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我也在这儿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刺激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31章 我也在这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1章 我也在这儿

  第131章我也在这儿

  周彦跟于然去了他们经常点菜去家吃的那个馆子,馆子是个夫妻店,因为周彦经常在这里点菜,老板跟老板娘已经跟他挺熟了。

  见到周彦来了,老板娘笑道,“周老板有段时间没来了啊。”

  “暑假出差去了。”

  老板意外地看了眼周彦,她还以为周彦是学生呢,不过客人的事情她也不好多打听,就笑着问道,“就两个人?”

  “嗯,两个人,你看着安排吧。”

  “好嘞。”

  周彦也没点菜,直接让老板娘安排,因为这老板娘还是比较实在的,让她安排,她也知道哪道菜的食材新鲜。

  给于然倒了杯水,又看了看她手里的酱油,周彦笑道,“你刚去打酱油回来啊。”

  “嗯,家里的酱油快没了,我顺道带一瓶回去。”

  周彦点点头,也没多想,又问道,“暑假过得怎么样,这学期就大四了,有什么新的打算?”

  于然笑呵呵地说道,“师兄你说话越来越像老师了,说话语气跟我们系陶主任似的。”

  “嗐,这不是想尽快进入角色嘛。”

  “暑假我一直在燕京团那边学习啊,这两天才闲下来呢。”

  周彦挑了挑眉毛,于然这丫头家里关系估计不简单,她说的燕京团应该是燕京交响乐团,虽然名气跟历史比不上上沪交响乐团,但也不是一般人能进的。

  于然的专业水平确实很不错,但她毕竟本科都还没有毕业,更没有国外学习的经历,一般情况是没有办法进入到燕京交响乐团学习的。

  其实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他们这一片离中国国家大剧院比较近,住在这儿有很多都是搞音乐的体制内人,说不定于然父母就是某个乐团里面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于然问道,“师兄,伱这学期有什么曲子要排练的么?”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还真有,可能有两首新曲子,我正准备开学之后找你们说这个事情。”

  “是《钢琴少年》里面的曲子么?”

  《钢琴少年》唱片在内地也有卖,不过销量中规中矩,没有香江跟台岛那边卖得好,当然了,虽然唱片卖得一般,不过里面的曲子在内地还是有些流传度的,因为有不少盗版磁带。

  一些商家,也喜欢放里面的音乐。

  前些天周彦在上沪陪着弟弟妹妹逛商场的时候,还听到商场放了《风筝》这首曲子,不过肯定是盗版,因为《风筝》放完之后,直接就放《致爱丽丝》了。

  周彦点点头,“有一首是里面的《觉醒》,另一首你还没听过。”

  听到还有自己没听过的,于然一脸期待地说道,“好呀,又有新曲子听了。”

  周彦笑道,“别排练的时候叫累就行。”

  “不会的。”

  这会儿老板娘端了盘炒菜上来,周彦笑道,“先吃饭吧。”

  他说的另一首曲子其实是《七剑》,除了这两首之外,前面他们练过的曲子也都要练。

  七月份的时候张有安跟周彦说,如果《钢琴少年》唱片在香江跟台岛卖得好,看有没有机会年底在香江跟台岛办几场音乐会,专门表演《钢琴少年》里面的曲子。

  这种宣传活动,周彦当然是非常愿意,就同意了,而且最近也在考虑这件事情。

  周彦是觉得,单单只有《钢琴少年》里面的曲子,未必能够撑得起一场音乐会,就想着加一点曲子进去,丰富一下。

  至于演出团队,张有安的想法是,可以临时找乐团来帮忙,毕竟都不是什么难度高的曲子,找个成熟点的乐团一个礼拜之内就能把曲子够练好,花不了多少钱,也省心省力。

  但是周彦的想法不太一样,他还是想要自己弄一个交响乐团,大家经常排练这些曲子,演出效果更好一点,而且这样也能反哺到央音,磨练到于然他们这些学生。

  虽然费点事情,但也算是一举多得,周彦愿意干。

  简单吃过饭之后,周彦也没邀请于然去家里坐坐,因为这两天他还是挺忙的,两人在饭店门口就分开了。

  道过别之后,于然心情还是非常好,拎着一瓶酱油,走路一蹦一跳的,一路上碰到认识的人,也是热情洋溢地跟人打招呼。

  但是回到家之后,却看到了母亲钟艾青的一张黑脸。

  “让你买个酱油,买到饭点都过了是吧。”

