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上沪交响乐团(二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刺激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90章 上沪交响乐团(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0章 上沪交响乐团(二合一)

  第90章上沪交响乐团(二合一)

  虽然围着徐通路的人很多,但是大多都是来凑热闹的,像陈恺歌他们过来主要跟周彦聊上几句,顺便回答徐通路几个问题,也就走了。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围着徐通路的人就变少了很多。

  而徐通路的思路也很清晰,他见徐风跟侯啸贤都走了,就把周彦盯住,不断地向周彦抛出问题。

  毕竟周彦是今天的主角,要挖也是挖周彦。

  徐通路:“周导,刚才你说这是你的第一部长片,那你之前是否拍过其他形式的作品呢?”

  周彦:“之前我拍过一部短片。”

  徐通路:“方便透露短片的名字么?”

  周彦:“蚁蛉。”

  徐通路:“《想飞的钢琴少年》大概要拍多长时间?”

  周彦:“两个多月。”

  徐通路:“上映时间呢?”

  周彦:“上映时间暂时没有确定。”

  徐通路:“这部电影是伱自己配乐,你之前有做过配乐方面的工作么?”

  周彦:“之前参与过《大红灯笼高高挂》以及《天堂回信》的配乐,最近正在拍的《霸王别姬》我也有参与。”

  听到周彦这么说,徐通路也明白过来,怪不得周彦跟陈恺歌他们这么熟,原来周彦在配乐方面有合作。

  《天堂回信》徐通路没听过,但是《大红灯笼高高挂》跟《霸王别姬》这两年可是频频见报,都是国民关注度非常高的电影。

  之前还传言尊龙要来参演《霸王别姬》,虽然最终不是尊总,不过张国榮也不差,同样是人气明星。

  ……

  周彦又单独跟徐通路聊了六七分钟,随后他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徐记者,今天的采访就到这儿吧,我们上午还有一场戏要拍,我现在必须带团队去片场。”

  听周彦这么说,徐通路也没有再纠缠,毕竟周彦已经非常配合他了。今天可能是他从业以来,最顺的一次采访了,已经收获满满。

  “嗯,好的,周导,今天十分感谢。”徐通路感激道。

  周彦笑了笑,摆手道,“不用谢,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对了,你回去之后,跟专题组的孙秦说一声,这周末我会抽半天时间去找他。”

  孙秦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拍《故宫:记忆》,已经拍出来不少了,前段时间还跟周彦说,让周彦有时间去看看片子。

  只不过周彦一直比较忙,没有抽出时间,他就想着这周末趁着演员们休息的时候,他去看看。

  这次燕京电视台之所以会派人过来,也是因为孙秦从周彦这里得知了开机仪式的消息。

  徐通路听周彦这么说,倒是有些意外,“周导,你认识我们台的孙导啊。”

  周彦哈哈一笑,“我跟他的关系,你去找他,就知道了。”

  说完,周彦跟徐通路摆摆手,就往门口走。

  剧组的其他人这会儿已经前往央音,王晓帅跟司机开车在门口等周彦。

  看着周彦的背影,摄影小刘还有些懵,“徐哥,看样子周导跟孙哥挺熟的啊。”

  跟小刘不同,徐通路脑子转得挺快,他想起来专题组最近正在拍一部宣传片叫《故宫:记忆》,好像配乐指导就是央音作曲系的。

  难不成就是周彦?

  “走吧,我们也回去。”徐通路跟小刘招招手,他准备回去找孙秦问问。

  ……

  今天的第一场戏,拍的是小男主父母收到了爷爷临终前给他们写的信,信中爷爷告诉父母,小男主根本没有摔到脑袋,他的智商并没有出问题,一切都是小男主伪装的。

  这部电影里面,一切对场景没什么要求的戏,都被周彦放在了央音里面拍摄,而从拍摄的难度来看,这场读信的戏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因为景别很少,大部分都是父母二人的脸部特写。

  也就是说,这部戏唯一的难度,其实还是在演员身上,看演员自己是否能够把读信的那种感觉给拿捏住,只要表演到位了,这场戏就没问题。

  虽然剧组不穷,但是周彦也是个十分省胶片的导演,在开机之前,这场戏排练了七八次,直到他认为两个演员的表情跟台词都到位了之后,才跟赵飞说开机。

  “开机。”

  “打板。”

  “一次。”

  “开始。”

  虽然只拍过一部短片,但是说起这套来,那也是轻车熟路。

  ……

  因为不是现场收音,所以开机之后,周彦会在旁边说话,给演员们一些指示。

  “对,父亲走过来坐下。”

