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三毛从军记(二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刺激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00章 三毛从军记(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0章 三毛从军记(二合一)

  第100章三毛从军记(二合一)

  周彦没想到侯啸贤要到上沪来,他不禁感慨,这家伙真是能跑啊,天天不着家。过年不回家就算了,这刚从国外回去,就又要来内地。

  “他这次来上沪,是因为《想飞的钢琴少年》么?”周彦问道。

  徐风摇摇头,“是,但不全是,他最近在筹备自己的下一部电影,来上沪还有点新电影有关的事情。”

  听侯啸贤在准备下一部电影,周彦好奇问道,“侯导已经在准备下一部电影了?新电影是什么题材的?”

  “你对布袋戏了解么?”徐风用另一个问题回答了周彦的问题。

  “不太多。”

  周彦摇摇头,他只知道布袋戏是闽语地区的一种传统戏剧表演,表演形式跟皮影戏有点相似,别的他就不知道了,也没有完整看过一场布袋戏演出。

  周彦的回答也在徐风的意料当中,她没有给周彦普及布袋戏,而是说起电影本身,“这部电影也是邱总投资的,我猜测,侯导有可能会找你给他们做配乐。”

  “可是我对布袋戏不了解。”

  徐风笑道,“你觉得,他从哪儿能找到对布袋戏了解的配乐师?所以,不了解布袋戏,这不是问题。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他也未必会找伱。”

  周彦点点头,如果侯啸贤真找他,他还真有点难办,因为今年他太忙了,《想飞的钢琴少年》长片宣传,他这个导演肯定不能缺席,而且还有《青蛇》的项目没有启动呢。

  上半年他还要忙毕业作品以及工作交接,里里外外一堆事情。

  看到周彦的样子,徐风又笑道,“过两天《想飞的钢琴少年》短片在国外得奖的消息就会在国内见报,以后找你的活会越来越多,不仅仅有找你配乐的,肯定还有找你当导演的。清闲的日子自此就会一去不复返,那种忙碌的生活你要慢慢适应。”

  周彦笑了笑,说道,“其实我现在已经感觉很忙了。”

  他想起来前年在《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组里面的日子,那时候他是真的清闲啊,每天也没什么事情,还有时间跟剧组其他人一起打牌。

  “你这个阶段的职业规划非常重要,不能把太多的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面,所以我建议你,最好能找个人来帮你处理一些工作对接上面的事情。”说到这里,徐风又说起《青蛇》,“就说这次你来上沪,单单是为了看个剧本,这种事情何必要你亲自过来。找一个助理,帮你来做一下前期的对接就行了。等到有进一步的合作可能,你再出面不迟。”

  周彦笑道,“我还真没想过这个事情。”

  “现在想也不迟。”徐风笑了笑,随后又说道,“电影方面的事情,汤臣倒是可以帮你处理。”

  周彦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徐风这是想要拉他上汤臣这条船。

  汤臣电影的实力肯定很强,毕竟有汤臣集团在后面支撑,不过周彦还是有些犹豫,别看徐风这几年对汤臣电影很上心,但是电影最终不可能是徐风的事业重心。

  可能过不了几年,徐风就会把重心转移到集团的其他事务上面。

  这两年汤臣集团把目光投向了上沪地产业,作为第一批投资浦东的企业,他们后续的发展会非常迅速,而且徐风的丈夫身体似乎也不太好,到那时候,徐风又有多少精力能放在电影上面?

  就在周彦犹豫,要不要接徐风抛来的这根橄榄枝的时候,徐风又说道,“你如果愿意把你的那些音乐版权交给我们公司来打理,我会在公司专门成立一个部门。甚至以后,我还可以专门成立一个音乐公司。”

  “电影方面更不用说,现在我们公司主要合作的两个导演,一个是陈恺歌,一个是你,陈恺歌他是燕京制片厂的人,我们公司跟他之间的合作比较简单。但是你不同,我们可以有更深入的合作,而且你随时可以启动下一部电影的拍摄计划。”

  听到徐风这么说,周彦也是不禁感慨,这姐真是一个果敢的人,干什么事情决断都很快。

  既然徐风都这么果断了,周彦自然也就没有拖拖拉拉,他点点头,“凤姐,我当然愿意跟你合作,不过合作模式可能还得商量。”

  他得把版权抓在手里,即便暂时抓不住,也不能给未来留隐患。

  听到周彦的话,徐风笑了起来,“模式当然要商量,目的就是共赢。”