  于然自知犯了大错,缩了缩脖子,小声小气地说,“刚才碰到一个刚回燕京的同学,多聊了几句。”

  她又扬了扬手里的酱油,“酱油买回来了。”

  钟艾青翻了个白眼,“等你把酱油买回来,我们得饿死,饭做好了,你去吃吧。”

  “哦。”于然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乖乖地去了餐厅。

  ……

  第二天上午,周彦八点五十就出现在了火车站,不过一直等到九点五十才等到赵嶙。

  赵嶙的行李并不多,一个双肩包,再加一个大的格子编织袋。

  远远地见到周彦,赵嶙十分兴奋,小伙子毕竟年轻力壮,拎着编织袋飞快地朝周彦跑来。

  “哥,你等久了吧。”

  之前赵嶙还叫“周彦哥”,现在直接简略成一声“哥”了。

  “今天这火车还算快的。”

  周彦笑了笑,又伸手要去接赵嶙手里的编织袋,赵嶙却往后让了让,“不用,哥,我自己拎就行了。”

  “那行,我们去学校。”

  周彦又去找了辆车,带着赵嶙一起去了学校。

  进了学校之后,周彦又带着赵嶙去办了报到,领了物资,然后就去了宿舍。

  宿舍是八人间,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来了三个同学。

  其中一个同学看着年纪挺大的,周彦跟赵嶙一进宿舍,他就上来给两人递烟。

  “你们两位也是作曲系的新生么?”

  “谢谢,我不抽烟。”周彦笑着拿手挡了挡,随后指着赵嶙说道,“他是作曲新生,我是他哥。”

  “你们好,我叫洪武阳。”他热情地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又帮着介绍其他两个人,“这位是张家明,这位是李明,都是作曲的新生。”

  “我叫赵嶙。”

  “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你来的还算早,赶快选床吧,再迟一点真就没得选了。”

  赵嶙点点头,选了中间的下铺,然后开始清理卫生,铺床叠被。

  周彦没有帮忙,就在旁边站着,他看了看洪武阳他们,笑着问道:“几位同学都是哪里人?”

  洪武阳笑着回道,“我是鲁省泉州人,到燕京来也不算特别远,张家明跟李明他们就比较远了。”

  “你们两位是哪儿人?”

  “我是琼州的。”李明说。

  “我是羊城的。”

  周彦点点头,“确实很远,来一趟不容易啊。”

  洪武阳哈哈一笑,“相较于考过来的难度,这点路也不算什么了,我也是运气好,之前考试的时候题目都我做类似过的,比较顺手,不然真进不来。”

  其他两人都没说话,一般的新生都比较腼腆,像洪武阳这样的社交恐怖分子可不多见。

  洪武阳说了几句考试的事情,他又一脸神秘地说:“你们听说了么?今年有个大神师兄留校教我们,我听两个师姐说的,好像非常厉害。”

  张家明跟李明都是一脸的茫然,而周彦跟赵嶙则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洪武阳没有注意到周彦他们的表情,继续分享自己知道的消息,“我听说这个师兄是作曲系十年一遇的天才,跟谭盾师兄一个级别。”

  “有这么夸张么?”李明推了推眼镜说道。

  周彦也扯了扯嘴角,到底是哪两个师姐跟洪武阳说的,这传的也有点夸张了,十年一遇这种词都给整出来了。

  “一点都不夸张,师姐还说,这个师兄不仅仅作曲厉害,而且还拍过电影。”

  “拍过什么电影?”张家明问道。

  洪武阳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就是很厉害。”

  “这个师兄教我们什么?”

  “这……”洪武阳也不知道。

  这时周彦笑着开口道,“你们说的那个师兄我听过,应该是教你们和声A。”

  洪武阳诧异地看向周彦,“哥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作曲88的。”

  一听周彦竟然是作曲88的,洪武阳表情夸张地说道,“哥,原来你也是师兄,失敬失敬,我听说教我们那个师兄是87的,那跟你也就差一届。”

  “对,差一届。”

  “那你跟他熟么?”洪武阳问道。

  “挺熟的。”

  “那他这个人怎么样,会不会很难搞?我听说天才都孤僻,学得好未必能教得好,和声这么课还是挺重要的,如果教的不好,对我们影响很大。”

  周彦煞有介事地点头,“嗯,他性格确实很怪,听说他有一个铁尺子,之前给低年级代课的时候,经常用铁尺子打人。”

  “打手么?”

