现,无论是炎脉地龙还是其他人,没了!

  茫然的他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很快他就发现了头顶突然多出的一条通道,猜测他们可能通过这条通道往地表去了,于是飞快的向上追去,试图追杀林七夜。

  等到了这里,却又发现林七夜根本不在这,整个人瞬间懵了。

  沈青竹皱了皱眉,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百里胖胖眼睛一转,抢先开口:

  七夜他……死了。

  死了?!马逸添一愣,怎么死的?

  被炎脉地龙打入岩浆……烧死了。百里胖胖死死的盯着马逸添,七分悲痛,三分伤感的开口,

  林七夜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非要杀他!!该死,该死!!

  看着百里胖胖这突如其来的炸裂眼睛,洪教官先是一愣,然后配合的盯着马逸添的眼睛,面容狰狞,似乎要将他千刀万剐!

  马逸添眉头一挑,那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炎脉地龙为什么没有杀你们?这个通道又是怎么回事?

  百里胖胖:……

  其实,炎脉地龙看我们长得面善,就放了我们一马,还给我们开了条路回去。百里胖胖一本正经的说道。

  马逸添盯着百里胖胖,随后冷笑起来,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话音落下,他的半身化作黑光,涌入了脚下的岩壁之中,紧接着周围的岩壁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疯狂的涌动起来!

  十数根坚实的地刺突然爆出,直逼三人的身体刺去!

  只是他在刺的时候,特意避开了沈青竹和百里胖胖二人的要害,而对洪教官,他是真的下杀手了。

  跑了一个双神代理人,我就算活着回去,也没什么好下场,但是如果能把百里家的小太爷和那个天才带回去,说不定还能有所弥补……

  马逸添的脸上满是疯狂!

  尖锐的地刺出现的十分突然,而且位置都十分刁钻,本就脱力的沈青竹即便已经奋力闪躲,也被两根地刺穿透了右腿,剧痛让他的苍白无比,但他始终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至于被洪教官拉住的百里胖胖,就在地刺即将刺穿他身体的瞬间,一股巨力从手臂传来,洪教官浑身闪烁着蓝光,像是蜘蛛侠般拉着百里胖胖在两侧壁面交错弹跳,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大部分地刺。

  只有几根由于洪教官闪避不及,擦着他的脸颊划过,留下几道深刻的血痕。

  你该减肥了!洪教官拉着这么一个快两百斤的大胖子,身形慢了太多,在这垂直的两侧壁面间弹跳有些力不从心。

  百里胖胖老脸一红,也没闲着,反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化三千】,剑光一甩便有漫天剑雨朝着马逸添飞去!

  半个身子融入岩壁的马逸添冷笑一声,身前连续爆出上百根地刺,精准的卡住了所有剑影,同时彻底封死了他们向上的路线。

  我的禁墟能将自身与周围的环境同化,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你们是赢不了我的。

  马逸添的身子再向岩壁沉入些许,原本圆形的通道瞬间收束起来,同时一根根地刺爆出,像是想要将他们三人活生生刺死在这狭窄的空间之中。

  洪教官眯了眯眼,冷静的开口:他在之前就已经身受重伤,现在不过就是强弩之末,我们全力出手……未必赢不了他!

  百里胖胖和沈青竹同时点头,目光前所未有的严肃。

  眼下,当真是生死存亡的局面了。

  这条促狭的通道中,注定只会有一方生存下来。

  次——!

  沈青竹的刀再度倾斜些许,他整个人都快坠入通道中,他没有丝毫的慌张,而是轻轻伸出另一只手,对着上方重重地打了个响指!

  轰——!!

  剧烈的爆炸在狭窄的空间爆发,横在众人头顶的诸多地刺直接崩碎开来,灼热的气浪几乎将洪教官和百里胖胖二人烤熟,但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抓住机会骤然出手!

  洪教官身上蓝光大作,先是用力一甩,将百里胖胖向上方丢去,同时自己轻盈的在两侧岩壁间弹跳,闪电般地向上移动!

  百里胖胖深吸一口气,从口袋中拿出一枚黑色的戒指,黑色的光芒涌动,化作刀身被百里胖胖握在手中,用力斩向马逸添。

  【断魂刀】!

  马逸添狞笑起来,身下的岩壁剧烈翻滚,化作一柄巨锤砸向黑色的断魂刀!

  百里胖胖的嘴角微微上扬。

  下一刻,巨锤竟然恍若无物般穿透了断魂刀,重重的砸在了百里胖胖的身上!

  与此同时,断魂刀也穿过了马逸添身前的一切岩体,狠狠的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刀痕!

  断魂刀,只伤魂体,无视防具。

  百里胖胖被巨锤砸中,整个人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直接被砸入了后方的岩壁之中,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让他昏了过去。

  在双方战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百里胖胖只能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给洪教官创造机会。

  啊啊啊啊——!!

  魂体被伤的马逸添脸色煞白,来自灵魂的剧痛充斥了他的精神,整个人的意识都模糊了起来,痛苦的哀嚎着。

  就在这时,洪教官的身影闪到了马逸添的面前,双目怒睁,周身蓝光大作,双拳如同雨点般砸落在他的身上!

