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19_云娇雨怯
刺激小说网 > 云娇雨怯 > 第19章 01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019

  为什么啊?

  “混蛋!”

  看到叶凡这么狠辣这么残酷,铁木金和沈七夜控制不住了。

  这两人对他们极其重要。

  在他们偏头之中,几十号铁木高手和黑水台精锐冲了上去。

  他们刀枪林立指向了叶凡,脸上如临大敌,无比紧张。

  “干什么?干什么?”

  叶凡脸上没有畏惧,只是抬起了消防斧一点众人喝道:

  “你们想要干什么?想要造反吗?想要通敌叛国吗?”

  “实验室武器耗费十六年和三千亿,能精准识别夏国血脉以及外族敌人。”

  “这是铁木金说的!”

  “是黑是白,进去一验就知!”

  “这是沈七夜说的!”

  “现在我们四个已经验证完毕了。”

  “我和南宫烈阳毫发无损!”

  “皇蒲博士和印婆身受重伤,如不是铁木金提前关闭灯光,她们现在已经横死!”

  “现在,谁是夏国子民,谁是非我族类,一目了然。”

  “我堂堂夏国血脉的子民,杀两个外族敌人,杀不起吗?杀不起吗?”

  “你们手里的枪,手里的刀,是拿来对外族敌人的,不是来对付我!”

  “懂?”

  叶凡对着包围上来的众人吼叫一通。

  理直气壮,义正辞严,让几十名包围的高手面面相觑。

  “铁木金,告诉我!”

  叶凡一偏头望向铁木金喝道:“实验室是专门杀我的陷阱,还是公平公正的验证机器?”

  铁木金呼吸一滞,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是诱杀叶凡的陷阱,自己不仅身败名裂,还可能被叶凡就地报复。

  说是公平公正的验证机器,那就等于说印婆和皇蒲博士是异类。

  他只能喝出一声:“叶阿牛,万事留一线……”

  “不留!”

  叶凡斧头猛地一劈,扑的一声,把皇蒲博士的脖子砍断。

  接着他一脚踢飞尸体,让皇蒲博士重重摔在铁木金面前。

  “叶凡,混蛋,混蛋,混蛋,我要弄死你,弄死你!”

  看到死不瞑目的皇蒲博士,铁木金悲愤不已连连怒吼。

  这可是夏国第一国士,一弹一星之母,也是基因团队的领头羊。

  她未来五年有很大概率可以‘照妖镜’大杀器武装战方。一旦突破这个瓶颈,以后照妖镜就不需要实验室了,人手一把激光枪就能清除非我族类的敌人了。

  皇蒲博士可谓价值连城。

  铁木刺华曾经说过,儿子可以再生,但皇蒲博士百年一个。

  可没想到,这样重要的皇蒲博士被叶凡这样二话不说砍了。

  铁木金疯狂吼叫:“杀,杀,给我乱枪打死叶凡。”

  他不知道怎么给铁木刺华交待。

  而且他已经醒悟过来,叶凡开始想要拉入基因实验室的人就是皇蒲博士,而不是他铁木金。

  叶凡是看出基因实验室的未来杀伤力,所以要把皇蒲博士砍了减少对神州威胁。

  皇蒲博士一死,基因实验室改装进展,搞不好会停滞十年。

  这小子太阴险太歹毒了。

  铁木金怎能不恨叶凡:“给我弄死他!”

  “别动!”

  在铁木高手要动作的时候,铁木无月拿起遥控器淡淡一笑:

  “你们敢不讲规矩攻击叶阿牛,我就引爆这茶楼地底下的炸雷。”

  “负一楼埋藏了三百公斤炸物以及十吨汽油,一旦引爆,没有一个人能活命。”

  “不相信的话,你们就试一试。”

  铁木无月的话轻飘飘,但却瞬间让全场死寂起来。

  众人都清楚,铁木无月不仅阴险狡猾,还心狠手辣。

  她说杀你全家就真的杀你全家,她说同归于尽就真会同归于尽。

  这顿时让武元甲和紫乐公主等人忙拉住铁木金劝告:

  “公子,别激动,大局为重!”

  他们过来燕门关就是混点车马费拿点公证费,可不想被铁木金拖着一起横死。

  “啪!”