  “也不一定,看情况吧,也有可能会打脸。”

  “打脸……”

  洪武阳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乖乖,现在大学老师还有打人的,而且还打脸。

  “这学校不管么?大学了还打人啊。”

  周彦耸了耸肩,“你们不是也听说了,他是十年一遇的天才嘛,学校当然不会管,听说他留校的唯一一个要求,就是能打学生。”

  洪武阳扯了扯嘴角,那位师兄是变态吧,留校就是为了能打人?

  “这……是真的么?哥。”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真不真的,等他给你们上课不就知道了么?”

  说完之后,周彦看到赵嶙已经把床铺好,又看了看时间,说道,“赵嶙,去吃饭了。”

  “哦,好。”

  “你们三位,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不用,不用,我们刚才在食堂吃过了。”

  周彦点点头,“那行,回头见。”

  ……

  将赵嶙安顿好之后,周彦也就没有多管,他们新生后面要军训一个礼拜,这期间也没他什么事情。

  跟赵嶙交代了几句之后,周彦就回去了。

  大概过了三四天时间,周彦刚把《树洞》的剧本写完,正在做最后的修改,家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

  “周产老师,我是吴子牛。”

  听到是吴子牛,周彦笑道,“吴导,你又来催稿了啊。”

  这已经不是吴子牛第一次打电话过来了,前两天周彦刚回来的时候,就接到过吴子牛的电话,那之后,这之前又接过一次,这已经是周彦回到燕京后第三次接到吴子牛的电话。

  吴子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有点着急。”

  “剧本写差不多了,吴导你下午有时间就过来吧。”

  听到剧本已经写差不多了,吴子牛欣喜道,“那我一会儿就过去,是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地址么?”

  “是的,从巷子进来往前走大概六七十米,往左边看。”

  “好嘞。”

  一个多小时之后,吴子牛敲响了四合院的门。

  等门开了,看到周产本人,吴子牛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毛,虽然电话里面听着挺年轻的,但是吴子牛没想到周产竟然这么年轻。

  对于吴子牛的这种惊讶表情,周彦已经见怪不怪,他笑着将吴子牛请进四合院,“吴导你来的还挺快的。”

  八一厂离这边距离不近,吴子牛应该是打过电话之后就出发了,不然这会儿到不了。

  “路上还比较顺利。”吴子牛笑了笑。

  两人进了会客室,周彦先给吴子牛沏了杯茶,然后将刚刚写好的剧本拿给他,“刚刚写好的剧本,有些地方还需要完善,吴导你先看看。”

  吴子牛也没多余的话,接过剧本就直接看了起来。

  剧本自然跟小说要不同,不然的话周彦也不必写这么长时间了。

  相较于小说,剧本在叙事顺序上做了调整,小说里面的插叙、倒叙做起来很简单,而且是为了文学服务,但是电影里面就没有必要玩这些花活了,太意识流的话会让叙事变得枯燥而且是无意义的枯燥。

  吴子牛在看剧本的时候,也挺意外,他没想到周产竟然这么务实。

  来之前,吴子牛就比较担心,这些文学家们在剧本写作上会太过于文学化,还想着要如何去劝周产。

  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剧本看到一半的时候,吴子牛就忍不住问周彦,“周产老师……”

  周彦笑道,“我本名叫周彦,吴导你直接叫我本名吧。”

  吴子牛在脑海中想了想,想到是“彦”字,随即恍然,不过他又感觉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

  “周彦老师,你之前是不是写过剧本?”

  周彦点点头,“是的,之前确实有写过剧本。”

  “冒昧问一句,你写的剧本有拍出来么?”吴子牛又问道。

  周彦再次点点头,“有,刚刚上映没多久,电影名字叫《想飞的钢琴少年》。”

  听到《想飞的钢琴少年》,吴子牛眼睛瞪得老大,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感觉周彦这个名字耳熟了,前段时间那部《想飞的钢琴少年》的导演不就是周彦么?

