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这算好消息么(二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刺激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06章 这算好消息么(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 这算好消息么(二合一)

  第106章这算好消息么(二合一)

  见到轮椅上的男人,周彦眼睛一亮。

  地坛公园现在这破破烂烂的样子,正常情况下,周彦可没什么兴趣往里面跑。

  之所以会进来,就是心里抱着期待,想在地坛里面见到史铁笙。

  没想到,真让他看见了。

  史铁笙虽然坐在轮椅上,却给人一种很魁梧的感觉,现在天还很冷,他却只穿一件单衣。他腿上放了本书,不过他却没有看书,而是望着眼前的大树发呆。

  周彦没有打扰他,而是跑到旁边的石阶坐下,也静静地看着那棵树。

  《我与地坛》周彦看过很多遍,也无数次想象过史铁笙在地坛的画面,所以当下眼前这场景,让周彦感觉有点梦幻。

  过了好半晌,史铁笙停下看树,转头看向周彦。

  他虽然一直在看树,但也注意到有人在旁边看他。

  史铁笙没说话,但是眼神中都是疑问。

  周彦笑着站起来,“您是史铁笙吧。”

  “嗯。”史铁笙点点头。

  听到周彦喊出他的名字,史铁笙倒是不怎么疑惑了。

  自从他的作品有了一点小小的名气之后,就经常有人来拜访,起初大家只是到他家拜访,后来也经常有人会到地坛来跟他偶遇。

  虽然不是天天有,但每月总能碰到几次。

  所以,史铁笙将周彦划为了这一类。

  周彦走到跟前,给史铁笙让了支烟,史铁笙却从旁边捏起半支烟,说道,“我这还没抽完。”

  史铁笙抽烟,喜欢抽到一半的时候摁灭,过一会儿再给点着。

  说完,史铁笙就顺手掏出火柴把那半支烟给点着了,随后他又从烟盒里面掏出一支烟,递给周彦,“朋友,来。”

  “我不抽烟。”

  史铁笙点了点头,将烟重新塞回烟盒里,也没说什么。

  周彦主动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叫周彦,央音的学生,特别喜欢您的作品。”

  听到周彦是学生,史铁笙露出笑容来,“你们学校离这边不近,特意过来逛公园么?”

  “我去煤矿文工团那边有点事情,路过正好进来看看。”周彦解释道。

  史铁笙手上那半截烟本来就没剩多少,几口就吸完了,周彦又给他让了一根,这次史铁笙笑着接了过去,又划拉一根火柴点上,随后笑着问道,“你是学什么乐器的?”

  “我是作曲系的,主修的乐器是竹笛。”

  史铁笙点点头,“在地坛里面,时常能够听到各种乐器的声音,箫声、笛声、唢呐声,有时候还能听到钢琴声……或许是我听错了,对于我们这种不怎么懂音乐的人,听到什么,认为什么,便是什么。”

  周彦眨了眨,史铁笙的健谈超乎他的预料。

  原本他还担心会冷场,想着该怎么找话题,但现在却发现根本不用他多说什么,只要顺着史铁笙往下说,史铁笙就能一直说下去。

  史铁笙的杂文随笔里面,写的都是生活,但聊天的时候,他却又不太喜欢说日常生活,聊着聊着就聊到形而上学去了,听着高深莫测。

  两人聊了大概半个小时,史铁笙忽然说道,“我得回家吃饭了。”

  之后他又客气地向周彦提出邀请,“要不去我家吃一口。”

  周彦笑着摇头,“不了,我也得回去了,有机会再见。”

  史铁笙点头笑道,“有机会希望能够听到你的作品。”

  ……

  目送史铁笙离开之后,周彦也走出了地坛公园,骑车往燕京制片厂走。

  在片场转了转,又在厂里面蹭了顿午饭,周彦就骑车回家了。

  这段时间除了毕业作品《夜莺》之外,他也在准备《三毛从军记》的配乐。

  《三毛从军记》这部电影的风格就是黑色幽默,那么配乐自然也跟着这个风格走,走诙谐有趣的路线。

  之前从上沪离开的时候,他问张健亚要了一份电影剧本,这段时间也是反反复复地把剧本读了好几遍,还做了不少笔记。

  过段时间,他要去一趟《三毛从军记》的片场,就笔记上记的那些东西,跟张健亚讨论讨论,或许也可以写两首曲子给张健亚听听。

  周彦在书房一直工作到下午四点多钟,传呼机收到了侯啸贤的消息,他就跑去客厅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侯啸贤接到电话之后,还挺意外,“伱怎么这么快?你不在学校么?”