  徐风爱电影,也惜才,但她可不是慈善家,她跟周彦之间的合作,肯定也是要赚钱的。

  这几年,最让徐风产生惜才之心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陈恺歌,另一个就是周彦,她认为陈恺歌跟周彦这两个人都有无限的潜力可以挖掘。

  而相较于陈恺歌,周彦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这个优势不是音乐天赋,也不是年纪,而是周彦的适应能力。

  陈恺歌确实有才,但有时候太自用,不太能听取别人的意见。

  为了拍《霸王别姬》,徐风真是操碎了心,不停地在中间斡旋,如果把剧组完全交给陈恺歌,她也不知道会怎样。

  初步达成意向之后,徐风再次提起《青蛇》,“我认为,你跟徐克接触的时候,可以提高一下姿态。”

  周彦有些疑惑,这已经是徐风第二次主动提起《青蛇》了,她这么说,难道是因为对徐克有意见?

  注意到周彦眼中的疑惑,徐风解释道,“你现在是拿了国际大奖的知名导演,他去找你还差不多,你亲自过来,太给他面子了。”

  “我还真没想那么多。”

  “你应该想。”徐风说得斩钉截铁。

  这句话,让人周彦想起去年徐风跟他说的那句“你不能没有要求”,两句话的语气简直一模一样。

  随后徐风又跟周彦分享了一件自己当年的往事。

  当年,徐风第一次跟着导演胡金泉去戛纳电影节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法国明星阿兰·德龙。

  那些年,台岛上映过很多阿兰·德龙的电影,徐风是他的影迷。

  看到自己的偶像,徐风当然非常高兴,想跟胡金泉说她想要去跟阿兰·德龙合影,但是却被胡金泉给拉住了。

  胡金泉语气不容置疑地告诉徐风,“坐着,他来跟你合影差不多。”

  在胡金泉看来,徐风也是大明星,没有道理主动跟别人合影。

  当时还年轻的徐风,并不理解,就觉得自己凭什么不能去找阿兰·德龙合影啊,其实那时候她也不能算什么大明星,而且在国际上更是没名气。

  这样端着架子,反而会让人觉得可笑。

  后来她才明白,胡金泉是想要她养成自己的气场。

  最后徐风跟周彦总结道,“有时候,你太过礼貌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大部分人不会因为你有礼貌而尊敬你。”

  听到徐风的话,周彦也是很有感触,这或许就是他的性格短板。

  多年来,他一直在学校工作,做什么事情,都想要把方方面面给顾全。除了在学生面前保持着严肃的形象,其他时候,都是在考虑身边每个人的感受。

  虽然他在学校也混的不错,但有时候确实也觉得很累。

  这次来上沪也是,他单纯是想,从金陵来上沪,然后直接从上沪去燕京,双方都能节省时间。

  他心里对徐风也很感激,看得出来,徐风是真的想要教他一些混影视圈的方法道道。

  “受教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周彦由衷地点点头。

  徐风也忍不住点头,这就是周彦跟陈恺歌之间的区别。

  ……

  周彦在上沪待了三天,把他跟汤臣公司的合约基本上签了下来,除了把音乐交给汤臣打理之外,他还跟汤臣签了两部电影的合约。

  等他跟汤臣公司的合约签完之后,侯啸贤却还是没来。

  打电话过去才知道,侯啸贤行程变了,暂时不准备到上沪。

  听说周彦在上沪等他,侯啸贤在电话里面笑呵呵地说道,“冥冥中自有定数,这老天爷也是不想让我见到你。我跟你说哦,奖金跟奖杯都在我这里,你想要的话,要到台岛来拿。”

  周彦已经记不清这是侯啸贤第多少次让他去台岛了,在这件事情上,侯啸贤似乎非常执着,几乎每次打电话都要说。

  难道台湾的美眉都没人要么?

  周彦笑道,“奖金风姐会直接给我,奖杯的话放你那里存一段时间也没关系。”

  “奖杯你可以存我这里,但是四月份在宝岛的一场宣传活动,你肯定要参加。”

  “那我就四月份过去。”