  《想飞的钢琴少年》票房自然不能跟《焦裕禄》这一类电影比,但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像这类电影吴子牛他们当然也会有所专注。

  即便他不刻意关注,这类电影也会是办公室大家聊天时经常出现的话题,肯定会经常听到。

  “你是《想飞的钢琴少年》的导演?”

  周彦笑着点头,“是的。”

  吴子牛摸了摸额头,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有点恍惚,周彦这是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怎么这么厉害,小说小说写得好,电影电影拍的也好。

  调整了一会儿情绪,吴子牛笑着说道,“其他的先不管了,咱们先看这个剧本吧。”

  随后吴子牛又专心看起手里的剧本。

  过了好一会儿的,等到吴子牛将剧本看完,他长长地舒了口气,“周导,你又给了我一种新感觉。”

  “吴导是说剧本,还是人?”周彦问道。

  “剧本和人,都有。”吴子牛笑了笑,“既然周导也是电影方面的行家,那咱们沟通起来也就简单了,这个剧本整体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其中有一些地方我有些其他想法。”

  “有什么不同意见,吴导你直接说,不用有什么顾虑。”

  吴子牛点点头,开始说道,“姚想卡在树洞里面,最后被村民给救出来了,这一处我认为可以改一下,改成他自己爬到树洞顶端,然后滚下去的,最终被村民救下来。我是这样想的,既然村民将这个树洞看得那么神秘,如果让他们去救人,那不就看到了树洞的底细么,这样村民还会觉得树洞什么?”

  周彦笑道,“其实这里是我故意这么写的,这样更能暗示后面的故事都是姚想幻想的,这里救人的村民跟前面出现的乌鸦正好有个对应。”

  “原来是这样。”吴子牛点点头,随后又说道,“但是我认为,在剧本里面,还是改成自己逃出来的更好,我怕太隐晦,观众领会不了。另外,这一段改成自己爬出来,戏剧冲突也更强一点,后面姚想称自己可以通灵也更有说服力。我们可以改成,他原本卡在树洞里面,为了出来,直接把胳膊给折断才终于……”

  吴子牛侃侃而谈,周彦也细细倾听,不得不说,吴子牛的想法还是很不错的。

  从文学角度来说,周彦这样写自然没有问题,但是改成电影,肯定要考虑到戏剧冲突,吴子牛改的这一段显然更有戏剧冲突。

  等吴子牛说完之后,周彦也不禁点了点头,“你这个说法不错,可以尝试这样改一改。”

  听到周彦这么说,吴子牛也笑了起来,他就担心周彦太固执,不愿意听取意见,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除了这个地方之外,我认为乡头跳大神把篾匠害死这一段,还可以延伸一下。”

  《树洞》小说原著里面,这一段刻画比较少,就那么一小段,周彦在剧本里面也没有扩展,同样只写了一小段。

  但是吴子牛认为,这一段非常适合再深入挖掘一下,更能够凸显村民们的愚昧跟迷信,更加能够丰富主题。

  “另外,我认为可以安排一个医生角色在现场,这个医生目睹着一切发生,却没有说话,医生这个角色,置身在这样一场迷信事件中,给人的冲击肯定会更强……”

  除了这两处之外,其他地方吴子牛也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不过都是些小问题,只有这两处的改动最大。

  对于吴子牛提的意见,大部分周彦都是赞同的,按照吴子牛的想法改,确实对电影更有利。

  有些周彦不赞同的地方,周彦提了,吴子牛也没有坚持,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几个问题说完之后,周彦笑着说道,“这两天我把剧本改一下,回头我们再聊。”

  吴子牛却问道,“周导你这两天忙么?”

  周彦笑着回道,“不忙,我这两天就准备把心思都放在剧本上面。”

  吴子牛笑道,“既然如此,我今天就不走了,咱们一起改。”

  周彦扯了扯嘴角,心说吴子牛就这么着急么?这是要看自己写作业?