  “这时读完信,父亲先抬头。”

  “母亲也抬头……”

  现场拍摄的时候,不可能让演员真的把信给读完,一则浪费时间,二则两人看信的速度不一样,真让他们自己看,肯定把握不住时间,所以只能导演在拍摄过程中进行语音控制。

  这一场戏非常顺利,本来戏就简单,加上又排练了好几遍,所以何赛菲跟朱时茂完成的非常成功。

  “好,过。”

  周彦说完“过”之后,现场响起了掌声。

  第一场戏这么顺利,剧组所有人都很开心。

  不是有句话说么,一个好的开始,就代表成功一半了,这么看,他们现在就成功一半了。

  当然,这个镜头过了,并不是说整场戏都过,后面还要拍其他景别,不过都是些比较简单的镜头,比如父亲走过来时的侧面镜头,演员看信时从他们后面拍信的特写,等等。

  等到今天上午安排的所有镜头都拍摄结束之后,周彦也松了口气,他让王晓帅去通知大家收工吃饭去。

  别看他们一个多小时就把这些镜头拍完了,但是在他到片场之前,赵飞跟路学长已经带着剧组工作人员开始布置了。

  这些镜头从前期准备,到正式拍摄,再到最后收场,需要整整一个半天的时间,这还是比较简单的一场,如果碰到难度高的,拍个几天也是正常的。

  结束的时候,侯啸贤笑着走了过来,“这个开门红很不错,后续肯定会很顺利的。”

  “希望如此。”周彦笑着说道。

  “嗯,你别小看这个开门红,它对工作人员的心理暗示是非常强的。我拍的这么些年电影,很明显能感觉到,第一场戏如果拍不好,后面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第一场戏如果拍好了,后续就会顺利很多。”

  周彦点点头,侯孝贤说的没错,心理暗示是一种非常玄妙的东西。

  他笑着问道,“侯导,刚才你在旁边看着,有没有什么建议给我?”

  侯啸贤笑着摆手,“这场戏比较简单,对你没有形成任何考验,等到后面拍其他场再说吧。”

  虽然侯啸贤没有评价,但其实也给出了评价,他十分肯定周彦的水平。

  不过周彦知道,他得要感谢路学长、王晓帅还有赵飞,他们三个人帮助了自己很多,包括前面写分镜头跟故事板的时候,这三个人也给了他很多有用的建议。

  特别是在景别的安排上,最终拍板的版本,跟周彦一开始设计的有挺大的区别,最终定下来的景别设计,就是他们四个在一起讨论出来的。

  他们四个人中,赵飞无疑是最有经验的,而路学长跟王晓帅的理论知识又十分扎实,最关键的是,路学长跟王晓帅展现出了非常高涨的热情。

  从他们毕业到现在,这是他们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所以他们很自然地就地倾注自己的心血。他们跟周彦一样,希望这部电影能够很好的完成。

  这段时间他们几个经常在一起讨论到晚上八九点钟,有时候迟点甚至能到十一点,除了王晓帅不管多晚都会回家之外,赵飞跟路学长如果迟了就直接跑到周彦他们宿舍睡。

  路学长其实是最拼的,但是他身体不好,周彦为了照顾他的身体,都会尽量在九点钟之前结束,不让他熬夜。

  等到侯啸贤走后,周彦在片场看了一圈,发现他的那些弟弟妹妹们正在帮剧组收拾东西。

  这段时间,周家军一直跟在周彦后面,遇到剧组比较忙的时候,他们也会在旁边帮把手。

  一开始剧组工作人员知道他们是导演的弟弟妹妹,都不好意思让他们帮忙,后来架不住他们太热情,而且周彦似乎也默许,就开始放手让他们干,时间一长,渐渐也就习惯了。

  他们这段时间在剧组也混的挺熟了,大一点的都很勤快,到处帮忙,老九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她可爱啊,剧组谁都想逗她两句。

  老九这会儿正在跟俞飞虹玩呢,这丫头虽然嘴上从来不说,但周彦知道,她是外貌协会的,更喜欢跟长得好看的人玩。

  其实这段时间都没有俞飞虹的戏,而且周彦也没有要求她必须到片场来,但她还是每天都到,而且过来之后也会一直在旁边认真看着,工作态度跟学习态度都非常好。

  周彦走过去,拎了拎老九的后领,“晴儿,一会儿吃饭的时候跟着你四姐,别乱跑了。”

  老九笑嘻嘻地点头,“好的,三哥,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把四姐弄丢的。”

  周彦嘁了一声,笑道,“你这么厉害,那要不要带你七姐?”