  周彦笑道,“不在学校,我新搬了一个住处,刚装了电话。”

  “那是方便一些,你把电话号码报给我,后面就不打你传呼机了。”

  周彦将电话号码报了一遍,随后问道,“侯导你找我什么事情,是不是《想飞的钢琴少年》宣传工作有变化?”

  “没有,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跟你说说我的新电影。”侯啸贤笑着说道。

  听到侯啸贤说他的新电影,周彦挠了挠脑袋,该来的还是要来啊。

  “你的新电影我听风姐说了,是跟布袋戏有关么?”

  “嗯,是一部传记电影,主要讲述布袋戏大师李天禄前半生的故事。”

  周彦知道李天禄,之前侯啸贤拍的电影《悲情城市》里面,饰演林家大家长的就是李天禄。

  《戏梦人生》周彦也知道,不过印象不深了。

  徐风说侯啸贤是闷片皇帝,这话一点都不假,像他的《悲情城市》周彦还能看得进去,但是《戏梦人生》只能看进去一半。

  一部自己只能看进去一半的电影,周彦实在不太想接,他正想跟侯啸贤说自己对布袋戏不了解的时候,却听侯啸贤又说道,“配乐方面,你不用对布袋戏有了解,一些演出场景,用的都是传统曲子,这方面没什么发挥空间,你就把它当做是一部普通电影来配。我跟你说说这个电影讲的故事……”

  接下来,也不管周彦同不同意,侯啸贤就兀自地跟周彦说了电影的故事。

  这是一部传记电影,说的就是李天禄从小长到大的故事。

  李天禄是1910年生人,从小跟着父亲在布袋戏班阳华台跑野台戏。

  电影里面有一条大线跟一条小线,大线就是时代背景,那时候台岛被霓虹殖民,到李天禄长大之后,战争又爆发了,而小线就是李天禄个人的成长史,他从小母亲去世,继母对他非常冷酷,外祖父去世,跟父亲以及继母闹翻李家,入赘人家作嫁公……

  在电话里面听着侯啸贤绘声绘色地说着《戏梦人生》的故事,周彦不禁感慨,侯啸贤这口述的故事,反而要比电影更加精彩一点,至少他能够听得下去。

  反倒是拍成电影之后,让人感觉无聊。

  侯啸贤把故事说完之后,最后笑着问周彦,“这个电影,你接不接?”

  周彦沉吟起来,说实话,这部电影的配乐工作并不复杂,因为里面的表演场面都是采样之前就有的传统戏剧曲目,根本不用花太多心思,他就只要再写一两首新曲子就行了。

  “怎么样?”侯啸贤再次问道。

  听侯啸贤再次开口,周彦没有再犹豫,直接答应下来,“没问题。”

  说实在的,从《大红灯笼高高挂》开始,侯啸贤对周彦就帮助很多,这也是侯啸贤第一次张口请他帮忙,拒绝的话周彦真说不出口。

  而且这活确实也不难。

  听到周彦答应下来,侯啸贤笑道,“反正你过段时间要去台岛的,到时候我们见面好好聊聊。”

  “好的,没问题。”

  ……

  第二天早上,周彦骑车去找许情。

  见面之后,周彦将一个袋子递给她,“你的早餐。”

  “你给我带的什么?”

  许情笑盈盈地接过塑料袋,打开一看,随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是炸糕跟糖油饼?”

  周彦点头,“不是你要吃油炸的,甜的么?就这两个最符合你要求。”

  许情的白眼翻到了天际,“哎呀,我说我不吃油炸的,甜的,你就光听到后面了。”

  “要不我带你出去买两包子?”

  许情摇摇头,“算了,我吃这炸糕,糖油饼你吃了吧。”

  周彦也摇头,“不行,我最近在增肌,糖油饼这玩意我沾都不能沾。”

  许情:“……”

  最终许情把炸糕吃了,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周彦把剩下的糖油饼带回去给了黄健新。

  老黄同志看到周彦给他带早餐,还挺感动,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餐?”

  周彦没好意思打破老黄同志的美好幻想,只是笑着说道,“就寻思你没吃。”

  随后周彦又将许情介绍给黄健新认识,黄健新一边啃着糖油饼一边打量着许情,“许情同学的形象确实挺符合马云英的,孔玲什么时候到?”

  周彦看了看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孔玲也到了。

  随后黄健新就找了几段剧本出来,让孔玲跟许情各自试了一段戏,又让两人一起试了两段。

  前前后后,大概一个小时试镜的时间结束,黄健新笑眯眯地把全部剧本拿出来,“我对两位的表现都很满意,两位先看剧本,我再跟你们说一说拍摄时间以及拍摄地点,你们再决定是否要接这部戏。”

  许情跟孔玲,对剧本、拍摄时间跟拍摄地点都没有意见,最终同意参演《清水里的刀子》,这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一下子定了两个演员,黄健新当然很开心,他笑着对许情跟孔玲说,“六月份你们去长安之前,我应该是不会再来燕京了,这段时间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打我电话,或者找周彦也是可以的。”

  许情眨了眨眼睛,问道,“周彦这次是副导演,还是配乐指导?”