  “吴导,这两段今天肯定改不出来,这样吧,你明天下午再来,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听周彦这么说,吴子牛也没有再坚持,点头道,“那好,我明天再来拜访。”

  “好,明天见。”

  之后的一个礼拜,吴子牛每天都会到四合院来,一待就是半天,都是在讨论剧本的细节。

  一个礼拜之后,两人终于把最后一个问题给讨论结束,吴子牛拿着剧本笑道,“周导,暂时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周彦挠了挠头,“吴导,这一版,没有什么不可抗力,我可是不会再改了。”

  “好好好,已经没问题了。”

  等到剧本定下来之后,周彦问起了拍摄指标的事情,“吴导,你们八一是准备自己制作出品么?”

  吴子牛摇摇头,说道,“不一定,有可能是厂里面自己做,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跟香江的森信娱乐发展公司联合出品。”

  “森信娱乐?”

  “张志亮你认识么?”

  “嗯,听说过。”

  张志亮也是个导演,而周彦对他印象比较深的两部电影是《抢钱夫妻》跟《中国最后一个太监》,除了这两部,其他的像《墨攻》、《肩上蝶》也算是比较有名气。

  还有《龙门飞甲》,不过是跟徐克共同指导的。

  “这个森信娱乐就是张志亮刚刚弄的,上次他跟我联系,说是希望跟我合作拍一部电影,我还没给他答复呢。”

  周彦大概听明白了,吴子牛是做两手准备,如果八一厂这边不愿意掏钱制作,那就去找张志亮合作,走合拍的路子。

  “吴导,其实还有一条路。”周彦笑道。

  吴子牛疑惑道,“什么路?”

  “你可以找汤臣电影合拍。”

  “汤臣电影……”

  吴子牛原本想说他有什么关系,能让汤臣公司投资给他拍电影,但是转念一想,周彦执导的《想飞的钢琴少年》不正是汤臣电影公司投资的么?

  “周导,你是说,你能让汤臣电影公司投资拍摄这部电影?”

  “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希望是比较大的。”

  其实这事徐风之前提过,基本十拿九稳,但周彦并没有把话说死。

  听到有希望,吴子牛就已经非常开心了,“那这事就麻烦周导去帮忙问问了,如果汤臣公司那边真的有意向投拍,那我也就不用费劲了。”

  不仅仅是不用费劲了,拍摄预算也会上去。

  虽然吴子牛拍的都是小成本电影,但谁不希望能够宽裕一点呢?

  送走吴子牛之后,周彦就给徐风打了个电话,把《树洞》的事情跟她说了。

  徐风爽快地表示没有问题,她会找时间跟八一制片厂那边联系。

  跟徐风说过之后,周彦就没有过问这事了,后面两天他一边在家整理《三国演义》的配乐,一边准备上课的教案。

  他还抽时间去了趟电视制作中心,跟李一丁碰了个面,也看了最近这段时间拍好的戏。

  两人现在加起来只写了二十多段曲子,不过他们倒并不急,因为电视剧拍摄进度不一般,这玩意是个持久战,没有一两年都结束不了。

  于然、方秀她们也来过几次,不过看到周彦比较忙,就没有待太久。

  一直到九月十七日,央音开学后的第三个周四,也是作曲92的第一节和声课。

  “班长,你是不是吓唬我们的,我怎么听管弦的一个师姐说周老师人特别好?”

  “我骗你什么,要骗也是赵嶙他哥骗我们,赵嶙他哥是咱们系88的师兄,能不知道情况么?”

  “赵嶙,你哥真是作曲88的?”

  “嗯,真是。”

  “赵嶙不会说假话,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作曲教室里,几个学生正围在一起聊天,忽然洪武阳一脸惊讶地看向后门口,“哥,你怎么来了?”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我来看看你们,今天第一天上和声有没有一点紧张?”

  洪武阳笑道,“本来不紧张,哥你上次说的那些话把我们搞得挺紧张。”

  其他几个学生也好奇地看了过来,心说这就是赵嶙他哥么?

  周彦拍了拍洪武阳的胳膊,“我听说你当选班长了啊。”

  洪武阳江湖气十足地摆摆手,“都是兄弟姐妹们抬举,而且班长嘛,就是给班里同学服务的。”

  “挺好,还有服务意识。”周彦笑道。

  “那必须有啊。”洪武阳笑了笑,又问周彦,“哥,你上午没课啊?”

  “有啊。”周彦点点头。

  洪武阳看了看教室后面挂着的石英钟,“还有不到一分钟就上课了,哥你不急么?”