  咚——!!

  马逸添的身形被打的嵌入岩壁,精神恍惚,洪教官没有停手,把他整个人从岩壁上扣出,向上重重的打出一拳!

  紧接着,他反手拔出岩壁上的直刀,一跃而起,闪电般地刺入马逸添的胸膛!

  然后,就是一记重拳!!

  咚——!!!

  浑身是伤,胸膛被刺穿的马逸添鲜血四溅,身体被这一拳直接垂直打落通道,落入了仿佛无尽的通道底端……

  那里,是翻滚的岩浆与火焰。

  闪电般地做完这一套动作之后,洪教官的身影快速的在两侧壁面弹跳,一把拉住了昏迷下坠的百里胖胖,还有差点滑落的沈青竹。

  洪教官一肩扛着一个,紧咬牙关,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在两壁间弹跳,以Z字型向上通道的上方快速移动。

  没有百里胖胖的电梯,他只能用这种最笨的办法,但是身上扛着两个人,即便洪教官能增强自身弹力,依然十分吃力。

  但是他没得选。这两个,都是他洪浩的兵,一个也不能落!

  洪教官肩扛着二人,利用弹跳的方法连续向上行进了两分多钟,浑身的肌肉酸痛无比,而周身闪烁的蓝光也越来越微弱。

  距离地表……还有多远?

  洪教官不知道。

  自从扛着两个人弹跳开始,他的精力就不允许他继续分心计算距离,他将一切都投入了双脚之中。

  跳!一直跳!不能停!

  停了,他们三个都得死!

  就在这时,他们脚下仿佛无穷无尽的幽深通道中,一缕火光微微显现。

  热浪从脚底扑面而来,洪教官和沈青竹都是一怔,同时向下看去。

  漆黑深邃的通道中,汹涌的火焰龙卷就像是喷薄的火山,充斥着狭窄的岩壁,以惊人的速度向上奔涌,它所到之处,四周的岩壁都像是融化了一般,坍塌入无底的洞窟之中。

  仿佛一条咆哮的火龙,张开狰狞的巨嘴,想要将一切吞入其中。

  但他们都清楚,那不是火龙,因为在那火焰的最顶端,是一张熟悉的人脸。

  是马逸添的脸。

  死死死死死……老子要死,也要拉你们所有人陪葬!!火焰中马逸添的面孔只剩下了一半,但依然狰狞无比,他死死的盯着上方的三人,眼中满是疯狂与怨毒!

  这怎么可能?

  沈青竹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他的心脏已经被刺穿了,怎么可能还不死!?

  洪教官的脸色有些难看,沉声开口:他的精神力波动已经完全乱了……他应该是服用了某种药物,强行续命。

  这个疯狗!!

  洪教官的双腿因疲劳而轻微的抖动,他看着身下迅速逼近的火焰龙卷,以及快速坍塌的岩壁,一颗心已经彻底沉了下去。

  马逸添是铁了心要他们陪葬,就算沈青竹能掐灭这些火焰,也无法处理其中蕴含的超高温岩浆,这些岩浆会融化周围的岩壁,致使通道崩塌……

  失去了落脚点,他们三个人只能坠回洞窟,葬身于岩浆之中。

  眼下,只有一个办法。

  在暴走的火龙卷来到他们所在这截洞窟之前,先行扼杀马逸添,让他所同化的火焰与岩浆落回洞窟之中。

  洪教官看了眼脚下不断逼近的火焰龙卷,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抽出自己腰间的直刀,深深插入岩壁之中。

  然后他抽出了沈青竹的刀,同样刺入岩壁之中。

  两柄直刀在这完全垂直的岩壁上,留下了一个落脚点。

  刚刚林七夜洞穿地表的黑光十分显眼,其他教官一定很快就能赶过来,想办法救援我们……你带着百里涂明在这里等,两柄刀,支撑你们两个人的身体应该没有问题。

  洪教官将百里胖胖的身躯放在深嵌岩壁的两柄直刀之上,平静的对沈青竹说道。

  沈青竹眉头微皱,你想做什么?

  做一个教官该做的事。洪教官淡淡回答。

  沈青竹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洪教官深吸一口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不用悲伤,不用内疚,以这种方式堂堂正正的死在自己的兵面前,对我们这些教官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洪教官缓缓闭上双眼,伸手向自己胸口摸去……

  之前被林七夜那小子打断,还是有些不爽的,毕竟难得耍一次帅。

  不过,没想到呢?洪教官懵了,他明明记得,之前把纹章放在衣服夹层里的啊!

  沈青竹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轻轻俯下身,从昏迷的百里胖胖手中摘下那枚黑色的戒指……

  然后从直刀之上……纵身跃下!

  下坠的狂风混杂着热浪,将他染血的黑色军大衣吹的猎猎作响,他右手的手掌之中,一枚熟悉的纹章闪闪发亮。

  洪教官看到这一幕,瞳孔骤然收缩!

  什么时候……?