  与此同时,一只戴着佛珠的玉手落在铁木金肩膀。

  手指滑嫩。

  一抹檀香弥漫。

  铁木金情绪瞬间冷静了下来。

  他收回对叶凡的围杀指令。

  随后他盯着铁木无月怒笑:“贱人,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叶凡一舔嘴角,脸上露出一抹戏谑: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有我叶阿牛庇护她,谁都动不了她。

  随后,叶凡又望向了地上的印婆:“印婆,皇蒲博士死了,该轮到你了。”

  印婆扭头盯着叶凡怨毒无比怒道:

  “叶阿牛,我若不死,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她已经从震惊和伤痛中反应了过来,虽然不清楚自己怎么会万箭穿心,但能猜测肯定是叶凡所为。

  这不仅让遭受剧痛折磨,还让她承受一堆脏水。

  沈七夜等人会相信她的无辜,但夏国子民却只会把她当成探子。

  一世英名,就此毁了,印婆心里无比怨毒。

  “啧啧,口气不小,怨气也深,可惜,你这辈子没机会了。”

  叶凡笑容灿烂:“出于私怨,我可以不要你命,但为了夏国,我不得不杀你。”

  感受到叶凡的凌厉杀机,沈七夜喝出一声:“叶少——”

  叶凡抬头望向沈七夜他们笑了笑:

  “沈帅,有什么吩咐?是不是觉得一斧杀了印婆太可惜?”

  “你难道想要把她千刀万剐,还是丢入实验室再来几个万箭穿心?”

  “再或者,用西不落的毒药让她生不如死?”

  “你说,我该怎么处置她好啊?”

  叶凡手里的斧头轻轻一转,一缕血液缓缓滴落了下来。

  印婆怒道:“混蛋,有本事弄死我,弄死我!”

  沈七夜没有说话,夏秋叶口干舌燥喝道:“叶阿牛,得饶人处且饶人……”

  “不饶!”

  叶凡毫不客气回应,斧头抡起要落下。

  “住手!”

  夏参长见状暴喝一声,抓起一刀,亲自爆射了过来。

  至上而下凌空一刀,刀借人势,人助刀威。

  “嘶!”

  空气仿佛被刀应声撕开,发出刺耳的破空尖叫。

  叶凡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横起手上染血的斧头,硬生生挡下对方这一刀。

  “当!”

  一声巨响,叶凡站在原地晃动了几下恢复平静。

  而夏参长晃动手脚跌回了原地,手中长刀也断成两截。

  “我要杀的人,菩萨都保不住!”

  叶凡要一斧落下。

  就在这时,高台上的铁木无月嫣然一笑:

  “阿牛,印婆伤害你这么多次,还隐藏身份对夏国居心叵测。”

  “这样杀了,太便宜她了。”

  “而且这样无法威慑和警示其它敌国探子。”

  “我觉得,把印婆四肢砍了,然后吊在茶楼门口示众。”

  “这能让所有人都知道,非我族类,下场悲惨,哪怕她是位高权重的印婆。”

  铁木无月杀人诛心,这一招不仅让印婆身败名裂,让沈七夜夫妇憋屈,还会扰乱沈氏阵营人心。

  叶凡闻言一笑:“有道理!”

  “混蛋,你有本事弄死我,弄死我。”

  印婆却脸色巨变吼道,这会彻底践踏她的尊严。

  她在燕门关高高在上,现在却被人吊起来,还戴上非我族类的罪行,生不如死。

  印婆想要咬舌自尽却被叶凡一脚踩掉牙齿。

  她艰难望向沈七夜他们希望他们出手援救,可是沈家众人却被铁木无月炸雷死死压住。

  叶凡的身手也让众人无法靠近。

  叶凡踩住只剩下一只手的印婆笑道:

  “杀了你,小月月生气,不给我解锁怎么办?”

  “再说了,我觉得,还是把你吊起来示众比较有意思。”

  “放心,斧头很快的,不痛,不痛。”

  说完之后,叶凡一抖手中利斧。

  “叶少!”

  就在这时,沈楚歌扑通一声跪地,对着叶凡喊出了一声:

  “叶少,求求你,放印婆一条生路吧。”

  “她已经伤成这样了,受到的惩罚已经够了,别再伤害她了。”

  沈楚歌泪如雨下喊着:“放过她吧。”

  叶凡目光温和看着不远处梨花带雨的女人。

  他想起了那个阳光斑驳的黄昏,想起了那个北无疆大营,想起了趴在圆桌的那一张相似泪脸。

  接着,叶凡声音如春风一样轻柔,轻柔的直透人心:

  “沈小姐,沈家和印婆要我进去验证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跪不求啊?”

  “为什么?”

  “为什么啊?”

  “扑!”

  一斧落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