  周彦摇摇头,“不急,因为我也在这里上课。”

  洪武阳一下子懵了,“哥你也在这里上课?隔壁教室么?”

  “不是,就在这个教室。”

  洪武阳挠了挠头,他第一反应是留级,但88级留到他们92这跨度是不是太大了点。

  这时周彦抬起手腕看起了手表,心里在默默倒数,十,九,八,七……二,一。

  上课铃声准时响起,周彦笑了笑,看来表还是准的。

  随后周彦就在洪武阳他呆滞的目光中,起身走上了台。

  他笑眯眯地看着台下的十八个学生,朗声道,“上课。”

  洪武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带着同学们一起鞠躬。

  “老师好。”

  周彦点点头,“嗯,同学们好。”

  等到学生们坐下之后,周彦继续说道,“我姓周,至少后面这一学期,各位的和声A将由我来教授。今天是你们迈入央音校门后,上的第一节和声课,我想先问各位一个问题,你们想在和声课上学到什么,或者换一个问法,你们认为,上过和声课之后,你们应该具备怎么样的技能。”

  学生们面面相觑,周彦的问题让他们猝不及防,这节奏也太快了。

  “这个问题,允许各位讨论。”周彦看了看手表,“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你们可以翻书,也可以交头接耳,五分钟之后,我会从你们中间抽出几位来回答问题,或者你们也可以自告奋勇。”

  “班长,你不是预习了么,这问题书里面有答案么?”李明戳了戳洪武阳。

  洪武阳愣道,“什么问题来着?”

  ……

  五分钟之后,周彦敲了敲桌子,“有人自告奋勇么?”

  赵嶙第一个举手。

  “这位同学,请说。”

  赵嶙站起身来,“这门课是为了培养我们系统而全面地掌握基础性的和声写作技能与和声语言构成的规律,通过阅读和聆听一定数量的国内外不同时期的优秀作品,逐步建立和提高我们对音乐中多声部结合……”

  “很好,请坐。”周彦点点头,又说道,“这是一个很标准的大众答案,除了这样的答案,我还想要一些你们自己的答案,有人能给我么?洪武阳同学,你说一说。”

  洪武阳整个人都绷直了,一点没有刚才课前的神采飞扬。

  “周老师……我是觉得我们学了这门课,至少要搞清楚和声的背景选择,只有搞清楚了和声背景问题,才能继续深入讨论和声的纵向跟横向关系。”

  周彦点点头,和声的背景选择是建立在调式调性基础上的,这部分搞明白了,和声就算是没有白学,而且其中不仅仅涉及到技术,还涉及到音乐审美。

  之后周彦又接连问了几个同学,有的像赵嶙那样说出大众的标准答案,也有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理解和声的学习。

  而周彦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想摸一摸这些学生的底。

  虽然眼前这十八个学生都坐在一起,但是大家的水平差距是很大的。

  如果是文化课统招,大家能进一个专业,通常情况下,学习水平不至于差太多,但是艺术类的专业就不同了,特别是央音这样的学校。

  对有些学生来说,央音需要他们非常努力才能够得上,但对另一部分学生来说,之所以来央音上学,只是因为再没有别的更好选择。

  不然的话,作曲系也不会几乎每年都有提前毕业的学生。

  摸完了底之后,周彦也就知道自己上课的节奏该快还是该慢了,他也没有再跟学生们多聊天,开始正式给他们讲和声课的内容。

  两节课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对周彦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结束之后,周彦笑道:“第一节课就不给你们布置课后作业了,如果各位有什么问题,可以去作曲系的大办公室找我,不过仅限于周四上午,其他时间你们找我可能比较困难。或者,你们也可以把问题积攒到下节课,我会统一给你们解决。”

  说完,周彦就走出了教室。

  等到他一走,教室立马乱成一锅粥。

  洪武阳激动地跑到赵嶙面前,“赵嶙,你哥怎么是周老师啊?”

  “他不是你亲哥?”李明问道。

  赵嶙耸耸肩膀,“我又没说是我亲哥,而且我俩长得也不像吧。”

  “是啊,周老师长得好好看。”一个女生站在后面说道。

  赵嶙扯了扯嘴角,这话意思是他不好看了?