  一听到七姐,老九连连摆手,“三哥,我还是跟四姐吧。”

  如果说几个兄弟姐妹们,谁最有可能揍老九,那就是老七周菁了。

  老七是老八老九的亲姐姐,虽然现在上高中之后,周菁已经很少揍老八跟老九了,但是童年记忆太过深刻,这俩还是比较怂周菁。

  老九怂怂的样子也把俞飞虹逗笑了,“九妹,原来你也有怕的人啊。”

  “我这是尊重哦,飞虹姐姐,我尊重七姐,就像是尊重你一样。”老九笑嘻嘻地说道。

  听到这话,俞飞虹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周晴就是这样,总是能够说一些让人喜欢她的话。

  “三哥,我去找四姐了,你跟飞虹姐姐聊吧。”说完,老九就撒丫子跑了。

  等到老九走了之后,周彦笑问俞飞虹,“中午吃过饭有没有时间?”

  “有时间啊,周导有事么?”

  周彦点点头,“你的戏有些改动,我刚把剧本完善出来,你中午有时间的话,我们在作曲教室碰头,我把新的剧本拿给你看看,也跟你讲一讲这段戏。”

  “好,没问题,吃过饭就去吗?”

  周彦看了看手表,“一点钟吧,我们在作曲教室碰面。”

  俞飞虹笑着点头,“好的。”

  ……

  中午一点钟,周彦到作曲教室的时候,俞飞虹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久等了。”

  俞飞虹笑着摇头,“没有,我也是刚到没一会儿。”

  周彦笑了笑,将作曲教室的门打开,进去之后,他将剧本交到俞飞虹手里,“其他戏都没有改动,主要就是小男主跟你重逢的那一段,你看一看。”

  俞飞虹点点头,从周彦手里接过剧本。

  这一段剧本篇幅不长,俞飞虹几分钟就看完了。

  剧本还没看完的时候,俞飞虹脸上就浮现了笑意,因为改过的这段戏对她这个角色的提升还是很多的。

  原本她在这部电影里面,更像是一个符号,出现不多,但一直在小男主的心里,而现在这场重逢戏这么一改,她这个角色就变得很不一样。

  特别是这段戏里面出现了一首曲子,等到电影放映之后,以后别人再听到《重逢》,脑海中可能浮现的就是她在屋檐下躲雨的画面。

  俞飞虹第一个关心的也是这首曲子,“这个地方男主弹的《重逢》,也是周导你写的么?”

  周彦笑眯眯地说道,“这首曲子你听过,就是碰头会那天我在台上弹的那首。”

  “原来是那首……”

  俞飞鸿的思绪飞回到了碰头会的那天,她其实一直都想问周彦那首曲子叫什么,甚至想过让周彦录一版让她回去听,曲子确实很好听,而且搭配当天的天气真的很绝。

  只不过她跟周彦不熟,所以没好意思提。

  “所以那天的曲子就是为了女主写的么?”俞飞虹问道。

  周彦点头,“嗯,这段戏也是那天看到下雨临时想到的。”

  俞飞虹看着周彦,眼神中有一丝别样的色彩,怪不得那首曲子跟这段情节如此的适配。

  她眼含笑意,说道,“其实我住的地方也有一架小钢琴,只不过我不会弹,它一直都是摆设。周导,像我这个年纪,学钢琴还可以么?”

  周彦肯定地点头,“当然可以,我认识一个老师,六十多岁才开始弹钢琴,现在七十出头了,也弹的非常好。当然,想要走专业路线的话,现在开始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我不要走专业路线,就是想弹一弹像《重逢》、《窃喜》这种曲子。”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那就更容易了,努力一点,学上一年就能把这两首曲子表现得不错,天赋高的话,时间会更短。如果再练几年,弹《克罗地亚狂想曲》,也不是不行。”

  “那周导你平时可以教教我么?”俞飞虹忽然问道。

  “那可不行,我收费很贵的。”周彦开了句玩笑,随后又说道,“我的钢琴水平其实很一般,如果你想学的话,等开学之后,我可以帮你找一个钢琴系的学生来教你,他们的水平比我高太多了。老师应该不行,我们学校钢琴系的老师,基本上只带走专业路线的学生。”

  听周彦这么说,俞飞虹微微有些失望,随后又露出笑容,“那我暂时不学了,先专心把戏给演好。”

  周彦点点头,“嗯,其实改动的这段戏还是比较简单的,不过你要注意,躲完雨进入音像店之后,你的表现跟之前是不同的……”