  四月份活动,周彦已经听徐风说了,短片先要卖到台岛当地,之后长片也要在宝岛上映,所以宣传活动是必不可少的。

  不仅仅是台岛,到时候周彦会先去香江,然后再从香江转机去台岛,正好也会在香江办一场活动。

  对于这部电影,徐风更看好台岛、香江的市场,另外就是高丽跟霓虹。

  内地不仅仅是电影的市场不行,原声带的市场也不太行,后续周彦的那些曲子录成专辑,在内地大卖的可能性不太高。

  但是在台岛等地,原声带的市场要好很多。

  而且徐风认为,周彦这些曲子的风格还是比较新潮的,在霓虹跟高丽应该能够受到乐迷们的欢迎。

  现在汤臣那边的计划是,七月初让电影上映,所以宣传活动势必也要开展起来了。

  周彦又跟侯啸贤聊了一会儿,倒是没听侯啸贤提起他的那部跟布袋戏有关的电影,他不提,周彦自然也就没有提,现在他比较忙,也不想主动给自己揽活。

  ……

  既然侯啸贤不来,周彦也没必要在上沪多待。

  不过就在周彦准备离开上沪去燕京的时候,他传呼机收到了一条消息,竟然是上次在上沪制片厂碰到的张健亚发来的。

  张健亚问周彦是否还在上沪,还留了一个号码。

  周彦带着疑惑,给张健亚回了电。

  听说周彦还在上沪,张健亚非常高兴,随即表示想要跟周彦当面聊聊。

  周彦也没多想,便同意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张健亚就敲响了周彦房间的门。

  见张健亚来的这么快,周彦也挺意外,他住的这个酒店距离上沪制片厂距离不近,这么快能到,可见张健亚赶得有多急。

  门刚打开,张健亚就热情地过来握住周彦的手,“周指导,知道你还在上沪,我太高兴了!”

  周彦被张健亚的热情搞得有点懵,忍不住把手往回缩了缩,问道,“张导,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是这样的。”张健亚从包里面掏出一叠剧本来,“我们厂最近在准备一部电影,是根据张乐平先生的同名漫画《三毛从军记》改编的,周指导你看看。”

  他话音都未落,就已经将剧本塞到周彦手里了。

  看着手里的剧本,周彦嘴角抽了抽,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热情的导演,张健亚跟陈恺歌、张一谋都是同一批从燕京电影学院出来的,按说即便没有什么大作,也算是比较有资历的导演了,不至于这样。

  不过听到《三毛从军记》,周彦来了兴趣,同时他又有些意外,他之前只觉得张健亚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没想到张健亚竟然就是《三毛从军记》的导演。

  也有可能是因为,《三毛从军记》实在不像是第五代导演的作品。

  《三毛从军记》是一部喜剧,而且是一部非常特别的喜剧,纵观中国影史,《三毛从军记》都是喜剧电影中特别的那个。

  有些影迷说它是中国黑色幽默的顶峰,这话听起来或许夸张,但也证明了大家对它的认可。

  接下剧本,周彦也没多说什么,只让张健亚先坐,然后他自己拿着剧本看了起来。

  见周彦看剧本,张健亚也是松了口气。

  自从那天在厂里面碰到周彦之后,张健亚每天都在想配乐的事情,他甚至又去电影院把那部《天堂回信》看了一遍。

  可是越看那部电影,张健亚就越想要周彦来《三毛从军记》配乐,他甚至感觉自己能跟周彦在燕京制片厂碰面,那就是他们的缘分。

  这个缘分如果不抓住,那就是一种大大的浪费。

  考虑了好几天,张健亚终于下定决心,就算周彦的价格比较高,他也要用,大不了在其他地方省一点,总能把配乐指导的片酬给省下来。

  之后他给陈恺歌打了个电话,先跟陈恺歌打探了周彦的费用。

  可是陈恺歌听到他问周彦的费用,一开始支支吾吾地说不明白,后来在张健亚的逼问下,陈恺歌才说了实话,周彦的配乐费并不高。

  周彦就是拿工资的,只不过拿的时间比较长,从前年就开始拿了。

  算下来,从前年开始,到今年夏天,最多也就二十个月,总共三千块钱。

  当时陈恺歌之所以说周彦的配乐费高,就是为了在张健亚这个老同学面前显得他们剧组有钱,高端。

  听到周彦只是每月拿固定工资,张健亚差点把陈恺歌骂了一顿,要不是陈恺歌嘴上跑火车,他早就去找周彦了,何至于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总是纠结这个事情。

  差点就失去了这么好的配乐指导,张健亚不仅仅想骂陈恺歌,要是陈恺歌在他面前,他都想锤对方一顿。

  好在陈恺歌将功补过,把周彦的联系方式给了张健亚,之后张健亚就拨了周彦的传呼号。

  幸运的是,周彦人还在上沪没走,挂了电话之后,他就火速跑了过来。

  周彦并不知道中间还有这样一个插曲,他此时正认真地看着张健亚的剧本。

  这个剧本已经是完成版,跟后来拍出来的《三毛从军记》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看到中间的时候,周彦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三毛从军记》的剧本写的确实有意思,只是不知道这是张健亚的功劳,还是原著作者张乐平先生的功劳,因为周彦并没有看过原著。

  等到剧本全部看完,周彦将剧本合上,并没有急着将剧本还给张健亚,而是双手放在剧本上,笑着问张健亚,“张导,你找我看这个剧本,是想让我给这部电影配乐吧?”