  “我哪里用得了这么高规格的副导演,周彦现在可是国际导演。”黄健新笑着摆手,“至于配乐指导,我另外请了赵季平老师。”

  许情跟孔玲都很疑惑,周彦既不是副导演,又不是配乐指导,还能是什么?

  “那是编剧么?”孔玲问。

  黄健新笑道,“算吧,这原著小说就是他写的。”

  两个女生看向周彦,眼睛里面都充满了疑惑,不过许情眼中更多了一分惊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随后许情又拉着周彦问了很多问题,小说原著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发表的……

  黄健新给许情他们试过镜之后,就启程回了长安,周彦又骑车送了许情回他们学校。

  这个世界上,传最快的就是八卦,就因为周彦骑车带过几次许情,电影学院这边就已经有传言说他们俩在谈恋爱了。

  许情一回宿舍,舍友李婷就问她,“你不是跟周彦搞对象了?”

  “什么搞对象,说得这么难听。”许情撇嘴道。

  “系里面都在传这事。”

  “怎么传的?”许情也挺好奇。

  “说是你这88表演一朵花,被别人给摘走了,说真的,是这么回事么?”

  “周彦他们是有一部电影要拍,找我参演呢,哪像你们想的那样。”

  “你确定出演了么?”

  “嗯。”

  “啧啧,这么快就答应了,你要说跟周彦没什么我真不相信,之前陈恺歌导演找你拍戏,可是堵了你一两个礼拜,你才答应的。”

  “因为马上我要毕业了,有时间接戏了啊。”许情随口解释了一句,又问李婷,“你知道咱们学校这里哪里能买到《燕京文学》么?最好是能买到往期的。”

  李婷摇摇头,“这我哪知道,你要不去新华书店,或者是邮局问问。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平时没见你关注这些文学杂志啊?”

  许情笑道,“因为我们这次拍的戏,原著是一篇小说,之前在《燕京文学》上发布的。”

  “哦,那是得看看,不过剧组也挺抠门啊,没说给你发一本?”

  “给发了剧本。”

  ……

  周彦从燕京电影学院回去,就开始给《戏梦人生》写配乐。

  听了侯啸贤的描述之后,周彦觉得高丽的那首《假若爱有天意》的旋律很适合拿来给《戏梦人生》当配乐,这首曲子带着点离愁别绪,宛转悠扬,非常适合《戏梦人生》的节奏。

  周彦决定给这首曲子写一个小提琴跟钢琴的合奏版,后面再用台岛月琴配一下试试,如果效果还不错的话,就可以把这两个版本都放在电影里面。

  整首曲子很长,到时候也可以把曲子拆分在电影里面各个地方来使用,让这一首曲子来贯穿整部电影。

  周彦刚写一点,桌上的寻呼机就响了起来。

  让周彦意外的是,发来消息的竟然是李碧桦。

  消息内容很简单,李碧桦想跟周彦聊聊,还留了一串电话号码。

  周彦先将电话号码记下来,然后去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刚拨通,就被接了起来,李碧桦应该就在电话旁边。

  “你好,是周指导么?”李碧桦的声音传来。

  周彦笑着回道,“嗯,你好啊,李老师。”

  “周指导,你现在在哪儿,方便见一面么?”

  “我在家呢……李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跟《青蛇》有关,电话里面说不方便。”

  听到跟《青蛇》有关,周彦说道,“我给你一个地址,你过来找我吧。”

  周彦今天往北三环那边跑了两趟,实在不想往那边跑了。

  “好。”李碧桦说道。

  随后周彦就把自己家的地报给了李碧桦,还跟她大概说了应该怎么走。

  过了半个多小时,周彦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便起身去开门,果然是李碧桦在门口。

  “李老师,请进。”

  将李碧桦请到休息室,周彦一边给她倒茶一边问道,“什么事情,还要李老师你亲自跑这一趟?《青蛇》那边开拍应该还要一段时间吧?”

  “嗯,暂时几个重要角色都没有定下来。”李碧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她的眼镜很大,而她脸又很小,让人感觉她戴着眼镜负担非常重。

  “白蛇也还没定么?”