  突然,他身体一震,想到了刚刚在他用刀在岩壁上做支点的时候,沈青竹的手在他的身前抹过……

  他……

  洪教官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不断坠入火龙卷中的身影。

  热浪吹起沈青竹的头发,他看着眼前越来越明亮的火光,缓缓闭上了双眼,平静的开口:

  老子说过,今天,不想再看见有人牺牲了……

  洪浩,老子不喜欢你,从进营的时候就不喜欢,但老子必须得承认……你是个好教官。

  好人,不该死。

  锵——!

  一声轻响,纹章侧面弹出一枚细细的银针,沈青竹手掌用力,狠狠的将其刺入自己的体内。

  紧接着,他的气息开始疯狂飙升!;池境,池境巅峰,川境,川境巅峰……

  他的手指在黑色的戒指表面轻轻摩擦,在他川境界巅峰精神力的灌入下,一柄两米多长的庞大黑色断魂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断魂刀,他用过,是那个死胖子借给他的……

  啊,对了,自己还跟他说过,要是没能剿灭整个【信徒】,就要把骨灰沉入海底……

  他娘的,老子说的是如果这次能活着出去,那死胖子不会忘了吧?他不会还傻不愣登的把自己的尸体刨出来,把骨灰给扬到海里……这样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哦,忘了……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应该是留不下尸体了。

  沈青竹眼看着长着马逸添脸庞的火龙卷越来越近,自嘲的笑了笑。

  不过,能和自己兄弟埋在一座山里,好像也不错。

  狂风与火焰的呼啸中,沈青竹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断魂刀……用尽全力挥下!!

  漆黑的刀身刹那间将火焰中的面孔斩成两段,在马逸添极端痛苦与怨毒的表情下,他最后的魂体彻底被斩灭,脸庞消失在火焰之中。

  神魂俱灭!

  那个黑色军大衣的身影,也坠入了汹涌的火焰之中。

  沈青竹!!!!洪教官双目通红,向着下方愤怒咆哮,训练你跟我对着来!考核你跟我对着来!现在轮到老子英勇牺牲的时候,你他娘的还要跟老子抢着来!

  老子怎么教出你这么叛逆的兵?!!

  艹!!!

  洪教官的声音很大,在这狭窄的通道中宛若回荡,宛若雷鸣滚滚。

  但沈青竹已经听不见了。

  无穷无尽的火焰舔舐着他的身体,他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归于死寂,只有疼痛炙烤着他的身体。

  好像有人在骂老子……妈的,谁这么大的胆子?

  等老子有机会,一定狠狠的揍你一顿。

  不过……大概率是没这个机会了。

  【信徒】没有灭亡,自己也没成为真正的强者,上京市的守夜人小队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强的离谱?说起来……守夜人的宣誓仪式自己也没赶上啊。

  呵呵,忙活了半天,原来老子连个守夜人都不是。

  这些遗憾,只能是遗憾了……

  奶奶的,至少,要以一个守夜人的方式,堂堂正正的死啊……

  也不知道,自己宣读的誓言,有没有用?

  ……

  烈火之中,浑身焦黑的沈青竹突然睁开了眼,他笑了。

  差点忘了,老子是沈青竹,什么狗屁规矩……老子说它有用,它就是有用!

  无尽的火红之中,他张开深色干裂的双唇,无声的低吼:

  我沈青竹,在大夏红旗下宣誓……

  他紧紧攥着手中的纹章,即便手掌已经碳化了大半,也没有松手的意思,火焰舔舐着纹章背面那几行闪亮的字眼,熠熠生辉。

  若黯夜终临……

  ……

  通道中,火焰依然在蔓延。

  即便马逸添已死,汹涌的火焰依然在牵引惯性的作用下,向着狭窄的通道涌去,洪教官松开满是指甲血痕的手掌,咬牙抱起昏迷的百里胖胖,朝着上方弹跳而去。

  ……

  吾必立于万万人前……

  ……

  洪教官一次又一次的抬起酸痛的双腿,在两侧的岩壁交错弹跃,身下汹涌的火焰速度极快,哪怕他已经尽了全力,两者之间的差距还是在缩小。

  他的身体在颤抖,但他绝对不能停下脚步。

  他已经亲眼看着自己的一个兵死在了他的面前,另一个……绝不能再死!

  ……

  横刀向渊……

  ……

  汹涌的火焰已经距离洪教官的身影只剩下一米,跃动的火舌几乎触碰到了两人的身体,洪教官没有低头,而是死死的盯着头顶的空洞,浑身的青筋暴起!

  ……

  坠落洞窟的火焰之中。

  已经不成人形的沈青竹缓缓闭上双眼,紧握着纹章的手掌彻底失去知觉,缓缓松开……

  血染天穹!!

  咚——!!!

  一声突兀的嗡鸣在整个地下世界响起,在这一瞬间,整个洞窟与通道的空气都被抽空,一切的火焰刹那消失无踪。

  在这片真空的世界中,沈青竹的碳化的身体重重的落在地底,由于融化而坍塌的碎石铺天盖地的摔落下来……

  轰——!!

  嗡鸣声中,整个地下洞窟被彻底掩埋,一切都归于死寂……

  漆黑,无声的世界中,

  唯有一枚薄薄的玉片,闪烁着微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