  “那你为什么叫他哥啊?”

  “有段时间他经常到我家,给我上课。”赵嶙说道。

  “嚯,那你这不是得天独厚,随便就考上咱们学校了?”

  “是帮助挺多的。”

  “赵嶙,周老师有没有女朋友。”又是刚才那个女生问的。

  赵嶙摇摇头。

  “没有?”女生惊喜道。

  “我不知道。”

  “你哥有没有女朋友你都不知道,你这个小弟太失职了。”女生撇嘴。

  “我听说周老师还拍过戏,是真的么?”

  赵嶙点头,“当然,现在有的电影院还放呢。”

  “什么电影啊。”

  “想飞的钢琴少年。”

  “我看过哎,竟然是周老师拍的?”

  “我竟然也看过。”

  ……

  周彦并不知道学生们在后面如何讨论他,走出教室之后,周彦就去了作曲系的大办公室。

  系里面给他安排了个办公位,跟贾国屏挨在一起。

  他们作曲系的办公室还是比较宽敞的,因为总共也没有多少个老师,而且大办公室也就是周彦他们这种老师会待,领导们都有自己的小办公室。

  归根结底,还是作曲系的资源多,有办公室也是可着他们先用。

  别的系,一个大办公室里面至少有十几个人,而作曲系这边总共就七八个人。

  周彦到办公室的时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整个作曲系现在就他一个课最少,其他人都忙着呢。

  在办公室里面待到中午,周彦去食堂吃了个饭,然后去女生宿舍找了方秀跟于然他们。

  这段时间他稍微闲一点,正好跟于然他们把交响乐团给建起来。

  听到周彦要建一个交响乐团,方秀笑道,“那要补不少人啊,咱们之前那批人走了不少,特别是俞锋师兄走了之后,咱们没指挥了。”

  “指挥我去找,你们帮忙把弓弦组给找齐,跟他们说,不白来,管吃管喝,每月还有津贴。”

  “乖乖,还有津贴啊,师兄你是不是跟学校要了经费啊。”

  周彦摆摆手,“津贴我自己出。”

  方秀竖起大拇指,“阔气,放心吧,弓弦组我帮忙给你找齐。”

  “尽量找二三年级的。”周彦补充道。

  “明白。”方秀点点头。

  之所以选二三年级的,是因为大一的水平肯定要差点,大四的如果不在央音继续读研的话,最多一年就要走了。

  乐团最重要的是默契,自然是合练时间越长越好。

  ……

  又过了两天,于然打电话给周彦说,她们帮忙找到了两个小提琴手,让周彦去看看。

  挂了电话之后,周彦就去了学校。

  他们约定在琴楼下面见面,周彦骑车赶往琴楼,远远地就看到于然跟方秀。

  还有两个女生背对着周彦的方向,一高一矮,矮的那个不算矮,跟方秀差不多高,一米六冒头。

  高的那个真挺高,于然个子已经算高了,一米七冒头,这个女孩子比于然还要高一些,而且这女孩子比于然魁梧很多,感觉肩膀有于然一半个宽。

  见到周彦,于然跳着跟他招手,“师兄,这里。”

  这时另外两个女孩也转了过来。

  当周彦看到高个子女孩正面时,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

  这根本不是女孩,而是个男人,只不过人比较瘦,头发也比较长。

  央音留长发的男学生其实不少,但是像这么长的,周彦还是第一次见到,已经跟肩膀齐平了,乍一看,就像是戴了眼镜的“无天”。

  凑近了,周彦总感觉这人有些眼熟,随即便听到方秀介绍道,“师兄,他们都是小提琴91的,他叫汪锋,她叫李碧茹。”

  周彦诧异地看了看汪锋,怪不得刚才觉得眼熟,原来是汪半壁。

  汪锋跟李碧茹都非常乖巧地跟周彦打招呼,“周彦师兄好。”

  以周彦在学校的名气,汪锋跟李碧茹自然早有耳闻,方秀跟他们说,周彦的乐团要人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地就来了。

  “你们好,你们好,情况方秀师姐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吧?”

  “已经说过了。”李碧茹说道。

  汪锋也点点头,他一直在盯着周彦看,因为他对周彦挺好奇的,学校里面关于周彦的传说有很多,以前他也远远见过周彦,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本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