  青蛇已经定下来,是张蔓玉,这事周彦知道,他以为这段时间白蛇应该定下来了,没想到白蛇也没定下来。

  他看到的那一版是王祖贤演的白蛇,这一次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嗯,本来是要巩莉演白蛇的,但是巩莉没档期,之后又让原定演青蛇的梅艳芳演白蛇,但是梅艳芳跟巩莉说好了要演一起演,不演都不演。”

  “来,喝水。”

  李碧桦接过水杯,又推了推眼镜,“我这次来找你,是希望给你看看剧本。”

  “剧本?”周彦一脸疑惑,“徐克导演已经把剧本给我看过了。”

  李碧桦从挎包里面掏出一份剧本,朝周彦递去,“这是新改的剧本,你再看看。”

  周彦脸上的疑惑更浓,他接过剧本,也没再问,开始认真看了起来。

  这个剧本的开头跟上次徐克给他的剧本开头没有任何区别,可以说是完全一模一样,不过到许仙出场之后,剧本就有了一些变化。

  随后周彦发现,剧本的改动基本上都集中在许仙这个角色上面,而其他角色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动,就算有改动,也是因为许仙的改动而改动。

  之前周彦看的那版剧本里面,许仙非常渣,而且人性丑陋,比他看过的电影里面还要更差。

  而现在李碧桦给他的这版剧本里面,许仙变得很不一样。

  这个剧本里的许仙其实也有问题,不仅仅爱白蛇,而且也对青蛇动了念头,但是这份剧本里面,他更多表现出来的是抗拒跟挣扎。

  而且在最后面,许仙还展现出了悲天悯人的一面,整个角色要比之前更加丰满了。

  看完剧本之后,周彦疑惑地问道,“李老师,这个剧本是你改的么?”

  李碧桦点点头,“这是我跟徐克导演商量之后,重新改出来的版本,你感觉怎么样?”

  周彦抿了抿嘴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拿这份剧本来找我,是想要劝我演许仙么?”

  “没错。”李碧桦点头,“我还是认为你更适合许仙这个角色,你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给人一种私塾先生的感觉。我知道你觉得这个角色设计不太好,但是我想现在改过之后,应该要好很多了。”

  “嗯,是要好一些。”

  其实改动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但是有些细节只是简单地改动一下,就会对角色的改变有很大的影响。

  比如电影中,许仙看着两个颜色的葡萄,最终选了代表小青的紫葡萄,这一个细节就把许仙这个角色给钉死在渣男柱上面了。

  而新剧本里面,李碧桦把这段改了,许仙最终还是选了代表妻子的那颗葡萄,将另外一个紫葡萄放下了。

  包括看到青蛇跟白蛇洗澡的那段戏,也是先看到白蛇,然后看到青蛇之后用袖子挡住了眼睛。

  单单是这两段,就把许仙的形象扭转回来很多。

  这说明,许仙心中的正气虽然在青蛇的勾引下有些动摇,但依旧还在。

  但即便如此,周彦还是有点看不上许仙,新剧本里面,他只是没有那么渣了,但依旧懦弱、无能。

  思虑片刻,周彦说道,“我还是更倾向于演法海。”

  “周指导,你是不是对许仙这个角色的设计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你也可以跟我说。”

  周彦笑着说道,“再往下改,徐克导演该不同意了吧。”

  如果按照周彦的想法改,那许仙首先就不能被青蛇诱惑,其次在发现妻子是妖之后,也全然不管,拼命要保护妻子,最后死在法海手里才好,那样一个有情有义的痴心男子形象就出来了。

  不过要是这么改,跟电视剧就没什么太大区别了,徐克肯定是不会干的。

  李碧桦当然也知道,虽然她是原著作者加编剧,但是剧本也不是她想怎么改就能怎么改的,改成现在这样,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你演许仙这事,就没希望了么?”李碧桦有些丧气道。

  周彦笑着点点头,“我暂时没有想要演许仙的想法。”

  “哦,好吧。”

  周彦又笑道,“配乐的事情,还有法海这个角色的事情,我会让汤臣跟徐克联系的。”

  “配乐的事情我不管的。”李碧桦摇摇头,随后又说,“你演法海也可以,但是我还是觉得你更适合许仙。”

  看得出来,李碧桦是真想让周彦来演这个许仙,到这个时候还在争取,只不过周彦跟她想法不同。

  ……

  李碧桦走后大概两个小时,周彦接到了徐风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周彦就听到徐风笑着说道,“我得跟你说个好消息。”

  一听有好消息,周彦也来劲了,“什么好消息?”

  “徐克刚才给我们这边打电话,希望你能出演许仙这个角色。”

  一听这话,周彦就撇起了嘴,“风姐,这算是好消息么?”

  徐风哈哈一笑,“你先听我说完啊,他们给你开价五十五万香江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