  张健亚不住点头,“是的。”

  “电影什么时候开拍?”

  “下个月初就开拍。”

  “准备在哪儿取景?”周彦又问。

  “苏市。”

  周彦想了想,说,“我人在燕京,这学期比较忙,平时能去现场的机会不太多,中间最多可能只去两次。”

  “没问题。”

  张健亚爽快地说道,一次不去他都没意见,好多配乐指导,前期都是不到现场的,等到后期制作的时候才介入。

  见张健亚这么说,周彦点点头,“张导,这部电影的配乐我接了。”

  虽然周彦这半年很忙,但是《三毛从军记》这部电影他不想错过。

  张健亚表情明显一滞,他没想到周彦答应的这么爽快,他还准备了一大堆说服周彦的话,现在却一句都没有用上。

  “这……周指导你不问问片酬么?”

  “片酬每月三百,从今天算起,到电影剪辑完成,没问题吧?”

  张健亚连忙说道,“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从今天开始算,到电影剪辑完成,也就几个月的时间,算下来拢共才一千来块钱,根本不多。

  周彦又补充道,“期间我去片场的所有费用,需要你们报销。”

  “这是当然,我们应该出的。”张健亚点点头。

  “其他没问题了,现在你只有剧本,很多东西不好聊,等到四月份的时候,我会去一趟片场,那时候分镜有了,片子也拍了一些出来,到时候我们可以深入聊聊。”周彦想了想,又说,“期间我也会打电话跟你聊一些配乐相关的事情,也有一种情况可能会出现,那就是你拍摄的时候需要做一些调整,来配合音乐。当然,你放心,调整肯定不大,不会影响到剧情,主要就是镜头节奏上面的调整。”

  听到周彦的话,张健亚也是感慨,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拍电影竟然还要跟着配乐走,怪不得《天堂回信》里面的配乐跟镜头给人的感觉很契合,甚至给人一种电影就是为音乐拍的感觉。

  对此张健亚倒是不在乎,只要不影响他的剧情,镜头节奏有调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一切都是为了最终呈现的效果。

  “这个也没问题,到时候周指导你有什么想法,随时可以跟我说,咱们一起讨论。我听陈恺歌说,你自己也当过导演,对镜头方面肯定也很了解。”

  张健亚听陈恺歌说过,周彦拍过电影,不过他也不知道周彦拍的是什么。

  其实《想飞的钢琴少年》得奖的事情,昨天就已经有国内媒体报道了,只是张健亚还没有看到新闻。

  周彦摆摆手,“我只提意见,最终还是在于张导你自己,配乐就是配乐,还是要服务你拍的电影。”

  “我明白了。”张健亚点点头。

  看着张健亚,周彦也是感慨,之前徐风还说他姿态不够高,如果让徐风看到张健亚这姿态,又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其实,如果周彦见过张健亚去找魏综万参演《三毛从军记》的情形,恐怕就不会觉得今天张健亚的姿态低了。

  《三毛从军记》的剧本刚还没写出来的时候,张健亚就确定要让魏综万来饰演电影里面的老兵油子“老鬼”。

  张健亚第一次去魏综万家里请魏综万参演的时候,被魏综万给拒绝了,因为魏综万已经五十多岁,担心身体自己身体吃不消。

  不过张健亚不死心,第二次到魏综万家里,还没等魏综万说话,张健亚就扑通一下子单膝跪在魏综万面前。

  “您要是不出演,我就不起来。”

  当时就把魏综万跟他老伴吓了一跳,魏综万也连忙给张健亚下跪。

  就这样,两个人互相跪着,一个求着对方去参演,另一个求着对方另外找别人,别找他。

  好在最终结果不错,魏综万被张健亚的执着感动,同时又被家人劝说,答应出演。

  今天周彦如果不答应张健亚担任《三毛从军记》的配乐指导,张健亚倒是不会下跪,但是赖着不走他绝对能够干得出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