  随后周彦又跟俞飞虹简单地说了说戏,也就十来分钟时间。

  就在要结束的时候,俞飞虹也终于鼓足勇气问道,“周导,《重逢》这首曲子,你录了么?可以给我一张磁带么,我拿回去听一听,找找这段戏的感觉。”

  周彦很干脆的点头,“没问题,我宿舍有,下午拍戏的时候,我带给你吧。”

  “谢谢周导。”

  ……

  当天晚上,俞飞虹一遍一遍地听着周彦录在磁带里面的那首《重逢》,感觉越听越好听。

  不止在听了多少遍之后,她在优美的曲子中慢慢睡去。

  梦中,她抱着书回学校的路上,忽然遇到大雨,不得不跑到一家音像店的屋檐下躲雨。

  躲雨的时候,她被音像店里面传来的一段优美的钢琴声吸引,便抱着书走进店里。

  弹钢琴的人被钢琴遮住,她慢慢走近,先是看到对方的头顶,然后眉毛,眼睛,鼻梁……最后那个人的脸终于全部露了出来,竟然是周彦。

  就在周彦快要抬头的时候,俞飞虹忽然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她坐起身揉了揉头发,然后跑去客厅将电话接起,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声音,“飞虹,起床了么?”

  俞飞虹睡眼惺忪地说道,“嗯,起床了,妈你打电话来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么?”母亲嘀咕了一句,随后又说,“你姐下个礼拜去燕京,你要不要让她给你带点东西过去?衣服都够穿么,要不要让她带几件新的给你。”

  “我衣服够穿了,姐姐来燕京干什么?”

  “有个课题要去燕京理工对接,去了之后,让她住在你那里。”

  “不是有招待所么?”

  “有招待所就要住么?你们姐妹俩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不得有很多话说?”

  “说话也不一定要住一起……”

  “就这么定了。”

  电话挂断之后,俞飞虹揉了揉眼睛,又跑去床上准备补个觉,想要把刚才的梦续上,不过怎么也睡不着,便打开收录机再次放起了那首曲子。

  ……

  《想飞的钢琴少年》的拍摄工作一直在平稳地进行中,甚至进度要比周彦之前定的计划还要快一点点。

  到了快开学的时候,要在央音取景的戏已经基本上全部结束,就剩下最后一场——小男主演奏《克罗地亚狂想曲》的那场戏。

  之所以一直没有拍这一场,是因为乐团一直都没有搞定。

  周彦在之前跟徐风谈的时候,就说过,乐团不能将就,所以徐风在找乐团的时候也是慎之又慎。

  最终等待还是值得的,因为徐风直接把上交响乐团给请过来了。

  上沪交响乐团历史悠久,在国内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乐团存在,能请到他们,一方面是汤臣集团在上沪关系确实挺硬,另一方面他们对克罗地亚这首曲子也很感兴趣。

  一直到九月二十七日,乐团才抵达燕京。

  不过好在他们已经在上沪提前排练过,所以来了之后,只要跟郎朗再练一两天,应该就没问题了。

  九月二十八日到就九月二十九日,两天时间,乐团跟郎朗总共合练了十二个小时,周彦听完之后感觉效果挺不错的,就开始准备拍摄。

  这场戏还是挺有难度的,因为涉及到的人很多,而且现场要进行录音,好不容易碰到这个机会,他们当然要把这一段的音轨给录好,总不能后面再找乐团来重新录。

  为了增强现场的氛围,周彦还从学校里面拉了很多学生,把音乐厅给塞满。

  现在学校快开学,很多学生都已经来了。

  ……

  于然跟方秀是第一批响应的,而且他们还帮忙在班里面拉了好些人一起。

  其实人根本就不难拉,一听说有人在学校拍戏,而且还把上沪交响乐团给请来了,学生们的热情都非常高涨,能免费看一场高水平乐团的演出,又有哪个音乐生能够抗拒呢?

  一开始于然跟方秀也都是这样的想法,认为就是过来听一场免费音乐会,但到了现场之后才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

  每个人过来之后,都要签到,然后现场的工作人员会给他们每个人安排座位。

  安排座位的规则非常简单直接,那就是尽量把好看的靠前安排。

  于然就比较靠前。

  但靠前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越靠前,周彦的要求就越高。

  “一会儿拍摄开始之后,你们要看我的手势,不要轻易做表情和动作……”

  打赏加更还完了,还有一章月票加更,明天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jcv.net。刺激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jcv.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